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27章送禮物

第1127章送禮物

    一時間,不管是乾元府的這為聖者還是秦玉,都比較為難,雲中龍口口聲聲稱孫聖在藏經島上行凶,但卻沒有有力的證據,這樣根本治不了孫聖的罪,但放過他又說不過去。?

    畢竟,乾元府損失了好幾位聖徒,雖然不是死在孫聖的手中,但卻和他有著直接關系。

    這位乾元府的聖者自然也不會善罷甘休的,聖徒對三大府邸來說,都十分重要,怎能說死就死了。

    秦玉猶豫了一下,道︰“道友,即便是他有些罪過,但也應該回到聖王府接受懲罰,貴府損失了幾位聖徒,我很抱歉,不如這樣,我願意拿出三部仙王經卷來彌補,不知這樣可否?”

    此言一出,很多人都是心中一驚,連那位乾元府的聖者都有些意外。

    仙王經卷十分重要,即便是像乾元府這樣的大勢力也沒有多少部珍藏,秦玉願意拿出三部仙王經卷,而且是她自己彌補,而不是拿聖王府的資源,這讓很多人意外。

    乾元府的聖者微微眯起了眼楮,道︰“秦玉,听說你曾經受到過那個人的指點,現在你果然要維護他的傳人啊。”

    秦玉笑道︰“算不得維護吧,只是這少年的罪名確實不成立,但又不想讓乾元府受損失,只能這般了。”說著,秦玉一揮手,三部仙王經卷飛了出來。

    眾人看得眼熱,這樣的經卷很是難得,雖然藏經島上也藏著仙王經卷,但又有多少人能夠拿到?此刻所有人都眼熱。

    “好吧。”乾元府的聖者欣然同意,收起了三部仙王經卷,最後看了一眼孫聖,道︰“年輕人還是需要好好管教的,你們聖王府一定要負起責任來,少年人太沖動不是好事兒。”

    所有人都知道,這只是面子話,乾元府的聖者再給自己找台階下。

    孫聖心中忍不住冷哼,總覺得有些憋屈,明明是對方先來伏殺自己的,即便是最後沒有定他的罪,但到頭來秦玉還要索賠乾元府,總感覺好像吃虧了。

    但是,既然秦玉都已經這麼說了,他也不好說什麼。

    “我們走吧。”乾元府的聖者說道,祭出了手中的天王星。

    “轟隆隆!”

    這顆星辰立刻放大,乾元府的眾人全都飛到了這顆大星之上。

    “孫小子,那我走了。”小蘿莉敖舞說道,朝著孫聖揮了揮手。

    “恩,小舞,這東西你拿著。”孫聖說道,突然掏出一部經卷,送給了敖舞。

    “我靠!仙王經卷!”

    一時間,很多人驚呼,這家伙竟然送給了敖舞一部仙王經卷,這出手太大方了吧,這可是無價之寶,剛剛秦玉也就是拿出了三部仙王經卷賠償給聖王府而已,即便是一位聖者,都沒有多少這樣的收藏品。

    “哇~~”小蘿莉敖舞吃了一驚,眼楮放光,道︰“《兵甲仙經》,人家一直在找呢,竟然被你得到了,真舍得送給我嗎?”

    “都是故人,客氣什麼,反正這樣的經卷對我來說沒什麼用,比較適合你。”孫聖說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真不知道怎麼謝謝你。”敖舞說道,開心的接過了這部仙王經卷。

    “謝我還不好說,來,在哥臉上香一個。”孫聖笑嘻嘻的說道。

    “好~~~”敖舞笑道,就要湊過來。

    “額……”這倒是讓孫聖嚇了一跳,忙道︰“下次吧,下次再說,趕快走吧,大家都等你呢。”

    眾人看到這一幕,一時間無語,很多男人朝著孫聖投去鄙夷的目光,暗道︰“這個慫比……”

    當然,更多人則是用羨慕嫉妒恨的眼神看著敖舞,尤其是乾元府的人,沒想到這個少年會這麼大方,送給了敖舞一部仙王經卷,他這是有多土豪啊。

    當下,敖舞飛到了天王星上,朝著孫聖揮了揮手,這顆大星騰空而起,遁入虛空之中,很快的消失在這片海域之上。

    不過臨走前,孫聖注意到了白家白真的眼神,充滿了冰冷和狠辣之色,這不禁讓孫聖心頭一冷,這一次藏經島之行,最大的失敗就是沒有解決掉這個叫白真的人。

    這家伙絕對是個禍害,而且以後避免不了要和白家的人打交道了。

    孫聖回頭,正好看到了劍璇璣和王小溪朝著他這邊望來,劍璇璣神色平靜,王小溪則是冷哼一聲,轉過頭去。

    孫聖不禁笑了笑,朝著劍璇璣走了過去,這個舉動,頓時讓所有人都為之矚目。因為他和劍璇璣的緋聞被傳得沸沸揚揚的,但凡是和這兩個人有關的舉動,每個人都細心的盯著。

    “收獲如何?”孫聖問道。

    “要你管。”王小溪說道。

    “跟你說話了嗎?”孫聖道。

    “你……”

    劍璇璣抬手制止了王小溪,笑了笑,道︰“還行吧,得到了一部仙王經卷,不過比較適合小溪修行,就送給她了。”

    “哦。”孫聖點點頭︰“你們關系真好。”

    “恩,你和敖舞的關系也不錯。”劍璇璣美眸閃爍了兩下說道。

    “尼瑪……”

    一時間,圍在周圍的人都感覺到一陣無語,這話什麼意思?不會是劍璇璣吃醋了吧,她這麼神聖脫俗的女仙也會吃醋?別開玩笑了,那可是眾人心目中的月女神啊。

    “額……我這里倒是還有一部經書,我想比較適合你。”孫聖說道,再次取出了一卷經書,名為《月光咒》,這竟然又是一部仙王經卷,送到了劍璇璣的面前。

    “我就曰了!!”

    這一下,眾人全都不能平靜,這小子出手真不是一般的大方啊,又是一部仙王經卷,這家伙到底在藏經島上得到了幾部經卷啊,要知道仙王經卷連一位聖者都沒有多少存貨的,他竟然又送出去了一部。

    “臥槽,他這是來炫耀的嗎?”

    “尼瑪,就算是揮金如土也要有個限制嗎?這麼一部一部的仙王經卷往外送,考慮過我們的感受嗎?”

    一時間,很多人的目光都望著劍璇璣,想要看她收不收,如果不收,那可就是真是**裸的打臉啊,到時候倒要看看這小子的面子往哪里放,豈不是……

    “哦,那我就不客氣了。”

    然而,劍璇璣只是略作猶豫,便伸手接過了那部《月光咒》,收入囊中,甚至連眾人的想法都沒有轉過彎來,結局便已經注定了。

    這一刻,很多人有種吐血的沖動,其中一人頓足捶胸,道︰“臥槽了,我也真是傻比了,一部仙王經卷啊,誰不會收?我到底是在胡思亂想什麼?”

    而相比較之下,王霄的臉色則是極度的難堪,他一直在追求劍璇璣,而且還是奉了家族之命在追求她,結果現在人家卻和別人打得火熱,這讓他心頭別提有多麼窩火了。

    更何況這少年也著實的大手筆,拿著仙王經卷說送就送,王霄自認,連自己都沒有這麼土豪。

    “聖兄,你也太闊綽了,看來這次在藏經島上斬獲頗豐啊,你到底得到了多少經卷。”東門素瑤不禁走過來說道,劍璇璣得到了一部珍貴的經卷,讓她心里很好受。

    孫聖笑道︰“我也就是得到了這幾部仙王經卷而已,不過都不適合我用,不如送出去做個人情。”

    “真是大手筆,那有沒有送給我?”東門素瑤媚態萬千的笑道。

    “有啊,拿去……”孫聖丟出去一部。

    眾人吃驚,難道又是一部仙王經卷?這比裝得該給滿分啊。

    東門素瑤接過來,定楮一瞧,不禁臉色緋紅,這就是一部普通的書卷,上面寫著《寡婦門前是非多十八曲牌》……

    “你自己留著看吧,哼!”東門素瑤嬌哼一聲,將這部書卷丟給了孫聖,氣哼哼的走到了一邊。

    這部書卷是他找琴無涯借來的,說是回去研究一下,此刻用來逗了逗東門素瑤,總算是不這個不省心的女人給氣走了,讓孫聖松了一口氣。

    “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秦玉說道,祭出了靈霄芭蕉扇,帶著眾人登空而上,鑽進了虛空當中,朝著聖王府的方向飛去。

    這一路上,每個人都很寂靜,整理著自己在藏經島上的收獲。

    而對于孫聖他們來說,其中最大的收獲,估計要屬那一卷《真空經》的殘篇了,雖然得到了幾部仙王經卷,但其價值遠遠不能和這半卷《真空經》相提並論。

    這是在天神和真仙領域的極盡之法,若是能參悟,必將突破這一領域的極限,會省去孫聖很多的麻煩,省的到時候自己在費勁堅信的去尋求極限之境了。

    只不過,這條路真的可以走嗎?是個未知數。

    每個領域當中,極限都有很多種,但真空境無疑是其中最特別的,圓滿的真空境,會引來毀滅之災,被上蒼誅殺。而偽真空境雖然也能做到打破極限,但那畢竟不是圓滿的境界,多少會讓人有些不甘心。

    孫聖現在只是得到了其中一卷殘卷,即便是他想要修出偽真空境,也需要其他的殘卷才可以。

    “《真空經》是否在你手中?”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進了孫聖的耳中,是秦玉的聲音。

    “前輩知道?”孫聖有些意外道。

    “恩,那本來就是我藏匿的,那戰爭機器頭顱內的符文被破解,我是有感應,但是我勸你最好不要修行《真空經》”秦玉暗中說道,對孫聖密語。

    “為什麼?”孫聖不禁納悶而,只因為這部經書過于危險嗎?

    “你現在魂魄不全,修行《真空經》對你沒有好處的。”秦玉語出驚人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