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18章十萬八千劍

第1018章十萬八千劍

    眾人喧嘩,這實在是太囂張了,大言不慚,那可是數位天神合力祭煉的寶物,極其珍貴,有諸位天神的法則在里面,是一件防御至寶。看小說首發推薦去眼快看書

    當然,至少對于孫聖他們這種境界的人來說,這是一件無法打破的至寶。

    但對于更高層次的強者來說,這不算什麼,或許能一擊即碎。

    但是,孫聖才多高的境界區區不過元一境,連神門都沒有跨越,對于他們這種境界的人來說,想要擊破這件至寶太難了,因為低等級的修士,無法抹殺高境界的法則,這對他們來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你實在是大言不慚”古地中人一個個怒喝,全都在咬牙,見過狂妄的,沒見過這麼狂妄的。

    要知道,潘雲是天地榜上的強者,雖然剛才孫聖靠著音殺大術壓制了他,但很多人都覺得,如果是實力對抗,硬踫硬,孫聖根本不是潘雲的對手,甚至于他根本無法打破潘雲的防御。

    畢竟,是諸位天神一起祭煉的寶物,對他這種境界的人來說,這是一種無懈可擊的防御。

    但是,這家伙卻說一擊即碎,他未免太兒戲了。

    就連軒轅太子和鳳行天都覺得不可能,如果是軒轅太子的話,或許有辦法,因為他手中的那面皇者神境可以化解任何法則,但要是靠本身的力量的話,不可能做到。

    “自大狂,不過是想用這種方法擾亂潘雲的心智,這是幼稚且卑劣的手段”

    “他不可能做到,當自己是天神真仙嗎不過是個小修士而已,想要擊破諸位天神設下的防御,痴人說夢”

    一些人怒喝道,覺得這是對古地強者的褻瀆。

    “鏘”

    孫聖沒有理會那些譏笑和嘲諷,他伸手拔出了孕養在體內的聖道王劍,聖劍在手,天下我有。

    古地中,一些人閉口,因為一部分人知道,這個少年修有聖體之法,他體內蘊養著一口劍,攻無不克,戰無不勝,這口劍號稱是聖靈克星,連修行聖靈一脈的強大存在都忌憚。

    “好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一擊擊碎我的防御”潘雲也惱怒了,從來沒有人這麼輕視與他。

    當下,潘雲的身上強大的雲氣沸騰,變得狂暴起來,那混沌霧之中,有可怕的雷霆閃耀,涌動出毀滅的波動。

    “殺”

    潘雲大喝一聲,駕馭著狂暴的混沌霧沖殺向孫聖。

    孫聖抬手點指,大喝一聲︰“操”

    又是音殺大術嗎潘雲已經對這種絕學有了心理陰影,在孫聖一個“操”字出口的時候,潘雲下意識的止住身形,一陣手忙腳亂,手腳一同亂比劃,樣子滑稽到了極點。

    “別緊張,單純的想罵你可以。”孫聖哈哈笑道。

    “這實在是可恨”

    一時間,古地的眾人看在眼中,全都咬牙,因為他們知道,孫聖是故意的,想以此來羞辱潘雲。

    “王八蛋我要殺了你”潘雲大聲叫道,惱羞成怒,今天實在是被羞辱的夠嗆,若是不能擒殺這個少年,他將會永遠抬不起頭來。

    “雲騰萬古空”

    潘雲動用了自己無上的神通,可謂是竭盡全力,一出手就是自己最霸道的神通,一重又一重的混沌霧宛如驚濤拍岸一般,鋪天蓋地,帶動著滅世的氣機,朝著孫聖當頭落下。

    孫聖冷笑,腳步有序,他動用了極字卷的力量,沒有硬接潘雲的攻擊,單手提劍,後退出去。

    潘雲的攻擊十分恐怖,每一層雲霧卷起,都會將虛空震碎,把虛空秩序都給打的灰飛煙滅,可見他的神通之力可怕到了極點。

    但是,孫聖展現出極字卷的哲理,速度並不快,卻宛如游魚一般,靈活無比,從潘雲打出的神通縫隙中從容的躲過,沒有選擇硬接潘雲的攻擊。

    “轟轟轟轟”

    潘雲的這一招,總過有十重雲霧之氣落下,一重比一重狂暴,一重比一重霸道,將這片虛空摧毀的不成樣子。

    可孫聖全都從容的躲過了,極字卷的奧妙哲理讓人難以琢磨,他身上白色的火焰凝聚成的戰衣獵獵展動,單手持劍,在狂風暴雨之中都從容不迫。

    潘雲磨牙,沒想到自己的神通竟然可以這般輕松的被人躲過,這讓他心中有火發泄不出來。

    當下,可怕的攻擊緊隨其後。

    霎時間,潘雲結印,在施展一套無上的劍訣,那些混沌霧再次發生了變化,凝聚成了一口煌煌神劍,上面纏繞著雲霧之氣,又有雷霆之光浮動。

    “錚錚錚”

    混沌霧像是化作了一口天劍,攜帶著無窮的威力斬落下來,勢要把孫聖劈成兩半。

    但是這一次,孫聖依然沒有選擇硬抗,繼續施展極字卷的奧妙,淡定的躲了過去,只是一個側身,那一劍就這麼毫發無傷的從他身邊斬過。

    “只是這樣”孫聖冷笑道,單手倒提劍,負于身後,依然沒有要出手的意思。

    “如果僅此而已,你就大錯特錯了。”潘雲怒喝,牽動手中的劍訣。

    霎時間,鋪天蓋地的雲霧沸騰,這些雲霧全都在發光,那是比劍芒都要銳利的光芒。

    下一刻,這些雲霧全都成了一口口天劍,十萬八千劍

    “嘶”

    眾人倒吸涼氣,想到了曾經名震古地的一種陣法,號稱是十萬八千劍陣,一經發動,有十萬八千口天劍騰空,組成一座無上的劍陣,可滅殺一切生靈,神鬼忌憚。

    那是太古傳下來的至強法陣,極端的恐怖,十萬八千口戰劍,無物不破,封天鎖地,能將一方天地化為殺戮之區,像是一座絞肉機一樣,被卷入其中,想要活下來太難了。

    潘雲竟然懂得此法,這著實讓人意外。

    “潘雲在十年前,偶然得到了十萬八千劍陣的殘篇,將其融入到了自己所修的法中,故此有了這般強大的劍訣,這是他最得意的攻殺大招,平日里不會輕易動用的。”不遠處的蔡一光說道。

    他一直沒有參戰,並不代表他不想,而是在尋找機會,尋找一個可以將孫聖一舉擒下的機會。

    而且,他也在觀察孫聖的實力,不禁越看越心驚,這個少年,總給他一種琢磨不透的感覺。

    此刻,眾人驚嘆,潘雲竟然掌握有這種殺生大術,十萬八千劍陣令人聞風喪膽,潘雲僅僅是得到了一部分,竟然便可融入到自己的法之中,足以可見他的悟性實在是太超凡了。

    “哈哈哈哈,這回這個罪孽傳人還能不死”

    “殺了他,揚我古地神威”

    一些人大聲叫道,為潘雲打氣,這在他們看來,這幾乎是必勝的一局了,沒有人可以擋住十萬八千劍陣的攻擊。

    “殺”

    潘雲大河,法決完成,天地之間到處都是戰劍,不多不少,一共有十萬八千口,封鎖了所有的空間,虛空,將孫聖全方位的圍在那里,劍光爍爍,照亮乾坤,幻滅不定,這里化作了一個劍的世界。

    下一刻,十萬八千劍動了,全都朝著孫聖斬殺過去,化作了絕世戰意,難以抗衡,密密麻麻,宛如蜂群齊動,讓人根本防不住。

    猛然間,孫聖扯開身形,他也跟著動了,躲避這些戰劍的攻擊,身形變幻莫測,神鬼難明,白色火焰凝聚成的戰衣展動,黑色的長發飛舞,身形飄飄渺渺,虛虛實實,幻滅不定。

    他竟然依然沒有還擊,而是在躲避,沒有和潘雲硬踫硬。

    “躲也沒有用,這是必殺一擊,你注定要死在亂劍之下。”潘雲殘忍的冷笑道。

    “潘雲,你可別忘了,這是上面要的人,不能真的讓他死了”蔡一光大聲說道,雖然他也很想除掉這個少年,剝奪他身上的造化,但是這是至強道統要找的人。

    就算要處死他,也輪不到他們來下手。

    “我心里有數,不會真的殺了他,但足以將他殺殘”潘雲惡狠狠的說道,實在是對孫聖懷恨到了極點。

    “不能殺他嗎實在是太不甘心了,這種人就算讓他死一萬次也不足惜。”

    “就應該斬了他,為死在他手中的冤魂報仇,絕不能容忍他活下去”

    “斬斬斬”

    很多古地生靈都在大叫,希望對孫聖除之而後快,即便是心中知道不可能真的殺他,還要拿他交差,但他們都想發泄心中的一口郁氣。

    十萬八千劍斬落,層出不窮,綿綿不絕,浩浩蕩蕩,每一口戰劍,都擁有擊穿虛空法則的力量。

    “原來十萬八千劍陣這麼厲害,僅僅是殘篇就能發揮出這種力量,有時間我得研究一下,不然空有完整的劍陣太可惜了。”孫聖暗道,而後冷喝一聲,這一刻,他猛地揚起了手中的聖劍。

    孫聖手中的劍,綻放出做耀眼的光輝,金黑色的聖紋彌漫在里面,同時又有法則神鏈融入到其中,讓這口聖劍變得潔白無瑕,光澤明亮,充滿了聖潔的氣息。

    下一刻,孫聖動了,他穿過了重重戰劍,極字卷的速度展現到了極致,化作了一道極光沖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