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43章 南國大妖

第1043章 南國大妖

    </script>

    玉玲瓏眸子中,仿佛有開天闢地的光彩一般,十分可怖,攝人心魄,他在自習的觀察著孫聖,可惜妙菩薩早就在孫聖體內種植了佛法種子。

    他身上佛光蕩漾,即便是玉靈龍都看不透。

    “故弄玄虛嗎?”玉玲瓏冷哼一聲說道︰“不過即便他走出了禁區,畢竟非我佛門中人,你讓他來取定海神針合適嗎?”

    妙菩薩微微一笑,道︰“當年佛門的聖賢定下的規矩,不管是否為我佛門中人,只要拿下定海神針,便是我佛門的長老,這些年來,也有許多洪荒家族的人也來此試驗,怎麼沒見你說什麼?”

    “呵呵哈哈哈~~”這時候,梵天聖人也笑了起來,身上肥肉亂顫,道︰“沒錯沒錯,玉靈龍師弟,這是聖賢們定下的規矩,不管是誰,都能取定海神針。”

    “哼!”玉靈龍冷冷的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此次定海大會,雖然主要的目的是取定海神針,但是一開始,四位菩薩要在這里講經。

    這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平日里,這四位菩薩想要一見真身都很難,而今定海大會中,他們齊現身,自然也要利用這個機會,指點一下門下的弟子。

    不管是哪位菩薩門下的弟子,在講經的過程中都不分彼此。

    首先,是梵天聖人,他坐在虛空中,身後佛光千萬重,有一個佛法構建的世界在他身後彌漫,里面像是盤坐著一尊古老的大佛。

    他率先講經,在講經的過程中,天地間似是響起了梵唱之音,佛光騰起,瑞彩籠罩天地。

    遠處,有金剛羅漢出現,也在听經,甚至有一些飛鳥魚蟲,各種生靈都蟄伏在那里,听講佛門要義,能讓他們受到莫大的好處。

    這次定海大會的前奏,簡直是一場佛法大會。

    接下來,輪到玉靈龍了,他講解的經卷,十分古老,而且妙處多多,即便是孫聖這個外人听了,都感覺受益匪淺。

    看來,這個玉靈龍不愧是四位菩薩當中最強的,他對佛法的見解,確實與眾不同,甚至可能連梵天聖人都不比不上他。

    下面輪到妙欲菩薩了,這一次妙欲菩薩難得的收起了嫵媚妖嬈的氣質,而是一本正經的在講經。

    這倒是讓很多人松了一口氣,不然听妙欲菩薩講經簡直是一種煎熬啊,誰能把持的住?

    最後,輪到妙然菩薩了,她講述的是關于三世身,這與她修行的法和所走的路線如出一轍,讓人听後如醍醐灌頂,因為目前為止,真正修出三世身的,在佛門之中只有妙然菩薩一個人。

    因此,妙然菩薩不但被譽為佛界第一美女,同時也是佛門之中十幾萬年來都要少見的天才。

    如果給他時間,即便是玉靈龍,妙然菩薩也能超越。

    四位菩薩全部講經完畢,終于,到了激動人心的時刻了,定海大會的壓軸戲,取定海神針。

    這不禁讓人們血脈沸騰,他們來此除了听四位菩薩講經之外,最主要的,便是見證定海神針被取下的那一刻。當然,對于絕大多數佛門中人來說,他們最希望看到的,便是他們佛門的至尊體獲得這份殊榮。

    “哈哈哈哈哈,四位終于發表完你們的見解了,這定海大會,老夫也要湊個熱鬧。”

    突然,虛空之中響起了一道嘹亮的聲音,天地晃動,遠處的虛空中,有強大的法則在交織。

    眾人驚呼,是誰!如此大的口氣,竟然不怵佛門的四位菩薩,難道也是一位聖者。

    “轟隆!”

    虛空破滅,在那個地方,一條銀光大道飛了過來,直接出現在這片天地中。從那條銀光大道上,走下來兩道身影,為首的那人,十分老邁,歲數大到了一定的程度,臉上皺紋堆壘,這老者竟然有四個眼楮,每一個眼楮中,都射出了可怕的光束。

    他從這條銀光大道上走下來,身上氣息凝重的可怕,能壓塌萬古一般,這絕對是一位大人物,至少修為不會在佛門的四位菩薩之下。

    而在這老者的身後,則是跟著一位容光煥發的青年,這個青年,不像是正常人,他的皮膚竟然宛如玄冰一般,一頭銀白色的長發,皮膚如玄冰,並且身上籠罩著白銀甲冑,神則纏繞在他的身上,這青年絕對是一位天神。

    “南國老妖!”一時間,佛門中的很多人都不不禁眯起了眼楮。

    這個老者,他們都認識,是南國的一尊老妖怪,南國是一個妖之國度,是妖族聖地。

    這頭老妖,在那里地位十分崇高,佛門中人之所以認識他,是因為千年前,這南國老妖也曾來過,帶了一個年輕人來取定海神針,希望南國的成員在佛門能做長老。

    但是沒想到,當時他帶來的那個年輕人被定海神針給壓成了肉泥,而今他再次來了,而且目的就是定海大會,顯然還是為了定海神針而來。

    而且,這一次,他再次帶來了一個年輕人。

    “老妖怪,你還是對定海神針不死心啊,呵呵哈哈哈~~”梵天聖人笑道。

    “是對你佛門的長老位置不死心。”南國老妖笑道。

    “換句話說,是對古佛教遺址聖地不死心。”妙菩薩說道。

    南國老妖倒是很隨性,擺擺手,道︰“怎麼說都好,這次老朽到了一個年輕的後輩來,听說你們佛門培養了一個至尊不滅身,特地來領教領教,七夜,還不來拜見四位菩薩。”

    這時候,這南國老妖背後的年輕人走出來,抱拳拱手,︰“見過四位菩薩。”

    “什麼!七夜!”

    “是他,天地榜上第七十九的年輕強者。”

    一時間,在場的一些佛門修士議論道。

    孫聖站在妙菩薩的身後,此刻也不禁吃了一驚,又是一個天地榜上的強者,不過這個人已經步入了天神境界,在天地榜上排名第七十九,僅僅是第七十九名,便已經有這樣的實力了,真不知道那天地榜再往上的,甚至是前十名的都是什麼強者。

    天地榜共分天榜和地磅,地磅是排名五十以下,天榜則是排名五十以上的存在。

    南國老妖大聲笑道︰“我這子孫,乃是萬古玄冰之精塑造而成的軀體,並且有洪荒蠻力,這定海神針,和這佛門唯一長老的身份,這次老朽可是志在必得。”

    此言一出,佛門中的許多人都忍不住不忿,暗中不爽,這南國老妖實在是囂張,一來就這麼吹噓。

    “哼,等贏了我佛門的至尊體再說吧。”

    “就是,我佛門的至尊不滅身天上地下無敵,那個什麼洪荒蠻力,听都沒听說過,千萬別再像上次那樣,被定海神針壓得粉身碎骨。”

    一些人低聲說道,但是這些話,都逃不過這些大人物的耳朵,甚至連那位叫七夜的都听到了。

    不過對方不為所動,這一次他們信心十足。

    玉靈龍冷笑一聲,道︰“好啊,我倒是拭目以待了,徒兒,你也出來見見你的對手吧。”說著,他朝著一片虛空中望去。

    “是!”

    虛空中,傳來一道聲音,同樣走出來一個人,而此人,便是玉靈龍坐下的至尊不滅身。

    出乎預料的,這至尊不滅身,並非人高馬大,身材魁梧,他看上去十分的清秀,長發齊肩,頭戴金箍,面容也十分俊秀,透著一股英武的氣質。

    這是就是佛門的至尊體,名叫巫行山,和他的師弟名巫行雨名字十分貼近,玉靈龍門下的弟子,都排巫姓,行字輩。

    巫行山一身鮮艷的紅色長袍,這是一件寶衣,像是紅色的祥雲纏繞在他的身上一般。

    這巫行山的背後,同樣背著一件兵器,亦是一根鐵棍,上面竟然有混沌氣纏繞,看樣子,這件兵器同樣十分沉重,不然不會有混沌氣纏繞在上面。

    孫聖站在妙菩薩的身後,符道天眼張開,觀察這位至尊不滅身。

    果不其然,這人血肉之力強大,實屬罕見,即便是盜竊了聖體之法的部分修行,但塑造出來的體質,也算是古今少有了。

    “恩?”巫行山眉頭一皺,感應到了孫聖的目光,不禁望來,眼中閃過一抹冰冷之色,道︰“你就是走出禁區的那個少年,想不到你本身修為如此弱小,連神門都不曾跨越。”

    顯然對方也動用了火眼金楮來觀察孫聖。

    而且,巫行山如此語氣,顯然是看不起,用一種嘲諷的眼神望著孫聖。

    最後,他又看了一眼那名叫七夜的年輕人,道︰“你倒是很不錯,天地榜第七十九名,倒是配做我的對手。”

    “哼哼,不會讓你失望的。”七夜冷冷笑道。

    一時間,這兩人之間氣壓十分濃重,兩人目光對視,無形之中,像是有火焰在“ 里啪啦”的燃燒一般。

    反倒是孫聖,他們兩個似是都沒有將孫聖看在眼中,畢竟在他們看來,這個少年不如他們,連神門都沒有越過,修為有限,對上同等級的人,他們才能激起內心之中的戰意。

    “我是不是成了打醬油的了。”孫聖在妙菩薩身邊小聲問道。

    “那就先看他們耍就好了。”妙菩薩說道,十分冷靜,臉上掛著如沐春風般的笑意。

    “我倒是比較看好他。”這時候,妙欲菩薩說道,朝著孫聖這邊千嬌百媚的看了一眼。

    因為她已經知道了,孫聖是聖體,但是這個消息只有她和妙菩薩知道,梵天聖人和玉玲瓏並不知曉聖體已經來到了佛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