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49章菩薩吃人啦

第1049章菩薩吃人啦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儀台上,孫聖落下身形,立刻查看妙菩薩的傷勢,雖然此刻抱著一位美麗的菩薩,凹凸有致的嬌軀在懷,但孫聖沒功夫去想其他的。

    妙菩薩臉色蒼白,她損失了大量的生命精華,本來開啟天儀台,就要耗費五千年的壽命,但是最後關頭,妙菩薩又觸犯天條,對大道出手,這種負荷更大。

    “讓我看看小友。”梵天聖人走過來說道。

    他一指點在了妙菩薩的眉心上,一道佛光蕩漾,在妙菩薩周身上下游走。

    最後,梵天聖人臉色難堪,收回了自己的手掌。

    “梵天菩薩,她怎麼樣?”孫聖緊張的問道。

    “萬年壽命!”梵天聖人嘆了口氣,道︰“妙然師妹耗費了萬年的壽命……”

    “什麼!”

    這一刻,沒有人臉上不變色,萬載的歲月,即便是對于無上聖者來說,那壓力也是巨大的,一位聖者,總共才可以活幾萬年?如今妙然菩薩一下子就耗費了萬年的壽命。

    想必,這一切和妙菩薩最後做出的大逆不道的舉動有關系,本來只需要耗費五千年的壽命,卻一下子被剝奪了萬載的歲月。

    這還只是表面上的情況,這一次妙然菩薩公然對抗大道,觸犯了天條,降下的懲罰,何止是剝奪壽命這麼簡單的?

    要知道,越是境界高的人,觸犯天條的懲罰就越是嚴重,妙然菩薩身為聖者,觸犯天條之後,得到的懲罰更是難以想象,天知道她現在的狀態。

    “妙然師妹佛法高深,她現在體內的佛法在進行自我保護狀態,即使是我們,也窺察不到全面,一切只有等她行了再說了。”梵天聖人說道。

    “我帶她回道場。”孫聖說道,將妙菩薩的嬌軀橫抱起來,而後縱身一躍,朝著妙菩薩的道場飛去。

    眾人沒有阻止,望著這個少年,很多人心中復雜。

    想不到了不久前的畫面,都覺得這個少年有點妖孽,一百二十歲之後,他竟然能成為仙王,甚至是邁入聖者的行列,這實在是天方夜譚。

    也不知道這少年未來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毫無疑問,這絕對是個大人物,未來天地的強者。

    這一次,雖然妙菩薩付出了很多,但是也讓眾人看到了一場驚世駭俗的畫面。

    此刻,心情最復雜,最悔恨的估計要屬玉靈龍和巫行山這對師徒了,他們無法理解,未來這個少年明明已經死了,為何會突然復活,這一切都解釋不通,不知道將來這個少年身上會發生什麼。

    但是,巫行山考慮的卻沒有那麼多,此刻他的心中只有不甘、懊惱和嫉妒,讓他恨得咬牙切齒。

    ……

    妙菩薩的道場之中,孫聖將她帶了回來,這位白衣菩薩昏睡不醒,即便是其他幾位菩薩都沒有辦法。

    她現在被自己的佛法保護了起來,只能靠她自己度過這次難關了。

    將妙然菩薩放在了她的道場中,那里有一張白玉床榻,是妙菩薩平常休息的地方。

    孫聖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守在妙菩薩身邊,他的心中過意不去。

    這一次,妙然菩薩為了向眾人證明他,失去了太多,公然反抗天條,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勇氣。

    此刻,孫聖盤坐下來,回想著之前的事情,其實最後發生了什麼,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在禁忌之河上,看到了另一個自己,沉睡在棺槨當中,最後自己被吸了過去,融入到了其中。

    緊接著,現實中的他,貌似是昏睡了過去,當他醒來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恢復了平靜,但所有人都用吃驚的眼神望著他。

    最關鍵的是,不知道為何,當孫聖清醒過來之後,他總感覺自己的心中空落落的,仿佛冥冥之中,有什麼東西離開了自己的身體,讓他覺得十分不完整。

    不久之後,妙菩薩的道場來了很多人,梵天聖人,妙欲菩薩師徒,還有珍珍、愛愛和蓮蓮,甚至連他的母親白靈都過來了。白靈也接到了消息,知道妙菩薩受了重傷,趕來探望。

    當即,孫聖悄悄的把蕾兒拉到了一邊,詢問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自己昏過去之後,眾人究竟在時空之門的後面看到了什麼。

    蕾兒沒有隱瞞,如實相告,當孫聖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後,其震驚程度,絲毫不比其他人差。他沒想到未來的那個自己復活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什麼讓他復活的?而且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實力,這就是一百二十歲的他嗎?

    這一刻,孫聖不禁想到了不久前,自己莫名其妙的融入到了那具肉身當中,難道是這個時空的自己,喚醒了另一個時空的自己嗎?

    但是,孫聖感覺自己身上似是缺少了什麼,讓他覺得自己不是完整的,莫非也和未來的自己復活有關系嗎?

    眾人在這里逗留了一段時間,最後全都離開了,只有妙菩薩的三位弟子和孫聖留在這里。

    孫聖不願意離開,妙菩薩是因為他才遭遇如此重創的,所以不管如何,他要守候到妙菩薩醒來。

    這片道場之中,只剩下了孫聖和妙菩薩兩人在這里,望著白玉床榻上的美麗菩薩,孫聖嘆了口氣,又想到了冷凝兒。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冷凝兒和妙菩薩就是一個人,那是她的過去身所化。

    但是,兩個人除了相貌之外,又截然不同,不管是氣質還是經歷,都沒有絲毫相容的地方,妙菩薩總是一副高高在上,超然世外的神采,那是冷凝兒比不了的。

    冷凝兒真的還會回來嗎?即使回來,恐怕也是要和妙菩薩融合吧,到那時,世間才是真正的再無冷凝兒這個人,只有一個妙菩薩。

    “鏗鏘!”

    最後,孫聖將橫背在自己身後的定海神針取了下來,兩截神針碩碩放光,彌漫出神聖的光彩,像是仙金鑄造而成,但又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似鐵非鐵,似石非石,也不知道這件兵器究竟是什麼材料鑄造而成的。

    定海神針已損,而且被封印著,估計大部分的力量都處于沉睡中,不然以法力便能催動了。

    不久之後,自己將要前往古佛教遺址,這兩截定海神針是鑰匙,能打開那個地方,讓他經歷一場洗禮。

    最後,孫聖將定海神針收了起來,重新背在自己的身後。

    本來他的背上還背著另外一件兵器的,是青天霸刀,不過那件兵器實在是使用不了,只能吞噬別的武器,而且不能收進紫府當中。

    不過最後,孫聖擊殺了一位古地中人,意外從他那里得來了一個玉匣子,正好將青天霸刀裝進去,阻隔一切的氣息,這才安然無恙的放進了紫府中。

    一連好幾天的時間過去了,妙菩薩都沒有醒過來,孫聖沒有離開,就盤坐在這個地方修行。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陷入深沉修煉中的孫聖,突然感覺喘不過氣來,好像被人捏住了鼻子。

    這不禁讓他吃了一驚,以他的修為境界,即便是在深沉的修煉狀態,若是有人靠近,他也能反應過來的。但是此刻,有人靠近他,還捏住了他的鼻子,他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

    孫聖趕緊的睜開了眼楮,只見自己的面前,蹲著一位小姑娘,歲數看上去比蕾兒都要略小點,同樣是齊耳短發,相貌精致,五官清秀,比瓷娃娃都要美上三分,而且有一種神聖脫俗的氣息。

    這小姑娘也就十一二歲,白衣神聖,只不過衣服略大,此刻伸出白皙的玉手,捏住孫聖的鼻子,笑嘻嘻的蹲在那里,露出一口潔白晶瑩的皓齒。

    “我去……你是誰!”孫聖大吃一驚,迅速後退,盯著這位白衣小姑娘,她的相貌,有幾分與妙菩薩相似。

    孫聖再看白玉床榻上,妙菩薩已經不見了蹤影,難道說這白衣小姑娘就是……妙菩薩。

    怎麼會這樣!妙菩薩返老還童了!而且此時的她,狀況十分不對。

    “嘻嘻嘻嘻,豬豬”白衣小姑娘抬手點指孫聖。

    下一刻,孫聖感覺自己的鼻子和耳朵都漲漲的,一對耳朵變成了豬耳,鼻子也變成了豬鼻子,不過依然是一頭面容清秀,白白淨淨的豬。

    “我靠!這是什麼法術!”孫聖嚇了一跳,怎麼自己就變成了一頭豬呢。

    “嘻嘻嘻嘻,豬耳朵好香的,人家要吃豬耳朵”白衣小姑娘笑道,撲了上來,直接將孫聖推倒在地上,柔弱的雙臂壓住了孫聖的手腕,笑盈盈的逼近了過來,張開小口,皓齒晶瑩,唇紅齒白,****滑嫩。

    “不要……菩薩不要……啊!!!”

    接下來,孫聖慘叫起來,這白衣小姑娘一口咬住了孫聖的耳朵,豬耳朵被白衣小姑娘含在口中,貝齒緊緊地咬住,都咬住了鮮血,似是真的要將這豬耳朵給撕下來。

    “我的媽呀!!菩薩啊!!不要!!救命啊!來人吶!菩薩吃人啦!!”孫聖大聲叫道,卻根本反抗不了,這白衣小姑娘就是妙然菩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狀況,竟然失去了靈智,不過一身本領和強大的佛法還是在的。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