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44章 洪荒蠻力

第1044章 洪荒蠻力

    妙欲菩薩的這句話,再次把眾人的目光吸引到了孫聖的身上。

    不但幾位菩薩朝著他望來,就連那南國大妖,都不禁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孫聖,想要將他看透。

    但是,孫聖身上卻又佛光護體,那是妙菩薩的佛法種子在阻擋眾人的窺探。

    “妙然,這少年究竟有何神奇之處?竟然讓你種下了佛法種子來保護他?”梵天聖人說道。

    “呵呵呵呵,師兄有所不知,這少年可是走出過禁區的。”妙欲菩薩說道。

    “哦?”梵天聖人雪白的眉毛微微顫抖了一下,之前他听玉靈龍說這少年走出禁區,還沒來記得問,如今妙欲菩薩再度提及,不禁讓他正視起來。

    佛門的那一處禁區,古今之中,只有一人成功走出來了,那是一尊戰佛,成為了古之大聖,雖然如今下落不明,但他的威名依然在。

    而現在,又有人成功通過了那處禁區,要知道,那處禁區即便是在佛門號稱無敵的至尊體都不敢進去,如今一個少年卻安全的闖過了禁區,這怎能讓人不驚訝?

    “哼,不知道走了什麼****運,機緣巧合之下闖過了禁區而已。”巫行山自然不服氣,不肯服輸,他壓根就看不上孫聖,只因為孫聖比他修為稍弱。

    “這少年倒也不錯,修行不足百年,卻有這般成就,而且有完整的仙根,小山子,你修行了也有一百二十年了吧。”梵天聖人呵呵笑道。

    巫行山的臉色頓時不好看,這等同于在變相的說,這個少年比他年紀小,卻做到了他也做不來的成就,讓他面子上很不好看。

    “哼,閑話不多說,這就來取定海神針吧,不知道誰去打頭陣!”玉靈龍冷喝一聲說道,顯然他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做過多的糾纏。

    巫行山朝著七夜看了一眼,七夜也朝著他看了一眼,都沒有要動的意思。

    反倒是妙欲菩薩,笑呵呵的說道︰“那就讓我這個小弟子去試試吧,雖然知道她拿不起定海神針,但將此當成一場磨礪也是十分不錯的。”

    說完,妙欲菩薩示意蕾兒上前。

    蕾兒點點頭,嬌笑一聲“獻丑了”,然後便飛向了兩座大山,她嬌小的身軀,瞬間金光萬丈,金剛之法體現出來,穿上了一件神聖的黃金甲冑。

    下一刻,蕾兒來到了兩座大山之間,她伸手去觸摸其中一截定海神針,神兵嗡嗡作響,蕩漾出一圈圈的聖光,似是在呼應,也希望有人能將它拿起,馳騁天地間,橫掃諸天神魔。

    蕾兒沒有 攏 苯詠亢紉簧  郾[Σ渲幸喚囟 I裾耄 鸝湊饈且環﹀  氖萑跎砬 叢諞凰布潯  雋巳錳斕囟家  〉牧α俊br />
    眾人都是一驚,就連幾位菩薩都是神色有異,感受到了這種驚人的力量,都覺得匪夷所思。

    梵天聖人哈哈笑道︰“想不到啊,這小女娃娃在金剛一脈中這麼得天獨厚,也許有資格成為佛門最強的金剛。”

    “可惜啊,想要撼動定海神針,這種力量依然不行。”玉靈龍則是冷笑道。

    “轟隆!”

    其中一截定海神針大動,竟然真的被蕾兒給撼動了,被從那座大山上給挪移了起來,神針晃動,天地搖晃,似是要把這片蒼穹給捅出一個大窟窿一般。

    眾人發呆,難道蕾兒真的能撼動定海神針嗎?

    最終,在蕾兒的全力爆發下,這一截定海神針離地而起,但這已經是蕾兒的極限了,她終于還是放下了定海神針,散去了力量,苦笑著搖了搖頭,道︰“僅此而已了,若是強行扛起來,只怕會像當年的某個妖族一樣,就算不被壓成肉泥,也骨斷筋折了。”

    那位南國大妖的臉色十分不好看,不過也沒說什麼,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

    “還有誰願意嘗試?”玉靈龍說道,似是不介意別人先去嘗試,因為他知道,任何人都無用,他們只能來襯托巫行山的強大,在所有人黔驢技窮的時候,讓巫行山技壓全場。

    “怎麼?妙菩薩,不讓你的人試試嗎?”玉靈龍再次轉向了妙然菩薩。

    但是,還不等妙菩薩詢問孫聖,玉靈龍直接對巫行山說道︰“既然如此,徒兒你去吧,看來有些人已經有自知之明了。”

    妙菩薩黛眉緊蹙,她最受不了的就是玉靈龍這般狂妄自大的表現,獨斷獨行,仿佛小西天的一切都只有他說了算一樣。他剛才那一問,並非是在征求意見,而是有意羞辱。

    巫行山也朝著孫聖冷冷的看了一眼,而後又看了一眼七夜,冷哼一聲,邁步朝著定海神針走去,同樣來到了兩座大山之間。

    “定海神針……沉寂了千萬年,也該讓世人領略你一下你的光彩了。”巫行山說道,仿佛神兵的主人一般,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下一刻,他伸手抓住了其中一截定海神針,神針嗡鳴,同樣希望有人能拿起它來。

    巫行山一手抓住了其中一截定海神針,猛地大喝一聲“起”,下一刻,在巫行山的體內,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爆發,天地間風雲變色,日月無光,這股力量的爆發,竟然引來了天變。

    “轟!”

    緊接著,定海神針在這股力量的撼動下,竟然縮小,原本有像是一座橋梁一般,此刻竟然化作了三尺長的鐵棒,但依然沉重的嚇人,重量不曾改變,即便是巫行山動用了一身的力量,但竟然單手持不住它,無奈只能雙手握住,將其中一截神針掄動起來。

    “轟隆!”

    坍塌地陷,這就是神針的力量,僅僅是其中一截,而且被封印,無法法力催動,但威力依然不可小覷,簡直能把天上的星辰都給擊落下來。

    只可惜,它太重了,只是其中一截,便重的不像話,需要巫行山用力持住,而且必須雙手持住,一只手根本掄不起來。

    “拿起來了!終于拿起來了!”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佛門至高無上的體質,神針沉寂千萬年,如今終于覓得主人了。”

    一些人激動的大叫,但是也有一份人眉頭緊皺,很快的,眾人也冷靜下來,看到了巫行山現在的樣子。他僅僅是拿起了其中一截神針,甚至便需要耗掉全身的力量,必須雙持才能拿起,如此一來,另外一截神針要如何拿動。

    “怎麼回事?巫行山只拿起了其中一截,看樣子已經是他全部的力量了。”

    “只拿起了一截定海神針,這算是通過了嗎?”

    “沒想到這神針竟然如此之重,我佛門最強的體質,號稱至尊不滅,竟然只能撼動其中一截。”

    “這已經很了不得了,古今無雙,要知道,很多人連撼動都撼動不得,剛才雷黑子只能挪移一點而已。”

    很多人都在議論,感慨這件神兵的重量。

    玉靈龍卻是眉頭一皺,他期待的並非如此,他想讓巫行山拿起完整的神兵,只有這樣,他才能成為佛門唯一的長老,而且只有拿起兩截神針,才能打開古佛教的那處隱秘聖地。

    半空中,巫行山眉頭緊皺,他小看了神針的力量,沒想到如此之重,此刻他將其中一截神針持在手中,承受了莫大的重力,雙腳都要把虛空給踩穿了。

    “巫兄,看來你技止于此了嗎?”這時候,七夜說話了,他乃是萬古玄冰凝聚而成的肉身,所過之處,連虛空都要凍結了,一般人連靠近他都不能,會被直接凍死,只有**力者才能與之接觸,這是得天獨厚的條件。

    下一刻,七夜也飛了上去,來到了另外一截定海神針的面前,冷笑一聲,伸手向前抓去。

    “你要做什麼!”巫行山喝道。

    “自然是拿動神針。”七夜說道。

    “那是我的!”巫行山呵斥道。

    “哈哈哈哈,所有人都看得出來,你只能取一件,便已經是黔驢技窮了,這另一件,我來取!”七夜說道,伸手抓住了另外一截定海神針。

    他體內有洪荒蠻力,這是是一種神秘的力量,雖然听說過的人並不多,但卻是極端的恐怖的。

    下一刻,在洪荒蠻力的撼動下,這一截定海神針同樣縮小了,變成了三尺長,被七夜拿了起來,“轟”的一聲,同樣是天塌地陷,神針之力讓天地都承受不住。

    他竟然同樣拿起了這件神針,但是,他遭遇到了和巫行山一樣的窘境,即便是洪荒蠻力恐怖,但他也是動用了全部的力量,雙手齊用,這才將這一截神針給拿起來。

    “什麼!他竟然也拿動了神針!”

    “這……這個七夜,其肉身之力竟然可以我佛門的至尊不滅身相比肩!”

    眾人驚呼道,全都不能安靜,七夜的表現,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玉靈龍的臉色也很不好看,倒是輕看了南國大妖帶來的這個年輕人,沒想到洪荒蠻力這麼厲害,能和他們佛門的至尊體持平。

    “這……這可如何是好?兩人都撼動了定海神針,但是都只能拿動其中一截,這要算誰獲勝能?”一時間,眾人不知道改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