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10章 抓個現行

第1010章 抓個現行

    當即,孫聖開始在這里著手布置起來,一重重符文法陣演化出來,把這里圍得水泄不通。復制網址訪問

    諸葛果也沒有再說話,第一次看到孫聖這麼鄭重,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終于,孫聖布置好了一切,將自己和諸葛果置身在重重法陣的包圍之下,孫聖再次看了一眼諸葛果,道︰“果果,我可以相信你嗎?”

    諸葛果納悶,道︰“你究竟要做什麼?不相信我你相信誰啊?咱們是天注定的道侶。”

    孫聖深吸一口氣,道︰“是這樣……我有一件很重要的東西交給你,你一定要替我保管我,這東西……比我的性命更加重要。”

    “你的童貞嗎?”諸葛果道。

    “別鬧,我童貞都是八百年前的事了,不過一定要記住,我交給你的這樣東西,無論如何都要保管好,而且對任何人都不能提及,這是我們兩個的秘密。”孫聖說道。

    諸葛果看出了孫聖的鄭重之色,當下也沒有胡說,認真的點點頭。

    孫聖在法陣之中旁坐下來,讓諸葛果在一旁候著。

    接下來,孫聖開始剝離體內的神荒骨,這神荒骨已經入體,跟他血脈相連,其實孫聖自己也不知道靠譜不靠譜,究竟能不能將這塊骨取下。

    但現在,不管是用什麼手段,哪怕是用錛鑿斧鋸挖也要給挖出來,絕對不能落在其他人的手中。

    不然自己如何跟青牛交代?如果向小魔女交代?

    當年神荒骨離開長生殿,是小魔女在背後操作的,若是落在道盟或者是古天庭,她的一番辛苦豈不白費了。

    “喝啊!”

    孫聖鼓動法力,凝聚在胸前神荒骨的位置,不過這一次,不是催動神荒骨,而是要將神荒骨從自己的體內剝奪出來。

    這是何其不易的事情,神荒骨在他體內入肉生根,想要剝奪,豈是那麼輕松的。

    “啊!”

    很快的,孫聖慘叫起來,他以法力化作一只只無形的手掌,在體內拉扯神荒骨,想要把它從從血肉之中摘掉,但神荒骨卻牢牢的扎根在那里。

    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即便是把那塊血肉給削掉也不行,因為神荒骨連通著他的奇經八脈,跟他體內所有的經脈都相連,將神荒骨剝奪,等同于把自己的經脈全都廢掉了了。

    “噗!”

    很快的,孫聖咳血了,夾雜著破碎的血肉從嘴里吐出。

    他正在承受艱難的痛處,神荒骨在體內被拉扯,他感覺自己的血肉全都要碎掉了一樣,甚至連他的經脈都要斷開了。

    這種感覺,就像是生生把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給扯掉,何其疼痛。

    孫聖一咬牙,伸手凝聚出黃金神域,化作了一口利劍,猛地插入了自己的胸膛,金色的血液四濺,這是一種極度的自殘形式。

    諸葛果在一邊看的觸目驚心,很想去阻止,但她知道孫聖這麼做一定有目的,若是過去打擾的話,可能會讓他前功盡棄。

    “噗嗤!”

    最後,孫聖用劍刨開了自己的胸膛,觸目驚心,一塊紫瑩瑩的骨頭扎根在他的血肉之中,散發出一股奇異的力量,宛如心髒一般在波動著,**出一圈圈令人心悸的力量。

    好在孫聖用符文法陣一重重的守護住了這里,不然神荒骨的波動,極有可能傳到了外面。

    到時候不用那些古地中人調查,神荒骨自己就出現在他的面前了。

    “砰!”

    孫聖直接伸手到自己的胸膛之中,攥住了那塊紫瑩瑩的骨頭。

    當初神荒骨入體,它僅僅是睡了一覺而已,但現在要把剝奪神荒骨,那痛楚,何止是百倍千倍啊。

    “啊!!!”

    孫聖長嘯,動用聖體的力量,將神荒骨硬生生的往外拉扯,這一刻,不但孫聖的血肉在崩解,他體內的經脈也是寸寸斷開,被撕扯成了碎片。

    他這是用強硬的手段將神荒骨剝奪,以最野蠻的方式,這樣即便是成功了,對他的傷害也是巨大的,甚至有可能讓他功力盡失。

    最終,神荒骨被拉扯到了體外,不過依然有一股力量連接著他的肉身,只要一松手,神荒骨立刻就會回到他的體內。

    “鏘!”

    孫聖一伸手,抓向自己的背後,又把聖道王劍給拔了出來,一劍斬向了連接神荒骨和自己肉身的那股力量,想要將其斬斷。

    “鐺鐺鐺!”

    但結果,連無堅不摧的聖道王劍,竟然都不能當場斬斷這股力量,宛如在打鐵一般,火星四射。

    但是最終,這股力量還是被斬斷了,神荒骨被剝離了出來,孫聖也是大吐鮮血,渾身上下的血肉全都崩裂了,體內的經脈更是斷裂的嚴重,倒在血泊中中。

    如果這時候,有人對孫聖下手的話,那絕對是滅頂之災,因為現在的孫聖戰力絕對的大打折扣了。

    神荒骨在孫聖的手中,紫瑩瑩骨頭,充滿了神機,上面流光溢彩,充斥著一股神秘的力量。

    “嘿嘿嘿嘿,總算功夫不負有心人呢。”孫聖說道,虛弱不堪,差點昏死過去。

    諸葛果走上來,手中“鏘!”的一聲出現了一口神劍,臉上覆蓋著殺機,眼神冰冷,道︰“這就是那件寶物啊,原來真的在你身上,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果果,你……”孫聖大吃一驚,不會吧,諸葛果要害他?這怎麼可能?

    他和諸葛果認識的時間並不算長,但是對方對他確實是真心實意的,孫聖可以感覺得出來,諸葛果從沒有謀害他的意思。當初諸葛果更是一個人去朱山那種大凶之地去尋他。

    她怎麼可能會害自己呢?

    “啪!”

    諸葛果一把奪過了孫聖手中的神荒骨,而後屈指輕彈,一枚黑色的藥丸飛進了孫聖的口中,道︰“這是化仙丹,能化掉你一身的法力,你認倒霉吧,誰叫你認識了我?”

    “化你大爺。”孫聖瞪了他一眼,而後趕緊盤坐下來,恢復自己的傷勢。

    這可黑色的藥丸根本不是什麼化仙丹,只不過是一枚療傷丹藥,孫聖服下之後,立刻感覺自己的血肉重組,斷裂的經脈也在重新連接。

    “特麼嚇死我了。”孫聖說道。

    “嘻嘻嘻,逗你玩呢,對我這麼沒信心啊,告訴你,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背叛了你,我也不會。”諸葛果笑道,顯然剛才是在開玩笑的,真是一點正形都沒有啊。

    “拿好它,一定要保管好,然後遠離我。”孫聖說道。

    “恩,放心。”諸葛果點頭保證。

    接下來,孫聖以生字卷療傷,孫然修復了大半的傷勢,但是體內的經脈依然是斷斷續續,這樣下來,他難以發揮出最大的戰力。即便是有生字卷相助,這種傷勢也不是短時間內可以恢復的。

    因為神荒骨離體,對他自身造成的傷勢太厲害了。

    “我們要離開這個地方了,果果,接下來你在這片天地小心行事,切記一點,不管我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能出手相救。”孫聖說道,他要確保神荒骨萬無一失。

    “你……應該不會死吧……”諸葛果有些擔心道。

    他們曾經一起看到過一角未來,孫聖被葬在了禁忌之河當中,諸葛果前去給他送葬。所以諸葛果確信,孫聖不會這麼輕易的死掉,但現在,她這的有些害怕了,而且孫聖還稱不能讓她出手相救,這更是讓諸葛果心中沒底。

    “恩?有人在往這里接近,我們快走。”孫聖說道,立刻撤掉了符文法陣,而後和諸葛果分道揚鑣,離開了這個地方。

    而就在孫聖他們剛剛離去之後,遠處,一道身影快速而來,赫然是甦家的那位紅衣仙人,甦丙!

    紅衣仙人來到這里,不禁眉頭一皺,道︰“奇怪,明明已經演算出了這小子的位置,逃得還真快。”

    緊接著,紅衣仙人眉頭一皺,他發現了這里殘存的符文法陣,剛才孫聖走的太匆忙了,來不及抹除這些法陣的痕跡。

    紅衣仙人眼中碩碩放光,觀察著這些法陣,蹲在地上研究了片刻,突然站起身來,道︰“《九道秘卷》的符文之術,絕對錯不了,和禁術上記載的一樣,這小子身份果然不一般,也許……那東西真的在他身上。”

    說完,紅衣仙人一轉身,迅速的消失在這個地方。

    接下來,一連半個月的時間,孫聖一個人游蕩在這片天地當中,他極力的隱蔽自己的氣息,借助極字卷的速度東躲**。

    最後,孫聖來到了一個地方,這里是禁忌堡壘的深處了,孫聖看到了一座古山,山體並不算多麼高大,同樣布滿青苔,寸草不生,充斥著一股古老滄桑的氣息。

    而在山頂之上,盤坐著一頭金光閃閃的生靈,赫然是那頭迦樓羅。

    這頭迦樓羅收起了所有的凶性,變得安靜下來,他盤坐在上面,宛如一尊世外古佛入定一般,眼楮一眨不眨的盯著面前的那座虛空。

    孫聖心中一驚,難道說這就是這座禁忌堡壘的關鍵地方,那座斷橋藏匿之地,不然迦樓羅怎麼會坐鎮在這個對方?

    當下,孫聖後退,不敢去招惹這頭可怕的生物。

    然而,就在孫聖轉身之際,一種前所未有的危險氣息降臨,這片區域的虛空一下子被封鎖了,不遠處,一位美麗的身影站在那里,身材曼妙,**修長,紫色的長筒襪勾勒出唯美的線條,那張如瓷娃娃般精致美麗的面孔,讓人過目不忘。

    “蒼如月!”孫聖心驚。

    隨後,在另一個地方,那位紅衣仙人出現了,一臉冷笑的站在那里,盯著孫聖。

    “完了……”孫聖暗道。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