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68章 如是金鐘

第1068章 如是金鐘

    兩截神針插在地上,碩碩放光,綻放出最神聖的光輝,仿佛有金色的祥雲籠罩著這對兵器,看上去更加超凡出彩。

    “這是……定海神針嗎!”白魔王驚訝道。

    “我們從遺址的壁畫上看到過定海神針,怎麼現在斷成兩截了,而且貌似……還有封印沒有打開。”金魔王也說道,伸手去撫摸定海神針,感受著它那神聖的光彩。

    “現在知道我們做什麼來了嗎?”妙菩薩說道。

    “恩,我懂了。”白魔王說道︰“但是,定海神針已經斷掉,真的還能打開那里嗎?”

    “應該可以,神針為鑰匙,這件兵器並沒有死掉,它的氣息肯定能得到認可。”妙菩薩說道。

    白魔王和金魔王相視一眼,全都點了點頭,他們看守這里,就是為了守著古佛教遺址最後一處寶藏。他們的旨意便是,但凡有佛門中人手持定海神針而來,便是他們要等的人,要全力輔佐他們。

    “我明白了。”白魔王說道,和金魔王一起走到了一邊,來到了那座古老的石門面前,

    這兩大魔王全都盤坐下來,雙手合十,最後結出了一個古怪的手印,有點酷似蘭花指,但又不一樣,這是古佛教的手訣,據說有某種特別的含義。

    最後,這兩位魔王開始誦經,當然是佛經,一陣陣古老的梵唱之聲響徹天地間這兩大魔王身上佛光濤濤,變得越發神聖起來,這哪里還像是魔王啊,簡直就像是兩尊古老的大佛像一樣。

    “轟!”

    突然,虛空裂開,一塊大石頭從蒼穹之上墜落下來,他們剛才誦經,貌似就是在召喚這塊大石頭。

    最後,這塊大石頭墜落在了那古老的石門面前,差不多有四五米高,通體烏黑,像是大塊的隕石一般,上面布滿了裂痕,但是縫隙之中,卻有神聖的金光射出來,十分不凡。

    孫聖一眼就看到了在這塊隕石的正面,有一個凹槽,直上直下,像是原來用來瓖嵌什麼東西的,而這個凹槽的形態,與此刻孫聖手中的定海神針如出一轍。

    那不用說,孫聖已經猜到了這塊隕石的作用了。

    “去吧,知道怎麼做嗎?”妙菩薩說道。

    “恩。”孫聖點點頭,手持定海神針,朝著那塊隕石走去,將定海神針上下按在了隕石上的凹槽當中,完美的契合,看來這凹槽就是根據定海神針設定的,要麼就是以前定海神針就是安置在這里的。

    “嗡!”

    定海神針在發光,與此同時,這塊隕石也綻放出光芒,從那些裂縫之中,射出了一縷縷神聖的光輝,這些光輝全都化為了佛家符號,像是一個個“d”字印,朝著那座古老的石門飛了過去,融入到了那座石門內。

    一瞬間,這座古老的石門被點亮了,石門光輝涌動,里面一道金光大道突然沖天而起,像是樓梯一樣,鑽進了虛空當中,進入到了一片莫名的領域。

    “就是這里嗎?”孫聖道。

    “恩,進去吧。”金魔王說道,而後看了一眼妙菩薩,道︰“菩薩,佛教的遺令,只有手持定海神針的人才能進去。”

    “恩,我知道的。”妙菩薩明白,那個地方,即便是她都沒有資格進去。

    “你自己進去吧,我體內的那顆舍利子還有一些功效沒有發揮出來,正好在這里煉化一下。”妙菩薩朝著孫聖點點頭說道。

    “恩。”

    孫聖向前邁步,走進了那座古老的石門當中,順著那條神聖的階梯,朝著虛空中走去。

    這條金光大道呈現出階梯的狀態,孫聖一步一個台階的向上走去,猛然間,他神色大震,因為在這條金光大道的兩邊,孫聖看到了非一般的景象。

    在這條金光大道的兩邊,有很多虛空洞穴,這些虛空洞穴,在下面是看不到的,只有踏上了這條金光大道才能看得到,其法則和這條金光大道融為一體了。

    而每一個虛空洞穴當中,都有一口金光閃閃的棺槨,這些金棺懸浮在虛空洞穴當中,被佛門法則守護著,充滿了神聖,縴塵不染,雖然是金棺,但卻有一種金碧輝煌的感覺。

    “這是什麼?”孫聖嚇了一跳,如此神聖的地方,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棺槨呢?

    孫聖繼續往前走,越是往上,這虛空洞穴中的金棺就越是神聖,到最後,孫聖看到有些虛空洞穴內,不僅僅是棺槨這麼簡單了,竟然還有尸體懸浮在里面,被神聖的光彩籠罩著。

    這些尸體,有光頭僧人,也有長發及腰,身材曼妙的菩薩,更是有其他的生靈,比如說渾身金黃的巨熊,三頭六臂的夜叉,九顆腦袋的大蛇,但是他們全都是尸體,葬在了這虛空洞穴當中。

    “這難道是……古佛教的聖賢!”孫聖訝異道,十分有可能,古佛教的聖賢葬在了這里,與佛教共存亡,與這座道場融為了一體。

    當年,古佛教繁榮鼎盛,幾乎是天下第一大宗教,但再強大的道統有鼎盛就有沒落,當然,像是古天庭和天道神盟這種超然的大道統,鼎盛至今,那是很少見的。

    古佛教沒落至今,有傳言稱,說是古佛教的一些至強者曾經去某個戰場參戰了,結果幾乎全軍覆沒,被運回來了一具具尸體,從那之後,古佛教走向了衰敗,因為強者都已經隕落了,如若不然的話,說不定古佛教可以成為古天庭那樣的大勢力了。

    “難道這些就是當初去戰場上被運回來的尸體嗎?”孫聖對于古佛教沒落的傳聞也有所耳聞,不久前他在小西天呆過一段時間,耳濡目染了一些。

    金光大道通向虛空,孫聖一路走上去,最終,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虛空當中,那條金光大道也跟著一起消失了。

    不久之後,孫聖站在了一片廢墟當中,這廢墟也太大了,真是一望無際啊,到處都是倒塌的建築,和廢棄的神廟,每一座都很巨大,地上還有星辰碎片的殘核。

    孫聖不禁唏噓,他在剛進來的時候,偶爾能看到一些廢棄的神廟,參天齊高,有星辰圍繞,但在這里,這種建築簡直是多的數不勝數啊,雖然倒塌了,但依然可以領略到它們曾經的輝煌。

    孫聖走在這片廢墟中,不禁皺眉,這就是他要接受洗禮的地方嗎?看上去除了廢墟,一件完整的東西都沒有啊。

    “ 嚓!”

    孫聖踢到了一塊石頭,落在了半塊巨大的牌匾上,上面用古老的大字寫著“音寺”兩個字,孫聖經歷了這麼多,也認識不少的太古文字了。

    最後,他又看到了半塊牌匾,上面寫著“大雷”。

    大雷音寺!

    “原來這才是古佛教真正的名字。”孫聖感慨道,光是听名字,就能感覺到它當初是多麼的輝煌。

    走在廢墟當中,孫聖感受著曾經這座古老佛教的輝煌,這片廢墟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光是要走的,孫聖竟然足足有了好幾個時辰,放眼望去,依然是廢墟,也不知道這里曾經到底有多少廟宇。

    最後,孫聖在一片廢墟當中,看到了一座蓮台,這蓮台依然保存完好,而且散發出瑞彩,有裊裊紫氣纏繞在這座蓮台之上。

    “青天石!”孫聖不禁臉色一喜。

    這東西他見過不止一次了,是無價之寶,他的道基青蓮,就是青天石孕育而成的,沒想到這里有一座青天鑄造的蓮台,塊頭不小,而且絕對經過大人物淬煉過,湛清碧綠,像是一塊無暇的碧綠寶石一般。

    “此等寶物,留在這里實在是太可惜了。”孫聖咧嘴一笑,伸手一揮,那座蓮台飛了起來,被孫聖收進了紫府當中。

    又過了半個時辰,終于,孫聖走到了這片廢墟的終點,他終于見到了一處特別的地方,百萬紫氣聚集成雲煙,千重瑞彩化作神曦,而在這片神聖的光彩當中,有一口黃金大鐘,纏繞著紫色的煙霞,它懸在半空中,釋放著永恆的光芒。

    “鐺!”

    似是感應到有人靠近,這口黃金大鐘居然震動起來,無人敲響它,自己卻發出了宏亮的聲音,響聲震懾虛空,卻沒有一絲刺耳的感覺,當時讓人覺得如醍醐灌頂一般,渾身清爽,精氣神也達到了飽滿的狀態。

    這實在是不可思議,僅僅是一聲重響,卻讓人感覺如此的奇妙。

    “這難道是……佛門失傳的如是金鐘!”孫聖驚訝道。

    他曾在小西天的時候,在母親白靈的房間中有一些佛門典故,他沒事兒的時候翻閱著看了看,里面有一篇記載的佛門第一聖物,乃是一口兵器,等階不詳,號稱“如是金鐘”,乃是佛教第一兵器,可攻可守,亦可助人悟道,曾經是一尊古佛的法器。

    鐘聲一響,提神醒氣,鐘聲二響,鞏固道基,鐘聲三響,明道守己。

    孫聖沒想到這佛教第一至寶,竟然就藏匿在這個地方,傳說中的如是金鐘,如果將它帶出去,送到小西天,整個佛門都會……不!整個神域都會受到巨大的震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