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06章打狼聯盟

第1106章打狼聯盟

    足足過了兩日,孫聖體內的酒力揮發的干干淨淨,這次喝的酒實在是太霸道了,是珍藏了不知道多少萬年的老酒,號稱可以醉倒仙王的。[本站更換新域名xsw 首字母,以前注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孫聖醒來,想著不久前發生的事情,依稀還有印象,只記得自己在一艘小船上,與劍璇璣和一位名叫王小溪的少女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後來自己徹底醉倒了,當然,他不知道實際上是菩提子剛巧經過那里,化解了一場尷尬的局面。

    “天啦擼,我不會真的……”孫聖想到不禁一陣後怕,這玩意兒傳出去,可不是什麼好名聲啊。

    而且,喝得酩酊大醉辦那種事情,實在是影響發揮啊,要真的軟了,這得給這兩女留下什麼印象啊,名聲徹底毀了。

    孫聖走出了修行洞府,不遠處就是菩提子的洞府,孫聖一出來,就見到了菩提子。

    菩提子講明了原因,並且叮囑孫聖以後不準在酒後無德了,于是轉身走進了自己的修行府邸中。

    “媽呀,嚇死我了,好在沒發生什麼不幸的事情。”孫聖搖頭嘆息道,酒是好東西,但喝多了也誤事啊。

    而就在這一日,孫聖在自己的虛空洞穴中修行,突然,釋如來、鳳行天和軒轅太子跑了進來,三個人臉上變顏變色的。

    “干嘛了你們?這般急匆匆的,感覺就跟強*爆了別人被發現了似的。”孫聖不禁好奇道。

    “臥槽,你還有臉說我們呢,那天喝完酒你都做了什麼?”釋如來說道。

    “額……怎麼了?”孫聖一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有事兒。

    軒轅太子說道︰“你知道嗎?外面這件事兒傳的風風火火的,說是有人在那一晚看到了你和劍璇璣以及王家的王小溪有不軌的舉動,現在外面傳言到處都是,說是你和劍璇璣不清不楚,和王家的王小溪也不清不楚,好事者更實在推波助瀾,把你們的故事編造的有根有據的,還說你們在星月湖的小船上似乎,動靜鬧得挺大的。”

    “臥槽!”

    孫聖直接竄↑style_txt;了起來︰“誰造謠?”

    “你就說有這事兒沒這事兒吧。”釋如來說道。

    “額……”孫聖猶豫了,然後義正言辭的說道︰“我那天喝多了,確實發生了一些事情,但頂端算是那個啥未遂,其實並沒有發生什麼。”

    聞言,三人全都是無語,而後嘆了口氣,軒轅太子說道︰“那你還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真操蛋,怎麼會被人發現呢?”孫聖無語的想道。

    這事兒難道是劍璇璣或者是王小溪散播出去的?那也不可能啊,她們是女人,散播這條消息對她們有什麼好處嗎?只會徒增麻煩,但知道這件事兒的就他們幾個人而已,菩提子德高望重,自然不會閑的蛋疼。

    也就是說,那天確實有人看到了一些什麼,事後添油加醋,煽風點火的造謠,其目的嘛……不言而喻。

    聖王府的聖徒之間競爭無比的激烈,這個消息多半是與劍璇璣和王小溪她們的競爭對手有關系,在打壓她們,故意制造了這場輿論。

    當然,制造這場輿論的不可能是男人,不定是哪個心機婊呢。

    “總之現在很多人都在針對你,他們都是劍璇璣和王小溪的傾慕者,甚至其中還有幾位聖徒。”軒轅太子說道。

    “真尼瑪事兒多。”孫聖嘆了口氣說道,沒想到因為貪杯制造出了這種輿論。

    這簡直比有強敵兒挑釁都要麻煩,大不了打跑就是,可這玩意兒想要壓下來,可就麻煩了。

    “唉,你自己好自為之吧。”軒轅太子說道,而後幾人離開了孫聖的修行洞府。

    孫聖盤坐在虛空洞府中,唉聲嘆息,很快的,另一件事讓孫聖暫時將這場輿論拋之腦後。

    土行龍回來了。

    這小家伙一去好多天,孫聖讓它去尋找那只小黑猴子的,結果這麼多天,土行龍回來之後,卻並未發現這棕黑色小生靈的蹤跡,一點跡象都沒有。

    孫聖不禁皺眉,看來當年那小家伙並沒有回到荒古聖院,不知去向了,難道說真的和下界一起消亡了嗎?還是說進入了別的天地當中?

    對于那只小黑猴子,孫聖充滿了感激之情,當初在下界的時候,若非是小黑猴子贈與他九色樹,他的聖體之法不會進階到這種程度,恐怕早就慘死在聖體法的修煉道路上了。

    這幾天里,各式各樣的消息都已經傳到了孫聖的耳朵里,各種說法都有,有的說他和劍璇璣有染,兩個人曾經是故交,疑似還有一段故事,這倒是比較準確。

    還有的說他和王小溪也有染,王小溪是劍璇璣的閨蜜,這年頭這種事兒屢見不鮮。

    靠,真有想象力。

    更有傳言稱,劍璇璣和王小溪這對姐妹全都和這個少年有莫測的關系,而且姐妹情深呢……

    這特麼……真刺激!

    總之,五花八門的消息要多少有多少,一些人承受不了,那都是兩女的傾慕者,若非這是在聖王府中,恐怕這些人都要打兒來了,尤其是其中有幾位聖者,頗為鬧心。

    而就在這一天,孫聖的洞府中又迎來了一位客人,銀裝素裹,明月纏身,裊裊婷婷,婀娜俏麗,赫然是劍璇璣這位月女神。

    月女神是聖王府的人給她的稱呼,但此刻這一幕若是被人看到,估計又得掀起風波,他們心目中的月女神,竟然主動來找孫聖了。

    “臥槽!”孫聖下意識的想跑。

    “你想去哪兒?”劍璇璣冷冰冰的問道。

    “額……”孫聖訕訕的笑道︰“好久不見了。”

    “我們剛剛見過。”劍璇璣依然冷冰冰的問道。

    孫聖臉色尷尬,最後嘆了口氣,道︰“不好意思,沒想到時隔那麼多年,再次見到會是那樣的場景,我已經自我反省了。”

    “我來這里不是想听這些無聊的廢話的,說點有用的吧。”劍璇璣說道,似是忘記了那一夜的種種,很自然的走了過來,盤坐在孫聖的修行洞府之中。

    孫聖唏噓,道︰“不過說起來,你的膽子還真是大啊,听說這件事兒被好事者推到了風口浪尖上,你還敢跑來找我,就不怕被人看到嗎?”

    劍璇璣的神色微微變化,但很快的冷靜下來,道︰“比起這些輿論,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說。”孫聖道。

    劍璇璣黛眉微蹙,道︰“你自己做過什麼事情忘記了嗎?”

    “額……哪一件啊,我不會真的做了什麼吧。”孫聖頓時有一個激靈。

    “是啊,現在找你來負責。”劍璇璣平淡的說道。

    孫聖的臉上不禁再次變顏變色,看著劍璇璣的神色,貌似不像是開玩笑的意思,不禁走過來在劍璇璣的胳膊上打了一下,道︰“別鬧~~”

    “誰跟你鬧了。”劍璇璣略感疼痛的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道︰“你對小溪做了什麼自己不清楚嗎?她到現在還神力盡失,封仙術只有施術者可以解的開,就當是給我一個面子,替她解開吧,小溪天賦異稟,不能因為這點小事一輩子被禁錮,成為廢人。”

    “哦,這事兒啊,哎呦我滴媽呀,嚇死我了。”孫聖松了一口氣,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有種天上地下的落差感。

    “我明天再過來找你,回去找小溪商量一下。”劍璇璣道。

    “等等,我還沒答應呢。”孫聖說道︰“既然是求我,總應該給我點好處吧,我不介意咱們繼續敘敘舊。”

    “你收斂一下吧,有點正形好不好?”劍璇璣冷冰冰的留下一句話,而後轉身走出了洞府。

    望著劍璇璣的背影,孫聖真是各種咬牙啊,他大爺的,為啥自己總是給別人留下這種印象,我就那麼好開玩笑嗎?是不是以後跟人表白都不會有人相信了。

    “我是認真噠!”孫聖沖著洞外喊了一嗓子。

    “認真你個頭!”外面傳來劍璇璣的怒斥之聲,而後便再無聲音了,估計是已經走遠了。

    然而,不到半天的功夫,風波再起,有人看到劍璇璣進入了孫聖的修行洞府,兩個人在里面待了好久才出來。

    眨眼之間,這個消息風卷殘雲一般被送了出去,風靡整個聖王府。

    孫聖真是醉了,媽蛋,這些人是屬狗崽的嗎?什麼都瞞不過他們。

    這一下,很多人不禁瘋狂了,有些人還不相信不久前的那則輿論,但現在看來,這里面確實有事兒了,而且這一次還是劍璇璣主動去的。

    “天吶,我這顆心啊,哇涼哇涼的!”

    “你別凍著了!說這些沒用的干嗎?我覺得月女神肯定是被威脅的,我們不能就這麼干看著了,聖王府是高尚之地,絕對不容許這樣的敗類存在。”

    “不錯,那就是個人中色狼,我們要組織一次打狼行動!”

    “沒錯!打狼!不管他是聖徒還是什麼身份,我們都要杜絕這種惡劣現象!”

    一些人不能平靜,自發的組織了聯盟,聲稱要對這次事件討回公道。

    一時間,“打狼聯盟”就在這場轟動中成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