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26章質問

第1126章質問

    雲中龍一出現,很多人都驚訝,這是怎麼回事?雲中龍實力強悍,絲毫不比王霄差,怎麼會傷成這個樣子?

    藏經島上固然危險,但以雲中龍的實力,自保絕對沒有任何問題,怎麼會混得這麼慘。[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xsw,更新更快,更省流量]超快穩定更新小說,本文由 。。 首發

    孫聖倒是很意外,這個家伙果然實力強勁,這樣的情況他都活下來了,不簡單啊。

    “雲兄,怎麼回事?”王霄走過去問道,他知道雲中龍的實力,如果不是踫到了意外,絕對不會這麼慘。

    雲中龍一眼就看到了孫聖,此刻血灌瞳仁,雙目赤紅,大吼一聲沖了上去︰“小畜生,今天我就要你的命!!”說完,雲中龍一掌壓落下來,手掌霎時間化作了一尊翻天大印,帶著無盡的怒氣朝著孫聖拍了過來。

    “轟!”

    虛空當場粉碎,即便是雲中龍受了重傷,但他的實力依然超越尋常人,此刻全力一掌,更是能活活拍死天神級別的存在。

    “哼!”

    孫聖冷哼一聲,同樣向前出手,果斷的一記真龍拳,與雲中龍的霸道一掌踫撞在一起,又是“轟”的一聲巨響,大浪翻騰,巨浪卷向高天,在這股力量之下澎湃。

    孫聖和雲中龍全都後退出去,立在水面上,孫聖臉上掛著淡然的笑容。而雲中龍則是雙目赤紅,咬牙切齒,一副恨不得將孫聖活活撕掉的意思。

    “怎麼回事?”所有人都是一驚,不明白他們怎麼會打起來,有什麼深仇大恨嗎?雲中龍一出來,不顧身上的傷勢就和孫聖拼死,這里面肯定有故事啊。

    其中,有些人嘴角露出意味深長之色,這些人,在藏經島的時候都看到了那一幕,孫聖追殺雲中龍等人,將他們吊打的十分慘烈,雲中龍這一身傷,估計和這個少年脫不了關系,此刻他不拼命才怪。

    “雲中龍,你要干什麼?”秦玉從虛空中落下,踩著芭蕉扇,盯著雲中龍問道。

    “我一定要宰了他!”雲中龍咬牙切齒的說道,眼神冰冷,難以抑制滔天的怒火,道︰“我說過,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孫聖冷笑一聲,什麼話都沒說,直接對雲中龍豎起了中指。

    “到底是因為什麼,雲龍中你這般出手,當我不存在嗎?”秦玉喝問道,一向平易近人的她,少有的嚴肅了起來。

    乾元府的人則是站在一邊,樂得看熱鬧,殊不知他們府中有好幾個人都沒有回來,已經死在了藏經島上。而那幾個人都是之前被地獄法則侵蝕的聖徒。

    雲中龍怒吼道︰“是他!就是他在島上用卑鄙的手段害我,不然這一身的傷如何而來,這件事我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卑鄙的手段害你?你扯犢子吧,明明是你和乾元府那個白家的人給我設下埋伏,被我借用九門盾甲之術反擊成功,怎麼成了我害你了?難道你不知道同府的聖徒是禁制相互襲殺的。”孫聖雲淡風輕的說道。

    “哼!”雲中龍冷哼,道︰“說得好听,你擊殺了袁歸,還有乾元府的兩名聖徒,我是親眼所見的。”

    “什麼!”

    “袁歸死了,不會吧!”

    此言一出,很多人都震驚,連秦玉都是眉頭一皺,因為聖徒之間確實禁制私底下相互廝殺的,即使打斗,也不會要掉對方的性命,除非是手持府中聖者的令牌,得到許可,才可以進行生死之戰。

    而且在進入藏經島之前,秦玉已經說了,在島上絕對不能對其他人出手,不然就是壞了規矩,要受到重重的責罰。

    尤其是,死的人是袁歸,那可是聖王府赫赫有名的聖徒啊,和王家的王正是同級別的,兩人都是聖徒當中一頂一的好手,有資格繼承八仙令,沒想到死在了藏經島上。

    “你說什麼?我乾元府的聖徒被他殺了?”另一邊,乾元府的那名聖者也走了上來,望著孫聖,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壓。

    一時間,一道道目光望向了孫聖,有認識他的有不認識他的,但此刻這個少年無疑成為了焦點。

    他竟然還擊殺了乾元府的幾位聖徒,真是膽大包天啊,公然違抗兩大府邸的和平契約,這是要受到重重的懲罰的。每個府邸都對自己門下的聖徒看的極為重要,那都是他們花費了大功夫挑選和培養出來的,死一個都是極大的損失。

    “說!”乾元府的聖者怒喝道,一股聖威無情的朝著孫聖壓制過去。

    “說什麼啊。”孫聖依然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他說的是否屬實,你是否害死了我乾元府的幾名聖徒?!”乾元府的聖者呵斥道。

    “證據呢?”孫聖道。

    “我親眼所見!”雲中龍說道。

    “屁話!”孫聖冷叱道︰“你一上來就要殺掉我,其心可鑒,你的話能作為證據嗎?我確實和你們交過手,但我也只是打傷了而已,並沒有取掉性命。”

    這句話,孫聖說的理所應當,雖然他確實殺了乾元府的兩個聖徒,但也沒人看見啊,單靠雲中龍的一面之詞,不可能作為證據。

    “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說一下。”秦玉黛眉微蹙,認真的說道。

    孫聖點點頭,將事情的經過敘述了一遍,當然,他沒有說他擊殺了兩個聖徒,那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嗎?不過其他的細節他倒是說的很詳細,甚至包括雲中龍穿著一條粉紅色的內褲都說出來了,這細節注意的,恰到好處。

    “噗!”

    雲中龍本來就有傷,听到是孫聖這話當場就吐血了,怒喝道︰“你胡說!”

    “誰胡說了,有本事脫了褲子,看看是不是粉紅色的。”孫聖也叫道。

    雲中龍再次吐血,道︰“你在這個過程中擊殺了兩個乾元府的聖徒,你有意隱瞞!”

    “沒有啊,我並沒有擊殺他們,只是擊傷,單純的擊傷,至于他們死在藏經島,估計是被九門盾甲的力量給磨死了。”孫聖說道。

    “即便如此,你也逃脫不了關系。”乾元府的聖者說道︰“若非你擊傷他們,他們怎麼可能會沒有余力對付九門盾甲?說到底還是你的責任。”

    “這話怎麼說的?明明是他們先來設計伏殺我的,我反抗是正常的,難道說當時他們要殺我,我還得跟他說‘你這麼做是不對滴’這種話嗎?那豈不是太天真了?”孫聖據理力爭。

    “滿口胡言!”乾元府的聖者怒喝道︰“你又有什麼證據證明是他們先伏擊的你?而且你說你借用九門盾甲之術,更是胡扯,你以為九門盾甲之術是誰都能掌控的嗎?就憑你?”

    “他當然可以。”就在這時,秦玉說道︰“古天庭和天道神盟曾經都找過他,難道道友你不知道嗎?”

    “什麼?”那乾元府的聖者微微一驚,而後看向孫聖,道︰“你是說這個少年是那個人的傳人?”

    “沒錯。”秦玉說道。

    “你們聖王府竟然敢將他收入門內?”乾元府的聖者說道。

    “兩大道統都已經撤銷了他的通緝,怎麼不能收他入內?”秦玉理所應當的說道,她就是古天庭的人,而且身兼要職,在這種方面自然很說的上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