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48章 真君之名

第1148章 真君之名

    廣雲仙被鎮壓了!

    封仙牢籠內,一道道法則壓落下來,即便是強大如廣雲仙都反抗不得,被壓制的十分淒慘,仙力和肉身之力都動用不了,甚至是血液都停止流動了。

    這是封仙術中頗為霸道的一式,今天孫聖是第一次施展,效果讓他很滿意。

    “對我動手,你可知這是什麼罪過!”封仙牢籠內,廣雲仙咬牙切齒的說道。

    “明明就是你自己自找的。”孫聖說道,伸手一揮,法則壓制,牢籠內廣雲仙悶哼一聲,差點被壓制的趴在地上,慘不忍睹,他的天驕之名在這一刻被打破。

    王霄和雲中龍此刻都十分後悔,早知道就不讓廣雲仙來刁難孫聖了,沒想到打壓不成,反倒成全了對方。

    “住手!”

    就在這時,一道如炸雷般的聲音傳來,讓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到心頭一震,不管是修為再高,此刻都有一種想要吐血的沖動。

    尤其是孫聖,這道聲音像是化作了一柄利劍,刺穿了他的胸口,讓孫聖悶哼一聲,向後倒退出去,體內氣血一陣翻騰,嘴角更是有金色的血液溢出。

    虛空中,出現了一個人,那是一名男子,看上去也就三十多歲的樣子,但真實的修道歲月一定高的嚇人,因為他的眸子無比滄桑,充滿了歲月感,但又凌厲無雙,透出一種大威嚴。

    這是一個身著大紅袍的男子,一身氣息雖然內斂,但卻可怕的讓人顫抖,哪怕是一縷氣息釋放,都讓在場的人抬不起頭來。

    廣烈真君!

    人群中有人發出了這樣的驚呼之聲。

    難怪這股氣息這麼強大,這人正是廣烈真君,天道神盟的一位大人物,有著“真君”之名。這種真名,可不是尋常的聖者可以獲得的了,聖王府這麼多位聖者,卻沒有一位有“真君”之名。

    真名,意義重大,一般只有道行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才有獲此殊榮,比如說真龍、真凰等等,他們的名字前面之所以帶個真字,意義便在于此。

    廣烈真君,這是一位毋庸置疑的大人物,連聖王府的幾位聖者見了都要行禮。

    此刻他出現了,立在虛空中,僅僅是一縷氣息,便震懾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小小孽障,實在是放肆到了極點。”廣烈真君開口喝道,沒有問原有,直接定孫聖的罪。

    廣雲仙是他的子孫,此刻看到自己最寵愛的子孫被人鎮壓,這位真君動了怒氣,不管是因為什麼,這在他看來是罪無可恕的。

    “前輩,不是這樣的,你怎麼不問問是誰的責任。”釋如來說道。

    “住嘴!”廣烈真君呵斥道︰“老夫說話,一個小小的後輩就敢插嘴,退下!”話音落下,廣烈真君一甩袍袖,又是一縷氣息外放,撞在了釋如來的胸口上。

    “砰!”

    釋如來當場被震飛出去,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

    別看釋如來現在修為過人,甚至要勝過王霄,但在一位真君面前,他的這點道行還是不夠看的。

    這一刻,所有人都不敢說話,這可是一位真君啊,無上人物,即便是仙王也不敢在他面前頂嘴,不然後果都是可怕的。

    不遠處,王霄和雲中龍都露出幸災樂禍之色,在真君面前頂撞,當真是找死。既然廣烈真君出面了,而孫聖又鎮壓了廣雲仙,這一次就算他不死也得脫層皮了。

    如此,也算是為他們出了一口氣了。

    “你可知罪!”廣烈真君望著孫聖。

    “看來前輩是不準備問這其中的是非曲折了?”孫聖穩定心神,開口問道。

    “我只問……你可知罪否!”廣烈真君說道,不容置疑,威嚴不可侵犯,沉重的壓力當頭落下。

    孫聖只感覺喘不過氣來,真君之名果然不是蓋的,他比任何聖者都要厲害。

    但是,孫聖依然不能屈服,他挺直了腰板,字正腔圓,鏗鏘有力的說道︰“無罪!!”

    眾人都是一驚,誰都沒想到孫聖的骨氣竟然這麼硬,寧折不彎。但是,也有人覺得這是一種膽大妄為的表現,是在自尋死路。

    只有孫聖自己知道,他決不能認罪,認了罪更是讓廣烈真君找到了借口鎮壓他,會當面懲戒,而這種懲戒,是絕對不會輕的。

    “放肆!”廣烈真君喝道,簡簡單單兩個字,卻像是重錘一般,狠狠地敲擊在了孫聖的心房。

    “噗!”

    孫聖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痛苦不堪,這也就是他,換做是另一個人,早就飛出去了,甚至元神都被震裂了。

    這是一次慘烈的壓制,但是不丟人,要知道對方是一位真君啊。往常,這樣的人物對任何人都不會高看一眼的,而今卻來為難一個少年。

    “無罪?好一個無罪,老夫治你的罪你還敢強詞奪理?哼,斬你兩重大境界的道行,自己反省吧。”廣烈真君說道,聲音威嚴,宛如上蒼之音一般。

    “什麼!”

    這一刻,眾人無不震撼,斬兩重大境界,這個懲罰實在是太過嚴重了。

    修道不易,任何人能有今天這般成就,那都是一步一個腳印走上來的,有些人一路征戰,到達這般境界不知道流了多少血,豈能說斬就被斬?

    一時間,釋如來、軒轅太子、劍璇璣和唐媚等人都是臉上變色,這樣的懲罰太過嚴重了,簡直不通情理。只有因為自己的子孫打不過人家,就要斬掉人家的修為,這就是大人物的風範嗎?這就是大人物的品質嗎?

    “嘿嘿嘿嘿嘿……”但是也有人冷笑,比如說王霄和雲中龍,他們樂得如此。

    孫聖若是被斬去兩重大境界,等同于連神級領域都不是了,那他們捏死孫聖還不跟捏死螞蟻一樣?

    但是,孫聖一如既往的冷靜,即使內心冰冷,卻不能表現出來,畢竟對方是一位真君。

    “道友,不可。”這時候,虛空中傳來聲音,聖王府的幾位聖者相繼出現了,除此之外,還有乾元府和上清府的兩位聖者,也跟著一並出現了。

    緊接著,虛空之中再次走出來一個人,這是一位老者,頭發花白,衣著樸素,甚至衣服上還有補丁,怎麼看怎麼不起眼,甚至他身上都有沒強大的氣息散發出來。

    但是,沒有人敢小覷他,因為這位衣著樸素的老者,是另外一位真君,鱷央真君,來自古天庭。只是他的氣息隱藏的太好了,簡直是絲毫不漏。

    這人本體是一頭萬年大鱷,血脈強大,曾是妖族,但現如今在古天庭的位置無可替代。

    兩位真君都露面了,一個氣勢逼人,一個平淡無奇,不得不讓人感慨。

    “道友,萬萬不可。”吳姓老者站出來,開口說道。

    “怎麼?我代替道盟懲戒一個罪人都不應該嗎?”廣烈真君冷冰冰的說道。

    吳姓老者說道︰“道友,還請看在我的薄面上,饒他這一次,畢竟,這個少年身份重要,我等怎麼敢擅自處置?”

    “身份重要?”聞言,廣烈真君不禁冷笑一聲,道︰“你想說他是那個人的傳人是嗎?不就是個罪孽之徒的後人嗎?有何了不起?依老夫所見,這是個禍胎,盡早除掉的好。”

    此言一出,一些人心中動容,他們都知道說的是誰,提及那個人,很多人都覺得惋惜,曾經他是何其的風光,傲視天上地下,號稱是古地第一強,奈何最終卻成了一大罪人。

    孫聖心中則是冷笑,看樣子這些年來這兩大道統給世人灌輸了很大的影響,讓人們根深蒂固的認為當年的道祖是一大罪人,卻渾然不提是他們為了一己之私,要奪神荒骨,才會逼的道祖走投無路,讓曾經的古地第一強走向了沒落。

    現如今,這個來自天道神盟的廣烈真君言語激昂,要除掉孫聖,斬去禍胎,這讓孫聖心中更加冰冷。

    “誰說也沒用,老夫斬他兩重境界,已經是大加恩赦了。”廣烈真君說道。

    但誰都知道,這無疑是要讓孫聖去死,若是斬掉他的境界,別說是孫聖其他的仇人,單單是王霄和雲中龍就會抓住這個機會,致他于死地。

    釋如來等人各種磨牙,實在是太狠毒了,只因為自己的子孫挑釁不成反被鎮壓,他就要將對方置之于死地。

    “道友,此事事關重大啊。”吳姓老者開口說道,依然在勸阻。

    “你想說什麼?”廣烈真君也不是糊涂人,此刻看到吳姓老者有難言之隱,知道里面肯定有事兒。

    吳姓老者說道︰“當初兩大道統都在通緝他,最後為何撤掉了通緝?當初你在北洋閉關,即便是出來後也應該听說這件事了。”

    聞言,廣烈真君不禁眉頭一皺,他確實略有耳聞,當初古天庭和天道神盟都發話要將這個少年帶回去,但最終卻不了了之。當時廣烈真君在閉關,他出關後隱約中听人提及過,說是有一位神秘人物拜訪了兩大道統的領袖。

    而這個神秘人物,疑似和很多年前泯滅的陰曹地府有關系,還隱約中听天道神盟的高層提到了什麼酆都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