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98章 你們在一起了?

第1098章 你們在一起了?

    仙王路被觸發,這讓聖王府的五位掌舵人心中都不能平靜,他們清楚地知道這條路代表了什麼。

    這是一條獨一無二的路,隱藏在荒古聖院當中,當初即便是他們動用了莫大的神通,都沒有開啟這條路。

    如果這條路被開啟,那他們就不用這麼麻煩的開啟另外兩條路來挑選八仙令的繼承人了。

    因為能通過仙王路的人,都注定是非凡者,走過這條路便意味著能成為王中之王,是最適合繼承八仙令的人。

    而此刻,有人觸發了這條路,但身為掌舵人的他們卻全然不知曉。

    “是真的諸位大人,代表仙王路的那座古碑突然亮了起來,很明顯是有人闖進了那條路。”那名老嫗說道。

    “會是誰呢?”

    此刻,連五位大聖者都在皺眉,他們想不清楚有誰有這樣的本事和機緣。

    就在這時,這五人當中的那名女子開口說道︰“幾位道兄,你們還記不記得方才在那條路上被一道神秘光接引走的少年?”

    此言一出,他們都想起來了,那條血色道路上,不久前發生了神奇的一幕,一個少年突然被一道光給裹走了,當時他們還納悶兒是怎麼回事。

    因為這兩條路的秩序他們摸不懂,本來這兩條路也是考驗試煉者的,本來就存在于荒古聖院當中,是古代聖賢創造的,他們是後來者,即使觸發了這兩條路,但其實內部的原理他們並不知道。

    故此,剛才一道神秘光裹走了一個少年,他們都以為是那少年不夠資格,被這條路給踢出去了呢。

    但現在看來,並非如此,可能正是那個人觸發了仙王路。

    “過去看看。”一名老者說道。

    很快的,五位大人物全都從這個小世界消失了,下一刻他們再出現的時候,來到了一座古老的祭壇面前,這座祭壇上矗立著一座石碑,上面青苔密布,厚厚的一層,不知道有多少年了。

    但是此刻,這座石碑竟然在發光,雖然隔著一層青苔,但還是感覺到這座石碑的光澤。

    這是屬于仙王路的石碑,它的光芒,代表這條路被開啟了。

    而就在這兩座祭壇的旁邊,還有兩座祭壇,一座金光耀眼,一座血光騰騰,這兩座祭壇分別對應著已經開啟的那兩條路。

    此刻,聖王府的五位大人物盯著那座古老的祭壇,其中一人說道︰“果然已經開啟了,這麼多年來,還是頭一次有人觸發了這條路,到底是滿足了什麼條件。”

    “是機緣巧合嗎?”那名女聖者說道。

    “就算踏上了仙王路,也不一定能走出來吧,畢竟這條路有多麼艱難我們還是知道的,不是絕代天驕,就算走進去也是死路一條。”一名老者說道。

    “恩,說的也是。”另一人也說道。

    “呵呵呵呵,那好吧,既然都出來了,那我們就在這里等著吧,試煉人應該馬上要出來了,反正這一批人的情況我們差不多也知道了。”那位女聖者說道。

    一時間,這個地方成了重要之地,五位大聖者親自在這個地方等候,可謂給足了面子啊。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一些老者和高層人物出現在這里,這些都是聖王府的高層,可謂是核心人物。

    當然,聖王府遠遠不止這麼十幾個人,很快的,在各個方向,都出現了一些人,相比較起來,這些人就年輕了太多太多,他們有男有女,出現在各個方向,這些都是聖王府上兩批強大的天才,其中不乏一代天驕。

    其中,有一些人物,被光芒籠罩著,地位明顯比其他人要高很多,不用說,這些人一定就是聖王府所謂的聖徒了。

    他們或者是立在虛空中,負手而立,或者是駕馭著強大的飛行器具,獨佔一方,或者是盤坐在一座神聖的建築上,此刻也朝著這邊望來,等待著。

    他們都想看看這一批的天才到底有哪些,實力在什麼位置。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一眨眼,足足過去了好幾個時辰,終于其中一座祭壇發光,是那座金色的祭壇,一道金光大道破開虛空,從里面鑽了出來。

    在這條金光大道上,走下來一批人,這些人差不多有一千多,每個人身上都帶著傷,甚至有的傷勢嚴重,只剩下半個身體了。他們從這一條金光大道上走了出來,身上血跡斑斑,少有人是完整的,每個人身上都多多少少的身上帶著傷。

    這是選拔門徒的那條路,竟然有一千之多,此刻從里面走出來,來到這個地方。

    “哦?倒是比上次多了許多呢,看來這一次選人,比上一批的人強了一點。”那位女聖者說道。

    但是,這種情況依然不容樂觀的,畢竟剛開是走上這條道路的,足足有上萬人人,甚至多達兩萬了,沒想到最後只剩下了這麼一點,其他人毫無疑問是淘汰了,能活命的估計都在少數。

    遠處,那些聖王府的門徒和聖徒看到這一幕,目光都在發光,在觀摩這一批人,有一些人沉默,有一些人在冷笑,目光充滿了挑釁的味道。

    因為他們都知道,但凡是進入了聖王府,他們就都存在著競爭關系,是對手。

    “見過諸位前輩。”這批人走出來,看到了虛空中虛虛實實的五道身影,都知道這必然是聖王府的五位無上聖者了。

    五人全都是點點頭,沒有說話,站到了一邊,而後目光全都集中到了那座血色祭壇上,他們也知道,這是另外一條路,是最艱難的,能通過這條路的人,檔次都要高他們一籌,是聖王府的聖徒。

    那五位聖者也在望著那座血色祭壇,只是時不時的幾人的目光都會朝著那座古來的祭壇望一眼。

    那是代表仙王路的祭壇,上面那座古老的石碑散發著淡淡的光澤,一旦上面的光熄滅,就意味這里面的闖關者失敗了,死在了那條路上,這條路將會再次封閉。

    過了不久之後,終于,那座血色祭壇也開始發光了,一條血色道路從虛空中鑽了出來。

    在這條血路上,走出來一批人,其中為首的,便是屠龍家族的王霄,身著烏黑色的甲冑,背負著七桿大旗,黑發披散,像是一位黑暗魔神一般,從容的從里面走出來,他竟然沒有受傷!

    “王霄!”

    一時間,遠處的那些聖徒和門徒都驚呼,沒想到這個人來了。

    這些人也都是來自各方洪荒家族和大勢力的,自然知道王霄,那是地磅前十名的存在,他也來聖王府了,這樣一來,他們的壓力都變得大了很多。

    除此之外,一位頭頂銀月,銀衣素裹的曼妙女子走出來,是劍璇璣,她竟然也沒有受傷,依然銀裝素裹,充滿了神聖的氣息。

    “這就是那個和清玄月有關的女人嗎?竟然真的長得如此相像。”

    “不可思議,早就听說王家有一名女子,號稱是清玄月涅歸來,今日得見,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哼!故意改頭換面,用禁忌之法改變了形貌嗎?我可不會相信什麼清玄月涅,競爭八仙令也不會讓著她。”一位天之驕女說道,她是聖徒,自然十分不服氣。

    血色道路上,越來越多的人走出來,原本有上千人進入了這條路,但是現在,只剩下了十幾人,其中幾人身上帶傷,而且傷勢嚴重,但他們都堅持下來了。

    這一批人中,以王家的王霄最為耀眼,其次是劍璇璣,然後是雲家的雲中龍,一個英俊挺拔的年輕人,同樣是一位光芒耀眼的人物。

    能進入這條路的人,都是萬中無一的天驕啊,即便是受傷的人也沒人嘲笑他們,畢竟他們是堅持的走過這條最難試煉路的人們。

    其中,釋如來也在里面,他也受了些許的傷,但是並不重,被一片佛光籠罩著,神聖不惜,像是一位世外的仙僧一樣,雙手合十,眉心之中一枚舍利子碩碩放光。

    “哦?”五位聖者當中,菩提子出聲,目光朝著釋如來望去。

    最後,這條血路上又走出來了兩個人,一個身著黑色甲冑,手持黃金戰矛,眉宇間有皇者烙印閃爍,如同一位戰神。

    另外一人,則是一頭赤紅色的長發,身材挺拔,英氣十足,背負著一對仙凰羽翼,像是一頭人形真凰一般。

    如果此刻孫聖在場,一定會驚呼,因為這兩個人正是軒轅太子和鳳行天。

    “恩?還有兩個人。”眾人驚呼道,本以為只有這個十幾個人,沒想到最後又有兩個人安全的通過了這條道路。

    “咦?是你們?”釋如來看到了軒轅太子和鳳行天,有些驚訝,因為他們認識,曾經在下界的時候也知道這兩個人,其中軒轅太子和孫聖結交很深,至于鳳行天,那曾是孫聖的一大宿敵。

    他並不知道軒轅太子和鳳行天也參與了這場戰斗,因為在這條血色道路的最後關卡中,每個人都進入了不同的道路,他們互相都不知道。

    “是你啊,好久不見,你怎麼在這里。”軒轅太子也說道,他們並不知道孫聖和釋如來也來到了聖王府,雖然不久前孫聖被一道神秘光裹走的時候,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但由于位置的關系,並不是所有人都看到了孫聖的面貌,畢竟當時人很多。

    “你們倆怎麼在一起了。”釋如來看了一眼鳳行天說道,他知道,當年這是孫聖的宿敵,孫聖曾因為他死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