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05章那個啥未遂

第1105章那個啥未遂

    月色之下,小船搖曳,水浪翻騰。[眼快看書新域名xsw ,首字母,以前注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孫聖左手右手各摟著一個美麗的佳人,左手劍璇璣,右手王小溪,哎這句話倒挺押韻……總之局面是特別的尷尬。

    孫聖借著酒勁,膽子也著實大了不少,也不管尷尬不尷尬,哪還顧忌什麼面子,兩條手臂就這麼箍著兩個絕色的佳人。

    劍璇璣和王小溪都嚇了一跳,她們清麗脫俗,氣質高貴,少有人會這麼對待她們,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膽大而且放肆的人。

    “孫聖,你喝多了,有什麼話等你清醒的時候我們再說。”劍璇璣說道,黛眉緊蹙,被孫聖這麼摟著,她也很不自然。

    而另外一邊,王小溪簡直都要瘋了,身為天之驕女的她,向來是潔身自傲的,別的男人在她面前,不是彬彬有禮,就是自愧不如,她哪見過這種陣仗,都快要被逼瘋了。

    “既然你們都不舍得走,那咱們就坐在一起聊聊吧。”孫聖笑道。

    “王八蛋,酒瘋子,我宰了你!!”王小溪嬌喝道,玉體發光,涌動出強大的神力來,想要掙脫孫聖的懷抱,畢竟如此一幕,若是被外人看到,那真是無論如何都解釋不清楚了。

    “哈哈哈哈哈!今天我興致不錯,難得有兩位佳人作陪。”孫聖說道,不依不饒,兩只手臂箍住了兩位佳人,並且手掌開始不安分起來,一會捏捏那里,一會摸摸這里。

    “啊!!”

    王小溪發出了一聲高昂的尖叫聲,這種感覺從未有過,誰敢褻瀆她?估計也只有現在的孫聖可以辦得到了。

    此刻,王小溪只覺得渾身發燙,羞辱難耐,她用盡了神力掙脫,但此刻被孫聖近身控制,根本沒什麼卵用,孫聖血肉之中聖體之力磅礡,這種近距離之下對付這種小姑娘那還不跟玩兒一樣。

    尤其是被孫聖手掌觸摸到的位置,那簡直就跟萬千只螞蟻在攀爬一樣,火辣辣的癢。

    “你叫啊,把所有人都叫來?”孫聖笑道。

    王小溪忙閉口不言,這一幕若真是被人看到,那真是說也說不清楚了,此刻只能用羞憤的眼神瞪著孫聖。

    “孫聖,你放開小溪,你想說什麼我陪你聊。”劍璇璣看不下去了,開口說道。

    “呵呵呵呵,好,王家的小姑娘,沒你什麼事兒了,走吧。”孫聖一甩手,將王小溪再次丟了出去。

    一連被丟出去了兩次,而且每一次都這般隨意,像是垃圾一樣被丟出去,王小溪這樣的天之驕女可以說從未體驗過,讓她羞憤難當。

    這種羞憤有點屈辱,又有點復雜,甚至她會滋生出一種另類的感覺,那就是自己憑什麼就是被丟掉的那一個,憑什麼只能留下來一個人但自己總是被丟掉?

    是,劍璇璣確實比自己漂亮,比自己有氣質,比自己有前途,比自己有天賦,比自己……

    媽蛋!這麼一想,她又感覺自己被丟掉是合情合理的。

    孫聖呵呵一笑,攬過了劍璇璣,用肉身之力壓制住劍璇璣,讓她動他不得。

    劍璇璣美妙的酮體被月光保護著,在月光之下,她是那麼的迷人,雖然看上去有些神態冰冷,但依然不失嬌媚的色彩,肌膚吹彈可破,比各種美玉都要晶瑩剔透。

    孫聖手一勾,劍璇璣的一條**被抬了起來,手掌從腳踝處順著白皙的**向下探去……

    “砰!”

    但結果,劍璇璣卻也出手,扣住了孫聖的手腕,道︰“你夠了,你想說什麼直接說吧,我听著。”

    “但是我喜歡另一種敘舊的方式。”孫聖笑道,可惜劍璇璣的仙力也十分強悍,孫聖的手腕竟然也被她控制住了。

    當即,孫聖一翻身,強大的肉身之力再次體現出來,將劍璇璣推到在了小船上,將其按在了身下。

    此情此景,恐怕任何男人見了都會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更何況孫聖還是個當事人?月色下,劍璇璣神態迷人,眸子中那種羞憤的姿態,更是別具誘惑力,孫聖只感覺自己的腦子更加迷糊了,難以自控。

    “我還是比較喜歡這種方式敘舊,又不是第一次了,放輕松,當初我可是很配合你的。”孫聖笑道。

    “月之罩!”

    劍璇璣突然輕喝一聲,一道月光飛出體外,形成了一輪銀月,將劍璇璣整個人保護在內,想要把孫聖阻隔出去。

    “封!”

    孫聖輕喝一聲,一掌向下壓去,封仙術施展,化解一切的力量,那道月光冰消雪融,被封仙術化解的一干二淨。

    “不許欺負月姐姐!”王小溪看不下去了,沖了上來,同樣施展神通,手捏劍決。

    王家劍訣十分厲害,號稱是可以屠龍的劍訣,威力巨大,斬天滅地,此刻祭出,毫不留情的朝著孫聖斬殺了過來。

    孫聖一伸手,同樣是封仙術,但是這一次,他將封仙術的三重法門全都融合在一起,封天鎖地,畢竟王家的屠龍堅決十分強大,孫聖是領教過的,曾經見八臂劍魔施展過,威力絕倫。

    “嗡!”

    這片空間都被封鎖起來,那道劍訣冰消雪融,在強悍的封仙術面前,無法抵擋,被化掉了法力。

    與此同時,一只大手遮天蔽日,化作了五行牢籠一般,捆鎖四方,將王小溪所在的那片空間給全部的封鎖起來。

    王小溪嬌喝,倉促之間,再次打出了幾道劍訣,都很強大,劍光霍霍,照亮天地。

    “不好……”王小溪驚叫,這般大動靜,肯定要吸引來其他人,到時候有一千張嘴也說不清楚。

    而就在她猶豫的這會兒功夫,那五行手掌壓落下來,封困一切,王小溪嚶嚀一聲,同樣被封住了,拽到了小船上,而且這一次,王小溪連反抗都不得了,她的神力全部被封仙術封住了。

    “怎麼會這樣……”王小溪都快哭出來了。

    “這可是你自己送****兒來的,我就不客氣了,**一刻值千金,兩位娘子,相公來了。”孫聖徹底放開了手腳,將兩女全都按在了船上。

    王小溪這個氣呀,淚流滿面,失去了神力讓她恐慌無比,向來尊貴的她,難道人生中的第一次就要交代在這個地方嗎?一條小船……太倉促了。

    劍璇璣也氣的銀牙緊咬,道︰“孫聖你快清醒吧,喝點酒不是你了嗎?”

    小船搖曳,水波蕩漾。

    在這寂靜的夜晚,有多少人知道這里發生了什麼?

    孫聖變得粗暴起來,伸手一扯,劍璇璣肩上的衣衫被扒開,露出了白皙的肌膚,美麗的鎖骨以及半個紫色的小肚兜兒……

    “你……真要如此!”劍璇璣羞憤難當,尤其是現在當著王小溪的面,更是讓她臉色漲紅。

    “你放小溪走吧,這是我唯一的請求!”劍璇璣貝齒緊咬,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不!你放了月姐姐,我來陪你!”王小溪滿臉淚水的說道。

    這番情景,倒是讓孫聖愣了,沒想到劍璇璣和這位王家的天才少女關系這麼要好,這種事情都願意頂杠,不過這也倒是讓他清醒了一點,感覺自己有點太惡劣了,而且太不光彩了。

    “額……”孫聖愣在了那里,他喝的酒十分霸道,仙力是煉化不了的,不然早就清醒了。

    但最終,孫聖還是停住了,望著身子下面的兩位嬌女,一時間躊躇不定。

    “你清醒了嗎?”劍璇璣說道。

    話音落下,突然有一只手掌拍在了孫聖的背後,霎時間,孫聖是去了知覺,昏了過去,趴在了劍璇璣的身上。

    而此刻在船尾處,站著一位白衣僧人,神聖脫俗,身體籠罩在一片佛光之中,赫然是菩提子。

    “瞎鬧。”菩提子說了一聲,將孫聖提了起來。

    劍璇璣和王小溪趕緊站了起來,劍璇璣立刻以月光遮蔽住自己的嬌軀,朝著菩提子行了一禮︰“多謝前輩。”

    “菩提前輩,您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制裁這個混蛋,聖王府里撒酒瘋,還意圖對我們……那個。”王小溪悲憤交加,淚流滿面,實在是委屈到了極點。

    “我會處理的,你們趕緊回去吧。”菩提子說道,帶著孫聖迅速的離開這里,消失在星月湖上。

    小船悠悠,劍璇璣茫然失神,而王小溪依然恨得牙根癢癢,道︰“這件事我不會善罷甘休,我一定要他付出代價,就算不是對手,我也要讓王霄出手。”

    劍璇璣倒是十分冷靜,道︰“小溪,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不能傳出去。”

    王小溪一愣,旋即也回過神來,是啊,這件事怎麼說啊,好說不好听,真要是傳出去了,舌根子底下壓死人,好事兒肯定會推波助瀾,到時候她們必然要背負一些冤屈。

    “難道……就這麼不了了之了?我真的不甘心。”王小溪氣的銀牙緊咬。

    劍璇璣嘆了口氣道︰“他雖然壞,但不至于會做出這種事情來,今天……他確實失去理智了。”

    修道者本就要忍受無邊的枯燥,人生的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修煉上,不能分心,少有人盡情縱欲的,基本上都是壓制住自己的**,偶爾會釋放一次。

    換句話說……修道者,那都是憋得不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