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04章 除婊

第1004章 除婊

    “轟隆!”

    孫聖轟出了天塌地陷的一拳,根本攔不住,像是浩瀚天宇壓落下來一般,轟動四方。

    甦牧的身邊還有許多女修士,這些女修士也都不弱,有的是女天才,但現在根本防不住,跑的跑,轟飛的轟飛,宛如秋風掃落葉一般。

    孫聖突破了元一境之後,實力何其的強大,一拳轟出,十幾位女修士像是蒼蠅一般飛了出去。

    而甦牧,更是當其沖,遭遇了孫聖一拳,幸好他即使祭出了一張保命符,不然可能會被當場擊斃。

    雖然甦牧修為並不怎麼過人,但勝就勝在家底豐厚,身上的寶貝很多,此刻被孫聖一拳轟飛出去,肉身破爛,當場吐血,狠狠的撞在了古院落中的一塊石碑上,整個人都瓖嵌了進去。

    這一拳,讓甦牧骨斷筋折,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披頭散,淒慘無比。

    好在,他還是保住了一命。

    “哼!”孫聖冷哼一聲,黃金戰矛持在手中,朝著甦牧走了過去。

    “你……你真的敢殺我!”甦牧驚懼,他可是甦家最得寵的一位小天才,何人敢對他無禮?從小到大都在巴結中長大,別人豈敢違背,如今一個少年凶人,竟然真的要動手殺他。

    “敢!你可知對我下手,是多大的罪過!”甦牧呵斥道。

    確實,殺了他,絕對是闖了大禍,甦家不會善罷甘休,將會對他進行瘋狂的打壓,不死不休。

    孫聖冷笑,黃金戰矛揚起,鋒銳的矛尖直指甦牧的眉心,欲要把他的紫府撕裂。

    這一刻,甦牧冷汗直流,他真的相信這個少年敢下手,因為此刻他身上爆出來的殺意可不是鬧著玩的。

    “要……要不你再想想……”甦牧聲音有些顫抖,真的害怕了。

    “想你m了個頭!”孫聖手上用力,就要刺穿甦牧的眉心。

    “聖兄別激動。”就在這時,納蘭諾身形一動,突然出現在孫聖的身邊,神出鬼沒,不知道運用了什麼身法。

    納蘭諾按住了孫聖的手臂,道︰“聖兄,殺死他,即便是納蘭家也幫不了你,反正氣也出了,你還是想清楚吧。”

    當然,這話納蘭諾沒有明說出來,而是傳音給孫聖。

    “反正梁子已經結下了,就算我不殺他,你覺得甦家就不會找我了?”孫聖說道。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目前為止,我一句話,納蘭家會替你出頭,但真的殺了他,甦家就會全皮反撲,到時候納蘭家可能都護不住你,聖兄,何必因為逞一時之快呢?反正為你那位朋友出氣不就好了?”納蘭諾說道。

    “納蘭家保我?”孫聖倒是有些意外,沒想到納蘭諾這麼主動。

    納蘭諾點點頭,道︰“放心,只要不是鬧得太凶,甦家不敢把你怎麼樣,我一句話,佛門也會出手庇護你。”

    孫聖不禁嚇了一跳,佛門也有高手抵達試煉場嗎?而且納蘭諾未免太厲害了吧,她到底有多少後台?一個納蘭家已經夠別人受的了,還有一個佛門?

    “聖兄,三思。”納蘭諾說道。

    孫聖猶豫了一下,這才收起了黃金戰矛,雖然不能殺甦牧,但他並沒有善罷甘休,走到甦牧的面前,揚手在甦牧的臉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啪”的一聲,清脆嘹亮。

    “你……”甦牧怒視著孫聖,從小到大養尊處優,終于體會到了被人掌摑的滋味。

    “這一巴掌,是打你的目中無人,驕縱自大。”孫聖說道。

    “啪!”

    又是一巴掌扇了過去,讓甦牧嘴里吐血,牙齒都飛了出去。

    “這一巴掌,是打你對我朋友做的一切!”

    “啪!”

    第三巴掌扇了上去,幾乎把甦牧的半張臉都給打爛了。

    “這一巴掌,我是代替全天下的單身狗打的。”孫聖說道。

    “我們離開這里吧。”納蘭諾說道。

    “恩!”

    孫聖點頭,轉身離開,不過走了兩步突然轉頭,沖過來“啪”的一下又甩給了甦牧一個大嘴巴。

    “為……為什麼?”甦牧都被打懵了,不是都打完了嗎?這一巴掌代表什麼?

    “這一巴掌……純嫉妒,沒別的意思,走。”孫聖說道,而後轉身頭也不回的走去。

    納蘭諾無語,嘆了口氣,和孫聖一起離開。

    來到了甦菲的身邊,甦菲的臉上依然掛著驚世駭俗之色,她這些年來不知道受了多少屈辱,早已經把當年的性子跟磨沒了,不再驕傲,心中只有自卑和淒涼。

    但今日,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了當年的故人,曾經的小師傅,現在也來到了這里,當初她被接走的時候,已經听說這位小師傅死了,而今卻再次出現在她的面前。

    而且這位小師傅,一如既往的彪悍,凶猛,連甦家的人都敢打,一個人挑戰一群古地天才,還敢怒扇甦牧的嘴巴子,讓夏侯宣給自己磕頭認錯,這在以前,是甦菲想都不敢想象的。

    此刻,夏侯宣早已經跪在地上嚇得瑟瑟抖了,這個少年狠人,行事太出人預料了,貴為甦家的天才都差點死在他手中,更別說她了。

    “這個殺了沒問題吧。”孫聖道,畢竟不是甦家的人。

    納蘭諾笑了笑,沒有說話,顯然是默許孫聖了。

    “不……不要殺我,納蘭仙子,求你替我求求情,我真的不能死。”夏侯宣驚恐萬分,她貴為仙子,一開始趾高氣揚,有甦牧在她身邊,可謂是驕傲到了頂點,對甦菲更是百般羞辱,一口一個“小賤種”。

    此刻,她真的害怕了,根本反抗不得,被帝小曼一拳壓制在那里,無法動彈。

    納蘭諾巧笑嫣然,但卻十分無情,看都沒看夏侯宣一眼。

    其實打一開始,夏侯宣的行事風格就很不討納蘭諾的喜歡,這樣的女人,只會仗勢欺人,傍著甦家的名聲,在這里趾高氣揚,豈會有人同情她?

    “聖兄,我們在外面等你。”納蘭諾說道,表明了態度,帶著其他人走了出去。

    “不要啊……納蘭仙子救救我……”夏侯宣哪還有剛才的驕傲,此刻花容失色,梨花帶雨,這也是一位美麗的仙子,此刻讓人看著心疼。

    “甦菲,你的腿……是不是她打斷的?”孫聖問道。

    甦菲沉默了一下,看了一眼夏侯宣,最後默默的點點頭。

    “甦菲對不起,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饒了我。”夏侯宣求爺爺告奶奶,她算是知道了,自己能不能活命,全指著甦菲一句話呢。

    沒想到當初這個自己開不起,百般奚落,欺壓的少女,如今竟然掌握了自己的生殺大權。

    甦牧是甦家的小天才,他可以不用死,但夏侯宣即便是傍著甦家,是甦牧的表親,但畢竟不是甦家的人,在場的這些人,怎麼會顧及她的死活?

    連納蘭諾都懶得替她說話。

    這一刻,夏侯宣終于認識到,別人就算再有勢力,家底再豐厚也不中自己什麼用,即便是能逞一時之快,但真正到了生死關頭,沒人能護得住她。

    孫聖手中的黃金戰矛化作了一口黃金劍,握在手中,並且拉起甦菲的小手,讓她一同握著黃金劍,道︰“親手解決。”

    “嘻嘻嘻”帝小曼嘻嘻一笑,將夏侯宣提了起來。

    “不!!”夏侯宣大叫,臉色蒼白到了極點。

    孫聖讓甦菲和他一起握住黃金劍,而後法力暴涌,一劍刺入了夏侯宣的眉心之中,撕裂紫府,誅殺元神,一氣呵成。

    “噗嗤!”

    黃金劍拔出,夏侯宣躺在地上,眉心中元神之光消散,徹底的身死道消了。

    “表姐……”不遠處,甦牧將一切看在眼中,但也無可奈何,有生以來第一次遭遇到這種無力感。

    “走吧。”孫聖護著甦菲,而後和帝小曼一起離開了這座古院落。

    院落外,納蘭諾他們等在那里,出來之後,他們火的離開了這座古院落。

    因為很快的消息就會傳出來,甦家的小天人被人毆打,孫聖在這里鬧事的消息很快就會盡人皆知,到時候肯定會有許多人過來查探,到時候必然又是一番麻煩。

    他們火離開,這片廢舊的天地也不小,很快的他們也找到了落腳的地方,是一座廢棄的古廟宇,里面的建築全都倒塌了,同樣到處都是殘垣斷壁,布滿了青苔。

    “我們暫時在這里安歇,我找人出去把禁忌堡壘的消息具體打探一下。”納蘭諾說道。

    接下來的時間,是孫聖和甦菲獨處,看著瘦弱的甦菲,孫聖忍不住心疼,往日里風采凡的少女,如今卻落得這個下場,雖然依舊美麗動人,但眸子中卻缺少了光彩,仿佛整個人都缺少的靈氣兒一般。

    “小師傅,甦家的人肯定會來找我,到時候肯定會尋你的麻煩,要不然……你放我離去吧。”甦菲說道,眼中滿是擔憂之色。

    她現在變得十分膽小了,而且也害怕這件事牽連到孫聖。

    “無妨,就算你走了,甦家同樣會來尋我的麻煩。”孫聖說道。

    “可是……”甦菲欲言又止,紅唇緊抿,最後嘆了口氣說道︰“只有我知道……甦家的人一定不會放我在外面,他們會不惜余力的把我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