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17章 藏經島

第1117章 藏經島

    孫聖和蓋蒼宇落回了這座靈峰之上,東門素瑤巧笑嫣然,笑嘻嘻的說道︰“其實挺想看你們真正打一場的,孫道友,不知何時能將境界提升上來,公平正大的打一場,我想會是一場精彩的大戲。【\/凰\/ 更新快  請搜索】”

    蓋蒼宇笑道︰“你可真是抬舉我了,聖兄的十倍龍拳,誰能抵擋得住?”

    孫聖笑道︰“我可不相信蒼宇兄沒有什麼殺手 。”

    “我也不相信聖兄的殺手 只此一招,想必道祖傳授你的東西,都沒施展出來吧。”蓋蒼宇笑呵呵的說道。

    東門素瑤巧笑嫣然,她比劍璇璣更加具有媚態,道︰“說到底,還是很期待你們兩個打一架,想必整個聖王府都會被震動,孫道兄要盡早提升修為哦。”

    “恩……”孫聖也點點頭,他的修為確實應該再進一步,畢竟聖王府競爭力很大。

    “對于我們來說,提升修為都是次要的,毫不過分的說,乃是家常便飯,但終歸還是要圓滿自己的道法才行。”蓋蒼宇說道。

    “這句話雖然自大了一些,但我還是贊成的。”孫聖說道︰“世人有誤解,總以為修道修的是境界,實際上,修道修道,修的就是道,屬于自己的道,而不單單是境界。”

    “呵呵呵,說的是。”蓋蒼宇哈哈笑道,很贊成孫聖這個說法。

    “反正不管,我可是很期待你們兩個人全力交手一次的。”東方素瑤媚笑道。

    “你怎麼老攛掇別人打架呢?要不然你跟劍璇璣干一架去吧。”釋如來說道。

    “我倒是想啊。”沒想到,東門素瑤竟然很大方,一點也不避諱,道︰“劍璇璣我早就想會會她了,只是不知道到時候,孫道兄會不會出手相助劍璇璣?”

    這話問的,孫聖一時間覺得有些尷尬,同時他心中更加肯定,暗中指使他和劍璇璣輿論的事,肯定有東門素瑤在插手。

    “以你和蒼宇兄的關系,我想不必我出手助你吧。”孫聖笑道。

    “那就是說,真有那一天,聖兄不會插手?”東門素瑤咄咄相逼,一下子變得認真起來,想要听听孫聖的打算。

    “誰跟了我做媳婦我就幫誰。”孫聖半開玩笑的說道。

    東方素瑤臉色微微嗔紅,道︰“一本正經的耍流氓啊。”

    不過她也沒有問下去了,知道自己不會得到答案,這個少年的行事作風讓她看不懂,摸不透,但總之現在和他搞好關系,以後她真的跟劍璇璣打起來的話,讓他左右為難也是好的。

    這一次,他們談論了好久,坐而論道,或者是討論一下古地當今的局勢,以及對不久之後八仙令爭奪戰的看法。

    足足一天的時間,眾人這才散去,他們要回去養精蓄銳,因為三日之後,他們將要面臨一個考驗,說不得會有一場大戰。

    孫聖從蓋蒼宇那里得知,三日之後,將是藏經島之行。屆時,聖王府的諸位聖徒以及一些精英門徒都會前往那個地方。

    藏經島,是聖王府開發出來的一處重要之地,在汪洋大海之上,那里藏匿著各種經卷,各種仙經、仙王經,甚至還有一些無上經卷的殘篇,難能可貴,進去之後不管是誰肯定都能得到好處。

    至于造化的大小,當然要看個人了,僅僅是獲得一部仙經,便能讓人受益匪淺,若是得到了一部仙王經卷,甚至是無上經卷的殘篇,那造化可想而知。

    當然,這些經卷可不是白拿的,里面有聖王府的強者設置的阻礙,可以說是困難重重,不亞于試煉之路上的遭遇。

    聖王府建立這些年來,藏經島從未對外開放過,這一次對外公布,估計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孫聖也回去修整了,他身為聖徒,自然是有資格參加這次藏經島之行的,到時候少不了一番競爭。

    轉眼間,三天的時間過去了,孫聖從洞府中走出來,將自身調整到最巔峰的狀態。

    他在昨日便已經接到了邀請,這一次藏經島之行,所有的聖徒都有名額。

    此刻,孫聖叫上隔壁的釋如來,而後朝著聚集之地趕了過去。

    不久之後,孫聖來到了這里,遠遠的便看到了一件飛行器具橫亙在空中,那是一枚芭蕉扇型的武器,碧綠色的霞光沖天,流動著瑞彩,此刻這芭蕉扇像是化作了一片碧綠色的霞雲一般,橫在那里,上面已經站了不少人。

    那些是聖王府的門徒,早早的便來了。

    一些聖徒也趕到了,站在芭蕉扇上,聖王府雖然成立沒有多少年,但這些年來也吸納了不少的英才,光是聖徒就有很多,享用著聖王府的資源來修行。

    孫聖看到了王霄、雲中龍和王小溪等人,劍璇璣也早早的就來了,還有一些孫聖從未見過的聖徒。

    而此刻孫聖到來,自然也吸引來許多的目光,有些聖徒孫聖眼熟,因為不久前去拜訪過他,但也有一大部分並未見過,此刻對他投來目光,也各不相同。

    有的稍微對視,笑了笑,要麼是寒暄一下,問聲好,但絕大多數人,都保持沉默,甚至是眼神冰冷。

    能成為聖王府的聖徒,又豈會是泛泛之輩,都是天驕級別的人物,有的還都是天地榜上的角色呢,哪一個不是心高氣傲的,誰能服誰?看誰都是一副後媽生的樣子。

    “孫道友,來了呀。”東門素瑤也來了,巧笑嫣然的走了過來,和孫聖一起朝著芭蕉扇飛去,甚至有點舉止親昵,就差挽著孫聖的胳膊了。

    孫聖知道,這姑娘是故意的,想要做給劍璇璣看,分明是在說,怎麼樣?你的人現在和我關系很好呢,充滿了一種挑釁的味道。

    果不其然,東門素瑤很快的把目光朝著劍璇璣望去,頗有得意之色。

    劍璇璣也望了過來,神色恬靜,皎潔的月光將她籠罩住,超凡脫俗,銀色仙衣舞動,翩翩多姿,她足蹬一雙白色的靴子,縴塵不染,腳踩一片月曦,神聖光潔。

    此刻,在劍璇璣的頭頂之上,懸掛著一輪銀月,但是這銀月並非是單純的仙力所化,里面藏匿著一口武器,乃是一口月輪。

    “真可惡,我怎麼那麼討厭這個女人呢。”王小溪在一旁小聲的說道。

    東門素瑤和孫聖走在一起,不過孫聖盡量遠離了這姑娘,這姑娘處處針對劍璇璣,他還是撇清關系的好,若即若離就行,以免到時候真的把自己置身在尷尬的境地當中。

    “眩 橄靄漚渡齲 囪誘獯問喬賾袂氨泊幽亍!倍 潘匱檔饋br />
    秦玉,赫然便是聖王府中唯一的一位女聖者,而這口靈霄芭蕉扇,便是她的武器,乃是仙器一尊,著實讓很多人眼熱,連其他聖者都十分眼熱這件武器。

    “說起來孫道兄你是道祖傳人,可能秦玉前輩會對你多多照顧呢。”東門素瑤突然說道。

    “這話怎麼說?”孫聖不禁問道。

    “嘻嘻嘻,你不知道吧,秦玉前輩在古天庭很有位置的,她當年疑似被道祖指點過,雖然不算是道祖的弟子,但至少有點化之恩吧。”東門素瑤說道。

    孫聖不禁苦澀的笑了笑,那都是曾經的事了,現如今當年的天下第一道祖,已經不再是人人敬仰,很多人都說他是罪人,背棄天下,就算這個秦玉被道祖指點過,但現如今,誰還能對道祖保持尊敬呢?

    慢慢地,人越來越多,基本上都到齊了。

    虛空中,一位女子走出來,赫然是聖王府唯一的一位女聖者,秦玉。

    秦玉雖然是聖者,修道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但依然保持著年輕的風範,看上去也就三十幾歲的樣子,皮膚晶瑩,身材窈窕,可以說是風韻猶存的極品少婦,眼中始終帶著笑意,估計是聖王府五位聖者當中,最沒有威嚴,最平易近人的一個了。

    但是了解秦玉實力的人都知道,她的手段可不簡單,而且手中還掌握有一件仙器,靈霄芭蕉扇,如若不然的話,她也不會得到古天庭的器重。

    秦玉身著一身紫色仙衣而來,比就像道袍,兩條白皙豐韻的大腿暴漏出來,曲線完美,足蹬一雙紫雲靴,此刻落在了那枚芭蕉扇上。

    “人到齊了,我們走吧。”秦玉沒有 攏 叨 橄靄漚渡齲 飪諳善韉畢略刈胖諶耍 耆肓誦榭盞敝小br />
    藏經島實際上距離聖王府較遠,在一片汪洋大海之上,秦玉帶著所有人,駕馭著芭蕉扇在虛空中借助傳送陣穿行,他們這種大人物,自然對虛空傳送陣掌握的得心應手。

    路途中,秦玉和幾位聖王府的女聖徒聊天,有說有笑,倒真的很平易近人,一點也沒有架子,實在是少有的聖者。

    “對了,秦前輩,听說此次進入藏經島有其他大府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傳言。”這時候,一位女聖徒問道。

    此言一出,秦玉的臉色凝重了幾分,道︰“是啊,乾元府的人參與進來了,這一次肯定會踫上。”

    “憑什麼?我們聖王府的造化,干嘛乾元府的人要參與進來。”有人憤憤不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