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20章不詳

第1220章不詳

    在孫聖的窮追猛打之下,終于,諸葛流鐮坦白了,原來他修行的法,是一則古老的秘錄,這則秘錄,其功效可以做到短時間內的法力免疫,意思就是任何神通都傷不到他。[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xsw]

    但是,要鍛造出一種特殊的身體,便是這般肥胖的身軀,其肥肉,可以反彈一切神通,雖然只是暫時的,但卻十分無敵。

    一時間,眾人听到這段話,全都忍不住唏噓,連東皇天心都忍不住眸子中異彩閃爍。

    這樣的一種法,確實難得,讓很多人動心。

    但是,看到諸葛流鐮這樣的身軀,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打消了這個念頭,尤其是女子,更不可能修行這種法,因為代價太大了,需要變成這種肉球才可以。

    “以前怎麼沒見你變過。”孫聖不禁問道。

    諸葛流鐮說道︰“我還沒有修煉到大成,無法元神與肉身合一,等我道法大成,到那時……”

    “到那時你離我遠點,別蹭我一身油。”孫聖無語的說道,此法雖然強大,但孫聖也沒有要去修行的意思,他可不想讓自己變成這樣,而且他自身的法已經夠用了。

    “這里就是西昆侖……”

    很快的,眾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周圍的環境當中。

    本來,他們肉身進來之後,渺小如螻蟻,似塵埃,但是昆侖山似乎有種特殊的意志,在這里,眾人只能以法相的形態活動,當年的太古諸神,肯定也都是這般。

    不然,碩大的昆侖山,常人進來如螻蟻似塵埃,真要走遍整個昆侖山,不知道要多久呢。

    “走吧。”東皇天心說道。

    她手中有一張古老的地圖,竟然是記載的西昆侖的一部分地形,不知道是從那里找來的,珍貴無比。

    有這張地圖,西昆侖中一些重要的造化全都跑不了,一找一個準兒。

    眾人開始朝著西昆侖的內部走去,那條古道依然在,一直通往西昆侖內,只是踏過了那座高大的門戶之後,這條古道已經不那麼危險了,並沒有上ˇstyle_txt;古符文守護。

    很快的,眾人便領略到了傳說中上古聖地的神奇。

    他們走出去沒多遠,便看到了遍地的聖藥,這些聖藥不知道生長了多少歲月,早就已經成精了,生出了手腳甚至是五官,而且他們都有自己的意識。

    眾人的到來打破了這里的平靜,這些成精的聖藥一個個從泥土中鑽出來,撒開腿就跑,躲避眾人。

    一時間,有人出手了,灑出仙網,或者是祭出器具,想要收服這些聖藥精靈。

    孫聖沒有動,因為他不缺聖藥,他的修行境界,如果想要提升的話,可以一口氣突破上去,甚至是直接沖刺仙王領域的最巔峰,但那樣他會錯過太多。

    而且孫聖手中本來就有不少聖藥,更何況成了精的聖藥,即便是比普通的聖藥大補,但服用起來也有心理障礙。

    所以,孫聖沒有去取。

    結果,這些聖藥精靈有一大部分逃生了,只有一小部分被人抓住。

    一些人喜笑顏開,沒想到剛剛進入這座上古聖地,便得到非一般的好處。

    “那是什麼!”突然,有人驚叫一聲,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在前面的兩座山崖下面,竟然有兩個人,這兩人被吊在山崖下面,迎風擺動,仔細一看,那根本不是正常人,而是兩張人皮,兩張血淋淋的人皮。

    這兩頭生靈,並非人族,但卻生有人形,此刻他們的皮囊懸掛在山崖下面,迎風飄動。這兩張人皮保存的十分完好,仔細感應,他們身上散發出來淡淡的聖威。

    聖者!

    眾人心中一個機靈,這怎麼會?這兩張人皮,竟然是聖者遺留下來的,這不是遺蛻,仔細觀看,這兩張人皮上竟然還在“滴答”、“滴答”的淌血。

    過了這麼多年了,這兩張人皮竟然血液還留不盡,這兩張人皮,感覺就像是被人活生生的扒下來的一樣。

    “嘶!”

    幾乎所有人都在倒吸涼氣,這也太不詳了,竟然有兩位聖者的人皮掛在上面,這里到底是上古聖地還是上古凶地啊。一時間,所有人都感覺脊背發冷,有種不安的氣氛。

    “繼續往前走,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事情吧。”有人這般說道。

    既然都已經走到了這里,眾人不可能走回頭路的,即便是前方真的有大凶險,也得硬著頭皮走下去。

    當下,眾人邁步向前,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逐漸的走到了那兩座山崖的下面。

    兩座山崖上,扎根這兩株小樹,綻放出奪目的光彩,一看就不是凡物。但是,沒人敢上去采摘,因為那兩張聖者人皮就在附近,這兩張人皮充滿了不詳,沒有人願意輕易靠近。

    最後,眾人從山崖下面走過,那兩張人皮“撲啦啦”的迎風擺動,明明沒有風,但是那兩張人皮卻在動,感覺像是自己在動一樣。

    當眾人從山崖下面經過的時候,全都感覺到了一股陰冷的得氣息,尤其是頭頂上的那兩張人皮,就像是在看著他們一樣。

    每個人都提心吊膽,生怕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直到最後,他們穿過了那兩座山崖,並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孫聖回頭看了一眼,不禁“咦”了一聲。

    “怎麼了?”諸葛流鐮問道。

    孫聖眉頭一皺,說道︰“剛才那兩張人皮是正面對著我們的是吧,按道理說,我們已經走了過來,可為何……那兩張人皮還在看著我們。”

    此言一出,所與人都回頭望去,忍不住毛骨悚然,因為此刻,那兩張人皮依然是正面對著他們,在看著他們。本來他們已經穿過了山崖,應該是人皮的背面對著他們才對。

    難道說,這兩張人皮是活的?

    “快走!”東皇天心說道。

    所有人都加快了步伐,這里太不詳了,充滿了詭異。

    直到過去了十幾分鐘,眾人轉過了一個彎,沒有再看到那兩座山崖,這才松了一口氣。

    剛才實在是太不詳了,每個人都感覺到了詭異,氣氛很不安定。一時間,所有人對這上古聖地的期待,演變成了不安,因為此地並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美好,即便是有過人的造化,但卻充滿了詭異。

    “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里不是聖地嗎?”有人這般說道。

    “昆侖在遙遠的年代已經消失了,誰曉得當年發生了什麼?也許昆侖就是消失在這樣的不祥之中吧。”西門囡囡說道,緊咬著嘴唇。

    這一點,孫聖比較認同,因為當初他見到過昆侖山的投影,在那里,孫聖同樣的看到了許多不詳的畫面,現在想起來都讓人毛骨悚然。

    他敢肯定,昆侖的消失,的確很不簡單,也許真的是毀滅在這種不祥之中的。

    “西昆侖是昆侖的一角,曾被人一劍斬落下來,也許昆侖曾經發生過不可思議的大戰。”納蘭家的那位老嫗說道。

    “神話的起點,便是神話的終點……”孫聖喃喃的低語著。

    雖然他的聲音很輕,但還是被其他人听到了,一位老者忍不住震驚道︰“你竟然知道這句話,誰告訴你的?”

    孫聖不禁心中一動,這句話是當初道祖說過的,而且似是明悟到了什麼才說出了這句話。

    當然,孫聖不可能實話實說,只是說偶然間听到的這句話,並且詢問這句話有什麼不對嗎?

    那名老者說道︰“是一則古老的預言,自古流傳,不知道從什麼年代開始的,知道這則寓言的人很少。”

    “什麼樣的預言?”有人詢問道。

    那名老者猶豫了一下,似是不打算說,但最後耐不住眾人期待的眼神,還是說道︰“古老流傳了一種說法,神話終究要走向墳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