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08章 天殿凶魔

第1208章 天殿凶魔

    神光沖霄,紫氣騰騰,這里是一片芳草茵茵的空地,綠葉晶瑩剔透,仿佛每一株草都充盈著仙道氣息。喜歡網就上

    此地是一處悟道地,孫聖和納蘭諾在這里逗留了許久,觀摩這里的一草一木,每一秒鐘的變化,都具有非凡的哲理。

    而且在這里,還有不少人盤坐,有的是磐城勢力的人,也有幾個是外來者,在此感悟。

    孫聖出現在這里之後,讓一些人睜開了眼楮,好奇的打量著這個少年,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就是最近那位聲名遠播的道祖傳人。

    一些人好奇,上下打量,果然是豐神如玉,道骨仙風,當真是一位翩翩美少年,但卻感應不到他的氣息,並不知道有多強,因為孫聖做到了返璞歸真,隱藏得很好。

    有人在好奇的打量,但也有一些人目光冰冷,而這些人,均是洪荒世家的人,甚至有人帶著敵意和挑釁的味道。

    這一次,古地各地都有人趕來磐城,想要見識一下孫聖,其中,有人抱著不純的目的,帶有挑釁的味道。

    尤其是這一次真武殿被鏟除,一些和真武殿有關的家族更是不能平靜,帶著敵意來到了磐極之地。

    但是,這些人沒有這麼快動手,只是在悄悄的觀察而已。

    孫聖沒有在這里停留太久,而後便和納蘭諾離開,去了其他的地方。

    “哼!算他走得快!”有人發出了這樣的聲音,明顯的敵意十分濃烈。

    “這就是那個少年?完全看不出來深淺,也不知道實力如何。”有人這般說道,即便是運轉瞳術,都看不出孫聖的深淺來。

    “哼,小小少年,何其的猖獗,看他那意思,似是不把我們放在眼中,豈能容忍他。”說話的是一位上代天才,他在這里盤坐,見到了孫聖,甚至與孫聖對視,帶著敵意。

    結果,孫聖都沒有搭理他,掃了一眼,便選擇了無視,這讓這位上代天才心里十分不好受。

    仿佛在他的認為中,孫聖就應該上前去給他行禮才正常,真不知道心里是怎麼想的,可以說這種人帶著一種病態的心理。

    結果孫聖離開了這里,卻有幾個人暗中跟了下去,其中一人身上符文法則繞體,明顯精通符文之道。

    ……

    孫聖和納蘭諾游歷這座古遺跡,在好幾個地方停留,有些是悟道地,有些則是修身養心之地,對修行沒什麼加成,卻能很快的讓心靜下來。

    一座道碑參天聳立,跟山一樣高,這塊石碑有著特殊的功效,站在它的面前,認真觀摩,可以悟道,讓人一瞬間參悟道的懸理。

    這座道碑光滑平整,卻有這樣的功效,實在是非常的少見。

    孫聖站在這里,觀摩這塊道碑,周圍還有其他人,此刻真是走到那里都備受關注,眾人都用一種好奇的眼神看著他。

    不過孫聖卻對這些眼神視而不見,很快的,他在這座道碑前參悟了到了一些什麼,眼楮光芒浮動,有了一些感悟。

    但是可惜,每個人只能在這里參悟一次,如果有了感悟,再去觀摩,便沒什麼卵用了。

    一塊石碑,只是看一眼就讓人悟道,怎麼會這樣呢?這里面有些奇怪啊。

    孫聖琢磨著。

    第三章稍微晚點,這一段時間的更新都往後推遲一下,我重新做了時間調整。

    “納蘭仙子,能見到你真是三生有幸。”這時候,很多人注意到了納蘭諾,一些人走上前來與納蘭諾攀談,交流,也有人上來套近乎。

    畢竟,納蘭諾也是一個大名人,姿色動人,艷名遠播,很多人都知道納蘭家有這麼一位仙子。

    此刻,一些大家族的年輕傳人湊了上來,熱情的交流,仿佛與納蘭諾是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了一樣,倒是把孫聖給晾在了一邊。

    其中有幾人臉色冷冽,眼神中露出愚弄的笑容,看來他們是故意如此,在排斥孫聖,有意想讓他難堪,那意思分明是在說,你不是現在人氣很高嗎?老子就不搭理你,看你怎麼下台。

    不過孫聖也懶得搭理他們,繼續觀摩這塊石碑,雖然已經感悟了一次,但還是想要找出不同的地方。

    但是,孫聖也暗中抽空觀察了一下這幾個人,其中有一人,身上被符文法則籠罩,看不清楚真容,同行的幾人都稱他為白三公子,看來此人應該是來自白家,精通符文之學。

    白家……

    這個家族對孫聖來說意義重大,曾經的道祖就是白家的人,白家之所以在符文之術上有這麼高的成就,成為古地獨一無二的符道世家,和道祖有著莫大的關系,甚至他們還精通《九道秘卷》中的九門盾甲之學,也是拜道祖所賜。

    但是,當年道祖遭遇大難,被兩大道統冠上了罪名,白家為了自保,也將道祖從家族除名,宣稱與罪人不共戴天。雖然不知道當初白家這麼做是不是不得已而為之,但這卻使得後輩信以為真,認為那是他們白家的恥辱。

    卻渾然不知,現在的白家之所以有這樣的地位,不都是當年道祖所賜嗎?

    當初,孫聖與一個白家的子弟起了一些沖突,了解了這些訊息。

    對于白家,他沒什麼好感,不想去與之交好,如果對方要與自己針對,他也不介意。

    此刻,那位白家三少爺也朝著孫聖望來,眼神冷冽無比,帶著十足的敵意,他以為自己以符文法則遮體別人看不出來,實則孫聖看得一清二楚。

    孫聖懶得搭理,他凌空而起,圍著這座道碑飛了起來,從不同的角度去觀摩這塊石碑。

    而他的這番舉動,也讓一些人關注,因為和孫聖有同樣想法的人,不止一個,此刻看到孫聖飛起來,難道說這少年看出什麼來了嗎?

    而那幾位與納蘭諾攀談的洪荒世家的年輕傳人,則是臉色怨毒,這個少年莫非就這麼當著他們的面子得到什麼大造化嗎?實在是讓人看得心里不爽。

    “去通知天殿負責看守這里的人。”那位白家的三少爺暗中對另一人說道,嘴角勾勒出一抹陰毒之色。

    孫聖圍著這座道碑飛了好幾圈,符道天眼張開到了極致,看了大概有幾分鐘的時間,終于,這一次孫聖再次悟道。

    明明這座道碑每個人只能參悟一次,但孫聖卻在這里第二次悟道,收獲匪淺。

    “原來如此,內部有一顆化道石,那可是好東西,帶在身邊,隨時都會陷入悟道的狀態下。”孫聖內心驚呼道。

    這些人只以為,這座道碑能助人悟道,是好東西,故此很多人來此瞻仰。卻殊不知,這座道碑的外部結構,充其量就是比較特殊的礦石而已,真正的珍貴的,是道碑內部的那顆化道石,大概雞蛋大小,晶瑩剔透,宛如羊脂玉一般,乍一看跟個羊蛋似的。

    “你在做什麼!”

    就在這時,有人喝斥,聲震虛空,有一名身著甲冑的男子從天而降,來到了這個地方。

    這是天殿的一名高手,此刻眼神冷冽,他修為很高,不是普通的真仙和天神可以相比,最次也得是半步仙王了,甚至可能會更高,他一出現,立刻給人一種濃重的壓迫感。

    此刻,這名天殿高手怒視著孫聖,凶神惡煞,宛如一尊凶魔一般。

    其實,此人的外號就叫凶魔,人稱天殿凶魔,在磐城有著響當當的名號。

    “吼什麼?”孫聖斜睨此人一眼說道。

    天殿凶魔盯著孫聖,眼神十分不善,道︰“你在此悟道過了嗎?如果已經領悟過了,趕緊滾開。”

    孫聖說道︰“天道行宮今日不是對外開放嗎?我在這里觀摩一會兒礙你什麼事兒了?”

    “你在這里肆意妄為就關我的事。”天殿凶魔說道︰“該滾的不滾,卻在這里賊眉鼠眼,我懷疑你圖謀不軌,難道你想讓我拿下你,听後我天殿領袖的發落嗎?”

    這句話,可以說是十分猖狂,孫聖現在再怎麼說也是一方勢力的領袖了,是新聖教的首領,現在整個磐城盡人皆知,但是天殿的一個小兵就敢對其呼來喝去,言辭侮辱,顯然對方是故意的,明知道孫聖是什麼人,卻故意這般打壓,想要讓他丟盡顏面。

    孫聖眼神也冷了下來,道︰“注意你的言辭,區區一個小兵,跟誰倆呢你?”

    此言一出,這位天殿凶魔的眼神更加冷冽,而且嘴角露出一抹嘲弄之色,道︰“你覺得自己現在是個人物嗎?擺在了什麼位置,不過是個少年而已,即便是在磐城有了一處容身之地,就敢把自己當成領袖一樣嗎?實在是可笑到了極點,愚昧無知。”

    果然,對方就是為了打壓孫聖,明明知道孫聖現在是新聖教的領袖,卻毫不給面子。

    當然,這和他是天殿的人有著重要的關系,天殿在磐城是超然的存在,每一個天殿中人都很自豪。

    而這位天殿凶魔,更是威名赫赫,他看不上孫聖這個少年也很正常,覺得這樣小勢力的首領,得對他卑躬屈膝才是正常的。

    下方,以白家三少爺為首的幾位洪荒世家的傳人也露出了冷笑之色,等待著看到孫聖出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