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11章 大禍臨頭

第1011章 大禍臨頭

    孫聖一下子心涼到了極點,蒼如月暴漏了他的行蹤,引來了這位甦家的紅衣仙人前來針對他。

    那位如瓷娃娃般美麗的少女站在那里,曼妙動人,而在另一個地方,紅衣仙人一步步走來,一步一乾坤,逼近孫聖,他僅僅是釋放出一縷氣息,便讓人感受到了莫大的壓迫力。

    與此同時,在另一個方向,還有一人出現,這人藏匿在虛空之中,身上散發出可怕的神威,這必然是一位天神,一個人站在那里,卻讓虛空秩序都紊亂了sc日pt type=”text/javasc日pt”/sc日pt。

    “呵呵呵呵,總算是堵到你了,小子,你還有什麼話好說?”紅衣仙人冷笑道。

    孫聖臉色陰沉,什麼都沒說,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

    他早就料到了會走到這個地步,幸虧有先見之明,讓諸葛果帶走了神荒骨。

    現在,孫聖心中並不懼,對方抓到自己,頂多會對他施加殘酷的壓制,神荒骨並不在他身上。

    “聖女,多謝你的相助了,這小子賊得很,沒有你提供情報,想要抓他還真不容易。”紅衣仙人對蒼如月說道,出乎預料的,他的語氣竟然十分恭敬,對蒼如月恭稱為“聖女”。

    這倒是讓孫聖有些意外,蒼如月現在到底是什麼身份?為何連真仙都對她畢恭畢敬,這里面絕對有古怪。

    “你們有意思嗎?一個真仙,一個天神,來抓我這個後輩,你們到底意欲何為?”孫聖諷刺的笑道。

    “哼!事到如今,你還要裝糊涂,我們為什麼找你,你心里很清楚。”紅衣仙人冷哼道。

    “不就是教訓了你們甦家的幾個人嗎?堂堂大洪荒家族,竟然這麼小吊子氣。”孫聖冷哼道,故意不把話頭往神荒骨上引,假裝對這件事一無所知。

    “看來你是打算隱瞞到底了。”紅衣仙人說道,向前走出一步,一股仙光釋放出來,像是能把蒼穹壓制下來一樣,不可抗衡。

    “當心一點,暫時不要招惹到那頭大凶。”這時候,藏匿在虛空之中的那位天神說道,小心翼翼的朝著古山上的那頭迦樓羅看了一眼。

    古山上,迦樓羅依然盤坐在那里,宛如入定的古佛一樣,這邊一尊真仙和一尊天神降臨,他都沒有絲毫的動靜,眼楮直勾勾的盯著面前的虛空。

    仿佛在他眼中,只有那個地方最重要,其他地方就算天塌地陷了都不管他的事。

    “事到如今你還要隱瞞嗎!說!你和那個罪人是什麼關系!”紅衣仙人喝道,濃重的威嚴散發出來,對孫聖進行壓迫。

    “轟隆!”

    這就像是一座沉重的太古大山壓落下來一般,孫聖即便是肉身強大,但也承受不住,更何況他現在傷勢嚴重,體內經脈全都斷開,難以發揮出超強的實力。

    “罪人?我不清楚你們在說什麼。”孫聖幾乎半跪在地上,仙人級別的壓力,讓他承受不住。

    “需要我說的很明白嗎?你會《九道秘卷》,是他的傳人吧,那個罪人是否還活著,說!!”紅衣仙人說道。

    孫聖心中冷笑,原來,他說的罪人便是道祖,當年神域第一強者,號稱第一道祖,如今卻成為了他們口中的罪人,這是何其諷刺的事情。

    “那個人死沒死,你們心里不是更清楚嗎?”孫聖說道,他並未隱瞞關于道祖的事情。

    自己會《九道秘卷》的事情已經被他們發現,即便是自己嘴硬不承認他認識道祖那也是不可能的sc日pt type=”text/javasc日pt”/sc日pt。既然對方認定他是道祖傳人,那就順水推舟就好,只要不涉及到神荒骨,就算多這一層身份也無妨。

    “你是他的傳人?當年是你親眼看著他死掉的嗎?”紅衣仙人再次喝問道。

    “甦丙。”這時候,那虛空中的天神說道︰“那個罪人的死,已經是事實,做不了假的,這個少年既然是他找的傳人,那麼那件東西可能真的在他身上。”

    “恩。”紅衣仙人點點頭,道︰“那個罪人有沒有在你身上留下什麼東西?如實交代!”

    孫聖掙扎著站起身來……

    “誰讓你起來的,趴下!”紅衣仙人怒喝道,一股更加沉重的壓力朝著孫聖落了下去。

    “轟!”

    孫聖腳下的大地徹底的坍塌,這股壓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要不是他,換做是其他任何一個人,在這種境界之下,被真仙壓迫,恐怕肉身當場就要解體了。

    但是,孫聖的膝蓋依然沒有跪在地上,他知道對方有意想要羞辱他,讓他跪在地上。

    但是,即便是面對真仙的鎮壓,孫聖膝蓋依然沒有彎曲,苦苦的支撐著。

    “還真有骨氣,我看你是跪還是不跪!”紅衣仙人冷喝道,他有意想要羞辱孫聖,靠著境界的力量,對孫聖進行壓制。

    “你可真夠不要臉的!”孫聖冷笑道,充滿了鄙夷之色。

    “小畜生!你還敢嘴硬!”紅衣仙人道。

    “靠著自己修行多年來壓制于我,若待我爬上同樣的高度,虐你十八條街。”孫聖咬牙道,心中不甘心,對方仗著境界之高,對他進行慘無人道的壓制,想要逼他屈服。

    “呵呵呵呵,少年人血氣方剛,眼高手低,你可知這一境界,可不是僅僅天賦就能達到的,你確實挺天才,但古往今來不知道有多少強大的天才在抵達這一境界的途中夭折。”這位紅衣仙人冷笑道。

    可以看得出來,他很自豪,其實這位紅衣仙人修道也不過是千余年的時間。

    千余年的壽命,放在修道者之中,那絕對算是年輕的,他能在這種年紀爬上這樣的高度,絕對也是天才中的天才。

    “哼!到時你就知道自己其實很渺小了。”孫聖很不服氣。

    “你現在也只能逞口舌只能,即便你有天賦又怎麼樣?你覺得你能活到那個時候?”紅衣仙人譏諷的笑道。

    “說!那個罪人都交給你了什麼東西!”這時候,虛空中的天神已經失去了耐心,猛地大喝一聲,舌綻驚雷,這是一種音波攻擊,可以直接作用一個人的靈魂,讓對方靈魂臣服。

    可惜,這一招在孫聖身上未能奏效,他的靈魂力也是十分強大的,冷笑道︰“你口口聲聲稱他為罪人,我想問你,道祖犯了什麼大罪,被你們這麼定義!”

    “道祖?哈哈哈哈,現在還有誰這麼稱呼他?他是個罪人,自私自利的小人,當初想要獨自佔據造化天地的寶物,那種人也配稱之為道祖?”那尊天神冷笑道。

    “這就是你們給他定的罪?不過沒有把屬于自己的東西分享給你們,便是十惡不赦嗎?到底是人家自私,還是你們小人?說的那麼理所應當,你怎麼不把自己的道侶交給天下人一起爽一爽?如此小氣,你是不是也有大罪?”孫聖鄙夷的說道sc日pt type=”text/javasc日pt”/sc日pt。

    “混賬!”

    這位天神大怒,沒想到這麼一個弱不禁風的少年竟然如此頂撞他,而且這絕對是在羞辱他。

    這少年現在境界如此低微,就敢如此大逆不道,真要是讓他成長起來,那還得了?

    “甦丙!鎮壓他,我要親自查一查他,看究竟有沒有我們要找的東西。”這位天神說道,“轟”的一聲從虛空中走出來,顯露出真身。

    這是一位身著藍色甲冑的天神,形貌中年,他的身上氣息十足的可怕,比這位紅衣仙人更加可怕,顯然,這位天神的實力還要在甦丙之上。

    天神和真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處于相同的境界,不過是走的道路不通。

    在天神和真仙這兩種境界之中,一定還存在著其他的等級,就好像是在神級領域一樣。他們統稱為神級強者,但實際上神級領域當中也是有神光、真藏和元一三個等級組成的得。

    神光境和元一境之間,差距甚大,簡直可以說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相信天神和真仙這種境界,也是如此……

    此刻,這位藍色甲冑的天神走出,他身上的氣息更加強大,連呼吸之中都有風雷般的氣勢,讓人感覺到發自靈魂的顫抖。

    “給我定!”

    紅衣仙人喝道,打出了法則,當場禁錮了孫聖所在的那片空間,以絕對的力量將他困住了,讓孫聖根本動彈不得。

    “你不說,我便搜遍你的全身,倒要看看你把那東**在哪里了!”這位藍色甲冑的天神說道,來到了孫聖面前,直接出手了,一掌按在了孫聖的頭頂之上。

    一瞬間,孫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貫穿他的全身,連他的紫府都沒有放過,他知道,對方在洞察自己,自己身上的一切秘密,都將被洞悉,像是變成了透明的一樣。

    “修有真龍法,封仙術,肉身修煉了聖體之法,元神主修斗戰神法,想不到你年紀輕輕,竟然懂得這麼多無上法門,哦?還有極字卷?滅字卷?鎮字卷?生字卷!”這位藍衣甲冑的天神說道,連他這樣的存在,都驚嘆于孫聖身上的造化。

    “不好!”

    孫聖大驚失色,沒想到對方洞察的這麼徹底,雖然神荒骨不在他身上了,但是孫聖體內還是有一些奪天地造化的寶物的。

    比如說……

    “生命之樹!這是生命之樹的靈根!”那位藍色甲冑的天神驚呼道,他發現了藏在孫聖體內的九色樹。

    當下,這位天神出手,強行將九色樹從孫聖體內剝奪了出來,這是生命之樹,是古今難求的寶物,奪天地造化,即便是天神都要眼熱無比。

    一株只有一尺多長的小樹飛出來,呈現出九種顏色的光彩,散發出磅礡的生命氣機。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