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05章 名聲響亮

第1205章 名聲響亮

    ……

    遠在古地不知名的一處地方,這里仙霧聚成雲,景色宜人,仙葩搖曳,點點晶瑩,哪怕是嫩葉上的一滴水珠,都蘊含豐富的仙氣,人若食之,有脫胎換骨的功效。就愛上網

    這里是一片小仙境,瑞氣皚皚,超然出塵,林伏仙凰種,崖臥麒麟靈,深潭龍脈現,地藏玄龜源,其間各種珍奇小獸,仙禽,比比皆是,靈氣逼人,與世無爭,有飛泉流瀑,點綴著別樣的風采。

    此等仙境,即便是在古地中也不多見,難以尋覓,像這樣的小仙界,要說此地沒有大造化,誰會相信?

    而此刻,在這小仙界的一汪湖泊當中,蓮花搖曳,荷葉鋪滿水面。

    一位空靈飄渺的年輕人,在這小湖上行走,這位年輕人生的豐神如玉,英姿卓越,眉宇間有飛仙烙印,瞳孔中更是有演化萬古的景象,神秘莫測。

    他身材修長,一襲白衣,行走在小湖之上,腳尖點在這些荷葉上,卻沒有泛起絲毫的漣漪。

    如果是有人洞悉他的身份,一定會驚誕,這個超凡脫俗,空靈飄渺的年輕男子,赫然是古地聞名的人物……小天王!

    小天王,這是一個無上的榮耀稱號,天榜第一,這是一個冠絕古今的年輕大人物,單論名聲的話,恐怕這位小天王要超越兩大道統的一些“真君”。

    他的出現,曾經轟動了古地,使得兩大道統都對其青睞有加,甚至兩大道統都在培養他,極力的拉攏,這樣的待遇,即便是“真君”都沒有的。

    如果不出意外,這個年輕人未來成長起來後,其成就,將是驚世駭俗的,注定要光芒耀眼,照耀古今,超越世人。

    小天王在湖泊上邁步,觀賞著此地的美景,眸子中蘊含著古今歲月的變化。

    此刻,在這位小天王的眼中,竟然浮現出一種悲天憫人的氣息,他觀賞著這里的每一處景色,蓮花,荷葉,怪石,流泉、飛瀑,或者是周圍的一草一木,都盡收眼底。

    “主人,這小仙界的一切你都看了不止十幾遍了,還有什麼可看的。”湖泊邊上,一個書童打扮的年輕人說道,滿臉的不解之色。

    “呵呵呵呵……”小天王笑了起來,在小湖上漫步,笑道︰“同樣的天地,同樣的景色,每一次觀摩,都會有不同的感受,這是對道的領悟,道之意,變幻萬千,每一秒鐘都會有不同的變化,很多人都說掌握了道意,但實際上,道之變化,豈是那麼容易就能窺視的。”

    “哦……”那書童裝扮的年輕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後又道︰“那主人掌握了道的變化了嗎?”

    小天王笑了笑,如沐春風,道︰“我在觀摩,但我並不會臣服于道之下,道的變意,對我來說不過是一部教科書而已。”

    “主人功德無量。”那書童贊美道。

    就在這時,小天王信手捻出一枚玉符,讀取里面的信息,眼中不禁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主人,怎麼了?”書童問道,想要為主人分憂。

    “沒什麼,磐城的格局發生了些許的變化,真武殿被罪門攻破了。”小天王語氣平淡的說道,似是這對他是無足輕重的事情一般︰“貌似還有一個少年,是道祖傳人……”

    “道祖傳人?我好像也听過這麼一個少年,听說不久前大鬧了聖王府。”書童說道。

    “恩,是那個人。”小天王點點頭,沉吟了片刻,道︰“道祖……道祖……呵呵呵呵,若生在同一個年代,這片天地將不會出現這麼一號人。”

    這句話,若是被外人听到,少不了驚駭,道祖是當年第一強者,小天王竟然說,若是在同一個年代,世間將沒有道祖,顯然他是認為,他比當年的道祖更強。

    如果是一般人說這話,即便現在道祖是罪人,依然會有人說他口氣狂妄。

    但是,這個人是小天王,那一切就不同了,因為他真的有資格說這種話。

    曾有傳言,小天王是數百萬年來少見的奇才,若是與古代諸神生在同一個年代,都能把對方比下去,這是一個要成為古之大聖的人。

    “主人很在意那個少年嗎?”這時候,小天王的書童再次問道。

    小天王微微一笑,雖然笑容讓人如沐春風,但言語中,卻透著一股霸氣,道︰“無關緊要之人,即便是當年的道祖又能怎樣?更何況是一個傳人。”

    “嘿嘿嘿嘿,那倒是,主人十方無敵,將來注定要超脫天地之外,連兩個道統到時候都要臣服在主人之下,那少年只不過是一介莽夫,只會意氣用事而已。”

    小天王笑了笑,沒有再說話,朝著小湖的里面走去,繼續觀摩這片小仙界。

    ……

    一眨眼,十天的時間過去了。

    此刻磐城之中,無聲無息的,一位曾經被人敬仰的老人逝去,赫然是諸葛氏的那位老祖。

    他走得無聲無息,將諸葛兄弟、諸葛果還有孫聖他們叫到了面前,告訴他們,自己大限將至,本以為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沒想到大限提前到來了。

    諸葛家的兩兄弟和諸葛果臉色都十分沉重,但卻沒有說出什麼來,因為他知道,這是諸葛家的宿命,精通窺天術的人,早晚有一天,都要面對這一切。

    就這樣,諸葛氏的老祖盤坐在空地上,悄無聲息的閉上了眼楮。

    不知不覺中,這位老人逝去了,靈魂被帶走了,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接引走。

    這種感覺十分怪異,諸葛家的兩兄弟都是修為高深之輩,但他們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究竟是一種什麼力量帶走了這位老人的靈魂,他們都沒有感應得到,仿佛是這位老人的靈魂突然從體內消失一樣。

    而孫聖則是心中一動,他想到了自己不久前渡的魂劫,也是就這麼無聲無息的靈魂被帶走,不知道去了哪里,當初更是不知道怎麼回來的。

    難道說諸葛氏老祖的靈魂被帶到了同一個地方?

    緊接著,這位老人的肉身開始*,並沒有像諸葛氏的先祖那樣,靈魂離開後一萬年肉身才*。這位老人,在靈魂離體的一剎那,肉身便已經焚燒起來了。

    “老祖!”

    諸葛家的兩兄弟和諸葛果都跪了下來,行五體投地的大禮。

    孫聖、甦菲、火凰女和沈家姐妹則是站在一邊,表情肅穆,說不出什麼來。

    就這樣,這位老人的肉身,很快的被焚燒掉,肉身竟然化作了片片晶瑩的花瓣,飛向了虛空,像是化道與天地間了一般。

    “前輩一路走好……”孫聖望著虛空說道。

    他和這位老人雖然沒什麼交情,但是孫聖對他卻十分欽佩,能夠洞悉神荒骨的秘密卻沒有覬覦之心,這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當年,連兩大道統的領袖,都為了神荒骨不惜和曾經的至交或者是摯愛反目,而這位老人,卻能保持一顆平常心。而且最後,他為了告訴孫聖神荒骨的秘密,遭到了大因果的反噬,令其吐血,如果不是因為他想告訴孫聖這個秘密,估計也不會這麼快的離開這個世界。

    最終,這位諸葛氏的老祖就這麼無聲無息的離開了,外界誰也不知道,甚至連罪門的其他人都不知道。

    老人臨走前說了,不許操辦喪禮,就讓他這麼平靜的離開。

    這樣一位老人,知天文曉地理,但是死後,卻連一賠土墳都不願意給自己留,真不知道他的心境到了一種什麼境界,令人敬佩。

    又過了幾天,罪門再次恢復了往日的平靜,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上次抄了真武殿的老窩,罪門不管是在資源還是在勢力上,都得到了顯著的提升,甚至已經超過了玲瓏坊。

    不過,玲瓏坊這些年來一直和罪門是聯盟的狀態,罪門抄了真武殿的老家,也將一部分資源送給了玲瓏坊。

    此時的罪門,事業可以說是蒸蒸日上,諸葛流鐮這位磐城戰神名氣更加大。

    但是,對于外界,卻有一個人最近名氣也在飆升,比諸葛流鐮造成的震動都要大。

    而這個人……便是孫聖。

    孫聖與陳太沖一戰,將其擊敗,並且連斬仙王,三渡真空,這些都成為了傳奇事跡,被人津津樂道著。

    毫不過分的說,孫聖現在雖然年輕,但若是不死,將來的成就肯定要超越諸葛流鐮這位磐城戰神。

    而且,由于這里是磐極之地,消息流通最快的地方,很快的這件事便被傳遍了古地,很多人無法保持平靜,不管是同代眾人,還是上代天驕,亦或者是一些大家族的老輩,都不能平靜了。

    甚至有很多人,已經從古地的各地趕往磐極之地,要來見識一下這個少年。

    “三渡真空,難以想象,竟然還有人做到了這一步!”

    “陳太沖在這個少年手中都毫無懸念的落敗了,據說被這少年一拳差點斃命,簡直凶殘到無極限啊。”

    “如果他不死,未來成就難以估測,你們猜會不會爬上小天王那個高度?”

    “你們想多了吧,即便他再怎麼不凡,又怎麼能和小天王相提並論?小天王可是被譽為百萬年不遇的稀世奇才啊,兩大道統都在極力拉攏,而這個少年,充其量不過是道祖傳人而已,兩大道統還都在排斥他。”

    “呵呵呵呵,說的也是,他怎麼能和小天王比呢?是我們想多了,而且此少年三渡真空,等他邁入仙王領域的那一刻,說不定就是他的死期了呢。”

    關于孫聖的議論,外界各有說法,褒貶不一,說什麼的都有。

    越來越多的人趕到磐極之地,要親眼見識一下這個少年,是否真有傳聞中的那麼英勇,甚至連一些老輩都坐不住了。

    而此時此刻,在罪門的領域中,孫聖等人正在商量著另外一件事。

    “妹夫,別想了,建立一個自己的勢力吧,接替真武殿,我們極樂門全力支持你。”諸葛流鐮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