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04章 大獲全勝

第1204章 大獲全勝

    </script>世人便是如此,從不會考慮自己的過錯,只會將所有人的罪責堅持到別人的身上。m..com 樂文移動網

    王鼎天正是如此,本來以他的身份,和孫聖有著天壤之別,但他卻自降身份,非得去欺壓孫聖,只為不想讓這個少年成長起來給他們王家造成麻煩。

    這一念之錯,使得王鼎天落得這般田地,他自然不敢去找小魔女的麻煩,便將所有的仇恨轉移到了孫聖的頭上。

    “殺!”

    王鼎天大喝,他對北斗伏魔劍訣已經修行到了恐怖的地步,有七顆大星懸浮在王鼎天的身體左右,這七顆大星,都是劍氣所化。

    即便是王鼎天修為衰退,但對于北斗伏魔劍訣的領悟,依然不是普通的仙王可比的。

    孫聖轉身又撲殺向王鼎天,現在他可不怕這老家伙了,即便是北斗伏魔劍訣再強,也有克制之法。

    當即,孫聖和王鼎天大戰在一起,另外一位老者則是托著半個身子,施展神通,朝著孫聖打壓過來。

    結果,短短十幾個回合過後,孫聖尋到破綻,一腳踹上去,踹在了王鼎天的屁股上,把王鼎天踹了一個跟頭,狼狽不堪。

    “王家的老兒,你也有今天!”孫聖哈哈笑道,言辭侮辱。

    “你……”王鼎天臉色怒紅,從來沒有人這麼對待他過,今天卻被一個少年這麼羞辱,怎能不怒?

    “小崽子,馬上宰了你!”王鼎天怒道,一道道恐怖的劍訣朝著孫聖劈殺過來。

    同時,在王鼎天手中出現了一柄寶劍,與劍訣融為一體,朝著孫聖的頭顱斬來。這是一柄不凡之劍,不是普通的神兵可比的。

    但是,它終歸不能和定海神針相比,即便是定海神針殘斷開了,但它畢竟曾是一件古仙器。

    幾個回合過後,王鼎天手中的劍被定海神針一擊震飛,劍訣粉碎,孫聖另一只手中的神針則是劈了上去,看似普通的棍子,但卻比神劍都要鋒銳,化作絕世之劍。

    “噗嗤!”

    這一棍子劈下來,從王鼎天的當頭劈落,差點將王鼎天的身子給劈開,鮮血淋灕。

    “啊!!”王鼎天大叫,從來沒人這麼傷過他,如今卻栽在了一個少年的手中。

    “這……”另外一邊,那名老者眼見情勢不妙,轉身就走,他知道孫聖現在成了氣候,而他們又只有仙王境界,根本不可能斗得過他,再待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當即,這名老者托著半邊身子沖天而起,直奔遠空,化作一道神虹。

    不好意思,這段時間天天去駕校,更新晚了一些。

    “哼,還想走?”孫聖冷笑,一抖手,手中一截定海神針飛了出去,綻放出奪目的光彩,如同一口神劍追殺了上去。

    “噗嗤!”

    結果,那逃走的老者直接被定海神針擊穿,當場斃命,元神也被一並殺掉了。

    “你……”王鼎天眼楮通紅,身子都快兩半了,但依然不服輸,向前殺來,七顆劍氣化作的大星壓落下來,洶涌的劍氣浸滅虛空。

    但依然沒起到什麼作用,王鼎天早已不如從前,北斗伏魔劍訣的力量也發揮不到最大,七顆劍氣化作的星辰,被定海神針擊碎,煙消雲散。

    “砰!”

    最後,王鼎天被孫聖一腳從空中踩了下來,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肉身幾乎快要爛掉了。

    當初的堂堂一位聖者,王家的一位老祖,如今卻被一個少年踩在腳下,這種屈辱,讓王鼎天恨不得一頭撞死。

    “王鼎天,記得當初是怎麼對我的嗎?在聖王府對我百般刁難,今天你死期到了!”孫聖眼中凶光畢露,一擊斬下,王鼎天的元神當場被誅殺。

    就是這麼簡單,王鼎天院落了,被孫聖擊殺。

    大仇得報,孫聖感覺暢快無比,不過因此,他和王家的仇也算是徹底結大了,以後注定要不死不休,畢竟自己斬了人家一位老祖。

    虛空之上,諸葛流鐮和那位真武殿的神王大戰也已經接近到了尾聲。

    諸葛流鐮不愧是磐城戰神,其實力在這里是數一數二的,連那位真武殿的神王都不是對手,數十個回合過去,這位神王被擊傷了,血染當場。

    “走!!”真武殿的神王喝道,轉身就走。

    他知道,今天計劃徹底失敗了,他本來還想著,等王鼎天等人殺掉孫聖之後就來幫他,沒想到這兩人被那少年反殺了。本來計劃完美,但所有的變故全因那個少年而起。

    現在,他只想快掉逃出去,逃出磐城。

    “現在想走哪還有那麼容易?”諸葛流鐮冷笑道,銀色戰戟染血,當空劈落下來,仿佛能把天上的星辰劈成兩半。

    “啊!!”

    那位神王的神子也被劈成了兩半,上半身沖向了罪門領域外。

    “咚!”

    結果,這位神王一頭撞在虛空中,沒有逃出去,像是撞上了頭牆鐵壁一般,將他阻擋了回來。

    原來,是孫聖再次把封仙領域給開啟了,誰也逃不出去。

    “殺!”

    諸葛流鐮沖了上來,戰戟回頭,“噗嗤”一聲,這位神王的頭顱被斬了下來,擊斃當場,尸體從空中墜落下去。

    這位磐城戰神擦拭掉迸濺在臉上的鮮血,而後一舉手中的戰戟,高聲喝道︰“極樂門眾人听令,隨我殺去真武殿,今日就是真武殿從磐城除名之日!”

    “戰!”

    “戰!”

    “戰!”

    罪門上下,數千名修士高聲吶喊,聲音震天,戰意沖霄。

    那些前來參加婚禮的眾人此刻都是心中大震,罪門今日真的要大干一場了,竟然直接要殺往真武殿,這事情要被鬧大了,如果真武殿真的被除掉了,磐城的平衡也被打破了。

    “哈哈哈哈,好!我們這就殺往磐城,大干一場!”諸葛山竹也沖了上來,大聲笑道。

    “嘻嘻嘻嘻,這才像我的婚禮嗎?大干一場大干一場,不然這場婚禮豈不是要無聊死了~~”諸葛果更是唯恐天下不亂,拉住了孫聖,道︰“相公,跟我們一起殺過去吧,我們的婚禮就應該這麼熱熱鬧鬧的。”

    “呵呵呵,好!”孫聖痛快的點點頭。

    真武殿是王家和其他幾個洪荒家族在此的根據地,而且自己一來就受到了真武殿的欺壓,這筆仇是該報了。

    遠處,陳英杰想要逃走,但結果卻被諸葛山竹給堵了回來,這孩子已經嚇傻了,再無剛才的威風,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苦苦求饒。

    “哼!”

    諸葛流鐮揮動戰戟,當場將其劈殺,毫不留情,死尸倒地。

    當即,在諸葛流鐮和諸葛山竹的帶領下,極樂門的一眾高手殺出領域,前往真武殿的大本營。

    孫聖和諸葛果也跟在後面,準備去援手。

    這場婚宴,結果演變成了一場大戰,而這場大戰,關乎到磐城的局勢平衡。

    一時間,那些前來參加婚宴的賓客紛紛唏噓,誰也沒想到會演變成現在的局面。端了真武殿,就等同于滅了幾大洪荒家族在磐城的根基啊。

    在場的幾位老人則是看向了諸葛氏的老祖,只見這位老人依然面色平津,穩坐如山。

    一些人心中明了,這老頭子肯定已經算計到了這些,要不然也不會請來了磐城兩個隱居的高手來,看來今日這老頭子就是在撮合這場大戰,要讓真武殿從磐城除名。

    極樂門的一眾高手除了罪門領域,直奔真武殿而去,沿途所過之處,自然驚動了不少人,當人們得到消息後紛紛震撼。

    罪門要向真武殿開戰了,而且真武殿的幾位高手,包括其領袖陳太沖,都已經被擊殺,這可是大事件,很快的便轟動了整個磐城。

    就這樣,在眾人的關注下,罪門的一眾高手殺到了真武殿。

    真武殿中自然還有其他高手坐鎮,但是此刻攔不住這位磐城戰神,即便是他們布置了防御大陣,但也被諸葛家的兩位兄弟聯手破掉,率領高手殺了進去。

    真武殿內,還有兩位仙王坐鎮,但此刻也都抵擋不住極樂門的大軍了。

    除了諸葛流鐮和諸葛山竹這對兄弟之外,孫聖也跟下來了,三渡真空的狀態還沒有消退,依然是一種不俗的戰力。

    更何況最後方,有磐城之中的兩位隱世高手坐鎮,他們都是仙王巔峰級別的存在。

    真武殿的覆滅已經成為了定局,幾個小時前,這座勢力在磐城還是如日中天的,現如今,已經面臨了覆滅的危機。

    而這所有的起因,都是他們在孫聖的婚禮上挑釁,結果被干掉了一眾高手,如若不然,何至于落得這個下場?

    最終,代表了真武殿最高榮耀的旗幟被斬了下來。

    這一戰,極樂門大獲全勝,真武殿覆滅,前前後後,用時竟然不到一個時辰。

    這是磐城幾大勢力當中,戰的最為激烈,也是耗時最短的一戰,即便是很多年後,都讓磐極之地的人為之津津樂道。

    而真武殿的大量財寶,資源和修行寶藏,也全都被極樂門收入囊中,此戰,對于極樂門來說,是空前絕後的勝利。

    孫聖看得一陣無語,自己的婚宴,竟然演變成了這般的景象,血流成河。而身為新娘子的諸葛果,卻絲毫不在意,言稱是這樣的場面,才符合她的婚禮,一邊拍手一邊雀躍。

    “你不會是想要拉著我在這尸橫遍野的地方洞房吧。”孫聖不禁笑道。

    “是個好想法。”諸葛果眼楮一亮,竟然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我去,你口味真重。”孫聖則是一陣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