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91章 諸葛榴蓮

第1191章 諸葛榴蓮

    陳英杰到來,有兩位仙王伴隨在左右,可見在真武殿的身份非同一般,此刻他望著滿地的尸體,不禁眯起了眼楮,最後,目光盯住了孫聖,道︰“你就是孫聖嗎?果然是個膽大妄為的主兒,磐城多少年來未有過像你這樣的人了。樂文 小說 【 更新快&nbp;&nbp;請搜索】”

    “你這麼夸我我會驕傲的。”孫聖淡然的說道。

    眾人一陣無語,所有人都听得出來陳英杰語中帶刺兒,絕對不是好話,但這少年卻一副很受用的樣子,但他絕對不是傻,而是刻意為之。

    陳英杰眯起眼楮,瞳孔中有冷光出現,道︰“你可知你是大罪者?”

    “罪?我何罪之有,無非是你們矯情罷了。”孫聖冷笑道。

    陳英杰冷笑,點指孫聖,道︰“首先,你的身份就是一大罪!其次,你搬弄神通,煉制人丹,打傷打死洪荒世家的子弟,其罪之二,即便是你反出聖王府,這罪名依然成立。第三,在磐城之中你竟敢如此任意妄為,想要騎到我真武殿頭上,罪無可恕。”

    聞言,孫聖不禁冷笑起來,道︰“這條三罪狀,不過是你們在搬弄是非而已,找個理由對我下手的吧,無所謂,想怎麼樣,來吧。”

    他知道,真武殿背後一定有王家和雲家撐腰,跟他們講理根本無用,他們本來就是要對自己下手的。

    “跟我回真武殿吧,我們會好好招待你的。”陳英杰說道。

    “動得了我再說。”孫聖凜然道,背過身去,開始打量這座古老的建築,這里的一磚一瓦,都值得細琢磨,上面有歲月的痕跡,有時代變遷的歷史。

    陳英杰不禁瞳孔狠狠地收縮了一下,對方竟然敢如此小覷他,背過身去不看他,這是一種十足的蔑視,多少年來,陳英杰可從未遭遇過這樣的對待。

    “好一個狂徒!他以為這是在外界嗎?別人懼他,我可不怕!”真武殿的一位年輕高手說道,眼中閃爍著凶狠之色,就要走上前去。

    在磐極之地混跡的人,都有一顆高傲的心,不屈服,尤其是對外面盛傳的那種天才和天驕最是看不起。

    因為這麼多年來,磐極之地不知道有多少天才和天驕在這里受盡****,吃盡苦頭。故此,即便是知道這個少年威名赫赫,曾經大鬧聖王府,但依然不看在眼中,想要去挑戰,證明磐極之地的人比那些所謂的天驕要強得多。

    但是,陳英杰卻伸手,制止了他,而是對兩位真武殿的仙王說道︰“拿下!”

    “是!”

    兩位真武殿的仙王點點頭,邁步向前,仙王之威壓落下來,朝著孫聖壓制過去。

    “為什麼?”旁邊的年輕高手不甘道。

    “我們的任務是緝拿這家伙,等他到了真武殿,想怎麼處置都可以。”陳英杰說道。

    虛空擠壓模糊,兩種仙王法則交織下來,壓落向孫聖的頭頂之上,有風火雷電的異象顯化出來,降臨世間。

    但是,孫聖依然沒有回頭,那兩道仙王法則壓落下來,卻在孫聖的上空被抵擋住了,黑棋仙王和白棋仙王再度浮現出來,擋住了真武殿兩位仙王的威壓。

    “恩?”陳英杰眉頭一皺,道︰“怪不得你敢在磐城如此鬧事,原來身邊也有仙王保護。”

    孫聖沒有回頭,依然在觀摩那座古老的建築……

    “兩位,你們要護佑他?和我真武殿為敵是嗎?不如來投靠我真武殿,那里將有你們的一席之地,總比跟在這少年的身邊見不得光的好。”陳英杰冷冷的說道。

    但是,黑棋仙王和白棋仙王都沒有說話,默默的守住了孫聖等人。

    “冥頑不靈,要知道,在這磐城之中,即便是仙王,我也能讓他身死道消。”陳英杰眼神變得狠辣起來。

    “哼!還是讓我來領教一下這位大鬧聖王府的天驕到底有什麼本領吧。”那位年輕氣盛的真武殿年輕強者喝道,他按耐不住,想要去挑戰孫聖。

    如果擊敗了這個大鬧聖王府的少年天驕,那他就名聲鵲起了,尤其是這里是磐城,恐怕他今日擊敗了這個少年,明日就會名傳古地了。

    當即,這位年輕高手不顧一起的撲殺過去,他手中一晃,出現了一桿青銅古槍,上面袑騑陷部A乃是一件古老的兵器,大氣磅礡,一擊就朝著孫聖刺殺了過去,這一擊,可謂是動用了全力,想要一鼓作氣擊殺孫聖。

    隱約之中,在這年輕高手的身邊,諸天星辰顯化,他竟然背負著北斗而來。

    “恩?王家的屠龍劍,原來這小子是王家之人。”孫聖回頭。有些意外,此人竟然也能背負北斗殺敵,看樣子修為不再王霄之下,只不過他用的兵器不是劍,而是一桿古槍。

    怪不得這年輕人如此心急的要除掉孫聖,除了想要出名之外,還有就是孫聖和王家的恩怨。

    孫聖眼神冷冽下來,既然是王家的人,那他就不需要留情了。

    “錚!”

    劍光沖霄,聖道王劍出鞘,孫聖一把將其握住,而後反手一劍劈了上去,劍光動古今,直奔那名王家的年輕高手而去。

    劍光所過之處,一往無前,所向披靡,照亮了天地。

    當場,那位王家年輕強者的神通被米分碎,籠罩住他的諸天星辰土崩瓦解,像是冰霜遇到了烈陽一般,那七顆北斗,更是當場米分碎。

    “啊!!!”

    這位王家年輕強者慘叫,劍光將他斬成了兩半,眉心更是被撕裂開來,一擊斃命,隕落當場。

    一時間,現場鴉雀無聲,這個年輕高手,威名雖然及不上陳英杰和他的哥哥陳太沖,但是在磐城之中,也是頗具威名的,已經到了天神領域的大圓滿了,馬上就要成為半步難能。

    結果,今日踫上了這個大鬧聖王府的少年,只此一劍,便被無情的誅殺了,連還手的力量都沒有。

    最關鍵的是,這位少年,只不過是天玄境巔峰而已,如此輕松的擊殺天神領域大圓滿的存在,未免太不可思議了。

    “王家屠龍劍,弱得一塌糊涂。”孫聖冷冷的說道。

    半空中,陳英杰的臉色已經陰沉到了極點,他本以為,以王元的實力,最起碼可以和孫聖斗上十幾個回合,甚至是數十個回合的,沒想到一下子就被擊殺了。

    看樣子,這個少年比他想象中更加難對付,他雖然身在天玄境巔峰,恐怕實力已經足以和半步大能抗衡了。

    也就是說,這個人最起碼已經二渡真空了,因為之前他們得到了消息,這個少年在走真空境的路線。

    “孫聖,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我可要動強了。”陳英杰說道。

    這里是磐城,真武殿在磐城勢力通天,要說他們沒有手段,那是不可能的。而孫聖區區一個少年,就算有仙王庇護,也不足以和真武殿硬踫硬。

    “哈哈哈哈哈哈,用強?你真武殿多了不起嗎?我看今天誰敢動他!”

    突然,一道聲音震懾虛空,遠空中,一道身影疾馳而來,眨眼間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這是一位英武的男子,身材高大挺拔,生有一頭銀白色的長發,面容俊俏,身著銀光甲冑,手持一柄銀色戰戟,威視滔天,像是一位古老的戰神一樣,出現在這里,身上散發出仙王波動,而且這股波動,比普通的仙王都要強悍。

    “諸葛流鐮!”

    陳英杰驚呼出聲,此時此刻,在場的其他人也都變色,諸葛流鐮,他怎麼來了,這可是一位大人物啊。

    “叫什麼?榴蓮?這人很味兒嗎?”孫聖納悶兒,不過听到這人的姓氏,他基本上猜到了此人的來歷。

    他姓諸葛,一定和諸葛果有關系。

    諸葛流鐮,罪門的領袖,一位仙王級別的戰神,威名赫赫,在磐城之中,少有人可以匹敵。

    此刻,諸葛流鐮身居半空中,銀光甲冑碩碩放光,不怒自威,他手中的銀色大戟一晃,猶如天塌地陷一般,兩道戟光飛了出去,直奔那兩位真武殿的仙王。

    兩位仙王全都是如臨大敵,迅速的退開,盡管他們是王者,但是都不敢和諸葛流鐮抗衡,這可以說是磐城的一位戰神,除非是天殿的那位小天王出來,不然磐城之內很難找出對手來。

    “諸葛流鐮!你想要干什麼!”陳英杰問道。

    “動我們極樂門的人,你們真武殿想干什麼?”諸葛流鐮說道。

    眾人一驚,他竟然是為了這個少年而來,孫聖什麼時候成了罪門的人了?而且竟然勞駕諸葛流鐮這樣的一位戰神親自到場。

    “胡說,他何時是你們罪門中人?”陳英杰不禁咬牙,諸葛流鐮一來,這事兒就不好辦了。

    “這是我妹夫,誰敢動我妹夫,恁死他信嗎!”諸葛流鐮說道。

    什麼!

    這一下吃驚的人,這個少年竟然是諸葛流鐮的妹夫,磐城的人誰不知道,諸葛流鐮有個坑貨妹妹,從小在磐城長大,其性格,足以讓一些大人物頭疼,難道說這個少年和那個坑貨少女是道侶,不然諸葛流鐮怎麼會說這是他的妹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