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040第1040章辯駁

1040第1040章辯駁

    兩座大山巍峨,孫聖終于近距離之下觀件定海神針,這件兵器,即便是損壞了,都是光芒萬丈,神聖無比。

    這是兩根鐵棒,金碧輝煌,下面細,上面粗,頂端像是被兩個金箍套著一樣,故此稱之為棒,而不是棍。

    上面有古老的花紋纏繞,並非是人為的,而是天地生成的一種紋絡,烙印在上面,那是天地的痕跡。

    其中,還有古老的大字烙印在上面,一個上面寫著“定海”,一個上面寫著“神針”。

    這四個大字是後來的古之大聖銘刻上去的,因為三件兵器分別定住了古老天地的虛空海洋和大陸,故此古之大聖給它們來命名,以莫大的法力在這三件兵器上刻上了字。

    “好炫酷的兵器,如果沒有損壞就好了。”蕾兒說道。

    “如果沒有損壞,也輪不到我們來接近它。”孫聖這般說道。

    這倒是個實話,如果這件古老的仙器是完美的,早就被那些大人物強行收走了,還輪得到他們在這里評頭論足?

    在這里,除了孫聖他們之外,還有一些人,他們都是來觀摩定海神針的,想要在定海大會上獲取更多的信息。

    孫聖出現在這里,對于他們來說都很陌生,他們並沒有見過這個少年,卻能感覺到他很不凡,氣質脫俗,黑發銀瞳,只不過當大家仔細候,卻無法因為妙菩薩在他體內留下了佛法種子,任何人都。

    “想必這就是妙菩薩帶來的那個人了,听說走出了禁區。”

    “就是他嗎?安全的從禁區之中走出來,這人到底是什麼身份?要知道,那片禁區連我佛門的至尊不滅身都沒有勇氣進去的。”

    幾人小聲的討論,他們雖然是佛門中人,但也並非所有人都是僧人形態。

    曾經古佛教有個規矩,入了這一宗教,必須梯度修行,而且要常念“阿彌陀佛”。但是現如今佛門已經沒有這個規矩了,講究隨心修行,沒有那麼多的限制。

    這些佛門弟子,有的依舊遵循古佛教的傳統,剃了度,有的則是帶發修行。

    這些人觀察著孫聖,想要的深淺,但卻無法只能讀取到他的修為。

    “什麼!竟然只是元一境而已。”

    “而且骨齡這麼小,修行不過百年的時間呢,這種修為,放在我佛門之中,屬于中下游了。”

    “就憑他也能闖過禁區,這上哪說理去?”

    “也不一定,那片禁區是主張對力量的修行,法力只是累贅,沒準這個少年在力量上有過人的成就呢。”

    “能比得了我佛門的至尊不滅身?那是無上體質,妙菩薩真的想讓這個少年和至尊不滅身抗衡?”

    “成功走出禁區的人……我倒是很期待他有多大的本事呢。”

    一些人指指點點,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孫聖這邊。

    孫聖不禁眉頭一皺,兒一眼,道︰“這消息是你們放出去的吧,為什麼這麼做,讓我成為公敵嗎?”

    “是我師傅傳遞給其他菩薩的信息。”蕾兒說道。

    “你師傅真不省心。”孫聖無語道。

    “你敢褻瀆菩薩!”蕾兒磨著銀牙說道。

    孫聖懶得理會,繼續觀察這定海神針,想要從中些其他的東西來。

    “喂,少年,我有話對你說。”就在這時,不遠處,有一道聲音傳遞過來。

    這也是一個少年,去和孫聖差不多大,骨齡也差不多,不過他的修為,卻遠在孫聖之上,已經躍過了神門,即將成為天神了,腦後佛光若隱若現。

    這少年盤坐在一塊石頭上,像是入世而來的童子一般,少年姿態,英姿勃發,身上佛光一重重,如水流一般在他的身體周圍一圈圈的涌動,釋放出強大的氣息。

    在他身邊,還有兩個青年,他的皮膚呈現出淡淡的金黃色,應該是走金剛路線的修士,但可惜並未修成真的金剛羅漢,但修為也不低。

    “哦?巫行雨,至尊不滅身的師弟。”有人說道,露出意味深長之色。

    這少年名叫巫行雨,與佛門的至尊不滅身關系密切。

    “干嘛呀?”孫聖回頭問道。

    “你真的走出了禁區嗎?”巫行雨問道,他眉目俊朗,猶如童子,少年姿態,意氣風發。

    雖然他的修為不入天神,但如此年紀,有這等修為,比那些洪荒家族的天才都要強大得太多太多。

    “是啊,怎麼了?”孫聖說道。

    “哦?你倒是一點也不謙虛,我來問你,禁區之中究竟有什麼?”巫行雨冷冷一笑,似是十分的針對,此刻這般問道。

    “自己進去好了。”孫聖回答道。

    但是顯然,這個回答並不能讓巫行雨滿意,他鄙夷一笑,道︰“你真的進入過禁區嗎?我怎麼不相信呢,不會是弄虛作假吧,其實你根本沒有進入里面,只是躲在混元之牆的角落中,故意造謠。”

    巫行雨對之不屑一顧,其實不要說是他,其他人也是如此,畢竟他們只是听到消息,並未親眼目睹這個少年真的進了禁區。

    此刻,一雙雙目光盯著孫聖,全都是古怪之色,想要個少年究竟怎麼回答。

    但是,孫聖卻笑而不語,根本沒有說話,這種事情他懶得解釋。

    “怎麼?不說話就是默認嗎?你若進入過禁區,為什麼沒膽子說出里面的究竟?事實證明,你不過是弄虛作假,不過爾爾。”巫行雨冷笑道。

    “喂喂喂,巫行雨,你什麼意思啊,難道說你的師兄做不到的事情,別人就必須做不到嗎?”蕾兒不滿意的說道。

    “我只是懷疑這是妙菩薩的陰謀,故意想以此給我師兄造成精神上的壓力。”巫行雨冷嘲熱諷的說道。

    “這麼說……你是在指責菩薩的不是了?妙菩薩貴為聖者,會為了你師兄故布疑雲?”蕾兒冷笑道。

    “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啊。”巫行雨說道︰“我師兄是至尊不滅身,未來的成就遠遠不止菩薩果位,他有資格沖擊至高的佛位,眾所周知,妙菩薩與我們這一派不合,也許她想打壓我這一脈的希望種子。”

    “你想象力真豐富,寫書去吧。”蕾兒撇著小嘴說道。

    “事實本就如此,我絕不相信,連我師兄那種至尊不滅身都無法闖過禁區,這麼一個少年,他憑什麼?”巫行雨越說越激動,甚至指著孫聖的鼻子。

    這不禁讓孫聖眉頭一皺。

    “嘴上說不相信,我師兄想要進入禁區,但卻沒那個膽量,故此讓你來要挾別人說出禁區的信息,他利用別人成功的經驗,來滿足自己的需要吧。”蕾兒笑道。

    此言一出,巫行雨的臉色頓時變得難些,顯然被蕾兒戳到肺管子了。

    那個所謂的至尊不滅身,正是想要從孫聖口中獲得禁區的一切信息,包括他是如何走出來的,借助別人的成功經驗,自己去闖上一闖,立下成就。

    孫聖不禁心中不爽,他本來就對至尊不滅身沒什麼好印象,竊取聖體法抄襲而來的煉體法門,卻吹的天上地下無敵一樣,現在更是連自己的經驗都要抄襲,沒見過這麼無恥的家伙。

    “我師兄堂堂至尊不滅身,天上地下無敵,需要借助外人之力嗎?”巫行雨惱羞成怒道,再一次拿手點指著孫聖的鼻子,這種姿態,讓孫聖臉色越發的嚴肅。

    這一次,孫聖說話了,道︰“至尊不滅身,明明是抄襲別的法門而創,卻號稱至尊,有夠不要臉的。”

    此言一出,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不禁神色大動,至尊不滅身借鑒了聖體法的修行之路,美名其曰的說是取長補短,實際上是淡化了聖體法,將一些危險的東西拿掉,才成了現在的至尊不滅身。

    只不過,知道這個信息的人很少,即便是在佛門之中,也只有很少的人知道這一切。

    對于其他人來說,他們只知道至尊不滅身是他們佛門當中的無上體質,天上地下無敵,是他們的驕傲,絕不容許褻瀆。

    “你說什麼!”果不其然,巫行雨怒了,惡狠狠的盯著孫聖︰“你褻瀆我佛門的無上體質,還是嫉妒?”

    “我嫉妒?我需要嫉妒一個抄襲來的東西嗎?”孫聖冷笑道。

    “胡說八道!”巫行雨惱怒道︰“你說我們佛門的至尊體是抄襲的,有什麼證據!若是沒有,便是信口雌黃,你必將受到我佛門嚴苛的懲戒。”

    “回去問問你的師傅,或者是問問你的師兄,至尊不滅身,是否是抄襲了別人的法。”孫聖冷笑道,他心里很不爽,自己修行聖體法,一個借鑒了聖體法成塑造出來的個體,卻要在他面前吹噓,這不是班門弄斧嗎?

    “你實在是太放肆了,我佛門至尊體,豈容你來褻瀆,我是嫉妒我師兄的成就。”巫行雨咬牙。

    “連禁區都沒膽子闖,我嫉妒他個毛線啊。”孫聖鄙夷的笑道。

    “你……”巫行雨咬牙切齒,恨得牙根癢癢,至尊體是他們佛門的驕傲,尤其是他們這一脈培養出了至尊體,更是讓其他的聖者為之嫉妒,他不相信孫聖的話,覺得他是胡編亂造,故意給佛門的至尊體抹黑。

    <i="fttips</><lss="tgst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