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092.第1092章 突如其來

1092.第1092章 突如其來

    高山之上,孫聖盤坐在那里,他的肉身在這一刻起了變化,綻放出光芒,但卻忽明忽暗。

    “不好,生命氣機在消失!”釋如來驚恐道。

    “唉……”納蘭英雄則是嘆了口氣,道︰“果然如此啊,魂劫是禁忌,沒有人可以平安的度過,古往今來,招惹到這一劫難的人都死了,靈魂不知去了何方,只留下一具尸身。”

    “可嘆啊,這少年天賦異稟,未來成就不可限量,如今卻……”另一位老者也在感慨。

    不久前,孫聖剛剛名揚四方,在天地榜上打下了赫赫威名,這才短短幾個時辰的功夫,沒想到就死在了仙劫之下,真是天妒英才啊。

    其中一位納蘭家的老者直嘬牙花子,一臉為難之色,道︰“既然如此,那他和諾兒的事情……”

    高山上,孫聖肉身光澤黯淡了下來,肉身氣機在消逝,生命氣機即將流走。

    釋如來各種咬牙啊,急的原地團團轉,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但是此刻,他們是被動的,孫聖處于渡魂劫的地境,任何人都干預不得,即便是此刻妙菩薩恢復了全部的修為趕來護法,都沒什麼卵用,因為這是他一個人的事情,即便是遠古大聖來了都下不了手。

    “怎麼辦怎麼辦,老孫不會真的就這麼死了吧。”釋如來咬著牙說道。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魂劫我們干涉不得,沒有人能活下來。”納蘭英雄說道。

    “真是可惜可嘆,為什麼會是這種禁忌之劫。”納蘭家族的一位老者說道,看了看納蘭英雄,道︰“那現在怎麼辦?我們要幫著選一處聖地,將其葬了嗎?”

    “等等,你看!”突然,釋如來大叫一聲,指著孫聖頭頂之上的魂燈。

    在孫聖的頭頂之上,那盞熄滅的魂燈突然亮了起來,一開始是星星點點的光輝,緊接著,這一點光亮逐漸的耀眼起來,靈魂之光出現,越來越明亮,越來越耀眼。

    “回來了!回來了!老孫的靈魂歸來了。”釋如來激動的手舞足蹈。

    “這……”

    包括納蘭英雄在內的幾位老者全都驚恐的瞪大了眼楮,那魂燈亮的耀眼,此刻孫聖體內的生命氣機正在回歸,所有的身體機能都回來了。

    他真的成功了!

    三位老者全都難以置信,本來得知孫聖渡魂劫,他們都已經不抱多大的希望了,畢竟古往今來,從來沒人從這一劫中超脫出來過,而且魂劫只出現過不但三次,可見有多麼禁忌。

    但是,這個少年真的從里面超脫出來,這種現象,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如果此事傳出去,絕對能引起巨大的轟動。

    “真的……真的做到了!”納蘭家族的一位老者瞠目結舌。

    “太意外了,古往今來第一個從魂劫之中超脫出來的人!”納蘭英雄也說道,喜上眉梢,此刻像是看寶藏一樣,眼楮一眨不眨的盯著孫聖。

    魂燈亮的耀眼,孫聖生命氣機回歸。

    很快的,孫聖睜開了雙眼,眼神格外的明亮,但又帶著一種茫然之色,道︰“發生……發生了什麼?”

    “老孫,你渡劫成功了。”釋如來激動的說道。

    “渡劫成功了?我的劫何時到來的?”孫聖說道,像是失憶了一樣,在那片黑暗空間經歷的所有事情,都沒有任何印象。

    “這……”納蘭英雄一陣皺眉,道︰“小友,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你剛才渡的乃是古今少見的魂劫,沒有人能成功超脫出來過,即便是再天驕都不能,但是你做到了。”

    但是,孫聖依舊是一臉的茫然之色,對于魂劫的一切都一無所知,更不知道自己的靈魂去了什麼地方。

    當即,釋如來將所有的一切告訴了孫聖,告訴他不久前他的靈魂離體,去了莫名的空間。那便是魂劫,沒有人從里面超脫出來過,但是他卻做到了,成為了歷史上第一個度過魂劫的人。

    “魂劫……我的靈魂被拘走了,但是我卻一點印象都沒有,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孫聖眉頭緊皺,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這種感覺,特別沒有安全感。

    納蘭英雄等人也在皺眉,他們本來還想要問問關于魂劫的有些事情的,這麼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記載下來。

    但是可惜,連孫聖本人都一無所知,渡劫的過程忘記了,像是被刻意的刪除了那段記憶一樣。

    又或者說,在他的靈魂渡劫的時候,本來就沒有意識存在,所以什麼都記不得了。

    但是,沒有意識的靈魂,又是怎麼度過了這可怕的大劫呢?難道說冥冥之中有一雙手在幫助這個少年嗎?

    “先回去吧。”納蘭英雄說道,帶著孫聖他們返回納蘭家。

    在路上,孫聖眉頭就沒有松開過,他知道了魂劫的恐怖,心中不是滋味兒,這一次真的是險死還生了,簡直比當初渡虛空劫的時候更加可怕。

    雖然沒有什麼大動靜,但卻無聲無息的拘走了自己的靈魂,自己還絲毫沒有察覺,稍有不慎,自己就會一命嗚呼了,可謂是凶險異常,最關鍵的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靈魂劫,他到底是如何渡的,連孫聖自己都說不清楚。

    他感覺這一次的劫難,是他渡的所有劫中最稀里糊涂的一次,但是其危險程度,卻是最大的。

    “該死,大道降下的災難,又一次想要置我于死地。”孫聖咬牙切齒的說道。

    ……

    納蘭家族中,眾人都在等待著,等著孫聖渡劫回來,直到孫聖渡再次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都是一陣錯愕。

    怎麼?這就渡劫成功了嗎?為什麼我們一點都沒听到動靜啊,按道理說即便是相隔數萬里之遙,他們依然能夠感覺到大劫的氣息才對啊,因為仙劫落下,將是毀天滅地的,恐怖絕倫,他們一定能夠感應到的。

    “你……渡劫成功了?”納蘭諾說道。

    “是啊,最糊里糊涂的一次,但也是最凶險的一次。”孫聖嘆了口氣說道,這劫渡的,連他自己都說不出來為什麼。

    “召集家族的核心人員,我們有重要的事情匯報。”納蘭英雄說道。

    “是。”一位老嫗點點頭,立刻轉身離開。

    “諾兒,你來一下,也有重要的事情跟你商議。”納蘭英雄又道。

    最終,納蘭諾和納蘭家的一些重要人物都離開了這里。

    孫聖知道,他們肯定是去匯報關于魂劫的事情去了,畢竟,按照他們所說,魂劫是禁忌之劫,古往今來只有自己渡劫成功了,這絕對是一樁大事。

    但此刻孫聖卻沒有任何的優越感,而是感覺到了絲絲的危機,有種命運不被自己掌握的危機感。

    一轉眼,五天的時間過去了,孫聖在納蘭家待著,忙著鞏固自己的修為,倒是與納蘭家的一些年輕天才們結交的甚歡,每日里除了修煉,便是和這些年輕天才們論道,倒是對他自己的修行也有所幫助。

    納蘭諾這些天很少出現,往常每一天,納蘭諾都會來找他,聊上幾句,然後離開。

    但是這些天,不知為何,納蘭諾很少接近他了,僅有一次遠遠的看到,孫聖呼喚了一聲,就看到納蘭諾臉色猛的一紅,而後點點頭,轉身離開了,不禁讓孫聖覺得莫名其妙。

    孫聖一直在等待著妙菩薩出關,因為妙菩薩出關之後,便要去召回冷凝兒,孫聖一定要一起去,去見冷凝兒。

    又過了幾天的時間,妙菩薩依然沒有出關,但是孫聖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兒,納蘭家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開始張燈結彩,而且都是大紅色的彩飾,讓孫聖看的直納悶兒,這是要辦喜事兒的節奏啊。

    孫聖心中一笑,沒想到還趕上納蘭家族辦喜宴了,這是誰要成親啊,自己還能在這里討一杯喜酒喝。

    不會是納蘭諾成親吧。

    孫聖心理這樣想著,不禁一笑,納蘭諾可是納蘭家族最年輕的天才,將來的成就,應該不在妙菩薩之下,她的實力一直是個謎,若非是一直在壓制,恐怕早就在天地榜上一躍而起了。

    能配得上納蘭諾的人,估計也是一代天驕,不知道是哪個洪荒家族的大貴族呢。

    但是,隨著這幾天的時間,孫聖越來越感覺到不對勁兒,納蘭家族張燈結彩,而納蘭家族的那些人,看到自己之後都是會心一笑,什麼也不說,但是他們絕對有事瞞著孫聖。

    “不好!”孫聖一個機靈,猜到了什麼,他找到了釋如來,道︰“如來,幫我去打听一下,問問納蘭家族是誰要成親啊。”

    “關你毛事啊。”釋如來正在修行,說道︰“好好等著菩薩出關就行了唄,你管誰結婚呢,大不了我們討一杯喜酒吃。”

    “不是啊,我怕這件事兒和我有關系。”孫聖說道。

    “美得你,他們還能把你招贅了不成,難道說把納蘭諾許配給你嗎?真是做夢吃****呢你。”釋如來翻著白眼說道。

    但是,雖然嘴上這麼說,但釋如來還是去打听了,沒過多久,釋如來匆匆的,一臉十分復雜,一看到孫聖,就道︰“老孫,真的被你猜到了,尼瑪真的和你有關系,是你和納蘭諾!他們要把納蘭諾許配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