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26章帝族老九

第1026章帝族老九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金光大道,一直蔓延進虛空深處。

    孫聖被押送著走進了里面,他動彈不得,被仙王的法力囚禁著,同時又有那藍色甲冑的天神看著他,有任何舉動,都會被當場鎮壓。

    這一刻,他進入了古地。

    孫聖曾經想到過好幾種進入古地的方式,但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成為了囚犯,被押解進來。

    “轟!”

    他們穿過了一片虛空,但並沒有界壁出現,只是這片虛空十分厚重,想要穿越過來,即便是天神都需要借助外力才可以。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古地和這一界是一片天地,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神域各族這一界被隔離了,也許當年發生過什麼事情,而且和神域各族這邊斷了傳承有關系。

    孫聖他們進入到了一片虛空,這條金光大道並沒有結束,依舊向前。

    而這個時候,孫聖看到了許多壯麗的畫面,那是古地的景色,山高齊天,蒼穹蔚藍,各種神則交織在虛空之上,綿延無盡的山脈,看不到盡頭,充滿了一股蠻荒的氣息。

    但是,這些景色,都很快的閃過,他們在這條金光大道上穿行,猶如橫渡虛空一般,一步邁出,就是成百上千里,兩旁的景色飛快後退。

    孫聖看到了一座宏偉的城池,整座城池竟然是懸在空中的,散發著神光,像是太陽之城一般。

    隨後,孫聖又看到了懸在虛空中的山脈,無邊無垠,大氣磅礡,像是一條鋼鐵巨龍橫空。

    但是,這些景象都太快了,根本來不及回味就過去了。

    “等一下!”突然,走在前面的仙王停住了腳步,一臉凝重色。

    同時,那位白色戰衣的神王和金色戰衣的神王也戒備起來,這一刻,他們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出了什麼事情!”那藍色甲冑的天神問道,他並未感覺到什麼異樣。

    “有人攔住了我們的去路。”那白色戰衣的神王說道。

    “怎麼可能,我並未感覺到啊。”那藍色甲冑的天神不可思議道。

    “你當然感覺不到,對方的修為高于你。”金色戰衣的天神說道。

    那位仙王沒有說話,眼神嚴肅的盯著前方,最後嘆了口氣說道︰“我早就料到會生事端了,這個少年身份不一般,這邊的某些人得知這少年在我們手中,一定會出手。”

    “嗒!嗒!嗒!”

    而就在這時,金光大道的前方,傳來腳步聲音,十分清晰,而且越來越近。

    終于,孫聖看清楚了,前面走來一位男子,這男子看上去大概三十左右的歲數,長發飄飄,濃眉入鬢,是一位少見的英武男子,他身上籠罩著層層仙氣,背負著一口仙刀。

    那口仙刀,和甦家甦丙的不同,它金光燦燦,猶如一****日一般,仿佛是一件千錘百煉的仙器一樣。

    “古道!不對……是帝九!”孫聖驚訝,眼前出現的這個男人,正是消失已久的帝九,曾經和青牛一起離開,今日他現身了。

    對于帝九,孫聖有種說不出的情愫,他不知道這個男人算不算是自己的父親。按道理說,他是道祖的神魂種子誕生出來的生靈,但如果自己是道祖的神魂種子培養出來的,可為何體內會有帝族的血脈?

    眼前的這個男人,給孫聖一種神秘且復雜的感覺,他到底算不算是自己的父親?

    曾經孫聖不止一次的問自己這個問題,如果自己僅僅是神魂種子誕生的生靈,為何回合帝九一樣,有帝族的黃金血脈?

    孫聖想到過一種可能,神魂種子,僅僅是塑造了他這個嶄新的靈魂而已。而自己的肉身,的確是帝九和自己的母親白靈所創,也就是說,他把道祖的神魂種子打入了這個肉身當中。

    也只有這種解釋……能說得通。

    “是你!”那為首的仙王看到帝九,不禁眉頭緊皺︰“你是為了道祖傳人而來。”

    “我也是道祖傳人。”帝九說道,他才是道祖貨真價實的弟子,孫聖只不過是冒牌的,不過帝九不會去揭穿。

    “就憑你一個人,而且也是一道分身!”那仙王冷笑道,他看得出來,帝九來的也是分身。

    孫聖無語,帝九也只是派來了一道分身,為何不親身降臨?這樣豈不是勝算更大一些?還是說他有什麼大問題走不開,所以只能讓一具分身而來。

    “對付你們足夠了,這個少年你們帶不走。”帝九說道,沒有什麼 碌幕埃 澈笙傻凍鑾希 樅患潯  雋胰找話愕墓食裕 鶉緹攀 鷗鎏 艏悠鵠匆話鬩 邸br />
    這絕對是一件完美的神兵利器,至少不會比這三位古地王者手中的那三口神兵差。

    “想要帶走他?哼,就憑你?只是分身!”那位仙王喝道,火焰道袍獵獵作響,他的手中,那離火之精鑄造而成的火爐再次飛了出來,變得如山一般大。

    “轟!”

    驟然間,那尊火爐爆發,里面旺盛的南明離火飛了出來,這是一種可以直接灼殺元神的火焰。

    與此同時,那白色戰衣的神王和金色戰衣的神王也出手,戰斧和血色戰戟騰空而起,被兩位神王持在手中,朝著帝九逼了過去。

    “殺!”

    沒有什麼多余的話,雙方劍拔弩張,一觸即發,那位仙王率先發動了攻擊,南明離火爐直接飛了上去,朝著帝九撞了過去,涌動出浩大的氣息。

    另外一邊,手持戰斧和戰戟的神王也沖了上去,他們一上來就展開了凌厲的絕殺,想要把帝九的這道分身給誅殺當場。

    “轟!”

    同一時間,帝九也發動了攻擊,那口如烈日般熾烈的仙刀斬了上去,如同一道金色的長虹,橫貫八荒,率先與那口南明離火戰矛撞在一起。

    神光無盡,仙光濤濤,有冰藍色的火焰沖天而起,席卷天地,形成一種可怕的畫面。

    同時,帝九左右手分別演化出不同的神通來,左手寒冰萬丈,右手火焰熊熊,真的是冰火九重……真的是冰火滔天,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神通,竟然被帝九融會貫通了。

    當場,兩大神通和另外兩位神王對轟在一起,神光直沖霄漢,粉碎蒼穹,讓這條金光大道都險些崩潰掉。

    這一邊,那藍色甲冑的天神和蒼如月拉著孫聖後退出去,這種級別的戰斗,他們不能插手,也不能靠近,不然就是粉碎碎骨。

    孫聖看的驚訝無比,原來帝九竟然這麼強,雖然只是一道分身,但卻和古地的三大王者平分秋色,以一敵三尚且如此,更不要說單對單的拎出來單挑了。

    “轟隆隆!”

    那口南明離火爐飛了起來,懸掛在帝九的上空,倒扣而下,里面不斷的往外噴吐冰藍色的火焰,並且這些火焰中,都有一個“煉”字,顯然融合了強大的法陣。

    “今日就煉化你這道分身,來補充我神兵的威能。”那位仙王說道,凌空而起,來到南明離火爐的上方,不斷的拍掌。

    他的每一掌拍出去,掌心中都有一個“煉”字訣,在催動南明離火爐的煉化威能,要把帝九的分身給煉化掉。

    另外兩位神王也在輔助,神兵所向無敵,與帝九祭出的那口烈日般的仙刀踫撞在一起,激起的火星,飛出了這條金光大道,落在了山脈之中,竟然把山脈都融化為岩漿之地。

    這種戰斗十分可怕,他們都是一頂一的強者,舉手投足間,所演化出來的那種法則都足以毀天滅地。

    血色戰戟揮動,仿佛有無數的星辰在戰戟之下爆碎,異象恐怖,蘊含著難以相信的可怕力道。

    那戰斧灼熱,像是十萬坐火山爆發,燒紅了天空,一擊落下,連那金光大道都被從中間劈開了。

    帝九以一對三,而且三位古地王者都持有威能無量的神兵,可見他的壓力有多大。

    但是,帝九並不慌亂,長發亂舞,一口仙刀在他的身邊上下騰飛,擋住了兩大神王的攻擊。

    這時候,帝九開始結印,他竟然演化出了《九道秘卷》的符文,這也難怪,帝九是道祖真材實料的弟子,他怎麼可能不會《九道秘卷》呢。

    “你也會這種符文!”另外兩位神王驚訝道。

    此刻,帝九一連串演化出無盡的符文,這種符文透著一股滄桑的氣息。

    霎時間,符文全都收斂,進入到了帝九的體內,下一刻,帝九再次爆發出神通,比剛才更加可怕,一道火光沖霄,一下子斬飛了那手持戰戟的神王。

    隨後,他右手拳頭上寒冰無盡,轟出一拳,那手持戰斧的神王更是倒飛出去,渾身結冰,這種冰霜侵蝕進他的體內,能幫凍住法力。

    顯然,帝九走的路線和道祖是一樣的,都是精修各種神通,然後以符文之術將其融會貫通,使其威力在一瞬間暴增。

    這一次,帝九再次出手,符文之術融合了多種神通,與那南明離火爐抗衡在一起,神通之光席卷天地,比風暴都要可怕,連這條金光大道都要崩毀了。

    “不好!三位王者擋不住這個人。”那藍色甲冑的天神說道。

    而就在這時,又是一道光芒落下,這是一道佛光,充滿了神聖的金黃,而且這佛光化作了一朵黃金蓮,猛地朝著藍色甲冑的天神壓了下去。

    “什麼!還有人在此埋伏!”那藍色甲冑的天神驚訝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