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199.第1199章 熱熱身再打

1199.第1199章 熱熱身再打

    事實上,即便是王家再怎麼刁難孫聖,這件事大家只能是心知肚明,根本無法直接搬到台面上來,畢竟好說不好听。

    堂堂超然的大家族,這樣煞費周折的為難一個後輩,不管是王鼎天,還是王家,臉上都不會很好看。

    孫聖就是想要托,拖到幕後的人堅持不住,露出把柄,到時候他一定要抓住機會,將暗中的人揪出來,讓所有人看到。

    故此,面對陳太沖的挑戰,孫聖一直沒有直接應戰,希望對方能說得更多,說得越多,露的也就越多,一定能給他抓住破綻。

    “哼,說這些,你是不是怕了?”陳英杰冷笑道,抓住這個機會奚落孫聖。

    但是,孫聖看都不看他一眼,在孫聖眼中,即便是陳英杰也是一代天驕天賦異稟,但這樣的人,終究不配成為他的對手。

    “你……猖狂的小子!”陳英杰咬牙,孫聖越是這般態度,他心里越是難受。

    “哈哈哈哈,你真武殿未免太猖獗,這里再怎麼說都是我極樂門的領域,你說打就要打,你們算老幾啊。”諸葛山竹笑道︰“你闖我極樂門,破壞我們重要的日子,單是這一點,我們就不會與你真武殿善罷甘休。”

    “你什麼意思?”陳英杰不禁眉頭一皺。

    諸葛果巧笑嫣然,笑盈盈的走了上來,道︰“你們擾亂我的婚禮,在我大婚之日說什麼挑戰,知不知道今天對本姑娘我多麼重要,敢來搗亂,就得付出代價。”

    “嗡!”

    話音落下,極樂門的領域上空,一片片法則交織出來,封天鎖地,無數的法則演化,奧妙無窮,那不是普通的法則,而是封仙術。

    諸葛果早就讓孫聖在極樂門布置了封仙領域,因為她知道真武殿一定會在這一天有所行動。

    封仙術一出,天地萬法皆可封的,這是一種霸道的術。

    而且這片封仙領域是孫聖提前布置出來的,融合了符文之術在其中,可以說是固若金湯,每一個細節都注意的很好。

    “什麼!”

    眾人皆是一驚,尤其是真武殿的人,都是臉上色變,封仙術他們是知道的,也知道這是孫聖的拿手手段,不知道有多少天驕都吃了這個大虧。

    沒想到對方早有防備,布置了封仙領域,只要他們進來,立刻就會被困在里面。

    “呵呵呵,還是我們家果果妹子明智,就知道一些小人要來從中作梗。”諸葛山竹笑道。

    听到這句話,眾人不禁再次無語,這還真是個坑貨少女啊,即便是在自己的婚禮上,都不忘記坑人。

    “孫聖,你這樣到底算什麼?”真武殿的修士怒喝道︰“你根本不敢應戰,用這種卑劣的行為來逃避,你算什麼天驕,有本事站出來打一場!”

    “傳聞中你實力了得,說什麼真龍法強悍,聖體法天下無敵,我看全都是吹噓出來,真若是有本事,怎會如此膽小如鼠。”陳英杰也諷刺的說道。

    “孫聖,你到底是打還是不打,若是你想安安穩穩的娶妻生子,過普通人的生活,就拿掉你身上的道果,真武殿倒是可以饒你一命。”真武殿的修士喝道。

    他們就是為了脅迫孫聖而來,背後有王家在支持,想要將孫聖扼殺。

    “你說什麼!真覺得我們是怕了你嗎?”諸葛果怒喝道,讓孫聖拿掉一身的道果,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既然不怕,那就出來一戰吧,我看他想要娶妻過平穩的日子吧,看來你也知道自己的下場,如果再撐下去,對你不會有好結果。”陳英杰冷笑著說道。

    “要戰,那就等過兩日吧,今日不可戰。”諸葛流鐮說道。

    “這你說了不算,我在問他。”陳太沖開口說道,盯住了孫聖,道︰“孫聖,你是八仙令的持有者對吧,那好,我也是仙道一脈的人,現在我要奪你手中的八仙令,這回你總找不到借口避而不戰了吧。”

    此言一出,罪門這邊一些人色變,他們倒是忘記了,孫聖還是八仙的候選人呢,八仙令在他的手中。

    確實,如果陳太沖以八仙令為說辭,他提出的挑戰孫聖不能拒絕,只能迎戰,這是八仙候選人必須要面對的,無論什麼情況下,只要八仙令在他的手中,那他就不能避而不戰,除非是他主動交出八仙令。

    孫聖也是眉頭一皺,沒想到陳太沖會提出這一點,這是他失算了,既然如此,即便是他想要拖延也不行了。

    “若是怕了,放棄你的道果,把八仙令也交出來。”陳英杰咄咄相逼,在他看來,孫聖是真的怕了,如若不然,也不會推辭到這個地步。

    要知道,他此番面對的可是陳英杰啊,當代最強,已經爬上了仙王級別。

    孫聖再怎麼說都是天玄境的實力,差著何止一個大境界啊,這怎麼打?

    即便是當初孫聖在聖王府擊殺了雲家的一位仙王,但必然用了什麼特別的手段。但是,在天王擂台戰中,即便是他有手段也施展不出來,無法借助外力。

    故此,陳英杰和真武殿的幾人可以說是越來越張狂了,因為在他們看來,孫聖已經懼怕了,不敢應戰。

    一時間,諸葛流鐮等人也都是臉色難堪,孫聖若真的應戰了,這將是一場變故,勝的幾率十分渺茫。

    而另外一邊,諸葛氏的老祖依然坐在那里,笑吟吟的看著這一切。

    “呵呵呵呵,諸葛前輩,看著你的女婿受欺你難道不擔心嗎?當心今日婚宴真的變成悲劇啊。”一位老者說道。

    諸葛氏的老祖笑著搖了搖頭,道︰“無妨,這小子……老夫還是相信他的。”

    “哦?他真有那麼不凡?”幾位前來坐客的磐城老者全都笑道。

    終于,孫聖還是向前踏步,沒辦法,不能拖下去了,既然陳太沖提到了八仙令,那他就一定得接受挑戰。

    “很好!”陳太沖冷笑一聲說道。

    “終于肯應戰了是嗎?不過也是徒勞的,你不看看你自己是什麼實力,我大哥是什麼實力,即便是應戰,也注定被打個半死!”陳英杰冷森森的笑道,想要給孫聖的道心施加壓力。

    “哈哈哈哈哈,說的不錯,試問,你區區一個天玄境,斗得過仙王嗎?”真武殿的其他修士也大聲笑道,毫不忌憚。

    “噪舌!你們算什麼東西。”孫聖冷笑道。

    “你說什麼?大言不慚,難道不知道自己的結局已定嗎?”那位真武殿修士怒喝道。

    “哼!”

    孫聖冷哼一聲,身形陡然一動。

    “噗!”

    沒人看到他有什麼動作,但是下一秒鐘,那名說話的真武殿的修士頭顱被摘了下來,鮮血噴涌,無頭尸體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你……你敢殺人?”另外一位真武殿的修士怒喝道。

    “這里又不是你們家,我大戰之前熱熱身有何不可?”孫聖冷笑道,而後再次向前撲殺過去。

    這名真武殿的修士極力反抗,鼓動所有的神力,而且他是道玄境的實力,但終究是難以承受孫聖一擊,一顆金燦燦的拳頭轟殺過來,“噗”的一聲,這名修士的頭顱被一拳轟碎。

    場上頓時鴉雀無聲……

    眾人驚詫,這個少年可真是狂妄啊,不動則已,一動則一發不可收拾,上來就殺人,而且殺的都是真武殿的核心高手,真武殿的這些強者,在這少年面前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你……孫聖,你太猖狂了,如此這般斬我真武殿的高手,欺負我真武殿沒人嗎?”陳英杰喝道。

    “就是欺負你了,怎麼著吧?”孫聖狂態畢露,與剛才的態度,形成鮮明的對比,他這回竟然是在主動進攻。

    “你……”陳英杰臉色鐵青,眼中怒火噴涌,道︰“你這個小人……我看你也只能靠這種卑劣的手段了,出其不意的偷襲,你妄為天驕,算什麼東西?”

    “是你們跟不上我的速度,追不上就算偷襲?真是可笑,怪不得你這麼沒用,原來是有這樣的理念。”孫聖寒聲道。

    “強詞奪理!!”陳英杰喝道,不肯承認。

    “看樣子你是養尊處優慣了,需要教訓。”孫聖冷聲道,身形再動,朝著陳英杰沖了過去。

    “啊!!”陳英杰雖然嘴上逞能,但真要是面對孫聖,要說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住手!!”陳太沖喝道,一甩袍袖,一片強大的仙則籠罩上來,化作一股乾坤氣流,要保住陳英杰,抵擋住孫聖的進攻。

    “哼!”

    孫聖冷哼一聲,同樣一甩袍袖,銀色聖紋飛出,“轟”的一聲震碎了陳太沖打出的力量,直接來到了陳英杰的面前,大巴掌論起,直接就朝著陳英杰的臉上甩了過去。

    “啪啪啪啪!”

    以陳英杰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擋住孫聖的進攻,當場被猛甩了十幾個嘴巴子,臉都快被抽爛了,最後被孫聖一巴掌狠狠地抽飛出去,直接飛了出去,滿口吐血。

    “好了,熱身完畢,陳太沖,我們開始吧。”孫聖回身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