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01章 最弱的仙王

第1201章 最弱的仙王

    天地間電光火石,閃爍個不停。@罰牢模佬。浪

    那一對黑色的羽翼實在是堅硬,可以與聖道王劍對拼並且落與不敗之地。

    孫聖連劈十幾劍,劍光通天徹底,照亮古今。

    與此同時,那對黑色的羽翼也籠罩天地,與劍光踫撞,誕生出了種種異象。

    這一刻,人們忍不住驚呼,即便是磐城的一些老人都在驚詫,邪凰之法沒有人見過,即便是陳太沖在磐城這麼多年,也沒見他施展過,實在是恐怖。

    當初仙凰的子嗣走向魔道,在即將獲得真名,成為第二頭真凰的時候,成就了邪凰之路,疑似掌握了某種力量,想要走出不同的路線來,但結果卻進化失敗了。

    但是,邪凰卻煉就出了最強的兵器,赫然是那對羽翼,與聖道王劍一樣,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孫聖也很意外,沒想到這對黑色羽翼這麼非凡,而且在這其中,他感受到了一種似曾相識的力量。

    “嗡!”

    黑色羽翼化作兩口天刀墜落,斬向孫聖的頭頂,魔氣洶涌,驚世駭俗。

    “今日我就以邪凰法,破你的聖體之劍!”陳太沖喝道,佔據了上風。

    “恩?”孫聖眉頭一皺,發現了端倪。

    妖邪之力!

    沒錯,這對黑色羽翼具有妖邪之力,所謂的妖邪之力,之前龍吟雪已經查證出來了,那是虛之力的一種顯化,黑虛。

    只是這種力量,世人不知,故此稱之為妖邪而已。

    “哼!”孫聖冷哼一聲,持劍向前,手中的聖道王劍陡然綻放出聖潔耀眼的光彩。

    下一刻,孫聖騰身而起,極字卷一動,直接來到了半空中。

    “哪里逃!!”陳太沖喝道,黑色羽翼斬了上來。

    “鏗鏘!”

    黑色羽翼再次與聖道王劍踫撞,但是這一次,聖劍一出,並無耀眼的劍光,卻一下子擊穿了那黑色羽翼,有黑色的血液流淌出來。

    這對羽翼只是法則演化出來的,但卻如此的真實,竟然還有血液,實在是匪夷所思。

    “噗嗤!”

    這黑色羽翼被擊穿了一個大窟窿,黑色的血液飛濺,這一幕,讓人猛地一驚,即使是陳太沖都吃了一驚,沒想到聖道王劍竟然打破了邪凰的最強武器。

    “哼!”

    孫聖落在了陳太沖化作的麒麟的脖子上,一手按住了麒麟的頭,另一只手持劍在麒麟的臀部狠狠的削了一劍。

    “啊!!”

    陳太沖大叫一聲,雖然是法則演化的身軀,但卻極為真實,而且與他的本體相連,這一劍直接削下來了一大塊血肉。

    “給我滾下來!!”陳太沖怒喝道,被人騎在脖子上,這是莫大的恥辱。

    當即,那對黑色羽翼再次斬落下來,烏光逼人,散發出滔天的魔氣。

    但是這一次,孫聖不會忌憚,聖道王劍之中凝聚有虛之力,他感覺得出來,這邪凰法所孕育出來的武器,充其量只是有黑虛的影子而已,畢竟陳太沖沒有接觸過黑虛,只是修煉的邪凰法,他的體內並沒有真正的黑虛力量。

    如果有一天,陳太沖真的獲得了黑虛之力,將這對羽翼塑造的完美,或許真能鑄造出一對無敵的兵器來。

    可惜,現在不行……

    “噗噗噗!”

    很快的這對羽翼被聖劍擊破,千瘡百孔,本來強大的兵器,幾乎被斬破,鮮血淋灕,殘破不堪,像是被烈風摧殘的破風箏一樣。

    “這……”

    擂台外,眾人看的驚異連連,本來這對羽翼可以和聖體之劍斗得旗鼓相當的,現在竟然如此不堪一擊,孫聖到底用了什麼力量,竟然當場擊破了這對兵器。

    “孫聖,你卑鄙無恥,到底有用了什麼下三濫的手段!”陳英杰在外面大聲喝道。

    當然,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這麼說,擾亂擂台上的孫聖,好讓自己的大哥找到機會一擊必殺。

    “你的話太多了,當這里是什麼地方?”諸葛流鐮就在半空中,此刻冷冷的回頭,直接一巴掌扇了上去。

    “砰!”

    陳英杰再次被一巴掌抽飛,肉身破爛,險些就此碎掉。

    畢竟,諸葛流鐮號稱是磐城戰神,實力豈會弱小?像陳英杰這種人,舉手投足間就能轟殺。

    “你……”陳英杰吐血,咬牙切齒,怒視著諸葛流鐮,但卻一句話都不敢說了,他不敢和這位磐城戰神較量。

    此時此刻,擂台上,孫聖騎在陳太沖的脖子上,聖劍劈碎了那對黑色羽翼,同時孫聖將聖體之劍再次放回了體內。下一刻,他動用了封仙術,朝著麒麟頭顱上按了下去。

    “嗡!”

    但就在這時,陳太沖體內神光暴涌,一道神光將他牢牢的保護在內,竟然擋住了封仙術。

    這倒是讓孫聖沒想到,這個陳太沖確實很不簡單,封仙術向來無往不利,但今日竟然對陳太沖失效了,他必然身懷秘法。

    當即,孫聖收回封仙術,改用真龍拳,騎在陳太沖的脖子上,亂拳轟下,朝著陳太沖的頭上就是一通狂轟猛炸。

    “嗷嗷!!”

    陳太沖張口發出麒麟吼,在擂台上橫沖直撞,並且體內不斷飛出一道道神光,想要把孫聖給轟飛出去。

    但結果,孫聖穩如泰山,一動不動,拳頭無情的落下來,“砰砰”作響。

    最後,孫聖雙手按住了麒麟頭,體內聖紋爆發,銀白色的聖紋舞動天地間,強大的聖體之力在一瞬間爆發到了頂點。

    “轟!”

    陳太沖當場被孫聖從半空中按了下來,狠狠地摔在了擂台上,將堅固不朽的擂台都震得滿是裂痕。

    “怎麼會……”擂台下,很多人都震驚。

    這一次來參加婚宴的人,並非全都是罪門的朋友,有些是暗中或者是明著支持真武殿的人,包括有些磐城的老人都是如此。此刻,這些人忍不住色變,仙王斗真仙,最先吃虧的竟然是陳太沖這位仙王。

    這根本無法理解,境界之差,難以逾越,本來仙王斗真仙,那是輕而易舉的,就像是諸葛流鐮剛才對陳英杰出手一樣,舉手投足間就能鎮壓。

    可現在,孫聖竟然以真仙領域,將仙王領域的陳太沖給壓制了,這上哪說理去?

    “殺!!”

    擂台上,陳太沖怒喝,麒麟影子崩潰,被聖體之力打碎,現在陳太沖露出了本體。

    此刻他憤怒無比,身為仙王的自己,在一個真仙手中吃了大虧,這讓他情何以堪?今日無論如何,都要以絕對的手段鎮壓他才能洗刷屈辱。

    “仙王竟然這麼弱。”孫聖站在不遠處,雲淡風輕的說道。

    陳太沖咬牙切齒,殺了上來,翻手間,一道道仙王法則凝聚,化作了一道道仙光,這些仙光,竟然同樣有封印仙法的功效。

    化仙手!

    這同樣是一種罕見的絕學,功效和封仙術一樣,只是沒有封仙術那麼多的變化而已,是陳太沖機緣巧合之下所得。

    孫聖心中恍然,難怪剛才封仙術對陳太沖沒有起到作用,看樣子應該是這化仙手所為。

    當下,孫聖也將封仙術濃縮于掌心中,和陳太沖展開了對決。

    封仙對化仙,這是一種同等力量的交鋒,究竟孰強孰弱?這取決于人,論起來,化仙手自然不敵封仙術,但使用它的人是一位仙王,而且是陳太沖,自然無與倫比。

    孫聖和陳太沖兩個人騰展身形,在擂台上奔走游移,頻頻出手,封仙術以化仙手的化作了一道道仙光,你來我往,交織出了不同的領域,在針鋒相對。

    這讓人看的心馳神往,同時緊張無比,這樣的戰斗,雖然沒有驚天動地的畫面,但卻充滿了玄妙,與剛才兩個人硬踫硬所造成的大場面形成鮮明的對比。

    但是,其威力卻比前者更加恐怖,這兩種仙光游走,只要挨上一記,立刻就會被封掉一身的神通,束手就擒。

    故此,人們都緊張,關注著每一個細節。

    “轟!”

    最後,兩人對拼一掌,封仙術和化仙手相互沖擊,各種法則在交織,但終歸,化仙手還是不敵封仙術,敗下陣來,法則被封去,同時封仙術朝著陳太沖覆蓋了過去。

    “不好!”外面一些人驚呼,一旦陳太沖被封仙術覆蓋,那簡直就是災難,一身道行立刻就會被封掉。

    “喝啊!!”

    陳太沖惱羞成怒,連續兩次,都吃了虧,讓他無法忍受,體內神光沖霄,雖然化仙手敗下陣來,但他還是借助化仙手的力量擺脫了封仙術,抽身後退。

    “你不行。”孫聖笑吟吟的說道,同時點指著陳太沖,道︰“陳太沖,你是我見過的最弱的仙王。”

    這句話,幾乎可以讓陳太沖吐血,孫聖這句話絕對是有意為之,陳太沖怎麼可能是最弱的仙王?雖然他是初入仙王領域,但是相比較之下,他比同等級的仙王都要強悍很多,畢竟他是一代天驕。

    但此刻,面對孫聖這樣的評價,陳太沖臉色鐵青,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

    “即便是最弱的仙王,也能鎮壓你這區區真仙!!”陳太沖怒喝道。

    “你真這麼覺得嗎?”孫聖冷笑,下一刻,他的肉身當中陡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而這個股氣勢,乃是諸天之力凝聚而成,竟然可攀比仙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