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25章大聖心髒

第1225章大聖心髒

    當下,金木朗帶著孫聖前往一處地方。[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xsw]

    金木朗也不知道在這里呆了多久了,對于西昆侖大半個地方都比較熟悉了。他身懷極字卷,即便是西昆侖如一顆星辰大小,但金木郎也能在短時間內走完全程。

    不過這里是西昆侖,很多地方都充滿不詳,金木郎也不敢大張旗鼓的闖進去,故此,他也有很多地方沒有去得。

    不過,此刻金木朗要去的地方,非同小可,那里有他想要謀得的一件東西,一直未曾得手,此刻請孫聖前去幫忙。

    路上,孫聖問金木郎當初是怎麼進來的,因為他知道,進入西昆侖,需要經過一條古道,那條古道上被上古符文守護著。

    而金木郎並不懂得符文之術,他又是怎麼進來的呢?

    金木郎說,他來西昆侖的時候發現有人在西昆侖上方擊穿了一個缺口,當時缺口快要愈合了,千鈞一發的時候,金木郎鑽了進來,並未走那條古道。

    “有人擊穿了一個缺口……”孫聖皺眉,想到了他們來的時候在外面看到的被擊穿的虛空,以及那幾根黑色的毛發。

    難道是那個小東西所為嗎?應該不會吧,雖然那頭棕黑色的小生靈很神秘,也確實很強大,但應該不至于有那樣的力量才對。

    金木朗帶著孫聖潛入了地下的一個地方,他告訴孫聖,這里有個一條捷徑,可以快速的進入西昆侖的內部,他也是無意中發現的這個地方,誤打誤撞的闖入了一片領地,看到他所期盼的那件東西。

    當下,孫聖跟著金木朗前往,他們踏上了一座遠古祭壇,這座祭壇,很明顯的是一座傳送陣。

    即便是過去了這麼多年了,但這座傳送陣依然充滿了神力,當金木朗和孫聖踏入其中之後,這座遠古祭壇立刻發光,將他們帶走,消失在那座遠古祭壇上。

    當他們再出現的時候,則是出現在了一座山頂之上,這里同樣有一座傳送陣。

    金木朗對這里已經輕車熟路了,帶著孫聖一路往前走。

    不過到了這里之後,明顯的可以感覺到金木朗變得十分謹慎起來,並且叮囑孫聖不要輕舉妄動,因為這里有一種不可捉摸的力量,稍有不慎,便有可能發生不測。

    “不可捉摸的力量……什麼鬼?”孫聖不禁納悶兒道。

    金木朗沒有說話,他帶著孫聖走出去了上千米遠,而後突然指向一個地方,道︰“看那里……”

    孫聖循著目光望去,立刻吃了一驚,只見在遠處的那片區域當中,生長著一株古樹,這株古樹不像是植被,像是一株生鐵打造的鐵樹一般,壓壓查查到處都是枝干,沒有樹葉,沒有一點綠色。

    但是在這住鐵樹之上,掛滿了一具具尸體,這些尸體,全都是一位位美麗的仙子,她們被扒光了衣服,吊死在上面,一個個五官猙獰,甚至有的伸著長長的舌頭,翻著白眼,表情十分嚇人。

    “嘶!”

    孫聖立刻倒吸一口涼氣,這是什麼樣的一株植被?竟然有上百位美麗的女仙子被吊死在上面。

    這不禁讓孫聖想到了不周山下的一株不詳之樹,上面掛滿了人皮,每一尊都是強者。

    眼前的這株鐵樹,與不周山下的那株樹如出一轍,只不過這次上面掛著的不是人皮,而是尸體,每一位都是美麗的女仙,並無男性。

    “這株樹很古怪,我第一次來這里的時候,曾嘗試著靠近,結果樹上被吊死的女仙全都睜開了眼楮,怒視著我,且每一個身上都散發出至少仙王巔峰的力量,差點把我嚇尿了。”金木朗悻悻的說道。

    “我去……都這麼久了你的實力還沒有恢復嗎?”孫聖不禁問道。

    他知道,金木朗過去曾是一大強者,後來失去了修為,孫聖不知道他巔峰的時候有多強,但至少得是仙王巔峰往上吧,要不然曾經也不可能馳騁古地,縱橫天下。

    “快了快了,如果得到那里的東西,相信我的實力很快就能恢復到當年,而且可能會做出更大的突破。”金木朗說道。

    “那你恢復了實力打算去做什麼?”孫聖笑了笑,問道。

    “啊?我還沒想呢,我估計你們帝族的祖先已經不在人世了吧,我也沒地方報仇,還真不知道恢復了實力要去干嘛。”金木朗撓著頭說道。

    “呵呵呵,沒事,到時候我來安排你,跟我一起打天下吧。”孫聖拍著金木朗的肩膀說道。

    “哦……刺激嗎?”金木朗問道。

    “不知道,不過不久的將來,也許會和兩大道統為敵呢。”孫聖冷笑道。

    “恩……我考慮考慮吧。”金木朗悻悻的說道,看來這家伙也不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听說要與兩大至高的道統為敵,立刻膽怯了。

    他們沒有在這里停留,繼續向前走,這座大山很深,不詳的地方不止鐵樹那一處。這一路上,好多個地方都無法踏足,即便金木朗不止一次進來,但都要小心翼翼的才行。

    最後,足足過去了好幾個時辰,他們終于來到了一個地方,這是一汪大湖,碧波蕩漾,清澈無暇,看上去十分的祥和,湖面上,仙氣匯聚,那是一種純淨到毫無雜質的仙氣,可以和洪荒仙氣相比美。

    “走,我們下去,一定要跟緊我哈。”金木朗說道,顯然不是一次來了,毫不猶豫的縱身跳入湖中。

    孫聖也跟著下去了,潛入了湖底,湖水冰涼,但卻內蘊豐富的仙氣。

    這里本來是一處祥和之地,但是當孫聖潛入湖中之後,立刻變色了,因為,在湖水底下,竟然有一具具棺槨懸浮,這些棺槨什麼材質的都要,有木質的,有石質的,也有青銅棺,甚至是血肉築城的棺槨。

    這些棺槨全都在湖水之中沉沉浮浮,不能漂到湖面上,也不會沉入湖底,就這麼懸浮在湖水當中。

    孫聖驚出了一身冷汗,渾身上下金色的毛發幾乎全都立了起來。

    如此多的棺槨,里面葬的到底是什麼人物?即便是孫聖已經經歷了這麼多,但也覺得毛骨悚然,這西昆侖太過詭異了。孫聖覺得,自己有生以來去過的地方,唯一能與之相提並論的,便是長生殿所在的那處秘地,同樣是詭異莫測。

    好在,並沒有什麼危險發生,孫聖跟著金木朗潛入了湖底,這個湖真的太深了,簡直就像是無底的一般,而且越是往下,越是黑暗,沒有一絲光線,不過隨著孫聖他們下潛,周圍倒是沒有再出現那些棺槨了。

    但是,孫聖卻越來越感覺到不安,仿佛有一種氣息從湖底深處飛上來,這股氣息,讓人覺得渾身冰涼,毛骨悚然,不知道下面到底有什麼。

    最後,孫聖發現周圍的水流靜止了,仿佛時間停止了一樣,所有的水流都是靜止的。按道理說,即便是湖泊或者是水潭再怎麼平靜,里面的水也不可能是靜止的,除非是結冰了。

    但是此刻,這里的水並沒有結冰,但它們卻是靜止不動的。

    “符文!”

    孫聖眯起了眼楮,因為他看了出來,這里有符文守護,融入到了這些水流當中,與水化為一體,故此使得這里的水靜止不動,而孫聖和金木朗也無法繼續下潛,會被一股力量給反彈回來。

    “就是這里了。”金木朗說道,他的瞳孔中金光四射,宛如兩盞金燈一般,顯然是動用了十分強大的瞳術,看向湖底深處,道︰“你看那里,我想要的東西就在那里,可惜無法靠近,我已經嘗試了各種辦法了。”

    孫聖張開符道天眼,朝著湖底的深處望去,穿過了重重符文,孫聖看到了在這深澈的湖水中,有一顆金色的心髒在里面懸浮,即便是這顆金色心髒已經不再跳動,但依然孕育著強大的神性在里面流動。

    “你不要告訴我……這是一顆大聖心髒。”孫聖語塞道。

    “你怎麼知道,莫非你感應到氣息了?”金木朗驚訝道,那顆金色心髒的周圍,全都被符文給覆蓋了,任何氣息也散發不出來,不可能有波動散發出來的,如果不知情的情況下,孫聖不可能知道。

    孫聖不禁無語的看了一眼金木朗,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這顆金色心髒正是大聖之心,而且……極有可能就是小天王要天殿幫他找的那顆大聖心髒,沒有想到被金木朗提前發現了。

    “怎麼樣?你有把握化解這里的符文嗎?”金木朗用期盼的眼神望著孫聖。

    “應該可以吧,但是……我總覺得這湖底內部的氣息很不安,我們最好還是不要靠近。”孫聖說道。

    這是他的第一感覺,雖然失去了靈覺,但是第六感還在,直覺告訴他,如果繼續潛下去,是十分危險的,說不定這湖底深處真的有什麼,萬一招惹到就不好了。

    “沒關系,以咱們倆的速度,逃跑肯定是沒問題的。”金木朗則是大大咧咧的說道。

    孫聖也點點頭,雖然很危險,但為了幫金木朗,他還是要去做。畢竟金木朗和他的關系不像剛認識的時候那麼見外,如果金木朗恢復了實力,他也有一大助力。

    而且,大聖心髒異常珍貴,里面可能有一位古之大聖的道果,被金木朗得到,總比被小天王得到要好。

    因為從天殿的行事風格和對自己的態度來看,將來有一天,他極有可能會和小天王敵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