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03章曾經的朋友

第1103章曾經的朋友

    土行龍睜開了蓬松的睡眼,攤在孫聖的掌心中,有些埋怨的看了他一眼,那意思好像是在說,吵醒我干什麼?睡的正香呢。[本站更換新域名xsw 首字母,以前注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小家伙,還記得這里嗎?”孫聖笑道︰“幫我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一個老朋友。”

    說完,孫聖將土行龍放出去,鑽入了地底當中。

    孫聖一直挺想念那只棕黑色的小生靈的,不知道它是不是和下界一起消亡了。

    當初他是在荒古聖院認識那只小黑猴子的,感覺荒古聖院就是那小家伙兒的家,現在故地重游,孫聖想看看那小黑猴子有沒有回到這個地方。

    ……

    接下來,短短幾天的功夫,聖王府變得熱鬧了起來,各種各樣的傳聞到處都是,其中有一大部分都是關于這一批新人的,比如說有哪些知名的人物,具體的實力如何,有什麼能力。

    尤其是這一次來的人有王霄、雲中龍和劍璇璣這樣的人物來,這可都是風雲人物,隨便揪出來一個那都是赫赫揚名的存在。

    這些人一來,很多人都感覺到了壓力,即便是一些聖徒都是如此,王霄號稱當代最強一列的天驕,地磅前十的存在。雲中龍雖然沒有上榜,但據說實力不在王霄之下。

    更甚者,有一位人稱是清玄月涅體的女子來了,當年最強的八仙難道真的涅重生了嗎?

    這無疑成為了重大的新聞。

    當然,也有一部分關于孫聖的傳聞,有人在談論這個少年,一來就鬧出了風波,十幾位洪荒家族的天才,實力比聖王府的某些門徒都要強勁,結果卻被幾個呼吸的時間被拍翻,可以說是一大波動。

    但終究,卻沒有激起太大的風浪,畢竟這里是聖王府,天才和天驕都太多了,即便是有某些人很突出,但很快便會被其他人的光芒壓蓋住。

    比如說王霄!

    王霄不愧是屠龍家族王家的人,他來到這里的第二天,便出手了,先後與三位聖徒交手,結果無一敗績,而且都是在三十個回合之內取勝■style_txt;,讓人看得目瞪口呆。

    有這樣的實力,毫無疑問,他將是聖王府重點培養的對象,會成為八仙令的繼承人。

    一轉眼,孫聖來到聖王府也有七天的時間了,他的**修行之處安排出來了,就在菩提子修行之地的旁邊,是一座虛空洞穴,其洞內的氣機,趕得上一些修行聖地了。

    釋如來也出來了,他和菩提子足足論道了七天七夜,也不知道怎麼會有那麼多可談的。

    “你們聊雞毛呢?”孫聖無語道。

    “論佛法,還有關于墮佛的事跡。”釋如來說道。

    墮佛,實際上就是由佛入魔的一種稱呼,這倒是讓孫聖有些意外,菩提子為佛道修行中人,竟然可以這麼理所應當的和釋如來談論“墮佛”的事情。

    釋如來笑道︰“你思想太老土了吧,雖然墮佛曾在某一年代不被佛門中人認可,但是隨著時代的變遷,任何修行之法都是可以被世人接受的,墮佛也是一條路而已。”

    “你怎麼一副找到了自己人生目標的氣勢。”孫聖汗顏道。

    “麼有錯,我就是要成為古今第一墮佛,這就是我以後要走的路。”釋如來信誓旦旦的說道。

    “且行且操蛋。”孫聖無語。

    最後,孫聖和釋如來離開了修行府邸,來到聖王府這麼多天了,他們還沒有出去走走呢。而且听釋如來將,這一次有幾個朋友也在聖王府中,也該去見見了。

    聖王府很大,充滿了各種神聖的建築,其中一些建築,普通人是進不去的,被封印著,那里是重要的地方,只有聖王府的聖者才能開啟。

    很快的,孫聖和釋如來找到了軒轅太子和鳳行天的修行洞府,他們也成為了聖徒,自然有自己的**修行之處。

    “老孫,你能平安無事太好了。”軒轅太子說道。

    當初孫聖被兩大至強道統的人抓走,他們想盡了辦法去尋找小魔女搭救,可惜尋不到小魔女的蹤跡。

    後來,隨著三界試煉場結束,古地之門大開,他們也進來了,听到了兩大道統撤銷對孫聖通緝的事,故此放下心來,也遇到了一些機緣,實力有了顯著了的提升,故此這一次趕來參加聖王府的選拔。

    孫聖看了鳳行天一眼,點點頭沒有說話。

    當初他們是宿敵,但現在卻談不上是敵人還是朋友了,鳳行天當初還幫過他一次,雖然為了利益,倒也是緩解了一些和孫聖之間的關系。

    “走,我們喝會子去。”軒轅太子說道。

    聖王府雖然是世外的修行府邸,但也有高山流水,甚至有山脈橫貫整個府邸,這座府邸面積之廣,甚至稱得上是一個小世界了。

    孫聖他們尋到了一個景色秀麗的地方,月光皎潔,已是深夜,這是一汪大湖,湖中有一座亭子,乃是無比珍貴的仙晶礦石,十分奢華。

    他們各自取出自己珍藏的美酒,珍貴的肉食美味,靈果,在這里擺了一大堆,舉杯暢飲,對酒當歌。

    “還有一個人,我想你應該見上一見。”就在這時,軒轅太子突然說道。

    “哦?老相識嗎?”孫聖道,想到了劍璇璣,在聖王府當中,除了在場的幾個人之外,他只認識劍璇璣了。

    但是孫聖總感覺劍璇璣現在和他們是兩條路上的人,她和王家的人走得很近,未必會和他們站在一起了。

    “呵呵呵,他馬上來,一會你就知道了,他是上一批進入聖王府的人,我們也是應了他的邀請來聖王府參加選拔的。”軒轅太子說道。

    “上一批的天才?會是什麼人?”孫聖不禁納悶兒,看樣子不是劍璇璣、

    而過了沒多久,孫聖他們正在推杯換盞,突然听到了一段美妙的琴聲,琴聲叮咚,十分醉人,在這月色之下,讓人陶醉心神,光是听到這琴聲,就能感覺到,彈琴之人,應當是一位美麗無瑕的女子。

    在這夜色之中,琴音聲聲入耳,清脆響亮,讓人感覺心神寧靜。

    但是,猛然間,琴聲的風格完全變了,那叮咚悅耳的琴聲,變成了一種古怪的調子,一種很通俗的小調兒,同時伴隨著一道飄渺的歌聲傳來︰“我滴姐夫哎∼∼我滴小姨砸∼∼我只能讓你看來我不能讓你摸∼∼不摸白不摸我越摸越想摸∼∼”

    “臥槽,肯定是他!”孫聖叫道。

    月光如水,灑落在大湖上,此刻在遠處的湖面上,走過來一位藍衣青年,橫抱著一口古琴,俊朗不凡,像是伴隨著星月之光而來一般,腳踏水面,點蕩開圈圈的漣漪。

    “果然是你,老琴。”孫聖哈哈笑道,來人,正是闊別許久的琴公子,琴無涯。

    琴無涯來到了亭子中,朝著孫聖笑了笑,道︰“聖公子,好久不見了。”

    “哈哈哈哈,好久沒听到這個稱呼了,真是懷念啊,來,坐坐坐,不得不說,這麼多年不見,你的琴聲更加悶騷了。”孫聖大咧咧的笑道。

    他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當年的琴公子,他也來到了古地,這可是一位正經八百的故人啊,曾經在下界的時候,孫聖和琴公子關系不錯,一起泡過澡的朋友。

    起初琴無涯給他的感覺是超凡脫俗,翩翩美公子的形象,有一次孫聖喝多了讓琴無涯彈奏一首,然後琴無涯百般推脫,臉色漲紅。

    後來這孫子自己喝大了,還真的彈奏出來了,而且唱的那叫一個帶勁兒,肯定私底下沒少研究這樣的曲牌。

    故此孫聖給琴無涯冠上了“悶騷”的帽子。

    此刻看到琴無涯,孫聖懷念起來了當年的種種,往年的一切歷歷在目,只是當初的故人,現在還剩下多少?

    眾人把酒言歡,孫聖問明了琴公子怎麼在這里,琴無涯聲稱,當初他進入神域之後,也是陰錯陽差,不知為何在神域各族那一界的虛空中被卷入了一片禁地當中,險死還生。

    孫聖不禁唏噓,沒想到琴無涯當年一入神域變遭遇了不測,神域各族那一界的虛空深處充滿了凶險,琴無涯一去就被卷走了。

    後來,他在那處禁地當中可謂是歷經了九死一生,但結果卻巧合之下,解救了一位同樣被困在那片禁地當中的老者,破解了其封印,那老者乃是一大洪荒家族中的老祖,後來收琴無涯為徒,這些年來他一直在洪荒家族當中成長。

    幾年前,他參加了聖王府的選拔,但可惜只是成為了其中的門徒,並未成為聖徒。

    後來巧遇了軒轅太子和鳳行天,便邀請他們一起來聖王府,參加這一次的選拔。但軒轅太子和鳳行天實力過人,一下子成為了聖徒,比現如今的琴無涯身份都要高。

    “不得不說,你的經歷有點狗血加俗套啊。”孫聖說道。

    “世間之事本就離不開俗,要不然怎麼會有“世俗”一說呢?“琴無涯笑了笑說道。

    “我去,幾年不見你還成詩人了是咋地?”孫聖揶揄道。

    “塵世間,本就是一首可歌可泣的詩篇。”琴公子道。

    “我咋那麼不愛跟你聊天兒呢現在?”孫聖徹底無語了。

    “哈哈哈哈∼∼”

    眾人哈哈大笑,繼續飲酒,氣氛倒也是快活,連有點不合群的鳳行天都笑了起來。

    他們都是來自同一片天地的人,彼此之間有親切感,即使是曾經的敵人,都感覺比古地中人更加顯得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