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22章白家

第1122章白家

    這里簡直是一派諸天滅地的景象,可怕的力量涌動,相互擠壓,使得這里形成一片特殊的場域,不管是誰被卷進來,不死也得脫層皮。[本站更換新域名xsw 首字母,以前注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罰牢模佬。浪

    普通的天才,更是進來之後必死無疑,絕對沒有生還的希望。

    而此刻,就在某個方向,出現了幾道身影,其中一人,身著黑色的斗篷,應該是一名男子,個頭並不算很高,也就一米七上下,看不見他的形貌,此刻這名男子手中,則是持這一件古老的器具。

    這是一口寶具,在符文領域當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而在這黑袍男子的身後,則是走出來兩個人,這兩人是聖王府的人,其中一人,赫然是赫赫有名的雲中龍,身邊跟著一位冷漠的男子,也是聖王府的聖徒。

    “不愧是符道大家白家最杰出的傳人,這種手段,真是讓人心驚。”雲中龍由衷的贊嘆道,見識到這樣的場面,忍不住心驚。

    “雲公子謬贊了,其實是這里的地形至關重要而已,我只不過是以符文之術挪用了九門盾甲的力量。”那名黑袍男子說道。

    “懂得九門盾甲的人世上少見,也只有白家能對此法這麼熟悉,當然,秦玉前輩是個意外。”另外一位冷漠的聖王府聖徒說道。

    “呵呵呵,雖然是罪人傳下來的,但關鍵時刻,卻很有作用。”那名黑袍男子說道。

    雲中龍冷笑一聲,點了點頭。

    那名黑袍男子在前面帶路,就是他挪用了九門盾甲的力量來伏擊孫聖他們的,他精通符文之術,帶著雲中龍他們在這里穿行自如,並沒有受到這里力量的沖擊。

    “恩?人呢?”雲中龍說道。

    這個地方,除了充斥著強大的力量之外,卻見不到孫聖等人的身影,這不禁讓雲中龍眉頭一皺,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是那個人的傳人,精通九門盾甲是正常的。”那黑袍男子說道,但還是冷笑一聲,道︰“可是九門盾甲不止有他那一脈會而已,我白家同樣精研此法的玄妙,經過我白家這麼多年的努力,在九門盾甲的造詣上,遠超他那一脈。”

    “你是說他藏起來了?”冷漠男子問道。

    “藏得再好也沒用,這是我的主戰場。”黑袍男子諷刺的笑道,勝券在握,手持符道寶具,散發出強大的符文法則。

    “乾元府的人也該到了,他們按照白兄指點的路線進來的,應該沒什麼危險。”雲中龍說道。

    “那是自然。”黑袍男子自信滿滿的說道︰“按照協議,我們幫他擒獲那個叫孫聖的少年,但是這個少年身上的一切,我們都要剝奪。”

    “我對他身上的真龍法有興趣。”雲中龍說道,嘴角噙著一抹酷殺之色。

    “那個罪人的傳承,我要全部拿走。”黑袍男子說道。

    “這是自然,本來就是屬于白家的東西。”雲中龍點點頭。

    與此同時,在這片區域的另一個方向,同樣走出來了幾個人,這幾個人赫然是之前跟蹤過孫聖他們的那些乾元府的聖徒,竟然也進來了。

    “人呢?”這些人一出現,立刻皺緊了眉頭。

    “幾位放心,他只是躲起來了,這里是我的主場,想要找到他輕而易舉。”黑袍男子手持符道寶具,帶著雲中龍等人走了過來。

    “你的主場?真是笑話,既然你們也進來了,那就誰也別出去了。”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來,赫然是孫聖的聲音,不過卻只能听到他的聲音,看不到他的人。

    “藏頭露尾,滾出來受死!”那名冷漠的男子呵斥道,冷眼掃視著周圍。

    雲中龍則是比較淡定,嘴角噙著冷淡的笑容,道︰“懂得九門盾甲的人並不止你一個,你這般說也太自信了。”

    “哈哈哈哈~~”暗中,孫聖的聲音傳來︰“我實在沒想到,最先等不及要除掉我的人竟然是你,我還以為是王霄他們呢。”

    “呵呵呵呵,看中你的人,可不只王霄一個。”雲中龍笑道。

    他指的自然是孫聖身上的造化,眾人都知道他是道祖傳人,身上肯定有道祖留下的重要傳承。其次,真龍法驚人,連王家的屠龍劍訣都打敗了,這怎能不讓人眼熱?孫聖身上的真龍法,簡直比藏經島那些無上經卷的殘篇更加珍貴。

    與其在這里百般尋覓,還不如有目標有計劃的出手更加劃算。

    不得不說,雲中龍打得一手好算盤。

    “那就試試看你們能不能抓到我了。”孫聖笑道,他從一個地方走了出來,從一片雷光之中遁出,站在那個地方,白衣翩翩,雲淡風輕。

    “動手,一定要在這里擒下他,不過也要當心其他人,和他同行的幾個人也都不弱,他們肯定也在這里設下了埋伏。”黑袍男子說道。

    “放心好了,我一個人對你們全部,誰是這個戰場的主人,一目了然。”孫聖笑道,身形一閃,消失在漫天的雷光之中。

    “當心!”黑袍男子說道,催動手中的符道寶具,碩碩放光,交織出無盡的符文法則,在演化和卜算,片刻後,他的眼中金光一閃,同樣是符道天眼,道︰“在那個地方!”

    而幾乎就在他話音剛剛落下,從那里沖出來一道身影,快速的朝著他們撲殺過來。

    “哼,小伎倆,我們早已洞悉你的全部!”聖王府的那名冷漠男子冷笑一聲,手持一口仙劍,直接朝著孫聖殺了過去,“噗嗤”一聲,仙劍快速無比,斬入了孫聖的肉身當中。

    “不過如此……”那冷漠男子嘲諷的笑道,但是話沒說話,他驟然發現眼前的這個少年竟然憑空消失。

    “是一道假身!”雲中龍說道。

    “你們洞悉了我什麼?”而就在這時,依然是那片涌動的雷光當中,孫聖站在那里,手持一口漆黑如墨的大彈弓,彈弓拉開,一顆黑色的人頭大小的球形閃電飛了出來,直奔那名冷漠的男子而去。

    這件兵器孫聖很少動用,可以說是他的一件大殺器,曾經在三界試煉場得到的,是三界試煉場對他的賞賜,能凝聚出地獄的力量來。

    “斬!”

    那名冷漠男子回身,斬出一劍,劍光與那顆地獄雷火彈踫撞在一起,雙雙炸開,“轟”的一聲巨響,那名冷漠男子臉色大變,被震飛出去,臉色驚異不已。

    同時,孫聖連連開弓,大彈弓在他手中一臉射出了數顆人頭大小的地獄雷火彈,全都凝聚著地獄的力量。

    “轟轟轟轟……”

    那名冷漠男子也斬出了數劍,每一劍都蘊含著神通之力,但結果還是被地獄雷火彈給炸傷,地獄法則入體,讓他臉色鐵青,感覺到了不妙。

    “你們從這一路殺過去。”那名黑袍男子說道,給眾人之路。

    這個地方形成了一種特別的場域,充斥著強大的力量,若是擅自行動的話,絕對要吃大虧,只有精通九門盾甲的人才能指路。

    “殺!”

    乾元府的兩人殺了上去,手持著兵器,朝著孫聖轟殺過去,想要一舉擒拿。

    但是,孫聖一閃身,直接遁入了雷光之中,消失無蹤,這兩人的攻擊轟在了那里,非但沒有擊中孫聖,反倒是招惹到了那里的雷霆之力,兩道雷光轟殺出來,嚇得兩人連連躲避。

    “哈哈哈哈哈,就這點手段?還說是你的主場?”

    下一刻,孫聖又出現在另一個地方,仿佛從地底下鑽出來的一般,騰空躍起,大彈弓開弓,數顆地獄雷火彈飛射出來,朝著對方落去。

    “轟轟轟!”

    地獄之力炸開,恐怖無比,蘊含著地獄法則,一旦入侵到體內,便會出大問題。

    結果,孫聖再度消失,根本捕捉不到其蹤影。

    “開!遁形無蹤!”那名黑袍男子大喝,他的符道之術確實很驚人,再配合上手中的符道寶具,幾乎是所向披靡,一下子捕捉到了孫聖的位置。

    孫聖也很吃驚,這個黑袍人不簡單,符道之術的造詣對孫聖來說都是罕見的敵人,而且對九門盾甲的了解也很精湛,這樣的人太難得了。

    剛才孫聖隱約中听到了他們的談話,這個黑袍人出自什麼符道大家的白家,而且從他們的語氣中,這個白家貌似和道祖有關系,而且他們也精通九門盾甲之術,看來非同一般。

    這是一場惡戰,不管是對于誰來說,孫聖神出鬼沒,地獄彈弓射殺,給了他們很大的壓力。

    但同時孫聖的壓力也不小,其中最主要的是來自那個白家的黑袍人給他的壓力。對方也熟通九門盾甲的變化之理,更何況這幾座大陣都是他給搬運過來的,他和孫聖可以說是隔空斗法,見招拆招,在破解對方的符文之術,要在這個領域中一較高下。

    “比我們想象的難對付許多,你不是說有把握應付嗎?”雲中龍不禁皺眉道。

    因為過去了這麼久,他們非但沒有傷到孫聖,反而自己這邊損失慘重,好幾個人被地獄雷火彈擊中,被地獄法則入體,情況很不好。

    “他對九門盾甲的了解比我想象的要高,不過放心,他才修行此術幾年,我白家已經鑽研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絕對能勝他,這里依然是我的主場。”黑袍男子說道。

    “我真不知道你是哪里來的自信。”孫聖冷笑道,出現在遠處,彈弓拉開,這一次他直接鎖定了雲中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