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099章虛偽的成就

第1099章虛偽的成就

    軒轅太子和鳳行天一起出現,著實讓釋如來很意外,故此這句話脫口而出︰“你們兩個在一起了?”

    “這叫什麼話,什麼叫在一起了……”軒轅太子黑著臉說道。

    “這個問題我也想問。”突然,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正是劍璇璣,她體態曼妙,銀裝素裹,長發及腰,像是一位月中仙子一般,此刻目光也望了過來。

    軒轅太子她也是知道的,鳳行天自然也不會陌生,只不過他們出現在這里,並且走在一起,讓劍璇璣沒有想到。

    “說來話長。”軒轅太子說道。

    “是嗎?不過我對他的出現倒是很感興趣。”劍璇璣說道,頭頂一輪銀月,周圍更是有三顆小型的月亮圍繞著她飛舞,月光皎潔,充滿了神聖的氣息。

    “我們之間有恩怨嗎?”鳳行天倒是很冷靜。

    “並沒有,但有時候並不一定需要。”劍璇璣說道,美麗的眸子中,閃過一抹冷光。

    “呵呵呵,我想我明白了。”風行天冷笑道。

    一旁邊,屠龍家族的王霄則是看的眉頭一皺,他知道劍璇璣一向是一副與世無爭的表現,而今怎麼會主動招惹這個人,而且他們兩個沒有什麼恩怨,從談話中可以听出,他們甚至連交集都很少,劍璇璣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意卻很明顯。

    “如果你要跟我打,在聖王府有的是機會。”鳳行天倒是絲毫不懼,雲淡風輕的說道。

    “哦?你自認為自己很強嗎?”這句話倒是讓王霄很不樂意听,不禁眯起了眼楮,上下打量著鳳行天,道︰“你叫什麼?”

    能走過這條血路的人,都是天驕,天賦異稟,如果是在往常,王霄絕對不屑于和陌生人說話,他太高傲了,目空一切,這是一位天驕應有的態度。

    “囚鳳!”鳳行天說道,摒棄了以前的名字,一直以這個名字自居,不知道是否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你修行的應該是真凰法,卻自稱是囚鳳,有點意思。”王霄說道,眯著眼楮,他的眼∵style_txt;神銳利的不像話,一般人絕對不敢與他這樣對視。

    不遠處,還有一個人,也是一位天驕,人中龍鳳,是來自雲家的雲中龍,他的目光在軒轅太子的身上打量了片刻,道︰“軒轅一脈的人。”

    “轟!”

    而就在這個時候,出人預料的一幕發生了,驚動了所有人。

    那座古老的祭壇上,被青苔覆蓋的石碑突然綻放出的耀眼的光澤,這些光澤將上面的青苔化為虛無,綻放出明亮無暇的光芒,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什麼!難道真的……”一時間,就連聖王府的五位聖者都吃了一驚,朝著那座古老的祭壇望去。

    “這座祭壇怎麼發光了,難道說是那條路被人開啟了嗎?”遠處,有聖王府的聖徒和門徒,此刻也都把目光望了過來。

    他們在聖王府待了不短的一段時間了,對于聖王府的一些秘聞都多多少少的知道。

    這座祭壇,同樣是聯通著的一條試煉之路,那是仙王路,從未被觸發過。這是一條隱秘的舊路,即便是幾位聖者聯手都沒有打開這條路,需要滿足某種契機才可以。

    而這條路的傳聞,身為聖王府的人,他們自然也听說過,那是王中之王才能走過的一條道路,非絕代天驕不可以,恐怕也只有像王霄和雲中龍那樣的存在,才有資格踏上這條路。

    打從一開始,就有人注意到了那座祭壇上的石碑在發光,當時他們心里也嘀咕過,難道說那條路有人進去了嗎?

    此刻,這座祭壇突然發光,更是應證了他們心中的想法,莫非這條陳舊的路真的開啟了?這可是一件大事兒。

    “轟隆!”

    那座石碑綻放出的光芒,洞穿了虛空,在虛空中開啟了一道門戶,此刻,有一道白色的身影從里面躍了出來,這是一位白衣少年,身穿白色火焰構成的戰衣,長發及腰,這是一位清秀絕倫的少年,此刻從虛空中躍出,落在了那座古老的石碑上,站在上面。

    “是他!”其中幾個走血路的人不禁訝異道。

    不久前,他們剛剛踏上了那條血路,便看到一個白衣少年被一道神秘光給裹走了,但是此刻怎麼出現在這個地方,他不是因為修為不足被那條血路給踢出去了嗎?

    包括王霄都在皺眉,覺得匪夷所思,而其中,劍璇璣的神色他一一看在眼中,直覺告訴他,劍璇璣肯定和這個少年認識,而且關系不一般,不然向來與世無爭,清雅肅靜的劍璇璣不會神色復雜。

    比如說現在,看到這個白衣少年,劍璇璣的神色再次動了,變得比剛才更加的復雜。

    “老孫,你沒事吧。”釋如來說道。

    “恩,還好,不過遇到了一些麻煩。”孫聖簡單的說道。

    “奇怪,怎麼是他,他不是一開始就被踢出了試煉嗎?怎麼會出現在這里!”很多人都在疑問。

    “這里還有一座祭壇,應該是連接著另外一條試煉之路的,難道說一開始他被那道光卷走,並非是被踢出了試煉,而是被卷進了另外一條路上嗎?”

    在場的人中,都是天才和天驕,頭腦靈活,稍微一推理,便分析出來了其中的原由。

    但是,很多人都在皺眉,因為他們不認識這個少年,從未見過,也沒听說過這麼一號人,他這般突然出現,無疑成為了焦點,而且看聖王府的五位聖者的反應,貌似是他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這讓很多人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是他,我認識!”就在這時,雲中龍臉色冷冽下來。

    “哦?雲兄,這少年什麼身份?”王霄問道。

    雲中龍說道︰“一個和當年的道祖有關系的人,來自于沒落一界,當時天道神盟和古天庭曾將他擒獲,要帶回至高的道統听候發落,但後來不知為何撤銷了對這個人的通緝令,我有一個表弟名為潘雲,曾去參加三界試煉場,就是死在了他的手中。”

    “道祖傳人!”王霄驚異道。

    “道祖傳人?呵呵呵呵,可笑,或者應該稱它為罪孽之徒。”雲中龍冷笑一聲說道。

    道祖只是當年古地中人對他的一種尊稱,但是由于後來道祖與兩大道統反戈,被兩大道統冠上了罪人的稱呼,說他背叛了天地眾生。而此刻孫聖以“道祖傳人”的名義出現,雲中龍自然稱他為罪孽之徒。

    “你竟然真的走出了仙王路。”五位聖者當中,一位女聖者說道,有些驚異。

    “那條路有什麼代表意義嗎?”孫聖問道,他確實從仙王路上打了出來,殺了一大批天兵天將,可謂是十分凶險,饒是孫聖都險些出不來,若非是有定海神針在手,恐怕他真的要死在那條路上了,因為太凶險了。

    即便如此,孫聖打出來,依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幸虧有九色樹療傷,不然現在他就是傷殘之軀了。

    那名女聖者說道︰“既然你從那條路上出來,從今天起,你就是聖王府的聖徒了。”

    “什麼!”

    一時間,很多人喧嘩,尤其是那些走上金色道路的人,他們並不知道孫聖所走的那條路意味著什麼,此刻這麼一個突然出現的少年,竟然莫名其妙的成為了聖王府的聖徒,比他們地位都要高,憑什麼?

    “你們不要不服氣,因為你們是新來的,不知道仙王路代表了什麼。”那位女聖者說道︰“仙王路是荒古聖院的舊路,那是一條只有絕代天驕才能踏上的道路,是為了歷練出最強天驕的,成功闖過那條路的人,未來都將是王中之王,仙王中的王者,換句話說,仙王路那條血路更加凶險,只不過很多年沒有開放了,連我們都不能,既然這個少年機緣之下進入那里,並且安全的闖出來了,難道他沒有資格成為聖徒嗎?”

    “這……”一時間,那些走上金色道路的人說不出話來,竟然有這種設定。

    孫聖也是一驚,沒想到仙王路是這麼個來歷,可為什麼只有自己進去了?難道是機緣巧合嗎?難怪這條路這麼凶險,自己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前輩,這麼多年了,你確定那條路沒有出現問題嗎?”這時候,雲中龍冷笑一聲說道︰“前輩說那是一條舊路,很多年未被開發了,里面的考驗真的還存在嗎?千萬別已經變成了一條廢路,這樣豈不是什麼人都能安全無憂的通過了。”

    很明顯,雲中龍這是故意從中作梗,故意在這里挑事兒,他的表弟潘雲死在了孫聖的手中,這讓雲中龍一看到孫聖,眼神就變得很不善了,懷恨在心。

    他這麼一說,頓時有許多人躁動起來,尤其是那些通過金色道路的人,他們都很不服氣,不甘心這麼一個突然出現的人比他們位置都要高。

    此刻雲中龍這麼一說,很多人也都覺得奇怪。

    “對啊,這人身上一點傷都沒有,甚至連一點皮外傷都不曾出現,那條路如果真的那麼危險,他怎麼可能這麼完整。”

    “是啊,他身上一點戰斗的痕跡都沒有,他真的經歷了嚴苛的挑戰嗎?”

    “雲家的道兄說的不錯,我們嚴重懷疑那條路已經廢了,這個人巧合之下進入那里,投機取巧的經過了所謂的仙王路,他跟本就沒做什麼,如何判定他有成為聖徒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