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25章白求仙

第1125章白求仙

    《真空經》,便是在闡述真空境的哲理,當年那位絕世之才為此喪掉了性命,《真空經》也下落不明。[本站更換新域名xsw 首字母,以前注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但是經過這麼多年的尋找,還真有人得到了一兩卷《真空經》的殘篇,甚至有人借助這些殘篇,真的悟到了真空境,成功的邁了進去,打破極限,傲視無雙。

    當年那位絕世之才邁入真空境之後,便被上蒼降下了劫難,將其劈殺掉了,那是一幢大因果。

    而後世人有人邁入真空境之後,卻並沒有招致來多大的因果,也沒有遭受滅頂之災。這不禁讓一些人好奇,難道說這兩者還有什麼不同嗎?

    後來,經過人們的驗證,終于得出了其中的結論……

    原來,借助《真空經》的殘篇所修行出來的真空境,並不是真正的真空境,還存在著一定的差距,應該被稱之為偽真空境,畢竟他們得到的只是殘篇,不是完整版的,不可能修出真正的真空境來。

    可即便如此,那也足以逆天了,等同于打破了這一境界的極限,是很多為了追求極限道路的人的目標。

    現如今,孫聖手中就掌握著一篇殘缺的《真空經》,毫無疑問,這必然是無上寶卷,他們終于遇到了,而且是罕見的《真空經》。

    “這次真的是發達了。”釋如來歡喜的叫道。

    “天道獨行,如是真空,這本應該是完美的人體秘境,但可惜,在這片上蒼之下,卻不能圓滿,唯有殘卷流落。”孫聖感嘆道,他了解這則秘聞,不禁為當年的那位絕世之才鳴不平。

    他做出了逆天的舉動,卻被上蒼懲戒,視為不祥。

    這不禁讓孫聖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他也一度被大道排斥,三番四次的想要致他于死地,每一次都險死還生。

    當下,孫聖將這篇殘缺的《真空經》給所有人看了一遍,讓他們抄錄一份,至于他們以後要不要走這條路,那就是個人問題了。

    每一個境界,極限都不止一種,即便是沒有《真空經》,不踏入真空境,也有其他的極限之路能走得通。

    又過了幾日,終于,藏經島之行結束了,秦玉的聲音在整個藏經島上空響起,讓他們速速歸來,不得有誤。

    “走吧,這次我們收獲頗為豐富,四部仙王經卷,十二部仙經,還有一卷無上寶卷,這種收獲已經很驚人了。”孫聖說道。

    他知道,這麼短的時間內,不可能把整個藏經島的經文全部找出來帶走,那不現實,估計普通人在這些時間里,也就能找到幾部仙經而已,踫到仙王經卷的概率都很低,更不用說那種無上寶卷了。

    孫聖他們能得到《真空經》,也實在是機緣巧合而已。

    眾人回歸,孫聖帶著眾人往回走,橫行在藏經島上,不受九門盾甲的約束。

    不久之後,他們從藏經島出來了,回到了那片海域上,他們是第一批從里面出來的人。

    畢竟藏經島密布著九門盾甲,這些人想要從里面出來,還是要費不少力氣的。

    秦玉立在靈霄芭蕉扇上,懸在半空中,光芒繚繞,像是一位超然世外的女聖人,紫色仙衣飛舞,身材窈窕婀娜,一頭青絲舞動,閃爍著光澤,像是匹練一般,映襯著一張完美的容顏。

    在另一邊,那位來自乾元府的聖者也在等待著,手中托著那顆天王星,碩碩放光。

    孫聖走了過來,秦玉也望了過來,看到他們安然無恙,眼中不禁閃過一抹“果然如此”的眼神,而後笑了笑,並未多說話。

    “你們在這等著,我有些話要去問問秦玉。”孫聖對其他人說道,而後邁步朝著秦玉走了過去。

    “前輩,能聊聊嗎?”孫聖走到秦玉的近前問道。

    秦玉回頭看了孫聖一眼,微微一笑,紅唇輕抿,道︰“上來吧。”

    孫聖登上了靈霄芭蕉扇,這口芭蕉扇立刻騰空而起,飛到了一定的高度,而後秦玉一揮手,一片符文法則交織出來,將靈霄芭蕉扇的周圍給封住,似是怕他們的談話被外人听到,這才說道︰“我知道你有問題早晚會問我的。”

    “恩。”孫聖點點頭,道︰“我想問一下前輩關于白家的事情。”

    “問白家的事情?”秦玉有些意外,顯然她沒有料到孫聖沒有問她和道祖的關系,竟然是在詢問白家。

    “對。”孫聖點點頭說道︰“我在藏經島遇到了白家的一位傳人,他精通九門盾甲,甚至能挪移九門盾甲中的法陣,化為己用,我想前輩你應該知道九門盾甲的由來,這白家和道祖肯定是有關系的吧。”

    秦玉猶豫了片刻,美麗的眸子之中閃爍著異樣的光澤,最後才笑了笑,說道︰“九門盾甲出自《九道秘卷》這一點你很清楚,既然白家會九門盾甲,他們必然和當年的那個人有著密切的聯系,你是道祖的傳人,難道他沒告訴你他叫什麼名字嗎?”

    孫聖不禁眉頭一皺,秦玉話中有話,他隱約中猜到了什麼,道︰“你是說……道祖其實是白家的人?”

    秦玉點點頭,道︰“他的名字叫白求仙。”

    “我去……”孫聖差點沒有一口老血噴出來,這名字起的也真是沒誰了,干嗎不去學醫呢?

    不過,道祖是白家的人,這就可以說明一切問題了,難怪白家的人也懂得九門盾甲。

    秦玉繼續說道︰“道祖在成為道祖之前,便是白家出身,本名白求仙,後來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九道秘卷》並且有了大成就,而白家身為道祖的起源地,自然也從道祖那里或多或少的了解一些《九道秘卷》的符文,在加上本來白家就是以符文之術聞名的大家,得到了《九道秘卷》的幫助,白家打敗了自己的競爭對手,一躍成為了現如今古地當中最著名的符道大家。”

    孫聖點點頭,但是心中卻很別扭,白家的輝煌,是當年道祖給他們帶來的,但是從白真的話中,一點也听不出來對道祖的尊敬,甚至也稱之為“罪人”。

    道祖當年被兩大至高的道統定義為摒棄蒼生的“罪人”,很多人都信了,由不得他們不信,就算不信,也只能這麼說,誰敢和兩大至高的道統為敵?

    想到這里,孫聖不禁覺得有些悲憤,道祖出生自白家,但白家對道祖卻是這樣的態度,還不如納蘭家對道祖念些舊情呢。

    唉,有些時候,親情實在是不值一提……即便是親情,都要建立在一些利益的關系上。

    也許,白家可能是不得已而為之,如果不將道祖稱之為罪人,那麼兩大至高的道統肯定要針對他們,所以他們不得不將道祖稱之為罪人,連白家的人都承認,世人自然也就相信了道祖的“罪行”。如此這般,也許白家的後輩人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家族中,確實出了一個背棄世人,背叛天地的大罪人。

    “不過即便是如此,白家的人也沒有掌握全部的《九道秘卷》,只是了解其中一部分而已。”秦玉再次說道︰“所以你要當心點,可能白家的人會盯上你。”

    “恩,我知道了。”孫聖點點頭,他早就猜到了這一點了。

    “還有別的要問的嗎?”秦玉說道。

    “沒了。”孫聖道。

    “沒了?等等,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麼懂得九門盾甲嗎?我相信你應該听人說過我和那個人的關系吧。”秦玉倒是有些意外的說道,其實她一開始就認為孫聖是來問她和道祖的關系的。

    這個少年是道祖傳人,他來請教秦玉和道祖的關系,這是一定的。

    但秦玉實在沒料到孫聖只是詢問了白家,對于她和道祖竟然一字未提。

    孫聖說道︰“你和他有什麼關系也是你們的事,我干嘛要管?”說完,孫聖直接躍下了靈霄芭蕉扇。

    這靈霄芭蕉扇周圍雖然布置有符文法則,不過那是禁音的而已,並不妨礙。

    其實孫聖不是不想知道秦玉和道祖的關系,而是在害怕,他害怕這是道祖惹下的情債,萬一秦玉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可就有麻煩了,不知道該如何處置。

    時間慢慢的過去,進入藏經島的人陸陸續續回來了,這些人有死有傷,雖然實力都不俗,但面對藏經島的九門盾甲,那也不是鬧著玩兒的,甚至有人已經埋骨于藏經島上了。

    不久之後,劍璇璣和王小溪也回來了,王霄也帶著一隊人回來,他們臉上帶著笑意,看來此行有非凡的收獲。

    乾元府這邊,人差不多也回來了,小蘿莉敖舞也出來了,並沒有受傷。不久之後,孫聖還看到了白真,他是乾元府的聖徒,此刻朝著孫聖望來,眼神中帶著分明的怨恨。

    “人都差不多回來了吧。”秦玉說道。

    “雲中龍好像還沒回來。”王霄說道,有些皺眉,他和雲中龍關系不錯。

    孫聖心中冷笑,雲中龍能不能活著回來可不一定啊,他被地獄法則纏身,實力大降,在危機四伏的藏經島上,面對九門盾甲的力量,能活下來的機會已經不足三分之一了。

    但是,讓孫聖沒想到的是,雲中龍還是出現了,傷痕累累,他失去了一條手臂,托著狼狽的身軀出現了,渾身是血,披頭散發,要多淒慘有多淒慘。

    看樣子,雲中龍在里面遭遇了大難,此番雖然活著回來了,但也吃了極大的苦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