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198章 不速之客

第1198章 不速之客

    </script>罪門上下,喜氣洋洋,孫聖和諸葛果走下了金光大道了,來到了眾人的面前。喜歡網就上

    此刻,諸葛氏的老祖坐在最上方,他是今天的主婚人,孫聖和諸葛果上前去行禮,無外乎世俗界的那種禮儀,拜完天地,拜高堂,拜完高堂夫妻對拜,雖然俗套了一些,但這個過程,卻是多少人都羨慕不來的。

    孫聖挑起了諸葛果的紅蓋頭,露出來一張如花的嬌顏,略施粉黛,今天的諸葛果,看起來更加的美艷動人,少了一種頑劣,多了一種成熟的韻味兒,美麗的眸子,比天上任何的星辰都要璀璨,明亮動人。

    甚至,堂上還有許多人起哄,讓新郎親吻新娘,可以說是熱鬧非凡。

    諸葛氏的老者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小友,從今以後,果果就交給你來照顧了,不許欺負她。”

    “我欺負她?”孫聖不禁無語,這丫頭誰能欺負的了啊。

    諸葛流鐮笑道︰“果果也同樣,不許欺負你的夫君……”

    “這倒是這倒是。”諸葛山竹在一旁笑著附和,自己的妹妹是什麼脾氣,他們兩位兄長是最了解的了。

    這里一派歡天喜地的景象,眾人津津樂道著,對這對新人送上完美的賀詞。

    但就在這時,極樂門上空,無數的天地法則在交織,隆隆雷動,所有人都是一驚,朝著那邊望去。

    只見在極樂門的領地上空,虛空開闢,無數強大的神則浮現出來,顯然這是有人動用了大手段,直接橫渡虛空來到了這里,這明顯不是善意而來,竟然就這麼光明正大的撕破極樂門上空的禁制,以一種挑釁的姿態上門。

    “是誰?”所有人都是吃了一驚。

    但也有人露出了幸災樂禍之色,這些前來道賀的人,也不全都是帶著善意而來的,有人已經得到了消息,這一次罪門大婚,注定不會平靜,都是想來看熱鬧的,甚至有人做了內應,率先進來了解情況。

    “這幫家伙,果然沉不住氣。”諸葛山竹冷笑道。

    孫聖也回過頭來,望著虛空中,在那里,虛空開闢出來一條通道,從里面走出來了數人,而為首的,赫然是陳英杰,這是真武殿的人。

    “是他們……”孫聖不禁眉頭一皺,倒不是忌憚陳英杰這種人,而是在這些人當中,他看到了另外一個人。

    這是一個青年,身材並不算多麼高大,但卻十分英俊,豐神如玉,身著仙金戰衣,相貌上與陳英杰有著七分的相似,但氣質上卻又明顯的不同,雙目開合間,有著一種氣吞天下,舍我其誰的王者風采。

    這是陳太沖!

    “真武殿!”

    一些人驚呼,沒想到真武殿的人來了,他們和罪門不合,多少年來一直在明爭暗斗,這次前來,絕對不會是因為道賀那麼簡單的。

    諸葛流鐮身形一動,直接出現在虛空中,磐城戰神的風采不可侵犯,光芒奪目,一瞬間把對方的氣勢給壓了下去,即便是那陳太沖都比不過。

    “呵呵呵呵,罪門的禁制不過如此,輕輕松松就進來了。”陳英杰冷冷的笑道,略帶諷刺之色。

    “真武殿的人,你們是來道賀的嗎?賀禮在哪?”諸葛流鐮朗聲道,戰神風采一展無疑。

    陳太沖沒有說話,他看了諸葛流鐮一眼,而後閉上雙目,就這麼盤坐在虛空中,就然就這麼無視磐城戰神的話,不禁讓諸葛流鐮微微皺眉。

    陳英杰則是向前一步,道︰“今天是罪門的大喜之日,我們自當來祝賀,同時奉上賀禮,但是這份賀禮,只有那個叫孫聖可以收。”

    一句話,直接將矛頭指向了孫聖,眾人都知道,今天真武殿就是奔著這個少年而來的。

    因為在孫聖剛剛抵達磐極之地的時候,真武殿就已經放出了消息,一旦抓到這個少年,定斬不饒。若非是最後罪門插了一腳,估計這個少年已經被真武殿給捉拿了。

    “什麼意思?”諸葛流鐮問道。

    陳英杰一抖手,一份血紅色的信函出現在手中,這份信函被祭出後,立刻在虛空中凝聚成了一個血紅色的“戰”字,明白人都知道,這是一份挑戰書!

    陳英杰說道︰“今日,我的兄長陳太沖,將對那個叫孫聖的少年發出挑戰,而且是天王擂台戰,他不能拒絕。”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動容,天王擂台戰,這是要不死不休的節奏啊。

    陳太沖的名字,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他之所以名氣這麼大,除了本身的實力和在真武殿的地位之外,同時,他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地磅第一。

    天地榜分為天榜和地磅,天榜上,幾乎都是上代人,而地磅,則都是當代的天驕佔領了。

    陳太沖是地磅第一名,也就是說,此人是當代最強的天驕,此刻對孫聖發起了挑戰,而且是在孫聖大婚的日子上,這是想要當眾讓他下不來台啊,有意羞辱,明顯的是有備而來。

    “陳太沖現在就沉不住氣了?呵呵呵,看來這次閉關,突破了不少啊。”

    “陳太沖三年前就已經是仙王領域的人,他是當代天驕當中,第一個沖上仙王領域的人,而且據說,這段時間陳太沖閉關,似是在精研一種大神通。”

    “最主要的,是陳太沖在真仙領域之時,便打破極限,在真空境有著過人的成就。”

    一時間,很多人議論紛紛,陳太沖的強大,是公認的,不然也不會成為當代第一人,佔據了地磅第一的名號,其實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殺入天榜的。

    此刻,陳太沖突然對孫聖發起了挑戰,這讓很多人納悶兒,這兩個人沒有任何恩怨和瓜葛,為何陳太沖會這麼針鋒相對?

    孫聖心頭冷笑,他自己心知肚明,陳太沖之所以會針對自己,少不了王家的人在背後策劃。他現在基本上已經肯定,那背後支持真武殿的超然大家族,正是王家。

    “孫聖,你戰是不戰?”陳英杰代替陳太沖說話,而陳太沖,從始至終都未睜開眼看過他一眼,以絕對的上位者姿態自居。

    “放屁!!”孫聖還沒有說話,諸葛流鐮已經率先惱怒了︰“今天是我極樂門大喜日子,就算要戰,也不是現在,滾回去等著吧,等什麼時候我們心情好了,會主動邀戰。”

    確實,真武殿選擇在這個時候對孫聖發起挑戰,除了有人在背後指使加害孫聖之外,同時真武殿也想打罪門的臉,要在他們大喜的日子里,將孫聖壓制的抬不起頭來,這等同于打壓了罪門的氣勢。

    “是嗎?你們可真會找借口,這樣的借口,很適合弱者。”陳英杰冷冰冰的笑道。

    “放肆!”諸葛流鐮喝斥︰“陳英杰,你以什麼身份與我說話,真武殿的領袖什麼時候成你了?陳太沖,裝什麼大尾巴狼,你特麼閉著眼楮夢你娘啊,站出來說話。”

    此言一出,眾人無語,諸葛流鐮當真是嘴下不饒人,不過他和陳太沖的身份卻是持平的,陳太沖是真武殿的領袖。

    但是,誰都知道,真武殿真正的主事者,是里面的幾位老輩人物,這幾位老輩人物,都是洪荒家族中的高層,除非是陳太沖實力提升到仙王巔峰,不然真武殿的幾位主事者不會把真正的大權交給他。

    從這一點上,他就比諸葛流鐮弱了一籌。

    此刻,面對諸葛流鐮的叫板,陳太沖睜開眼楮,道︰“我今天是為了他而來,不是你,跟你說不上話,敢不敢應戰,讓那少年自己出來說。”

    “戰或不戰,都不能在今日!”諸葛流鐮態度堅決。

    其實他心里也擔心,畢竟,孫聖還未沖上仙王領域,而陳太沖在三年前便是仙王了,大境界之差,不好逾越。

    雖然不久前孫聖在聖王府擊殺了一位雲家的仙王,成就了一段傳奇,但他這次面對的可不是普通的仙王,而是陳太沖,仙王當中的天驕啊,豈是泛泛之輩?

    “今天他戰也得戰,不戰也得戰。”陳太沖態度強硬的說道。

    “真武殿這邊,你們未免太難為人了,人家並非不應戰,而是今日是大喜之日,將決戰推後有何不可?”這時候,玲瓏坊的西門囡囡也站了出來說道,她和罪門是站在統一戰線的。

    陳太沖冷哼一聲,道︰“我說了,今日是我和這個少年發起挑戰,不關罪門的事,更不關玲瓏坊的事,我只問一句,戰或者是不戰?”

    陳英杰眼神冷冽,嘿嘿笑道︰“傳聞中,都說你是萬年難遇的天驕,說你是一段傳奇,今日為何避而不戰?莫非是徒有虛名?”

    “我看也差不多,雖說傳聞中他大鬧聖王府,擊殺仙王,但傳言畢竟是傳言,水分太雜,真正有沒有那個實力,還要打過才知道。”其他幾位隨行而來的真武殿修士也說道,嘴角滿時嘲弄之色。

    他們今日就是上門挑釁的,要在孫聖大婚當日對他進行羞辱,欺壓道心,讓他從此一蹶不振。

    這時候,孫聖不再沉默了,上前一步,說道︰“想要逼我出戰,這種激將法是沒用的,我听得太多,真要我應戰,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

    現在,孫聖就是在拖延,他想要看看真武殿背後到底是誰在指使針對他,這件事,最好能擺到明面上,因為對自己有利。

    如果是王家在暗中加害他,那他必須把幕後的主使揪出來才甘心,讓他們在大庭廣眾之下現行,讓世人看看那些超然大族的人都是什麼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