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96章相見能否相識

第1096章相見能否相識

    荒谷聖院,曾經在下界出現過一次,當時天仙大陸的很多人都曾進去過,而且在里面得到了大造化,其中最知名的就是鳳行天,他曾進入了一座仙宮之中,在里面得到了一次脫胎換骨。[本站更換新域名xsw 首字母,以前注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孫聖也進去過一次,他體內的九色樹,就是在荒古聖院中得來的,同時還有那頭棕黑色的小生靈。

    只是不知為何,那棕黑色的小生靈不翼而飛,也許和下界的消失一起化為虛無了。

    當然,這只是孫聖單方面的想法,他並不知道那棕黑色的小生靈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有著怎樣的身份。

    現如今,荒古聖院出現在孫聖的面前,讓他心中無法平靜。

    在久遠的年代,這座聖院就是為了培養最強大的仙人所創辦的,後來全面封鎖,這座聖院投入到了虛無當中。

    上一次他出現在天仙大陸也是機緣巧合,後來又重新進入到了虛無之中,消失無蹤。

    沒想到,現如今被聖王府所利用,成為了他們的大本營,想必這應該是聖王府的幾位無上聖者出手,從虛無中將洪荒聖院打撈上來,成為了現在的聖王府。

    “轉了一大圈又回來了啊。”孫聖道,同時心中有點小小的期待。

    當年曾跟隨他的那頭棕黑色小生靈不翼而飛,孫聖猜想著是否那小家伙已經回到了荒古聖院呢?自己在這里能否找到它?

    “轟!”

    就在這時,聖王府的大門敞開了,里面金光一片,歡迎眾人前來。

    聖王府前聚集了大量的人馬,各方勢力皆有,其中包括洪荒家族那種超然的大勢力,這麼多大家族都來給聖王府捧場,這還哪里像是一個剛剛興起的新勢力,簡直就像是幾百萬年的龐大道統一樣。

    眾人邁步向前走去,說來也奇怪,這聖王府內十分空曠,里面有不少建築,全都十分神聖,但卻沒有看到人影,感覺就像是一座無主之城一樣。

    “聖王府是十年之前創下的新勢力,除了掌權的幾位聖者之外,他們總共就吸收 style_txt;了兩批天才,雖然這兩批天才人數也不少,但和這碩大的府邸相比,還是小巫見大巫了。”有人這般說道。

    “我們算是第三批人吧,如此碩大的府邸,就算往里面塞上十幾萬人都是九牛一毛,自然顯得空曠許多。”

    “難道我們來了就無人來相迎嗎?只是打開門而已,連個守門的都沒看到,太不把我們當回事兒了。”有一位少年語氣不善的說道,顯然這是一位很有身份的人,沒有遭遇過這樣的冷落。

    “你想瞎了心了吧,指望人家迎接你?這不是在你們家族啊大少爺,就算你是超然大勢力的公子,在這里也沒有什麼特權。”

    “是啊,指望人家迎接你,自然是不可能的了。”

    旁邊的幾個人說道。

    孫聖來過一次這里,看著周圍的建築,但還是覺得陌生,因為上次他進來的時候,是從另一個入口,這一個應該是荒古聖院的正門。

    “嗡!”

    “嗡!”

    “轟隆隆!”

    猛然間,前方的建築竟然開始移動了,那些神聖的建築,要麼是移動像其他的地方,要麼是縮進了地底之中,要麼是升入了高空,整個格局徹底的變樣了。

    “臥槽,這座府邸是機關城嗎?”眾人驚訝道。

    聖王府內的所有建築都可以自由的移動,改變不同的格局,這樣除非是熟悉這里格局變化的人才能出入自由,否則的話,外人進來,恐怕當場就要被困在這里了,真是精妙的布局。

    最後,在眾人的面前,呈現出兩條道路來,一條道路金光璀璨,另一條道路則是血光撲面,像是一個通往福地洞天,一個通往修羅地獄一般。

    “兩條路……”一道聲音傳來︰“其中一條,順利通過,可成為聖王府的門生,而另外一條血色道路,其困難程度,是另一條路的十倍,十步一殺局,五步一凶險,順利通過則可以成為聖王府的上等聖徒,走哪一條路,看各位的選擇了。”

    兩條路,截然不同的選擇,一個成為聖王府的門徒,一個則是成為聖徒。

    不用說,所有人都知道“聖徒”的檔次是最高的,而且很多人都知道聖王府的規矩,只有聖徒才會得到聖王府的重點培養,其中“八仙令”的掌握權,便是要在聖徒當中進行選拔,只有成為聖王府的聖徒,才能夠成為八仙的候選人。

    當然,成為聖王府的門徒也不是意味著一點機會都沒有,門徒還是需要經過層層選拔才能成為聖徒的,只不過那無疑會多走了許多彎路,錯過了很多的機會,但相比較起來,成為門徒的那條路會保險一點。

    一時間,很多人盯上了那條血色道路,但凡是天才,無疑都是心高氣傲的,他們怎麼會甘心成為門徒?當然是奔著聖徒那條路去了。

    “既然如此,那還需要選擇嗎?”果不其然,有人朝著那條血色道路走去。

    而這個人,則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喧嘩,因為人們都認出了他的身份,屠龍家族王家的王霄!

    這是一個風雲鼎盛的人物,這一代當中最杰出一列的天驕,他身材挺拔修長,相貌英武,身上穿著烏金鑄造的甲冑,烏黑色的長發,隨意的披散在背後,充滿了狂放不羈的姿態,在其背後,插著七根黑色的大旗,跟唱大戲的一樣,不過那都是了不得的兵器,散發著滔滔烏光。

    這位名為王霄的王家天驕,像是一位黑暗魔神一般,他的出現,讓人感覺到分外的壓力。

    王霄大踏步的朝著那條血色道路走去,沒人敢跟他搶行,這樣的人物,其實力和威名,都是同輩人可望而不可企及的。

    就在這時,又有一人走出來,看樣子是和王霄同行的,這是一位身著銀白色的衣裙的女子,體態婀娜曼妙,頭頂一輪銀月,那朦朧的月光將她沐浴在內,肌膚晶瑩生輝,發絲晶瑩剔透,她有著一張完美的容顏,讓人看得如痴如醉,五官清美絕倫,銀衣素裹,伴隨著月光而行。

    除了頭頂上那一輪銀月之外,還有三顆小一號的月亮在圍著她飛舞,月光皎潔,將這位美麗的女子襯托的像是月宮中的無暇仙子一般。

    “老孫,真的是她。”釋如來低聲道。

    “恩。”孫聖也點點頭,沒想到果真是她。

    劍璇璣。

    一別多年,沒想到今日在這里見到了,只不過此時的劍璇璣,不但修為更勝從前,連身份都起了懸念,疑似是當年最強的八仙涅歸來,而且還和屠龍家族王家走得很近。

    “那個女人就是劍璇璣,清玄月的涅體?”

    “好像,怎麼會如此的相像,難道傳言是真的,她真的和清玄月長得一模一樣。”

    在場的人中,有很多人都听說過當年清玄月的威名,在古地當中,更是有清玄月的畫像流傳,一些大勢力的家族中都有收藏。

    如今,當人們看到劍璇璣出場,多數人都震驚到無以復加,因為這個女人,確實和清玄月長得一般無二,頭頂一輪銀月,甚至連氣質都是那麼的相似。

    “怎麼可能,那則傳言怎麼可能是真的,是這個女人故意改變了相貌嗎。”

    “不可能!如果是可以改變了相貌,一些強大的瞳術是能看得出來的,這個叫劍璇璣的女人用的是她的本來相貌。”

    一些人議論道,起初他們都認為這則消息是王家故意放出來炒作的,但現在看來,十有**是真的,不然就太巧合了。

    那道曼妙的背影走上了血色道路,她伴隨著月光,裊裊婷婷,神聖脫俗,銀白色的衣裙飛舞,讓人無比的眷戀。

    孫聖幽然嘆了口氣,想到了當年在下界的時候,自己與劍璇璣相識的一幕幕,甚至他們還有過一夜的夫妻之情。

    只不過分開了這麼久,他們早已經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成了不同的人,今後兩人是否還會有太深的交集,已經很難說清楚了。

    “走吧,我們也上路。”孫聖說道,已經有許多人在這兩條道路中做了選擇,他們也不能落後。

    “走這條血路嗎?”釋如來問道。

    “那是當然。”孫聖笑道,他可沒耐心從底層爬起來。

    當下,孫聖他們也走上了這條血色道路。

    能走上這條路的人,毫無疑問都是一方天驕,最不濟也是同輩之中的天才,翹楚,渾水摸魚的人倒是少了,因為這條路注定凶險,剛才聖王府的一位前輩說了,這條路是十步一殺局,五步一凶險的。

    沒有人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但凡是走上這條路有的人,毫無疑問都是對自己的實力有著十足的自信的。

    不過,依然不在少數,足足有好幾千人在這條路上行走,孫聖和釋如來走在偏後面的位置。

    “本以為此路凶險,會讓一些人有自知之明,沒想到還是有渾水摸魚的人啊。”一位來自大勢力的天才這般說道,臉上掛著譏諷的笑容。

    “若真的有這種人,也是自尋死路吧。”另一位天才說道,也不知道他們在說誰。

    然而,古怪的事情發生了,就在孫聖剛剛走上了這條道路,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