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90章 魂劫

第1090章 魂劫

    納蘭諾也是天地榜上的天才,但是她的排名並沒有太往上,納蘭家族的人都知道,納蘭諾天賦異稟,她一直在壓制修為,克制境界成長的太快,如若放開了讓她成長的話,修為只怕會更高。

    到那時,納蘭諾在天地榜上也會一躍而起!

    但是,此刻所有人都覺得,這個少年比納蘭諾更加光彩,先不說實力,單單是膽魄,便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老夫也看走眼了嗎?”納蘭英雄說道。

    而此刻,擂台上,只剩下那頭紫麒麟自己了,他的眼中出現了慌張之色。

    他是修行聖靈之路的存在,而對方這個少年則是聖靈克星,紫麒麟本以為集結眾人的力量,想要擊殺他輕而易舉,卻沒想到落得這個下場。

    他們來到這里是為了給別人施壓的,結果卻被人家斬盡殺絕,這上哪說理去?

    “準備好了嗎?”孫聖走上前來,手中的聖劍碩碩放光,光澤無盡。

    “吼!”

    紫麒麟怒吼咆哮,他的身上雷霆萬丈,頭頂之上懸掛著一件兵器,那是一枚紫金色的梭子,兩頭兒尖尖這麼大個兒,包裹在雷電之力當中,朝著孫聖劈來。

    孫聖騰躍而起,一劍斬了下去,一道照耀古今的金色劍光出現,劃開蒼穹,劍斬萬古,同時有佛門的神聖之光出現。

    那是一種佛門的大神通,大智慧之劍,曾經孫聖以這一劍誅殺了境界高于自己的人,如今他再次施展出來,體內的所有仙力都匯聚,配合了聖體的力量,可謂是全力一擊,斬出了無敵的一劍。

    “ 嚓!”

    那枚被雷電包括的梭子型兵器崩碎,金色劍光落下,“噗嗤”一聲,將這頭紫麒麟給劈了,一劍兩段,紫色的鮮血飛濺,慘死當場。

    這是一位天驕級別的人物,實力過人,同輩之中,能找出比肩的人很少很少,但是現在,卻死在了修羅台上,紫色的血液匯入到了猩紅色的血液中,被取而代之。

    “轟!”

    天地榜再次出現,這一次“太上蒼龍”四個字排到了第七十二名。

    不用猜也知道,此時古地的各個地方,一定陷入了轟動之中,眾人都在喧嘩,議論,覺得不可思議,匪夷所思。

    一個人從第八十名,短短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竟然一下子竄到了第七十二名,古往今來這種事情都是少見的,尤其是這麼迅速,不到半個時辰啊,也就是一個小時都不到,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有不少人都知道,不久前曾有七八個天地榜上的英豪去聯手給這個人施壓,現在卻成了這幅局面,不用說,那些人施壓不成,結果全軍覆沒了。

    這件事,造成了強大的輿論,各界都在議論著這個叫“太上蒼龍”的人,不知道這是何方神聖,竟然這麼的凶猛。

    當然,這些孫聖是不知道的,他也不想知道。

    此刻,天地榜消失,那座巨大的修羅台也消失,化作了各種秩序,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孫聖從修羅台上下來,沐浴了一場激烈的修羅戰,可謂是血腥暴力,但他依然白衣出塵,身上沒有沾染一點血跡,一樣的超凡脫俗。

    一時間,納蘭家的很多年輕人都主動讓開,不久前,他們還曾想著如何找找這個少年的晦氣,但現在,這個想法被扼殺在搖籃里面了。

    開玩笑啊,這主兒這麼彪悍,找他的晦氣,不等同于自尋死路嗎?

    七八位天地榜上的英豪聯手來壓制他,按照規矩,只需要抵擋住他們每個人十回合的攻擊就算完事兒了,但這位,竟然反其道而行,將人家一口氣殺了個干干淨淨,這種戰績可不是常人可以比肩的。

    “沒受傷吧。”納蘭諾走過來說道。

    “恩,挺好,一點皮外傷。”孫聖點點頭,而後看了一眼虛空,道︰“好了,閑話不說了,我有事,先離開一下,過兩天回來。”

    說完,孫聖不容分說,直接騰空而起,飛向了遠空。

    “咦?走了,怎麼回事啊?”納蘭家的一些年輕人說道,本來還想上來說說客氣話,結交一下呢。

    “是仙劫,他剛剛踏入了真仙領域,仙劫就要來了,估計是不想在這里渡劫,連累我們。”納蘭諾說道。。

    “他一個人渡劫別有什麼危險,我去給他護法。”釋如來說道,也騰空而起,駕馭著一道金光離開了。

    “仙劫不同尋常,尤其是第一次渡仙劫。”納蘭英雄說道,而後朝著身邊的一名老者說道︰“去把老七和老八叫上,我們幾個老家伙親自去為這個少年護法。”說完,納蘭英雄主動朝著孫聖離開的方向飛去。

    ……

    此刻,孫聖一口氣飛出去了好幾萬里,最終在一片荒山之上停了下來。

    他已經感應到了,自己的仙劫馬上就要到了,不禁朝著虛空望去,說來也奇怪,為什麼虛空中一點動靜都沒有?往日里,但凡是劫難快要降臨的時候,虛空中都會孕育出來強大的力量,壓得人喘不過氣來,但這一次,卻出奇的平靜。

    孫聖盤坐在一座大山之上,眉頭緊皺,直覺告訴他,這一次劫難不同于以往,沒有強大的力量散發,也沒有什麼征兆。

    若非是這次仙劫是屬于自己的,他能第一時間感應到,不然恐怕都不知道仙劫要到來。

    劫,分為很多種,不僅僅是上蒼降下力量打壓,還有可能是別的,與命數息息相關。

    比如說孫聖第一次渡劫,渡的便是情劫,比什麼雷劫都要恐怖,讓孫聖差一點一蹶不振。

    而這一次,不知道又是什麼樣的劫難等著他呢。

    不遠處,釋如來到了,緊接著,納蘭英雄也到了,緊隨其後,還有納蘭家的兩名老者,他們站在不遠處,準備為孫聖護法,讓他平安渡劫。

    但是,一等二等,卻遲遲不見動靜。

    孫聖盤坐在那座高山上,似是也在等待著,閉目而坐,山風吹過,他長發飄飄,白色戰衣飄動,充滿了縹緲的氣息,宛如一位超脫世外的仙人一樣。

    漸漸地,兩個時辰都過去了,虛空之上,晴空萬里,依然沒什麼動靜,萬里碧空,連雲氣都十分少見,長空如洗。

    納蘭英雄和納蘭家的兩個老輩在這里,不禁皺眉,道︰“不對啊,如果有劫,早就應該降臨了,都這麼久了,最不濟,也得有什麼征兆吧。”

    “是啊,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仙劫呢?”另外一位納蘭家的老者說道。

    納蘭英雄也是眉頭緊皺,這件事不同尋常,他也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兒。

    “不對!”突然,釋如來說道,眼中釋放出碩碩金光,望著孫聖,道︰“劫……早就開始了,只是我們不知道。”

    聞言,納蘭英雄和另外兩位老者都不禁變色,已經開始了?什麼時候開始的?為何他們什麼都沒有感覺到。

    釋如來立刻飛到了孫聖的身邊,納蘭英雄等人也趕緊的跟了過去。

    高山之上,孫聖盤坐在那個地方,原地不動,像是成了一尊雕像一般。釋如來嘗試著呼喚了兩聲,但依然沒有任何動靜。

    “什麼情況?怎麼沒有動靜了?”納蘭家的一位老者說道。

    “感覺像是……失去了靈魂。”納蘭英雄說道,眉頭緊皺在一起。

    釋如來一咬牙,雙手開始結印,最後一指向孫聖的頭頂,口中輕喝一聲︰“起!”

    下一刻,在孫聖的頭頂之上,浮現出一枚古燈,是法則演化出來的,乃是佛門的一種術法,名為魂燈照。

    這種術法很雞肋,沒什麼殺傷力,只是來檢驗一個人的靈魂強弱而已。

    但是此刻,魂燈出現在孫聖的頭頂之上,卻並沒有亮起,很明顯,在這具肉身當中,已經沒有了靈魂。

    “怎麼回事?死了嗎?我們這麼多人守在這里,沒有發現什麼異樣,但怎麼會失去靈魂了。”納蘭家的一位老者十分不解。

    “不對,身體機能都在,生命氣機也旺盛,卻唯獨沒了靈魂。”另一位老者檢查了一下孫聖的肉身,這般說道,而後目光看向了納蘭英雄。

    “原來如此。”納蘭英雄說道︰“是魂劫,此劫針對一個人的靈魂,無聲無息的便已經出現了,帶走了這個少年的靈魂,所以我們才會什麼都沒有看到。”

    “魂劫……”納蘭家的兩位老者都吃了一驚,臉上變顏變色,似是知道這是什麼。

    “什麼是魂劫,前輩。”釋如來問道。

    納蘭英雄嘆了口氣,道︰“存在于**當中的一種劫難,很少見,古往今來,出現的次數絕對不超過三次。”

    “這……”釋如來陡然一驚,道︰“很危險嗎?”

    納蘭英雄苦澀的搖了搖頭,道︰“按照**上的記載,但凡是降下魂劫的人,無一生還,你說呢?”

    “這……”釋如來臉色蒼白,他是第一次听說過魂劫,但沒想到這麼厲害,古往今來,魂劫的出現不超過三次,但卻無一生還,光是想想就覺得恐怖。

    但是,現在急不來的,孫聖已經開始在渡劫了,他的靈魂被引到了什麼地方,沒人知道,除非是他能安全的度過魂劫,不然這具肉身就會喪失生機,那他就真的完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