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65章 逃出生天

第1065章 逃出生天

    “啊!”

    淒厲的慘叫回蕩在這個地方,沒有什麼懸念,童天籌被刺穿了紫府,元神被金色戰矛從體內釘殺出來,于半空中炸開,身死道消了。www。ウwxs。com

    “小畜生!”半空中,童驚羽大喝,他實在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童家的天才一個又一個被斬殺,其中他們童家的核心武力更是不知道死了多少。

    要知道,這些人被從家族中剝離出來是十分困難的,不知道有多少家族的老輩反對,如今在這里損失慘重,將來想要再從家族中調遣力量過來簡直難上加難。

    而此刻,孫聖已經殺得興起,面對童驚羽的威脅,他不管不顧,金色戰矛所向無前,沖向了那位童家少女。

    從始至終,孫聖看她最不順眼,雖然生的美麗動人,但嫉妒心太強了,不容許別人比她好,更是對妙菩薩百般刁難,若非是之前有童驚羽護著她,孫聖早就動手了。

    此刻,孫聖像是一尊殺神一般,直奔這位童家少女而來。

    “二哥,擋住他呀!”童家少女驚慌失措的大叫,讓那名性格穩重的男子替自己出頭。

    但是,面對孫聖的極速,誰來也沒用,金色戰矛一眨眼就殺到了這位童家少女的面前。

    這位童家少女花容失色,變得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她幾乎把自己身上能祭出來的兵器全都打出來了,希望能抵擋住孫聖,可無奈和,她打中的只是孫聖的一道殘影,他的速度太快了。

    “在你上面,快閃開!”那位性格穩重的童家青年大聲叫道。

    可已經晚了,孫聖從天而降,金色戰矛刺入了這位童家少女的天靈蓋,一撕到底,將其徹底誅殺。

    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戰斗,孫聖在此大開殺戒,以他現在的實力,即便是沒有跨越神門,但是天神之下,孫聖已經很難找到對手了。

    那位童家的穩重青年發狂,盡皆所能,但最終還是沒有躲過擊殺,孫聖手中的金色戰矛又化作了一口黃金仙劍,一劍將這位青年攔腰斬斷,最後誅殺了其元神。

    一時間,這片區域,血腥之氣濃重,死了這麼多人,都是強者,血氣滔天,如今彌漫在這個地方,血流成河,尸骨堆積,簡直就像是修羅之地一般。

    尸體堆積成了一座小山,孫聖就站在上面,白衣飄飄,劍鋒銳利,擋住了所有人。

    如今,童家的騎士只剩下不到十個了,數十尊騎士全都被孫聖盡數擊殺,包括那些坐騎凶獸,也全都被擊斃,尸體堆積成山,讓人觸目驚心。

    剩下的這些童家騎士,沒有一個敢再往前靠近的,在他們眼中,這個少年簡直就是惡魔,一個人屠戮了他們的騎士軍團,眼楮都不眨一下,童家的天才,更是差不多被他斬盡殺絕了。

    “你很好,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手段。”何家的一位天才說道,他也驚訝孫聖的實力,很不服氣,尤其是對方修為還弱于他,卻當著他的面大開殺戒,這讓何不為十分不甘心。

    畢竟,他可是天地榜上的年輕俊杰啊。

    “你來試試看。”孫聖說道。

    “你們回來!”

    然而,就在這時,何家老嫗卻說道,喝令他們家族的兩大天才趕緊回來。

    “為何?”何不為很不不服氣道。

    “連我的話也不听了嗎?”何家老嫗說道,根本不解釋。

    其實她也是為了保險起見,不想意氣用事,這個少年主要在針對童家,和他們何家並沒有太大的冤仇,若是何不為一再的刁難,這少年肯定調轉槍頭,誰也不敢保證兩者打起來誰勝誰負,因為這個少年的深淺,連何家老嫗都看不透。

    最終,何不為和另外一位何家的女天才只能忍氣吞聲的退了回來,但可以看到,兩人都很不服氣,想要一戰到底。

    “何家,你們還不出手嗎?談什麼合作?”虛空中,童驚羽和白魔王激斗正酣,他一時間不能拿下白魔王,被他拖住,導致童家損失慘重,此刻再也按耐不住了,向何家尋求幫助。

    何家老嫗一直在猶豫,她之前說和童家合作,只是想從中佔便宜,但是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也有些為難。

    不過,連童驚羽都說話了,她也不好太給不面子,畢竟他們兩家還是合作關系的。

    當即,這位何家老嫗也沖飛而起,一動手中的拂塵,就要上去幫忙,和童驚羽聯手對抗白魔王。

    “嗡隆!”

    但就在這時,那座寶塔之上,妙菩薩突然睜開了眼楮,此刻的妙菩薩,看上去不再是十一二歲的小蘿莉了,她似是長大了不少,有十四五歲的樣子,正值靚麗年華的少女。

    妙菩薩睜開雙眸,伸手一抓,一桿聖潔無暇的戰戟直接出現在她的手中,從寶塔上一躍而下,一戟斬斷了虛空,截住了那何家老嫗的去路。

    “你……”何家老嫗驚怒無比,望著這位聖潔的少女,她知道,這位少女變得與之前不同了,眼神也發生了變化,不再那麼懵懂,神聖的氣質一覽無余。

    “沒你事。”妙菩薩說道,橫戟在胸前,擋住了何家老嫗的去路。

    “你到底是誰?你體內怎會有藏著如此高深的修為。”何家老嫗問道。

    妙菩薩淡漠的掃了對方一眼,沒有回答,而是轉頭朝著半空中童驚羽和白魔王望去。

    這不禁讓何家老嫗暗暗生恨,沒想到對方竟然會無視于她,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在說“你不配知道我的身份”一樣。而且這種眼神不像是故意做作出來的,十分自然,像是本來她就有超高的身份一樣。

    而就在這時,這片天地的深處,一道金光飛來,夾雜著可怕的氣息,在這片金光之中,有一頭生靈踏空而行,那是一頭黃金鹿,不過沒有生成人形,而是一頭渾身上下宛如黃金澆築的生靈一般。

    “不好!是白魔王的同伴!”童驚羽驚呼道。

    這頭黃金鹿駕馭著大片的金光而行,很快的來到了這里,二話不說,直接一頭撞向了童驚羽。

    霎時間,兩道黃金劍光頂天立地,蒼穹崩塌,一座座金山都化為塵埃。童驚羽被硬生生的逼得後退出去,可即便如此,依然被一道劍光斬下了一條手臂,不禁一臉驚怒之色,

    這頭黃金鹿,和白魔王一樣,都是這片天地的生靈,他們一金一銀,都是罕見的生靈,其血脈十分的特殊。

    “金魔王!”童驚羽說道,認得這頭生靈。

    這頭黃金鹿到來,沒有任何 攏 苯佣醞  鴟  俗蠲土業慕ュ 采謀頻猛  鴝系裊艘惶跏直邸br />
    “我們走。”白魔王說道,與童驚羽交鋒一場,並未分出勝負,不過他沒有做過多的停留,逼退了童驚羽之後,白魔王和黃金鹿沖向了古佛教遺址的深處,迅速的消失不見。

    “跟我走。”另外一邊,妙菩薩同樣的說道,凌空一抓,將孫聖帶到了自己的身邊,而後帶著他沖向了另外一個方向。

    “攔住他們!”童驚羽真的火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讓他不能容忍,本來他們信心滿滿而來,結果卻差點全軍覆沒在這個地方,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怪那個少年,還有那個佛門女子。

    “轟!”童驚羽倫動黃金大 向前抽去,化作一座黃金山脈壓落虛空。

    同時,何家老嫗也出手了,手中的拂塵向前探去,化作了一條銀河一般,竟然還有星辰的影子纏繞在上面,朝著妙菩薩的後背擊去。

    “轟隆!”

    妙菩薩身上再次籠罩上了那套聖潔的甲冑,回身一戟截斷了虛空,擋住了兩大天神的攻擊,而後帶著孫聖迅速的消失在這些人的面前。

    “啊啊啊啊!”

    童驚羽仰天咆哮,實在是悲怒到了極點,這一次他們童家真的失算了,差點全軍覆沒,核心力量都掉的差不多了。

    最後,他們本來賦予很大希望的那位佛門少女和那個罪魁禍首的少年都逃掉了,他怎能不怒?實在是丟人丟到祖奶奶家去了,讓整個家族都跟著蒙羞了。

    而另外一邊,何家老嫗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雖說他們何家損失不嚴重,但這一次的計劃也功虧一簣,而且她很擔心,那個少女是佛門修行者,而且功力之高,她也是奔著古佛教遺址而來的。

    以她的身份,此刻進入了遺址當中,說不定真的能開啟此地的大造化,到時候捷足先登。

    到那時,他們三大家族在這里努力了十幾年甚至數十年的成果就全都白費了,到頭來古佛教遺址的大造化只能徒做嫁衣了。

    “給我聯系家族,不惜一切代價,請來大修士。”童驚羽說道。

    “是!”幸存下來的一位騎士首領說道。

    “等等,把千鈞帶來,讓他來對付那個少年。”童驚羽再次說道。

    “童千鈞……”另外一邊,何家的何不為听到這個名字,不禁皺起了眉頭,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何不為是天地榜上的年輕強者,而童家的童千鈞,同樣是天地榜上的人,更關鍵的是,童千鈞的排名還要在何不為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