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13章 階下囚

第1013章 階下囚

    其實,孫聖已經猜到了大概,連甦家的仙人都對蒼如月如此的恭敬,不難猜出,蒼如月肯定和那兩個至高的道統有關系。

    這也就是說明,當初將蒼如月從長生殿中帶出來的,極有可能就是古天庭的人,而且這個人必定是位高權重。

    他(她)看到蒼如月轉生了一代妖神的寶體,亦或者說就是那個人幫助蒼如月轉生了妖神的寶體,想要將一代妖神的力量為己所用,故此在這麼幫助蒼如月的。

    孫聖心中凝重到了極點,當初道祖的死,可以說是古天庭一手造成的。

    “等帶你回了古天庭,審問完之後,將會落在我的手中,孫聖,我絕對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蒼如月說道,對孫聖的恨意實在是太深了。

    “至于嗎?我從來不覺得你我的仇怨有多深。”孫聖冷笑道。

    “或者你現在求我,求我放了你。”蒼如月說道。

    她就是在尋求一種碾壓孫聖的快感,想要看到孫聖淒慘的下場,緩解她心頭之恨。

    “慢走不送。”孫聖冷冰冰的說道,繼續閉目療傷。

    “哼!”蒼如月也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就這樣,孫聖被鎮壓在這個地方,那口玲瓏大鐘,處于半透明的狀態,上面有真仙布置的法則,別說孫聖現在傷勢嚴重,即便是他全盛時期,也不能掀開。

    畢竟他和真仙直接存在著太大的詫異,這境界之差,猶如仙凡之隔。

    不久之後,果不其然,古地的大隊人馬都在朝著這里遷移,這里將成為禁忌堡壘最重要的地方,也是最後的戰場,到時候所有人可能都會被卷入爭奪仙橋的戰爭之中。

    只不過,面對這頭強大的迦樓羅,那些古地的天神和真仙真的能擋得住嗎?莫非他們有仙王級別的存在降臨不成?

    這頭迦樓羅,絕對是一位蓋代強者,曾經是古佛教的護法之一,實力豈能弱的了?

    很快的,這片區域聚集了不少的人,有人看到了被鎮壓在山頂上的孫聖,不禁露出了嘲諷之色。

    他們都已經得到了消息,那個聖體少年被他們古地的強者鎮壓了,這不禁讓很多古地中人都出了一口氣。

    不久前,他們得知這個少年一個人單挑了他們古地一群的天才,全都氣不打一處來,恨得咬牙切齒,但卻不敢出手教訓,畢竟身為古地天才的他們,敗在這麼一個少年的手中,那是很丟人的事情。

    現如今,這個少年被古地的真仙給鎮壓住了,這些古地天才都覺得揚眉吐氣,仿佛鎮壓孫聖的是他們自己一樣。

    “呵呵呵,這就是那個少年啊,不過如此,果然囂張沒幾天就被鎮壓了。”

    “別這麼說,這少年的身份已經眾人皆知了,這是當年道祖的傳人。”

    此言一出,一些不知情的人全都是神色一動,他們都來自古地,自然知道道祖是什麼人物,那是曾經天上地下無敵的存在,後來由于得到了一件禁忌之物,被眾高手圍剿,連古天庭那天道神盟的蓋世強者都出手了,這才將其擊殺。

    這個少年……竟然是道祖的傳人!

    一時間,人們的眼神火熱了起來,當年的道祖,一身本領難道都傳給了這個少年,如果是的話,那這個少年可真是一座活著的寶藏啊。

    “罪孽之輩的傳人而已。”就在這時,有人開口說道。

    一位青年走了上來,這青年與眾不同,周身上下,有雲霧之氣繚繞,這不是普通的雲霧,感覺像是混沌之氣在翻涌一般。

    這青年給人的感覺就是聖潔無暇,他相貌稱得上是英俊,劍眉星目,比較有古典的俊朗之氣,其一對瞳孔,乃是金色的。

    他的出現,不免讓人吃了一驚,因為有人認出了他的身份︰“潘雲,天地榜上的強者!”

    這個潘雲,只是某個洪荒家族的樣子而已,連姓氏都沒有跟隨洪荒家族的。雖然他是養子,但卻是個不折扣不扣的強者,榮登天地榜。

    天地榜乃是古地中知名的排名榜,每隔萬年的時間刷新一次,上面記載的,全都是古地各方最頂尖的強者。

    潘雲雖然在天地榜上只排了第九十九名,但要知道,天地榜是萬年刷新一次的。在這萬年之中,有不計其數的強者崛起,潘雲不過是修道百年,是最年輕的一輩了,卻能夠登上天地榜,那實力也足夠非凡的。

    要知道,天地榜前十名,那都是修行了好幾千年,甚至是七八千年的強者了,雖然他們也很年輕,但卻不是最年輕的一輩。

    此刻,潘雲現身在這里,讓一些人內心悸動,這可不是個好招惹的人,天地榜上的強者,豈有弱者?

    他口稱罪孽之輩的傳人,這里所指的罪孽之輩,自然是指道祖了。

    當年道祖得到了神荒骨,卻沒有交出來,因此被定義為罪人,實際上這是古地兩大至高的道統在混淆視听,故意給道祖安插的罪名。

    而世人,只知道遵循兩大至高的道統,不敢反抗,因此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誰能知道當年的真相呢?

    “就這麼一個人,本來我還想親手鎮壓呢,奈何甦家的一位真仙出手,我倒是省去麻煩。”潘雲說道,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別人都看出了他眼中的不甘之色。

    很明顯,鎮壓孫聖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孫聖身上關于道祖的傳承,這讓人人都向往。

    “潘雲兄,你這麼說,莫非你也想得到那罪人的傳承嗎?”這時候,又有一人走了上來,同樣引來驚呼之聲,因為這也是天地榜上的一個強者。

    蔡一光!

    這是蔡家的人,同樣很年輕,身著流光溢彩的甲冑,長發披散,有著一股不羈的氣息,他眸子十分懾人,比利劍都要鋒銳,哪怕是看人一眼,都讓人感覺到仿佛靈魂被刺穿了一樣。

    蔡一光的排名還要在潘雲之上,但也多不了多少,第九十五名,兩人雖說算不上對頭,但也存在著競爭關系。

    而此刻,在蔡一光的身邊,還跟著一個人,赫然是蔡子清,這是她的大哥。

    此刻,蔡子清朝著孫聖看了一眼,臉色十分復雜,嘆了口氣,也是無可奈何。

    現在即便是她有心,也救不了孫聖。

    “神通不分有罪和無罪,即便那是罪人留下的,那為我們所用,也是光明正大。”潘雲冷聲說道。

    “呵呵呵,話是這個理,那個人身為一大罪孽之徒,只是可惜了那一身的神通絕學啊。”蔡一光說道。

    潘雲臉色不善,看了蔡子清一眼,道︰“蔡兄,听說你妹妹和此人曾一道而來,莫非她早就知道了這小子的身份,故意隱瞞不報?這可是大罪。”

    蔡子清臉色變了變,她不久前確實和孫聖一路,但也不知道他是道祖的傳人,知道孫聖這個身份的,恐怕也只有納蘭諾了。

    “小妹也是被他蒙騙了。”蔡一光道,懶得在這個問題上做糾纏。

    潘雲則是冷冷一笑,同樣什麼話都沒說。

    玲瓏鐘內,孫聖依然閉目療傷,對于外面的那些談論充耳不聞。

    “看來他受了傷,已經成了階下囚,還不忘療傷,難道他還以為自己能翻身不成?”蔡一光冷笑道。

    “我倒是很想親手鎮壓他。”潘雲眸綻冷光,但瞳孔深處那一抹貪婪之色卻難以掩飾。

    而就在這時,又有一人到來了,一身白衣,相貌英俊,周身有數位美麗的女修士相隨,這人不是別人,赫然是甦家的小天才甦牧,曾經被孫聖掌摑了好幾個嘴巴子,此刻他再次出現在這里。

    “真是熱鬧啊。”甦牧似是忘記了當初的恥辱,依然意氣風發,左擁右抱。

    “哦?甦牧公子,失禮失禮。”潘雲和蔡一光都十分客氣。

    按道理說,以甦牧的實力,不怎麼過人,天地榜上的兩位年輕俊杰見了,看都不會看他一眼。

    但是,甦牧的身份不一般,甦家實力滔天,財富過人,甦牧身為家族中最受寵愛的小天才,巴結他的人自然不在少數。

    只是沒想到,連天地榜上的潘雲和蔡一光都對他這麼客氣,足以可見一個真理……有錢就是好,有錢就是吊。

    甦牧一眼盯住了被鎮壓在玲瓏鐘內的孫聖,眼神立刻冰冷下來,牙關緊咬,看到這個少年,他再次想到了不久前自己遭遇的一切,實在是恨得牙根癢癢。

    玲瓏鐘內,孫聖只是微微抬頭,淡漠的掃了他一眼,而後繼續閉目療傷。

    “還敢張狂!”甦牧咬牙,對方都已經成為了階下囚,竟然還敢用這種輕蔑的眼神看他,這實在是讓甦牧不能忍受。

    “甦公子,何必跟一個囚犯置氣?”潘雲在一旁冷笑道。

    甦牧咬牙切齒,最後冷冰冰盯著孫聖,咬牙切齒道︰“沒錯,一個囚犯而已,等這次帶你回古地,我甦家要第一個審查你,到時候我就在那里,倒要看看你還怎麼囂張!”

    “那你最好站得遠一點,不然我吹口氣都怕傷到你。”孫聖冷笑道。

    “你……”甦牧咬牙,他知道自己的修為不行,但也沒到了這種程度吧,對方吹一口氣就能傷到他?

    “哼!區區罪孽之徒的傳人,你還真以為你是個人物了,我們到時候走著瞧!我有一千種方法能讓你痛不欲生!”甦牧說道,而後一甩袍袖,轉身離開。

    潘雲和蔡一光也都是冷笑一聲,轉身離開了。

    即便是他們都很想親手懲治這個少年,從他身上獲取造化,但是現在他被真仙鎮壓住了,幾人都出手不得。

    而且他們都知道,這個少年是上面要的人,他們也不敢任意妄為。c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