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180.第1180章 魔女逆鱗

1180.第1180章 魔女逆鱗

    聖王府大門成為廢墟,一位少女攜帶著萬千魔氣而來,駕臨聖王府,宛如一位蓋世魔尊一般。

    “聖王府的渣仔,滾出來!姑奶奶我來砸場子了。”小魔女呼喝道,其聲音猶如一場風暴一般,席卷整個聖王府。

    她邁步向前走來,縴細白皙的玉腿,蕩漾出謎一般的風情,美麗的瞳孔中魔光丈許長,像是兩口絕世魔劍一般,要撕裂這天地,蕩平這乾坤。

    沒有人敢阻攔她的去路,因為在眾人的眼中,她是酆都大帝,一位功高蓋世的存在。

    “見過前輩。”釋如來、軒轅太子和鳳行天趕緊迎了上去,只有他們知道來的人是誰,這根本不是酆都大帝,而是更加可怕的小魔女。

    之所以說她更加可怕,倒不是因為小魔女的實力就一定比酆都大帝強,而是因為這位小魔女的行事風格和手段,毫無規矩可言。

    酆都大帝雖然強大,但最起碼有風範,有氣度,不會胡來,最起碼能佔住“道”與“理”的觀念。

    但這位小魔女就不一樣了,完全沒有任何的束縛和規則,在她面前,仿佛一切生命都毫無價值一樣。

    “恩,閃一邊去吧。”小魔女擺擺手說道,真是一如既往的風格,仿佛誰也不看在眼中。

    就這樣,小魔女光明正大的朝著聖王府內走去,所過之處,眾人紛紛讓路,連聖王府的高層都大氣不敢喘,因為他們知道這個人物他們招惹不得。

    虛空中,聖王府的幾位聖者被驚動了,紛紛從閉關之地出現,來到虛空中。

    “酆都大帝,你……你來做什麼?”吳姓老者問道,不久前酆都大帝降臨的時候,他們都感覺到了壓力,連兩大真君都不敢妄語。

    現在,這位大帝再次降臨聖王府,所有人都緊張,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干什麼。

    “酆都大帝?呵呵呵呵,隨便你們怎麼稱呼吧,我無所謂。”小魔女笑盈盈的說道,天真爛漫。

    “等等,你真是酆都大帝嗎?”這時候,聖王府的一位聖者問道,因為他們覺得眼前這個少女和酆都大帝相比,氣質截然不同,酆都大帝雖然也是少女姿態,但有一種上位者的風範,威嚴不客侵犯。

    而眼前的這位少女,雖然和酆都大帝生的一樣的面孔,但氣質上卻截然不同。

    如果說酆都大帝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話。

    那眼前的少女給人的感覺便是一種魔性,讓人忍不住忌憚,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人感覺這是一個十足的壞人,壞的淋灕盡致,不加掩飾。

    “你們覺得我是她,我就是她。”小魔女說道,繼續邁步向前走。

    “這麼說你不是酆都大帝,你是誰,來我聖王府有什麼目的?”王鼎天喝道,但也不敢大意,眼前這個少女和酆都大帝長得一樣,不管她是誰,都不一般。

    “來收債的。”小魔女笑著說道,充滿了邪性的魅惑。

    “不管你是誰,不要裝神弄鬼,你以為幻化做酆都大帝的容貌,我們就會怕你嗎?”王鼎天冷笑道,身上強大的法則纏繞,想要試驗一下小魔女的實力。

    畢竟,這個少女的出現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生的和酆都大帝一模一樣,是她本來就張這樣?還是故意幻化而成的?不知道在弄什麼玄虛。

    小魔女斜睨王鼎天,笑道︰“怎麼?難道你不應該怕嗎?”

    話音落下,小魔女突然出手,手捏拳印,干脆利落的一拳朝著王鼎天轟了過去,一只充滿魔性的拳頭飛了出去,直奔王鼎天而來。

    “在我聖王府你就敢如此肆無忌憚的出手!不要命了嗎!”王鼎天怒喝,少有人敢對他如此,他身份高貴,無人不尊敬,即便是一些大人物都不一定能動他。

    當下,王鼎天鼓動強大的法則,守護住自己的全身,那是他的道法,看來王鼎天也沒有小覷小魔女,一上來就動用了自己的道法,可以說是用盡了全力。

    當場,一片古老的星空出現,將王鼎天保護在里面。

    “轟!”

    結果,小魔女這一拳直接撕裂了籠罩住王鼎天的古老星空,一拳轟在了王鼎天的胸口上,讓他“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然後整個人從這片星空中飛了出去,踉蹌的穩住了身形。

    “你……”王鼎天抬頭,一臉蒼白之色,他動用了自己的道法,竟然被人一拳打破,而且將他重創,那普普通的一拳,簡直讓他的五髒六腑化為血水。

    這是什麼力量?

    這一刻,王鼎天畏懼了,這個少女到底是什麼境界的存在,難道她有著和酆都大帝相同的實力?

    這一下,聖王府的幾位聖者全都不敢說話了,這個少女真的好強,不在酆都大帝之下,這兩個相貌相同的少女,氣質不同,但實力卻旗鼓相當,如此說來的話,這位少女是一位……大聖!

    古之大聖,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存在,現如今的這片天地中,這樣的存在屈指可數,除了兩大至高的道統有這種級別的存在,已經找不出來幾個了。

    “哼!”

    小魔女冷哼一聲,而後凌空一抓,“轟”的一聲,聖王府最中央的一座宮殿炸碎了,這是聖王府的重要之地,是幾位聖者議事的地方,整座宮殿都布置了強大的法則,結果卻被這位少女凌空一抓粉碎了。

    廢墟中,一座金碧輝煌的王座騰空而起,懸在空中。

    小魔女身形一動,出現在那張金色王座前,優雅的坐在上面,白皙的玉腿翹起,兩條玉腿相互交疊,神態典雅迷人,玉手輕托著香腮,目光望著聖王府的幾位聖者,道︰“听說……你們動了我的人?”

    此言一出,現場一片寂靜,聖王府的幾位聖者當場無語,似是想到了什麼。

    “不知道你是哪位前輩。”吳姓老者向前拱手說道。

    “你不用管我是誰,回答我的問題,是不是動了我的人?”小魔女眸子微微眯起來,美麗的眼楮中魔光閃爍。

    “你是指的……”吳姓老者皺眉,雖然猜到了什麼,但是不敢確定。

    “姓孫的那個小子。”小魔女開口說道。

    一時間,聖王府的幾位聖者,包括高層,全都是深吸了一口亮起,果然,這個少女是因為孫聖的事情而來,起初他們也猜到了,但是怎麼也不會想到這樣的一位存在,會為了一個少年駕臨聖王府。

    另一邊,王鼎天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你說的是孫聖?”吳姓老者也神色復雜。

    “沒錯,那是我的人,听說你們為難過他。”小魔女舔了舔紅潤的嘴唇,嘴角勾起一抹邪異的笑容。

    “是誰?誰在外面胡說八道?”王鼎天怒喝,掃視著聖王府的眾人。

    但實際上,根本不需要有人出去傳,孫聖反出聖王府已經是盡人皆知了,整個古地都知道,有個叫孫聖的少年,一口氣打出了聖王府,而且以少年之姿,區區天玄境便擊殺了一位仙王,現在這個消息已經傳遍了古地,很多人都知道了。

    “你的話貌似很多呢。”小魔女眯著眼楮說道,而後張口吐出一口氣,那是一股渾濁的魔氣,內涵強大的法則。

    而這股魔氣,眨眼間來到了來到了王鼎天的面前,“砰”的一聲轟在王鼎天的胸口上,再次將他擊退。堂堂一位聖者,王家的一位老祖,竟然被人一口氣震得後退出去,險些再次噴出一口鮮血,這種屈辱感,讓王鼎天簡直要瘋掉了。

    “哼!”小魔女冷哼一聲,懶得再去搭理王鼎天。

    “我早說過,那少年雖然被兩大道統針對,但他身後站著的人也不是我們招惹的起的。”秦玉說道。

    吳姓老者神色復雜,他猶豫了一下,上前行禮,道︰“這位前輩,這不能怪我們,當初是孫聖自己要求脫離聖王府,接受聖王府的考驗的,而且他也殺了聖王府許多人。”

    “是嗎?就這麼推卸責任的?如果不是有人把他逼到死路,他會做出這種選擇嗎?”小魔女說道。

    “這……”

    吳姓老者臉色為難,確實,所有人都知道,孫聖之所以選擇脫離聖王府,不惜舍生忘死的一路打出去,拼的重傷,實際上就是因為聖王府想要把他打入無界之淵。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孫聖也不會反出聖王府。

    如果他能一直待在聖王府,對聖王府也是一大幸事,將來這個少年成長起來,能撐起聖王府的一片天。

    只是可惜,當初廣烈真君再三威脅,吳姓老者不得不就範,頂不住一位真君帶來的壓力。

    “動了我的人,可不能一點責任都沒有,你們選出來誰來負責,接受懲戒。”小魔女淡淡的說道。

    “你說什麼?”聖王府的另一位聖者說道︰“一個小小的少年受辱,即便是他有天大的委屈,也不能讓我們聖者負責。”

    “怎麼?聖者很了不起嗎?你太拿自己當回事兒了,那就先從你開始吧。”小魔女說道,而後凌空一抓,朝著那名聖王府的聖者抓去。

    “你……你做什麼!”那名聖王府的聖者大喝,不久前,正是他慫恿吳姓老者將孫聖打入無界之淵的,站在了王鼎天那一方。

    在這位聖者的眼中,即便是那個少年再怎麼天賦異稟,但又怎麼能和他們這種尊貴的身份相比?故此在小魔女提出要對他們懲戒的時候,這位聖者最不甘心,怎能為了一個小小的少年去懲戒他們這些尊貴的聖者?就算他再怎麼有天賦,那都是以後的事,能不能成長起來都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