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14章荒漠

第1014章荒漠

    很快的,古地中人幾乎全都聚集到了這個地方,但是,他們距離那座古山都保持著安全的距離。看小說首發推薦去眼快看書

    古山上,那頭迦樓羅盤坐在那個地方,給人很大的壓力,像是一堵無法逾越的巨山一般。

    孫聖被鎮壓在這個地方,但凡是來到這里的古地中人都能看得到,一個個指指點點,總歸是不會給他什麼好臉色看就對了,有人出口諷刺,有人笑言奚落。

    在他們眼中,現在這個少年就是一個階下囚,早已沒有不久前的威風,這讓那些本來就羨慕嫉妒恨的人,更是找到了發泄口。

    納蘭諾來了,到了這里之後,直奔孫聖所在的地方而來。

    “聖兄。”納蘭諾道︰“不好意思,我去處理一些重要的事,難以脫身,沒想到短短幾天的時間,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孫聖搖搖頭,苦澀的笑道︰“即便你在也沒辦法,出手的人不止是甦家。”

    納蘭諾臉色凝重,道︰“我都已經听說了,你的身份被他們知道了,他們不會善罷甘休,可能要把你交給至強道統的人。”

    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對方在找尋一件東西,和道祖有關系,即便是那件東西沒有在孫聖身上,可單單是因為他是道祖的傳人,對方就絕不會讓他活下去。

    納蘭諾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她本以為,借助納蘭家和佛門的力量,即便是得罪了甦家,她都能保住孫聖。

    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孫聖的身份曝光,是道祖傳人,這樣可就不是她一個人能保得住了。

    “聖兄切勿擔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把你救出來。”納蘭諾說道,猛地一咬牙,似是下了某種決心,而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孫聖不禁內心一動,現如今這種情況下,他是黔驢技窮了,這是古地至強的道統要拿他,還有誰能夠出面保得了他呢

    漸漸地,這片區域越來越不平靜了,尤其是那片虛空,仿佛是要打開了一般,傳來一股浩大的波動。

    古山上,那頭迦樓羅都站了起來,不能平靜了,他口中發出一聲長嘯,震天動地,似是在興奮。

    一時間,眾人全都激動不已,這里是最關鍵的地方,斷橋藏匿之地,重中之重,接下來,恐怕會有一場可怕的大戰在這里發生。

    果不其然,很快的,古地的一些大人物現身了,甦家的那位紅衣仙人,藍色甲冑的天神全都出現在這個地方。

    他們從虛空中走出來,分別佔據一方,一個人定住了一方蒼穹,像是執掌乾坤的大聖人一般。

    除此之外,還有兩個人,也從虛空中走出來,身上散發出可怕的波動,這也是兩位天神級別的存在,身上的氣息絲毫不弱于那位藍色甲冑的天神。

    四位古地的大人物,駐守在這里,他們同樣盯著那片虛空,眼中滿是熱切之色。

    其中有兩人,目光朝著孫聖這邊望來,他們的眼神十分可怕,像是能洞穿一切的戰矛一般,所過之處,能把人的靈魂撕裂。

    “這就是那個道祖傳人,竟然如此年輕。”其中一位天神開口說道。

    不過很快的那兩尊天神便收回了目光,眼楮一眨不眨的盯著面前的虛空。

    那片虛空已經越來越不平靜了,即將打開,有一道道神虹之光在里面浮動,宛如潮水一般,而且傳來轟隆隆的聲音,聲勢浩蕩,不知道在那片虛空的背後,究竟有什麼東西存在。

    所有人都緊張的望著,古山上,那頭迦樓羅更是長嘯,難以抑制那股沖動,似是想要立刻打穿虛空進去一半。

    而古地的四位大人物,則是嚴防以待,也隨時準備出手,他們臉色都很凝重。

    一旦這片虛空打開,說不得到時候他們要和這頭迦樓羅要有一場大戰,這必定是一場而戰。

    時間慢慢地過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終于,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這片虛空真的打開了,徹底開放。這是禁忌堡壘之中最大的造化,此刻虛空破開,一股股神虹之光飛了出來,浩蕩天地間。

    “這是洪荒仙氣”最先震驚的是甦家的那位紅衣仙人。

    身為真仙,對仙氣可是十分的敏感,而此刻,從這片虛空的後面,竟然噴薄出洪荒仙氣。

    這可不是一般的仙氣,其精純程度,遠超任何的仙氣。

    據說在太古洪荒時期,強者無數,那個時期的仙人,不知道比現在強大了多少倍,最主要的原因,便是這洪荒仙氣。

    這是天地之初,最先誕生出來的仙氣,精純無比,幾乎沒有絲毫的雜質。

    現如今的這片天地,任何能量體都被雜質給渲染了,煉化起來十分困難,而且還不能保證把所有的雜質都祛除掉,以這樣的仙氣來修行,對實力來說自然是大打折扣的。

    “天吶,真的是洪荒仙氣,那片虛空後面到底有什麼,怎麼會造就出洪荒仙氣來。”眾人驚呼出聲,被這股力量籠罩在內,全都感覺心曠神怡。

    不管是走神道路線還是走仙道路線的人,在這種力量之下都能得到莫大的好處。

    因為洪荒仙氣,可以成全任何人。

    “你們快看”有人驚呼道,指著那片被打開的虛空。

    人們紛紛望去,不禁變色,只見那片虛空的背後,竟然是一片大漠,黃沙千萬里,沙浪起伏,散發出黃金光彩,宛如一片黃金天地一般。

    這股洪荒仙氣,就是從那里傳出來的。

    “荒漠”那藍色甲冑的天神說道。

    “竟然是那個地方,是真正的荒漠嗎還是只是一角”甦丙問道。

    “應該是一角,如果是完整的荒漠,那就太不可思議了。”藍色甲冑的天神說道。

    “荒漠是什麼地方”有一位年輕人壯著膽子問道,提到這兩個字,連這種大人物都變色,可見非同一般。

    一位天神解釋道︰“荒漠據說是天地初開,最先誕生出來的地方,甚至那時,天地都未孕育出生靈,但已經有可以成仙悟道的力量出現了,而且是最本源的力量,最純正,毫無雜質。接下來,經過不知道多少年的孕育,有了生靈誕生,懂得掌握這種力量,只不過那個時候這天地間最純正的力量都已經摻雜了雜質,後世人一直在借助充滿雜質的能量修行,但也有一部分人,尋到了荒漠之中,獲得了最純正的力量,無敵于天下。”

    這絕對是一則禁聞,知道的人很少,只是局限于天神和真仙級別的存在,只有他們那個層次,才能了解這些事情。

    一時間,眾人驚悍不已,這禁忌堡壘的深處,竟然有這種地方,實在是匪夷所思。

    “後世之中,荒漠崩塌了,全面瓦解,不曾想這里還有。”另一位天神說道。

    “吼”

    突然間,古山上,那頭迦樓羅長嘯一聲,騰空而起,化作一道金光,沖進了那片天地之中,有一股法則在排斥他,但是這頭迦樓羅強大無比,直接撕裂進去了。

    “他行動了”甦丙喝道。

    “我們也走,那座橋不能落在這頭大凶的手中,不然我們沒法交代”那藍色甲冑的天神說道,當下也沖向了那片虛空。

    當下,甦丙和另外兩位天神跟了上去,要知道,這片虛空可不是說進去就進去的,那里充斥著一股強大的洪荒法則,那迦樓羅進去的時候都抵擋了一二。

    此刻,幾位古地的大人也一頭撞進去,但是,他們全都遭到了莫大的震動,四人全部吐血,但最終還是進去了。

    “那我們怎麼辦如此大機緣,錯過實在是太可惜了。”有人動心道。

    沒辦法不動心,那里是荒漠,天地初開時留下的地方,古代的強者進入那里修行,最後都能橫掃天下,那里有最精純的天地力量,沒有人會不向往。

    但是,剛剛迦樓羅和幾位古地大人物進去的時候,都早受到了一股力量的沖擊,這股力量非同小可,連天神和真仙都吐血了,更何況是他們。

    “走試試看”終于,有人不甘心,朝著那片虛空飛去,想要進入荒漠之中。

    進去之後,便能得到巨大的造化,說不定能成為絕世強者,這種誘惑力,不管是誰都是很動心。

    “啊”

    但是,慘叫聲很快的便響起了,有幾人前去嘗試,結果剛一接觸到那片天地,立刻便被一股可怕的力量給侵蝕,當場肉身爆碎,一命嗚呼,只有一人的元神逃了回來,但也受傷不輕。

    “不行,不要輕舉妄動了,那里的力量,只有天神可以承受得住,不然再多的人進去,也只能是送死而已。”潘雲走上來說道,臉色凝重。

    “難道我們只能等在這里嗎傳說中的荒漠,進去之後也許能塑造出絕世強者。”眾人不甘心,眼睜睜的看著,內心火熱無比。

    虛空後面的那片大漠,金光燦燦,像是黃金之地一樣,在那里,像是每一粒沙塵都蘊含著旺盛的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