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48章未來發生了什麼第?下

第1048章未來發生了什麼第?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轟!”

    那里,神光無盡,虛空被淹沒,妙然菩薩憤然一擊,崩碎了那彌蓋天機的大手,但緊接著無盡的大道神光涌現,妙然菩薩的身形被吞沒了進去。,

    “菩薩!”孫聖大叫道,但是卻改變不了什麼。

    連玉靈龍心中都震撼萬分,想不到妙然菩薩心智這麼剛烈,做出這麼沖動的事情。

    “轟隆!”

    時空之門後面,傳來巨大的聲音,接近著,一條大河出現了,竟然是……那條禁忌之河!

    “什麼!”孫聖最先吃驚,怎麼會……為什麼這條禁忌之河又出現了。

    “那是什麼!!”佛門中人也全都驚慌,時空之門的後面,到底接引來了什麼?

    “不好!是那條河!墮下九天的銀河!”梵天聖人說道,當即,他出手了,以無上的佛法,演化出一片片神聖的光幕,籠罩在了眾人的上空,因為一旦那條河墜落下來,將是災難性的。

    “怎麼回事!到底接引來了什麼?未來這個少年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南國大妖也震撼無比,庇護著七夜後退,退到了安全的地方,這才一臉驚恐的望著虛空之上的時空之門。

    “轟隆隆!”

    河水沸騰,流淌下來,疑似九天銀河墜落,奔騰不息,聲勢壯觀,同時夾雜著一股禁天禁地的氣息波動。

    但是,虛空中的河水並沒有真的流淌下來,它來自于虛空之中,最終有流淌進了虛無之中。

    孫聖站在天儀台上,猛然間,一股氣機落下,將他籠罩住,這股氣機,充滿了死寂,一瞬間,孫聖仿佛來到了另外一片天地一般。

    他竟然出現在了禁忌之河上,他看到自己躺在一口棺槨當中,在禁忌之河上漂流,棺槨中自己依然是少年姿態,身穿聖靈戰衣,平和安詳,但肉身失去了光彩,那是一具尸體,他死了……

    此刻,孫聖就像是靈魂離體一般,飄蕩在這口棺槨的上面,看著自己沉睡在這口棺槨當中,順水漂下,禁忌之河浪濤沸騰,里面漂浮著無數的星辰碎片。

    此情此景,正好應征到了當初他和諸葛果觀看的那未來一角,原來未來他真的死了,諸葛果給自己送葬是真的,他水葬在了這條禁忌之河中。

    而妙然菩薩接引未來的他,希望能降下一縷氣機,但他已經死了,反倒是把存在于冥冥虛無當中的禁忌之河給接引下來了。

    此時此刻,孫聖冥冥中做出了感應,他並非什麼靈魂離體,只是單純的看到了這一幕而已,看到了自己未來的處境。

    “我死了……我死了……我怎能就此消亡!”此刻,孫聖心中頗為不甘心,見到未來的自己,竟然是一具尸體,別提心里是什麼感覺了。

    但就在這時,冥冥中一種感覺,孫聖感覺自己竟然被一股力量拉扯著飛向了那口棺槨,只是一眨眼,他就被拉進了棺槨當中。

    下一刻,他看到了神奇一幕,自己竟然融入到了棺槨中的那具肉身當中。

    緊接著,棺槨中的那位孫聖,驟然睜開眼楮,一股強大的氣機彌漫出來……

    “這天地……葬不下我,我回來了……爾等來戰!!”

    天儀台上,孫聖呆呆的望著天空,最後,他鬼使神差的盤坐在地上,閉上了眼楮。

    而蒼穹之上,那時空之門的後面,禁忌之河沸騰,里面,有一具棺槨浮現出來,在大浪之中,宛如一葉扁舟一般,雖然棺槨上沒有棺蓋,但是河水卻不能流進去。

    “一口棺材……而且里面……有人!”眾人驚呼道。

    下一刻,人們吃驚的瞪大了眼楮,因為他們看到了那棺槨中的存在,乃是一個少年,不是孫聖又是何人?

    “他死了!未來的這個少年真的死了!”人們詫異道。

    “哈哈哈哈哈,弄了半天,還是個死人!又有何懼!!”巫行山大聲笑道,肆無忌憚。

    但是此刻,他的師傅玉玲瓏卻笑不出來了,幾位菩薩也笑不出來,因為這一幕,實在是震撼人的眼球。

    按道理說,這天儀台,只是從未來天地接引來一縷氣機而已,不可能真的把未來的東西給召喚過來,那樣簡直是違背天理,根本不可能做到。

    但是此刻,有禁忌之河從那里沖出來,而且有一口棺槨,攜帶著這個少年的尸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從未來接引來了這個少年的尸體?即便是菩薩,即便是無上聖者,都無法理解這一幕。

    “死人!他就是個死人!”巫行山依然在大吼著,他才不會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只希望孫聖死。

    可是,接下來,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時空之門後面,那棺槨當中,里面的少年竟然睜開了雙目,射出兩道恐怖的光芒,洞穿天地,他復活了!!

    與此同時,從這少年的體內,一股讓人心悸的氣息散發出來,那是……屬于仙王的氣息!而且更加強大,這股氣勢在逐漸的攀升,並未在仙王境界止住,一路高歌,勢如破竹,最後,甚至隱約中接近了聖者。

    “怎麼回事……他復活了!!”

    “這……這不可能!明明是一具尸體,怎麼會復活!”

    “而且這股氣息是……仙王!不對!接近聖者了!”

    眾人全都嘩然,眼前的一切,他們根本理解不了,即便玉靈龍,梵天聖人和妙欲菩薩這三位菩薩都說不清楚,只能用吃驚的目光望著這一切,向來博古通今的他們,此刻都無法解釋這一切到底是什麼原因。

    “不!不可能!怎麼會這樣!”巫行山心髒狠狠地抽搐著,他本來以為孫聖活不成,未來的他只有死路一條,連尸體都接引過來了,這一切已經無法改變。

    但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那具尸體竟然復活了,而且是仙王,即將成為聖者了。

    這就是一百二十歲的孫聖嗎?他竟然強大到了那種地步,死而復生,快要成為無上聖者了,這怎麼可能?年僅一百二十歲,成為無上聖者,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的事情。

    不要說巫行山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就算是他的師傅玉靈龍也無法接受,一百二十歲的仙王,已經匪夷所思了,一百二十歲的聖者,這更是听都沒听說過,這簡直是古今第一人了吧。

    這怎麼可能!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妖孽,他怎麼可能具有這麼強大的天賦!

    時空之門後面,禁忌之河的河水濤濤,那個少年身著聖靈戰衣,他並沒有走進這片天地,因為這有違天理,他不可能真的跨越時空,來到另一個時空。

    但是,他卻能看到這片時空的一切,此刻,那少年站在時空之門的後面,立在禁忌之河的上方,腳踩著水浪,湍急的河流卻不能將他吞沒。

    那少年的眼神充滿了默然,掃視著這片天地,他望向了在場的幾位菩薩,眼神平淡,又望向了盤坐在天儀台上的自己,神色依然平淡,最後,他掃了一眼巫行山,眼神變成了蔑視和可憐。

    但僅僅是這一個眼神,卻讓巫行山覺得萬般屈辱,未來天地中,這個少年竟然要用如此憐憫的眼神看著他,這足以說明,也許在將來的那片天地中,這個少年對他不屑一顧。

    最後,時空之門之後,那個少年冷冷的轉過了身,他就這麼踩在水浪,逆行而上,最終留給眾人一個背影,消失在時空之門的後面,他……回到了屬于他的時空當中。

    虛空中,一切歸于平靜,那禁忌之河伴隨著時空之門的消失流淌了回去,所有的河水都消失在那個地方。

    但是,有一道身影卻置身在河水當中,白衣神聖,超凡脫俗,赫然是妙然菩薩。

    但此時的妙菩薩,已經昏厥了過去,她即將被禁忌之河卷走了,護體佛光依然在保護著她,但是這佛光即將被這禁忌之河的力量給侵蝕。

    幸虧她是無上聖者,換做是一般人,進入里面早就死了。

    “妙然師妹!”梵天聖人驚呼道。

    這一刻,天儀台上的孫聖猛地睜開了眼楮,他抬頭望去,赫然看到了即將被河水卷走的妙菩薩。

    “菩薩!”孫聖大叫一聲,當即不顧一切的沖了上去。

    在千鈞一發之際,孫聖伸手拉住了差點被卷進虛無當中的妙菩薩,拽住了她的縴縴玉腕,將她從河水中拽了出來,橫抱在懷中,而後從虛空中徐徐落下。

    一時間,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這個少年,充滿了不可思議,他們絕對不會忘記剛才那時空之門後的人,那個未來天地的少年,他從禁忌之河中出來,在禁忌當中甦醒,最後伴隨著時空之門離開。

    此刻,在場的幾位菩薩,還有南國大妖,都是驚異的望著這個少年。

    這一次他們都不得不承認,這個少年肯定非凡,他的未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被葬在禁忌當中。更關鍵的是,他最後在禁忌當中復活了,而且是他們親眼目睹這樣一個人活了過來,根本無法用正常的理念去解釋。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