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04章月下耍流氓

第1104章月下耍流氓

    酒過三循菜過五味……

    “我有一個問題,你們听說下界出事了嗎?”突然,琴無涯問道。

    他講出了一段緣由,原來不久前他的師傅也就是那位洪荒家族的老祖,在外出游歷的時候,偶然發現某沒落一界煙消雲散,而那位洪荒家族的老祖也知道琴無涯正是來自那一界的人,故此告訴了他這個消息。

    這不禁讓琴無涯受到了莫大的震動,他是天仙大陸的人,當知道天仙大陸煙消雲散後,想到了過去的種種,心中自然不是滋味兒。

    此刻在場的都是故鄉人,故此琴無涯說出了這件事。

    “恩,有所耳聞,听說是……消失了。”軒轅太子也說道,顯然也知道這件事,但是並不詳細。

    孫聖臉色沉了下來,這是他最不願意提起的一件事,但既然在場的都是故鄉之人,他也沒有隱瞞,將自己曾經看到的一切都說出了出來,包括“虛壁”的存在。

    “成為虛無……整個天地都是虛無,連眾生都是虛無的嗎?怎麼會有這樣的說法?”琴無涯皺著眉頭說道,雖然是個男子,但卻十分美麗。

    這件事孫聖從沒有對外人講過,當然,釋如來不算,他是自己人,這件事孫聖只對釋如來透漏過。

    軒轅太子和鳳行天也都不了解其中的秘密,此刻听孫聖這麼一說,忍不住震驚。

    “虛壁,虛壁是什麼存在?”鳳行天不禁訝異道。

    “和一則禁密有關系吧,但是真相不知,即使是古地的**當中,也沒有關于虛壁的記載。”孫聖說道。

    “也就是說,下界的消失和這個虛壁有關系?”軒轅太子問道。

    孫聖認真的點點頭……

    “冷凝兒她……這是她給你留下的話嗎?只有這些?具體虛壁出現在下界是什麼情況她也沒說?”琴無涯問道,提到“冷凝兒”三個字的時候,多少有些不自然,曾經他們是有過婚約的,但是由于琴無涯的特殊原因,負了她。

    當然,如果琴無涯知道★style_txt;冷凝兒和現在古地中鼎鼎大名的妙菩薩有因果關系,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孫聖坦言,他只知道這些,但是他堅信,下界中人一定是發現了什麼禁密,而這個禁密,是說不出口的,下界的消失也和這禁密有關系。

    “一片天地成為虛無,不復存在,眾生都是虛幻的嗎?”軒轅太子嘆了口氣說道。

    “我正是從虛無中走出來的。”釋如來說道,也講述了自己的經歷。

    “不,反正我不相信下界眾生都是虛無的,若真是如此,我們為何還能活著?”鳳行天搖搖頭,不相信這一則說法。

    “我也不相信,這里面肯定有被掩蓋的真相,早晚有一天,我要查出來。”孫聖也說道,他不能讓下界就這麼白白的消失,不能讓自己的親人和朋友,背負上“虛幻”這個詞。

    眾人都很沉默,得到這個消息,對于他們這些在天仙大陸成長起來的人打擊都是很大的。

    最後,孫聖站起身來,望著頭頂的明月,追憶著當初下界的過往,緩緩的把酒杯舉起來,道︰“不管如何,那些都是我們的經歷,我們的記憶,它們不應該成為泡影,來吧,為我們的故鄉,為我們的故人,敬他們一杯。”

    軒轅太子、鳳行天、釋如來、琴無涯也全都站了起來,他們來到了亭子外,與孫聖並排站在一起,端起手中的酒杯,喝了一口,而後同時將杯中剩余的酒水灑向了空中,點點晶瑩,水珠彌漫,在月光的映襯下,像是一顆顆珍珠翡翠一般……

    這一夜,他們聊了很多,喝了很多的酒,這些都是珍藏的佳釀,有些連大羅金仙都承受不了,喝了之後會醉生夢死。

    最後,連軒轅太子、鳳行天和釋如來都喝趴了,躺在了桌子底下,抱著酒壇子呼呼大睡。

    琴無涯酒量倒是很好,最後腳步踉蹌的抱著古琴,返回自己的修行府邸去了。

    孫聖也喝了不少,此刻望著天空的一輪銀月呆呆出神,回首過往的一幕幕,不禁百感交集。

    尤其是這一次,這麼多故人齊聚于此,讓孫聖的心中更加感懷。

    最後,他踏浪而去,在月光皎潔的湖面上行走,踏著水浪,醉意蹣跚,月光皎潔如水,讓他猶如置身在夢幻中的感覺一般,這種輕松和愜意,已經很久沒有過了。

    一直以來,孫聖從最底層爬起來,從世俗界的一個小鎮子,一路打到了現在的古地,經歷了不知道有多少的坎坷和鮮血的廝殺,讓他精神時刻處于緊繃的狀態,再加上各種各樣的壓力,可以說孫聖從來沒有一天是輕松過的。

    此刻,他十分愜意,要麼說男子漢大丈夫都會被酒所折服呢,不說醉了能忘卻一切,至少會讓各方面的精神緊張得到緩解。

    這個湖叫星月湖,水中倒映著諸天星辰和一輪明月,孫聖一頭扎進了湖水中,躺在湖面上,順著水流飄飄搖搖而下,望著滿天的星斗出神……

    在這種狀態下,感應蒼穹之浩瀚,人的渺小,在這一刻孫聖仿佛不再是作為一位真仙,而是站在一個凡人的角度就看待這一切。

    慢慢地,他閉上了眼楮,享受著這份寧靜。

    不知過了多久,“咚”的一聲,孫聖感覺自己的頭撞到了一個什麼東西。

    他睜開眼,只見一艘小船停靠在他的面前,此刻在這艘小船上,站著一道靚麗的身影,銀裝素裹,超凡脫俗,赫然是劍璇璣。

    只不過,此時的劍璇璣,沒有頭頂一輪銀月,但依然有月光護體,在這月色之中,劍璇璣立身在那個地方,銀白色的衣裙包裹著玲瓏曼妙的嬌軀,站在船頭上,肌膚晶瑩生輝,比月光都要美麗無瑕,烏黑色的發絲也都是晶瑩剔透的。

    “小娘子是你啊,深夜寂寞了嗎?大晚上的出來溜達?”孫聖咧嘴一笑道,沒想到劍璇璣會出現在這里。

    “喝了多少啊這是。”劍璇璣黛眉微蹙道。

    “嘿嘿嘿嘿~~”孫聖一拍水面,凌空躍起,來到了這艘小船上。

    他這才看到,原來這艘小船上不止是劍璇璣一個人,還坐著一位美麗的少女呢。

    這少女身著一身青衣,也是美麗無雙,是一位少見的佳人,雖然姿色上面不如劍璇璣,但也是個傾國傾城的主兒。

    “身為聖王府的聖徒,應當注意儀表,你這般醉醺醺的,滿口胡言,成何體統。”那位青衣少女說道,她是認識孫聖的,畢竟不久前孫聖曾掌摑十幾位洪荒家族的天才,很多人都知道。

    “你誰啊你?管的多不多?”孫聖說道。

    “王家王小溪。”那青衣少女十分高傲的說道。

    “王家的人?”孫聖醉醺醺的盯著她,目光在這王小溪高挺的上打量,道︰“人兒不大,胸脯挺高的,請教一下姑娘的胸肌是如何煉成的?”

    “你放肆!”王小溪立刻站了起來,貝齒緊咬,鳳眼羞怒,她的身份十分高貴,何曾有人這麼跟她說話過?

    “孫聖,她也是聖徒,是聖王府上一批的聖徒,也是我的姐妹,不得無禮。”劍璇璣說道,嗔了孫聖一眼。

    “干嘛呀?了不起啊,最討厭別人說三道四。”孫聖冷笑一聲說道,一股酒勁兒上涌,一屁股坐在了王小溪的身邊,嚇得王小溪立刻往旁邊橫移。

    “上哪切?”孫聖一伸手,扣住了王小溪的香肩。

    “你放肆,你個酒瘋子敢對我無禮!”王小溪怒道。

    “孫聖,快放開她。”劍璇璣也說道。

    孫聖嘿嘿一笑,聖體之力一出,在近身的情況下,誰也別想逃脫他的手心,他一手按住了王小溪,道︰“小姑娘,這里沒你的事兒了,趕緊走,我要和故人敘敘舊。”

    “故人?”王小溪愣了一下,看向劍璇璣,道︰“月姐姐,你和這個酒瘋子是故人?”

    月光下,劍璇璣的臉色十分復雜,沒有說話。

    “小丫頭片子,你懂個毛,不要打擾我們的二人世界,走吧。”孫聖說道,而後手上發力,猛地一甩,將王小溪從小船上直接扔了下去。

    這要是換做其他人,恐怕早就狼狽的落入湖水中了,但王小溪也不是尋常之輩,她能成為聖王府的聖徒,自然實力過人,當場卸掉了孫聖的力量,穩穩的立在了湖面上,但卻一臉羞憤的望著孫聖,何人敢對她如此?這個少年實在是太放肆了。

    “來,小娘子,坐我身邊來,我有許多話想跟你說。”孫聖看著劍璇璣,笑呵呵的說道。

    “我也有話想跟你說,但等你清醒的時候吧。”劍璇璣說道,轉身就要離開。

    “嘿嘿嘿嘿~~”孫聖一身手,快速的攬住了劍璇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本來小船就不大,更何況是在這種近距離的情況下,誰也別想逃脫孫聖的控制。

    再加上,劍璇璣現在也不會跟孫聖真的動手,頂多就是以自身的仙力抵抗一下,最後還是“嚶嚀”一聲,被孫聖拉到了身邊,強有力的胳膊緊緊地箍住了劍璇璣的小蠻腰,將她控制住。

    “孫聖你……”劍璇璣嗔怒,沒想到當著王小溪,孫聖竟敢這麼大膽。

    “月姐姐!放開她!你個酒瘋子!”王小溪也沖了過來,想要解救劍璇璣。

    但結果,孫聖一出手就是封仙術,瓦解掉了王小溪的神力,順手勾住了王小溪的腰肢,也將她攬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