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189.第1189章 恩將仇報

1189.第1189章 恩將仇報

    接下來,孫聖得到了一些關于青牛的重要訊息,原來青牛當年年輕的時候,只是出身草根而已,他沒什麼強大的血統,就是普普通通的一頭大水牛。

    但就是這麼一頭大水牛,卻有著過人的造化,修煉成型,後來更是食用龍血,鳳髓等無價珍寶當成養料,硬生生的改變了自己的體質,成為特殊的存在。

    後來,青牛這麼一個草根妖族得到了這麼大的造化,其他的妖族欲將之除掉,拿到其身上的造化,這其中,南國妖族便是主力。

    後來,就這麼一頭牛,和整個南國妖族開戰,甚至擊殺了南國妖族的一些大人物,但終歸是無法和數百萬年的妖族道統相比,很快的這頭牛便被南國妖族擒獲了,關鍵時刻,正是當年的道祖救了他。

    隨後,青牛便跟隨了道祖,成為了道祖的坐騎。

    這是青年年輕時候的,一段經歷,但是孫聖要問的是現在青牛身在何方。

    “說起來,道祖隕落後,那頭牛消失過一段時間,而且一消失就是上萬年,疑似蟄伏起來了。”

    這一點孫聖知道,當初青牛和帝九去了下界,沒有立刻就實施道祖留下的計劃,而是隔了萬年的時間,才開始實施,顯然他們當時物色了萬年的時間,最終才選擇在白家種下了道祖的靈魂種子,可見對這件事的重視態度。

    “不過不久前,那頭牛到時回來了,被古天庭的人追殺過,听說逃進了禁忌之地,被困在了里面。”

    “是哪里?”孫聖問道。

    “在一片未被開發的領域,不過沒人知道。”

    最終,孫聖不禁落寞而歸,他打听到了青牛的一些事情,但卻沒有問出具體青牛被困在哪里。

    看樣子,還得等找到帝九之後,才能了解其中的細節。

    亦或者說,當自己的實力足夠強大的時候,帝九會親自來找他。

    轉了一大圈,孫聖問了許多問題,旁敲側擊,除了打听了諸葛果和青牛的事情之後,他還詢問了古天庭和天道神盟這兩大道統的一些事情,不過沒有細問,而且是旁敲側擊的詢問的,避免被人發現什麼端倪。

    “怎麼樣?找到你要找的人了嗎?”火凰女問道。

    “恩,有一個就在磐城之中,和極樂門有關系。”孫聖點點頭說道。

    “什麼?你是說罪門?”火凰女驚呼道︰“如果是在罪門里面,要見到估計會比較麻煩,罪門是磐城四大勢力當中防範最嚴的地方,畢竟是通緝要犯的群居之地,如果你要找的人在罪門,估計不好進。”

    孫聖也點點頭,他了解了一下關于罪門的事情,確實很不好進,而且這個組織很不好說。

    諸葛果他是必須要見的,畢竟神荒骨在她的身上。

    最後,孫聖他們在磐城的大街上游走,思考著如何聯系罪門,同時,他們朝著涅之地走去。

    來磐城一趟,自然要領略一下涅之地風采,不然豈不是白來一趟了。

    涅之地,就在磐城的城下,是磐城最重要的地方,被四大勢力一起看守著。

    終于,孫聖他們來到了城中心,這里有一座古老的建築,並不是多麼的高大,但卻修建的十分氣魄,這座建築便是前往涅之地的重要地方。

    而就在這時,孫聖他們在這座建築前看到了一個熟人,而當這個人出現的時候,沈雪和沈慕紫的眼神一下子變了,尤其是沈雪,一臉厭惡之色,沈慕紫的臉上也浮現出了一抹冰冷,因為這個人,正是不久前和她們分別的燕瓊高,而且是沈慕紫的未婚夫,最後卻拋棄了沈慕紫。

    燕穹高貌似是在看守這座建築,而且他們人數不少,負責守護這座建築,把守涅之地的門戶。

    而與此同時,燕穹高也看到了孫聖他們,不禁臉色一變,他沒有去看沈雪和沈慕紫,而是盯住了孫聖,眼中不禁閃過一抹凌厲之色,冷笑道︰“好啊,來得好不如來得巧!!”

    “哦?作何解?”孫聖眯著眼楮說道。

    “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真實榮幸之至呢,上次的事情我記心里了。”燕穹高冷森森的說帶,眼中浮現著一種陰狠之色。

    同時,與他一起的一些人,也不禁把目光投了過來,眼神不善,盯住了孫聖他們。

    “燕瓊高,你什麼意思!想干什麼!”沈雪呵斥道。

    燕瓊高懶得去看沈雪和沈慕紫,而是盯著孫聖,道︰“這是我和他的恩怨,你們都別管!“

    “恩怨?我記得是我們把你從大盜的手里救下來的,說起來我們對你只有恩,怨是從何談起?”甦菲冷笑道,一臉不恥之色。

    “算了,跟這種人說什麼道理,本身就是挑弄是非的小人物而已。”孫聖攔住了甦菲說道,嘴角也掛著一抹譏諷的笑容。

    他知道,燕瓊高故意找茬,只因為當初自己讓他滾蛋,沒有帶著他一起走。沒想到這家伙還真的安全的來到了磐城,此刻相見,以燕瓊高這種人的心性,恩將仇報是必然的。

    “果然是個恩將仇報的無恥小人,慕紫沒有跟著你就對了。”沈雪也說道,一臉作嘔的表情。

    燕瓊高臉色陰晴不定,咬牙切齒,眼中滿是怨毒之色,道︰“我跟你們沈家已經沒有任何瓜葛了,沈慕紫這種女人本少爺怎麼會看得上,我已經通知家族,與你們沈家的婚約作廢。”

    “小人!”沈慕紫說道,氣得臉色漲紅,銀牙緊咬,真的很想殺掉這個以前她死心塌地選擇跟隨過的男人。

    “哼!現在是我跟你的恩怨!”燕瓊高盯住了孫聖。

    孫聖微微一笑︰“呵呵呵呵,滾!”

    “你……”

    燕瓊高各種咬牙,又是這般態度,又是這種不屑的眼神,就跟他當初在城外的時候一模一樣,讓燕瓊高恨欲狂。

    他當初在火鳳島的大盜手中遭受欺壓,讓他的自尊心扭曲,現在來到了磐城,背後有了靠山,這種扭曲的心理更加嚴重,時時刻刻都想做點什麼挽回尊嚴,尤其是對待孫聖這個曾經給過他屈辱的人,他更是恨不打一處來。

    “穹高,這人是誰?”旁邊一名中年男子問道,眼神不善,冰冷的盯著孫聖,但是他沒有輕舉妄動,因為火凰女是半步仙王,他能看得出來,只是此刻火凰女帶著斗篷,隱匿了一切,所以他不知道是誰。

    “裘大哥,這個少年可是個名人,我相信你應該听說過。”燕瓊高冷笑道。

    “誰?”那名中年男子問道。

    “不久前大鬧聖王府的那個少年就是他,好像是叫孫聖,現在脫離了聖王府,估計是怕仇家追殺,故此躲到磐城來了。”燕瓊高說道。

    這倒是讓孫聖等人沒有想到,燕瓊高竟然洞悉了他的身份,他才剛到磐城,就知道了他是誰,看來這背後肯定有原因。

    “什麼!就是他,原來他就是真武殿要找的人?”那中年男子也吃了一驚,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因為,傳聞中,這個少年可是曾經一擊擊殺了仙王的存在。

    這一章沒檢查,設定了自動更新,大家先看著,晚上去打點滴了。

    “真武殿?”孫聖不禁眉頭一皺,直覺告訴他,這不是個好現象。

    真武殿的背後是超然的大家族,也有其他的洪荒家族在支撐,他們找自己,絕對沒有好事情。

    “嘿嘿嘿嘿,我知道這是個少年天驕,不過這里是磐城,就算是天驕,也得乖乖的臣服在我們腳下。”燕瓊高臉色猙獰的說道,想要在孫聖身上找回面子。

    “就憑你嗎?廢物?”孫聖笑道。

    “你……你好大膽!你可知我們身後站著的是什麼人!!”燕瓊高呵斥道,怒目而視。

    “就算是背後站著一位大聖,也改變不了你是廢物的身份。”孫聖說道,突然動手,對這種恩將仇報,小肚雞腸的小人,他沒有什麼憐憫之心,直接下手。

    “刷!”

    孫聖直接動用了極字卷的速度,身形一閃,便出現在了燕瓊高的面前,伸手一抓,當場擒住了燕瓊高的脖子,掌心中蘊含著封仙術的法則,一下子將他制在掌心中,下一秒,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什麼!”當場,和燕瓊高一起的這些人全都吃了一驚,包括那位零頭的中年男子也是如此。

    “你……你竟敢……出手!!”燕瓊高被孫聖擒住,使勁的掙扎,他沒想到孫聖敢這麼大膽,這里可是磐城啊,一些大家族的天才在這里都得是唯唯諾諾的,而這個少年竟然敢光明正大的出手。

    “對付你這種人,我有何不敢?你算老幾?”孫聖諷刺的笑道。

    “我可是……聖教……中人!”燕瓊高掙扎著說道,臉紅脖子粗。

    “放了他,不然就是與我聖教作對!”另外一邊,那名中年男子也惱怒道,並且暗中讓人去發消息,讓他們教中的高手前來。

    “聖教?什麼鬼?”孫聖暗中傳言問火凰女。

    火凰女傳音道︰“聖教……我听說過,和我火鳳島一樣都是中等勢力……”

    “是我的火鳳島。”孫聖糾正道。

    “行行行,你的都是你,我也是你的。”火凰女白了他一眼說道︰“不過聖教雖然為中等勢力,但它卻能入駐道磐城之中,只因為聖教依附在了真武殿之下,是被真武殿提拔的,三年前賞賜了一塊地方給聖教,讓他們破格來到了磐城。”

    “呵呵呵,原來是這麼回事。”孫聖冷笑道,既然如此,那邊不足為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