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32章走掉的過去

第1032章走掉的過去

    望著自己的娘親,雖然她現在靈氣逼人,看上去精神奕奕,但孫聖能感覺得到,她的內心必定是孤苦無依的。[眼快看書新域名xsw ,首字母,以前注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自己的夫君在外圖謀大事,難以見上一面,自己的一兒一女也在這場大是非之中。

    她只是世俗界的一介凡人出身,卻要被迫去接受著一切,可想而知,她這些年來一定經歷了多少內心的煎熬,才能看開這一切。

    “娘親放心,等我實力夠了,就把父親給綁回來見你。”孫聖說道。

    白靈拍拍孫聖的肩膀,道︰“傻小子,話都不會好好說,不過你有這心為娘就滿足了。對了,小曼呢,你有見過她嗎?她現在可好?”

    提起帝小曼,白靈眼中再次浮現出些許的柔情。

    孫聖趕緊解釋,他和帝小曼現在都很好,不過帝小曼現在在處理很重要的事情,暫時不能回來,以後一定會帶她回來拜見娘親。

    白靈嘆了口氣,道︰“雖然不知道你的父親在做什麼大計劃,也不知道你們兄妹將來會不會卷入這場大是非之中,但娘親只希望你們活得好好的。”

    孫聖認真的點點頭,道︰“娘親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也保護好小曼的。”

    接下來孫聖和白靈又交談了好多,孫聖對白靈講述著自己這些年來的經歷,听的白靈既激動,又擔心,想不到自己年輕的兒子經歷了這麼多,可以說是歷經坎坷。

    當然,這還是孫聖將自己的經歷簡化的原因,很多大凶險,他都沒敢在母親的面前談論。

    最後,白靈又問到了關于孫聖道侶方面的問題,因為從孫聖的講述之中,她能听得出來,兒子有幾位紅顏知己的。

    孫聖一時間尷尬起來,道侶這方面,他真的沒有太過考慮,只能囫圇的敷衍過去。

    最後,白靈又問到了孫聖關于下界的情況,白家的人現在可好。這不禁讓孫聖心里“咯 ”一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母親這個問題,因為,下界已經消失了,成為虛幻。

    但是,這件事肯定不能說的,故此孫聖也只能敷衍了過去。

    現如今,關于下界為何會消失,淪為虛幻,孫聖至今仍是一點頭緒都沒有,但是可以肯定,和“虛”的力量有關系。

    曾經孫聖親眼看到下界之人在怒吼,在咆哮,說自己不是虛幻的,自己是真實的,這句話到底代表了什麼含義?他們究竟了解到了什麼?到底觸犯了什麼禁忌導致整個天地都消失了。

    而且,至今,當初麒麟子狐公子和金鵬子等人的話仍然縈繞在耳邊,他們讓孫聖替他們活下去,走到最高的巔峰,只有這樣,才能證明他們是存在的,並非虛幻,而是活生生的存在。

    對此,孫聖一直心情復雜,他不相信下界是虛幻的所在,當初從下界離開的人,比如說自己的母親,他們都活的好好的。

    也就是說,成為虛幻……和眾生沒關系,和那一界有關系。

    最後,孫聖也只能敷衍過去了這個問題。

    他在這片山谷中住了下來,這里有濃郁的造化生機,在此居住,當真是陶冶情操,而且對修為有益。最主要的是,孫聖想要這段時間好好陪陪自己的母親,誰知道自己要什麼時候會離開佛門。

    就這樣,一連半個月的時間,孫聖都在山谷中足不出戶,幫著母親給聖藥施水,日子倒也是過的瀟灑快活,感覺十分充實。

    直到這一日,珍珍愛愛蓮蓮三人來了。

    “怎麼?撞天婚嗎?”孫聖道。

    “施主為何總說些我們听不懂的話。”愛愛無語道。

    “是菩薩要見你。”珍珍說道。

    孫聖心中一動,道︰“菩薩見我?是真身要見我?”

    “沒錯。”珍珍點點頭說道。

    這不禁讓孫聖心里激動起來,終于可以看到妙然菩薩的真面目了,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很想請教一下妙菩薩到底是如何修出了三大元神的,這一直讓孫聖比較好奇。

    最後,三位小沙尼帶著孫聖駕雲離開了山谷,他們要帶孫聖前往妙然菩薩真正的道場,她的閉關修行之地。

    很快的,三個小沙尼帶著孫聖來到了一片區域,這里竹林搖晃,扎根這無數的晶瑩的竹子,這竹子就像是水晶雕琢的一般,晶瑩剔透,美麗無瑕,而且漫山遍野都是這種竹子,釋放著旺盛的氣機。

    這是孫聖從沒見過的植物,這里仙氣裊裊,瑞彩升騰,說是洞天福地都是有辱這里,這簡直就是一座無上的道場,天然的聖地。

    三個小沙尼留在這里,孫聖自己走了進去,竹林之中,霧氣昭昭,這是一座無上的道場,蘊含著很多神奇之處。

    不多時,孫聖听到了前方傳來“嘩啦啦”的水聲,很快的,一汪清泉映入了他的眼簾,在這清泉邊上,坐著一位白衣女子,她身上沒有神聖的氣息,像是返璞歸真一般,短發齊耳,冰肌藏玉骨,衫領隱,柳眉積翠黛,杏眼閃銀星。

    此刻,這位白衣菩薩坐在清泉邊,玉足撩起清澈的泉水,看上去超然物外,像是不屬于塵世間一般。

    “噗通噗通噗通”

    孫聖的心髒劇烈的跳動起來,只因為,她看到了這位白衣菩薩的半邊嬌顏。

    並非是被這位白衣菩薩的美所震撼,而是這半張臉,像極了某一個人。

    “你來了,坐吧。”白衣菩薩說道,轉過頭來,整張臉全都映入了孫聖的眼簾。

    這就是妙然菩薩的真身,孫聖激動的渾身都在顫抖,因為這張臉,像極了某一個人……冷凝兒

    這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容顏,只是,妙然菩薩的比冷凝了多了一種超凡的韻味兒,神聖不惜,不食人間煙火。

    孫聖整個人呆住了,他怎麼也不會想到,這位白衣菩薩,竟然會和冷凝兒生有相同的容貌,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怎麼?”妙菩薩明眸望著孫聖,不知他為何傻站在那里。

    “菩薩的真身……像極了我的某位朋友。”孫聖說道。

    猛然間,妙菩薩的動作僵住,抬頭望著孫聖,眼中閃爍著驚訝之色。最後,她嘆了一口氣,示意孫聖坐在旁邊,道︰“你說的那個人……跟我有一樣的形貌?”

    “連聲音都是一樣的。”孫聖說道,想到了冷凝兒,不禁心中一痛,當初他是親眼目睹冷凝兒走向虛無之中,她已經煙消雲散了,不復存在,為何與妙菩薩生有同樣的相貌。

    “過去身……依舊在追尋過去嗎?”妙菩薩想到了什麼,嘆了口氣說道。

    “菩薩是何意?莫非你與我那位朋友真的有關系?”孫聖不禁激動起來,他就說沒那麼巧合的事情,這里面一定有故事。

    妙菩薩委婉動人,容顏綽約,唇紅齒白,幽然說道︰“記得我曾經說過,我有三世身,其一過去身,其二現在身,其三未來身,這三世身,分別有三個元神主宰,而其中,過去身的元神走掉,你見到的那個和我一模一樣的人,也許就是我的過去身。”

    孫聖震撼的可謂是不輕,冷凝兒是妙菩薩的過去身,這從何解釋?

    妙菩薩再次說道︰“那是我的過去,放不下某一個人,多年前便離開了我,至今下落不明,她找到了你,而你又是道祖的新生,這一切很難解釋嗎?”

    “確實有點費解。”孫聖說道。

    “她現在在何處?”妙菩薩再次問道。

    孫聖心中微微酸澀,提到了冷凝兒,讓他心中百感交集,道︰“她已經不在了……走向了虛無之中,但她說過,她會繼續來找我,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安慰的話。”

    他的心中可謂是驚濤駭浪,萬萬沒想到,冷凝兒竟然有著這樣的來歷,她是妙菩薩的過去身,承載了妙菩薩過去的一切,包括感情。

    這位白衣菩薩已經證就了菩薩果位,她無悲無喜,但是過去身,依然有著難以割舍的情愫。

    曾經,納蘭欣和道祖是舊相識,兩人之間一定發生過什麼,後來納蘭欣成為了妙菩薩,融合那過去感情的過去身,卻在這個時候離她而去,而且進入了下界,成為了冷凝兒。

    至于這其中的過程,必然不是一兩句話可以說得清楚的。

    孫聖是道祖的新生,而妙菩薩的過去身,卻在茫茫天地中,來到了那個低等的界面,並且化為冷凝兒,未來與他結識,這冥冥之中仿佛真的有因果關系,在聯系著這一切。

    孫聖足足沉寂了好久,才晃過神來,嘆了口氣。

    雖然知道了冷凝兒的真正身份,可那又怎樣?冷凝兒現在已經離去,不僅帶著對他的感情,還帶著妙菩薩當年對道祖的一切,就這麼離開了這個世間。

    再看妙菩薩,她依然無悲無喜,雖然和冷凝兒生有同樣的相貌,但卻不是同一個人,無論從氣質還是從神采上,她都比冷凝兒強了太多太多,但孫聖多麼希望眼前的人就是冷凝兒,將她擁入懷中。

    “成為了……虛無……”妙菩薩喃喃低語,慧眸之中,浮現出一樣的光澤。

    “她離去前,曾說過兩個字,虛壁……菩薩你知道虛壁是什麼所在嗎?”孫聖不禁追問道。

    妙然菩薩可謂是博古通今,她一定知道關于“虛壁”的消息,那和下界的消失有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