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60章窮凶極惡

第1060章窮凶極惡

    牢獄內,孫聖冷冷的盯了一眼另外一位看守者,道︰“你也想來玩玩嗎?”    這個眼神,讓那名看守著渾然抖擻,他立刻沖上去將死尸手中的金色鞭子奪了過來,持在手中,底氣稍微變足了一點。    這個看守者知道,眼前的少年不能把他當成普通的修士看,即便是自己修為超越他,但對方的實力實在是太驚人了,除了天神之外,無人可以鎮壓他。    “你覺得那種玩具可以傷的到我嗎?”孫聖冷笑道。    “好……好!算你有種,我們走著瞧!”說著,那名看守者轉身就離開,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必須向上面匯報才行。    牢獄內,徹底的安靜下來,孫聖放了一把火,把這些尸體和血氣全都燒的一干二淨。    這一下,這座牢獄中的生靈全都誠惶誠恐,再不像剛才那樣眼神充滿挑釁的味道了,全都退到了遠處,不敢再尋釁鬧事了。    而此刻,在這座牢獄的深處,還有一頭生靈,這頭生靈四肢被捆著,兩條手臂被粗大的鎖鏈鎖在了牆壁上,掙脫不開,他的琵琶骨被穿著,渾身上下的關節要害也全都被鎖住了,有鮮血流淌出來,凝固在他的身上和地面上,淒慘無比,顯然這頭生靈受到了嚴苛的刑法對待。    這是一頭銀鹿,通體雪白,某些部位還生有銀白色的甲冑,這種甲冑是從他的血肉之中生長出來的。    他生有鹿的腦袋,瞳孔卻是金色的,頭頂之上是一對珊瑚般的鹿角,碩碩放光。    此刻,這頭銀白色的鹿形生靈睜開眼楮,盯著牢獄外圍的地方,他被鎖在深處,但外圍的一切都盡收眼底。    牢獄內,孫聖也不搭理那些生靈,他護著妙菩薩走到了一邊,雖然是在牢獄內,孫聖也讓妙菩薩得到最好的優待。很快的,有其他的生靈過來臣服,孫聖掃了他們一眼,道︰“從今天起,保護好她,讓你們往東不能往西,她就是你們的主人,听到沒有。”    “是!”    這牢獄內的生靈全都臣服,戰戰赫赫,不敢忤逆這少年的威嚴。    不久之後,童家的人來了,赫然是童驚羽,看到牢獄內的孫聖之後,他的眼神陰狠,顯然是得到了稟報來查看情況的,但最後也沒有說出什麼來,只是又派了幾個看守者在這里,讓他們看好,不準再有任何人鬧事,也不準再有奴僕死亡。    牢獄內,孫聖成了這些生靈的新的老大,這牢獄很大,孫聖轉了一圈,希望能找到突破口,即便是這里有強大的法陣守護,但是孫聖卻是任何法陣的克星。    這一圈轉下來,孫聖不禁有些失望,因為這座牢獄內不但有法陣,還有強大的天神法則守護,而且是不止一位天神在這里加持過禁錮,想要逃出去很難。    “為何里面還有一頭生靈?”孫聖注意到了被鎖在里面的那頭銀鹿,不禁問道。    一頭老獅子走過來,他也是囚徒,但當初在外面也是窮凶極惡的主兒,此刻卻客氣的說道︰“老大,還是不要管他了,他是被童家專門壓制的生靈,我們沒進來之前,他就在這里了,是這座牢獄里面第一個進來的人。”    “很強嗎?”孫聖問道。    那老獅子點點頭,道︰“那個童家的童驚羽,每隔一段時間便會進來對他施加酷刑,說起來這頭鹿還真是凶猛,又一次童驚羽大意之下,這頭鹿帶著枷鎖突然發狂,差點劈開了童驚羽的肉身。”    此言一出,孫聖頓時覺得匪夷所思,這頭銀鹿竟然這麼厲害,童驚羽可是天神領域當中的至強者,普通的天神根本不是對手,但這頭銀鹿竟然可以在帶著枷鎖的情況下,差點劈開童驚羽的肉身。    看來,這頭銀鹿一定是童家關押的大惡之徒,恐怕這座牢獄就是為了囚禁他而建造的。    “我去看看。”孫聖說道,邁步向前走去。    “老大不要啊,那個家伙很凶的。”老獅子說道。    “我會注意的。”孫聖說道,邁步向前走去,想要看看這頭被童家如此重點對待的大凶。    牢獄深處,孫聖走到了那頭被鎖著的銀鹿的面前,這頭生靈被折磨的很慘,渾身上下都是血跡,但他依舊銀光閃閃,通體雪白,閃爍著光澤。    此刻,感覺到孫聖過來,這頭銀鹿睜開了眼楮,射出金色的眸光,黑暗中像是兩盞金燈一般。    他們就這麼對望著,誰也沒有說話。    孫聖張開符道天眼,觀察著鎖住銀鹿的這條枷鎖,這絕對是諸位天神合力祭煉的,里面還有十幾種法陣濃縮在里面,都是壓制法力的法陣。    孫聖冷冷一笑,走上前去。    “嘩啦啦!”    這頭銀鹿動了一下,貌似很有戒備的心理,眼楮一眨不眨的盯著孫聖。    孫聖微微一笑,走到了被鎖住的銀鹿面前,在鎖住他的那幾條所臉上,分別點了十幾下,每一下,都像是做上標記一樣,點在了這些鎖鏈的不同位置上。    那頭銀鹿先是一愣,旋即眼神中流露出驚訝之色。    孫聖朝著他微微一笑,銀鹿也是默然的點點頭。    隨後,孫聖轉身離開了。    那頭銀鹿被鎖在那里,但此刻卻咧嘴一笑,露出了一種窮凶極惡的笑容,如果此刻有別的生靈看到這種笑容,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嚇得毛骨悚然。    ……    他們在牢獄之中,並沒有呆太久,兩日之後,童家的人進來了,孫聖再次看到了童天籌,還有其他幾位童家的年輕子弟,有男有女,一個個意氣風發。    除此之外,還有一位童家的老者,但也是天神領域的人,眼眸森冷,鷹鉤鼻,薄片嘴,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燈。    孫聖留心觀察,竟然發現,這鷹鉤鼻老者的實力,竟然和童驚羽不相上下。    這也是童家留在這里的掌舵人,名叫童志鵬,一身修為高深莫測,體外有濃郁的神則彌漫,綻放出光輝。    “把他們全都帶出去!”童志鵬說道,最後看了一眼孫聖和妙菩薩,道︰“這一男一女謹慎一點,不要讓他們耍花招驚羽老頭特別叮囑過。”    最後,童志鵬走了過來,在孫聖和妙菩薩的鎖鏈上注入了三四道法陣,專門壓制他們的法力的,這才放心的交給童天籌他們,而後朝著老嫗深處走去。    看樣子,這位老者是專門來押解那頭銀鹿的。    “看什麼!還不快走,你想受皮肉之苦嗎?”童天籌在孫聖的背後推了一把,惡狠狠的說道。    “你的牙長齊了?”孫聖冷冷回頭盯著他,道︰“即便是我帶著枷鎖,信不信也能打掉你滿嘴的牙。”    童天籌本能的向後退了一步,他之前得到了消息,這個少年被關進來之後,大鬧一通,盞茶的功夫便擊殺了牢獄中十幾個強大的惡奴,最後連一位看守者都死在他的手中了。    再加上孫聖之前對童天籌做的一切,即便是童天籌對孫聖恨之入骨,但還是有心理陰影的,此刻竟然本能的後退。    “呵呵呵呵,天籌,你竟然會畏懼一介囚奴。”另外一個童家的年輕子弟冷笑道,進行嘲諷。    “這是我童家的犯人,你有什麼理由懼怕他們?”一位童家少女也說道,掃了一眼妙菩薩,眼中不禁浮現出了嫉妒之色。    妙菩薩美貌過人,勝過所有的極品佳人,其他女子看到了怎麼可能不嫉妒?    尤其是這些洪荒家族的子弟,他們一個個都心高氣傲,像這種少女,怎能忍受一介囚徒的美貌竟然在自己之上?    “你們不懂,這兩個人都很厲害,要好好看守。”童天籌說道。    “能有多厲害,一個連神門都沒有越過,一個小丫頭片子,不過這小丫頭我來帶領吧,我有的是辦法懲戒,讓她乖乖听話。”那少女撅著小嘴說道,核實人性。    “不許胡鬧!她的身份很重要,這次全指著她呢,而且這是真仙,你看得住嗎?”另外一位比較穩重的童家青年說道,呵斥住了那位少女。    “什麼!她是真仙!”那童家少女立刻驚住了,覺得匪夷所思,不過很快的冷哼一聲,道︰“真仙又怎麼樣,還不是成為了我童家的階下囚!既然是囚犯,就得乖乖的听話。”    最後,孫聖和牢獄之中的所求奴僕都被帶了出去,來到了童家巨大的莊園之中。    一座巨大的戰艦停靠在了莊園之中,這些奴僕全都被帶到了戰艦之上。    與此同時,孫聖還看到童家的大隊人馬集結,嚴陣以待,這些人中有不少高手,光是天神和真仙,孫聖就看到了好幾尊。看樣子童家真的在這里駐扎了不少強大的力量呢。    孫聖他們被押解到了戰艦上,不久之後,孫聖看到童家的人押解這一口青銅棺登上了戰艦,這青銅棺里面,想必是封印著那頭銀鹿吧,那是一個絕對的大凶,被童家的人重點對待。    “出發!”    最後,童驚羽出現了,站在了戰艦之上,一聲令下,戰艦紅隆隆而動,被天神的力量駕馭著,沖天而起。手機版上線了!閱讀更方便!手機閱讀請登陸︰m..

    <script>read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