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66章 菩薩誘人

第1066章 菩薩誘人

    此刻,妙菩薩帶著孫聖沖向了古佛教遺址的深處,這里地方很大,而且地形十分復雜,妙菩薩似是以前就來過這里,對這里輕車熟路。

    “菩薩,你記憶恢復了。”孫聖驚喜道。

    “恩。”妙菩薩點點頭,帶著孫聖一口氣沖出了一萬多里,在這里童家和何家的人是絕對追不上來的。

    古佛教遺址中,地形十分復雜,有些地方還十分危險,他們斷然不敢冒險追下來。

    最後,妙菩薩帶著孫聖落在了一處地方,“砰”的一聲,妙菩薩身上的甲冑解體了,手中的戰戟也飛回到體內,白衣菩薩“噗”的噴出一口鮮血,倒在地上,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渾身都在發抖。

    “哎喲我天,菩薩,你怎麼樣?”孫聖激動道,他知道,妙菩薩並沒有全部恢復,剛才強行動手,對她必然有所損傷。

    “抱著我。”妙菩薩拉住了孫聖,低聲地說道,臉色蒼白。

    “啊?”孫聖愣住了。

    “冷……好冷,快抱住我……我的經脈快要凍住了。”妙菩薩說道。

    孫聖不再猶豫,一把摟住了妙菩薩曼妙的酮體,他知道妙菩薩一定遭遇到了什麼狀況,不然堂堂一位菩薩怎麼可能向他索抱?此刻,孫聖心中沒有絲毫褻瀆之心……那特麼怎麼可能!

    嬌軀在懷,軟玉溫香,那柔軟曼妙的酮體,讓孫聖快激動壞了,這可是一位菩薩啊,如今竟然被自己抱在懷中,在興奮的同時,心中沒來由的生出一種負罪感。

    “阿彌陀佛。”孫聖輕喚了一聲。

    “不要緊張……”妙菩薩軟到在孫聖懷里,她瑟瑟發抖的身軀好了一些,感受到孫聖身上濃重的陽剛之氣,似是讓她覺得格外溫暖。

    “我……我能不緊張嗎?”孫聖叫苦道。

    “怎麼?讓你……讓你抱著我就這麼痛苦嗎?”妙菩薩臉上少見的浮現出一抹紅暈,往日里她總是神聖不可侵犯,高高在上,此時的她,竟然像是一個尋常的小女孩兒一樣,也有害羞,楚楚可憐。

    “不……不是,只是因為……菩薩你這個樣子我有點不習慣,而且我怕……控制不住自己。”孫聖如實的說道,確實很難承受住,此情此景,簡直比被神通轟了一擊還難受。

    “控制不住也得控制,不然你就真的是在找死了。”妙菩薩臉色突然嚴肅起來。

    “額……”孫聖立刻尷尬了一下。

    而妙菩薩則是“噗嗤”一樂,笑容迷人,讓人陶醉,這一刻,孫聖感覺妙菩薩簡直比那位妙欲菩薩還要媚氣,還要讓人著迷。

    “我現在好疲憊,要睡一覺,抱著我別動,也不能有非分的舉動,不然我醒來治你的罪。”妙菩薩說道,而後躲在孫聖懷里,安心的閉上了眼楮。

    這絕對是一種信任,妙菩薩之所以如此,是完全相信孫聖,知道孫聖不會趁人之危,故此安心的睡去,恬靜的小臉上,肌膚如凝脂,比羊脂玉都要白皙,透著淡淡的雲霞,紅潤的朱唇,掛著醉人的笑容,就這樣在孫聖懷里進入了夢鄉。

    此刻孫聖心中這個苦啊,佳人在臥,如果是換做另一個人,絕對承受不住,若是什麼都不做的話,豈不是太**絲了?

    但是如果真的趁人之危了?他可是褻瀆了一位菩薩啊,這不是一般的女人,褻瀆了她,那罪過可就大了去了。

    “我是**絲,沒錯,我就是**絲,我一定不能動。”孫聖說道。

    “別瞎嘀咕……”妙菩薩夢囈般的說了一句。

    “哦……”

    就這樣,一直過了好幾個時辰,妙菩薩才醒了過來,長長的睫毛抖動,睜開了一對慧眸,比星辰都要明亮。

    “我……我什麼都沒做。”孫聖趕緊說道。

    “好了,謝謝你了,我沒事了。”妙菩薩說道。

    “恩恩,沒事就好。”孫聖認真的點點頭。

    “還沒抱夠嗎?起來吧,**絲……”妙菩薩嗔了他一眼,而後很自動的站起身來,她沒有搭理孫聖,走到了一邊,盤坐在地上,淡淡的佛光從體內飛出,在她體內,有一顆星辰般的光輝,那是之前被妙菩薩吞入腹中的舍利子。

    “菩薩,你感覺怎麼樣?”孫聖走過來問道。

    妙菩薩說道︰“我已恢復了靈智,但是還有一部分修為沒有解封,多虧了那顆舍利子,助我恢復了不少的傷勢,不然還不知道懵懂多長時間呢。”

    孫聖點點頭,果然如自己所猜想的一樣,那顆舍利子,對于佛門中人來說,有著療傷的效果。自己誤打誤撞的讓妙菩薩吃了舍利子,真的起到了作用。

    正是因此,他們才能擺脫洪荒家族的控制。

    “不久前強行運功,亂了氣息,差一點走火入魔。”妙菩薩說道,再次恢復了神聖的光彩。

    孫聖不禁心中一個機靈,難怪剛才妙菩薩看上去與往常不同,充滿了媚態,甚至說出了主動挑逗兒自己的話,這與以往的妙菩薩那是截然不同的,原來是這種情況。

    “如果真的走火入魔了會怎麼樣?”孫聖忍不住問道。

    “那就便宜你了……”妙菩薩嗔了他一眼說道︰“不過我會因此元氣大傷,可能恢復的時間更慢。”

    “哦……不過這話怎麼說的,怎麼叫便宜我了?怎麼說在您面前,我也是小鮮肉的說。”孫聖心中嘀咕著,當然不敢說出來,誰敢說菩薩老牛吃嫩草?活的不耐煩了吧。

    終于,妙菩薩調息了一個時辰,穩定了狀態,她恢復了些許的修為,比不久前還是小蘿莉的時候更加強大了,但距離全盛時期還是差的很遠的。

    “菩薩你來過這里嗎?”孫聖忍不住問道。

    “這里是古佛教遺址,每個證就了菩薩果位的人,都要來這里瞻仰,我自然也是來過的。”妙菩薩說道︰“但是我並未進入過最深處,那里需要定海神針才能開啟。”

    這一次,可以說是省事兒多了,妙菩薩恢復了靈智,由她來帶領孫聖前進,自然省去了很多的麻煩,不然這里地形如此復雜,孫聖就算有圖刻在手,也指不定要摸索到什麼時候呢。

    他們翻過了一座座山巒,孫聖再次看到了許多建築,有一座金碧輝煌的講經台,即便十分古老,但依然綻放出神聖的光輝。

    妙菩薩說,那是曾經以為上古大佛講經的地方,當初她證就菩薩果位之後,就是在那里瞻仰古佛教聖賢的意志的。

    不過孫聖沒有上前去,那個地方,必須是修煉佛經的人才能得到大收獲。

    不久之後,孫聖看到了一座斬妖台,上面血跡斑斑,有絕世大凶的血跡遺留在上面,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依然散發著煌煌凶威。

    隨後,一口大鐘出現在孫聖的面前,那座大鐘坐落在一座鐘塔上,本來孫聖想要去敲兩下,但是被妙菩薩制止了,她說那鐘聲一響,勢必會吸引古佛教遺址中所有活躍的生靈過來,到時候將是一場大凶機。

    “對了,古佛教遺址當中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可怕的生靈?”孫聖不禁問道。

    妙菩薩說道︰“其實,那都是古佛教被鎮壓的大凶之物,後來古佛教荒廢,這些大凶之物脫困而出,但他們體內都被古佛教的聖賢設下了禁制,終生走不出這里,而且一輩傳一輩,故此這些強大的生靈活躍在這里,任憑他們如何強大,都出不去,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抵達聖者行列才可以。”妙菩薩說道。

    “我去,聖者行列,那豈是說說那麼容易的,古佛教的聖賢真缺德。”孫聖忍不住嘀咕道。

    “說什麼呢,找打。”妙菩薩伸出手指在孫聖的頭上狠狠地敲了一下。

    孫聖吃痛一聲,但還是問道︰“那之前的那個白魔王和金魔王也是這里的大凶嗎?他們為什麼會使用佛門大神通?”

    “他們應該不是。”妙菩薩搖搖頭說道︰“我猜測,那個金鹿和那頭銀鹿應該是古佛教某位聖賢的坐騎被留在了這個地方,他們體內應該也有禁制,無法走出這片天地。”

    “原來如此。”孫聖點點頭。

    不久之後,他們來到了一個地方,這里與別處不同,竟然是一片雪山,不再是之前那種神聖的金山了。

    “前面是銀王虎的地盤了,那里活躍著當初被古佛教鎮壓的銀王虎一脈的生靈,有仙王和神王級別的銀王虎,我們不能硬闖。”妙菩薩說道。

    “那怎麼辦?”孫聖道,仙王和神王級別的存在,就算是現在的妙菩薩也不是對手啊。

    “用化形之術吧,希望可以隱瞞過去。”妙菩薩說道,而後嫣然一笑,拿手朝著孫聖一指。

    頓時,孫聖變成了一顆銀白色的老虎頭,栩栩如生,就像是真的一樣。

    “我去,能糊弄過去嗎。”孫聖心理沒底,摸著自己的老虎頭,感覺自己萌萌噠,最後看了一眼妙菩薩,道︰“那菩薩你呢?”

    “化形之術不能對自己使用,我只能隱藏在你身上了。”妙菩薩說道,突然搖身一變,體型竟然極具的縮小,變成了手指頭大小,跳到了孫聖的懷里。

    “我去,這是什麼神通,教教我。”孫聖不禁驚奇道,佛門神通真是千奇百怪,神秘莫測啊,竟然還能變得這麼小小個。

    “此乃巨靈之術,能任意的放大縮小身軀,有機會再交給你,隱藏好氣息,我們這就過去。”妙菩薩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