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37章 上門找揍(上)

第1237章 上門找揍(上)

    一頭哮天犬登上了觀劫台,除此之外,還有三位青年,各個器宇軒昂,非凡俗之輩。

    尤其是走在最中間的那個,哮天犬貌似是他的,此刻看到這青年,那條黑色大狗走了過去,安靜的跟在這名青年的身邊,嗚嗚咽咽的叫個不停,貌似是在傳遞某種信息。

    這三人,分別叫楊子辰、彭佳和南郭浩,他們三人名氣可謂不小,可以說是婦孺皆知,都是上一代的英名赫赫的天驕。

    “哼,原來真的在這里。”為首的楊子辰微微冷笑道,目光直指孫聖這個方向。

    這不禁讓亭子中的孫聖等人都是眉頭一皺,對方明顯是有目的而來,此刻看向這邊,莫非孫聖的身份就這麼暴漏了?

    “那頭哮天犬……”劍星河說道,眯起了眼楮。

    孫聖也意識到了不妙,恐怕自己的身份真的暴漏了,那頭哮天犬便是罪魁禍首,它尋人的本領很強,只要捕捉到輕微的一點氣息,即便是藏到天涯海角都能找得到。

    到時候,無論再怎麼隱藏氣息,改變容貌那都是沒用的,畢竟一個人的氣味不可能改變。

    看樣子,有人用哮天犬來追蹤他,找到了這里。

    “十弟,沖你來的。”劍星河說道。

    “恩,我就知道。”孫聖冷笑道。

    而此刻,就在觀劫台的另一邊,虛空之處,有人走來,此人伴隨著一股濃重的大道氣機而來,步步生蓮,每一步落下,都會在腳底下誕生出一朵金色的大道之花。

    這是一位少年,同樣豐神如玉,俊朗不凡,身著一套高貴的甲冑,氣韻不凡,雖然年紀看上去不大,卻具有一種帝王般的威嚴,眸子開合間,射出道道大道之光。

    這是一個親道之人,非同一般,行走間,便有大道之力在為他保駕護航。

    “那不是……袁天樞嗎?听說他十年前跟隨了小天王,怎麼在這里?”此刻,有人驚呼道。

    來的這位少年不是別人,赫然是小天王的那位少年書童,此刻他來到了北極王城,讓一些人矚目,不知道所為何來。

    本身袁天樞就是一位天驕,再加上他跟隨在小天王的身邊,讓他名氣更是大,誰也不敢招惹,即便是天榜上的一種天驕都要給他面子。

    只因為袁天樞身後的那個人太過不凡了,而且袁天樞能被那個人看中,又豈會簡單?

    “孫聖,我知道你在這里,不用躲藏了。”這時候,袁天樞說道,目光灼灼,一眼就盯住了那座小亭子中。

    他們果然洞悉了孫聖的身份。

    “什麼!孫聖在這里!”

    “那個道祖傳人在這里嗎?在哪?”

    一瞬間,這句話引爆了全場,所有人都知道孫聖這個名字,他是道祖傳人,尤其是最近,這個名字更是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少年在西昆侖中得到了兩件重寶,一個大聖之兵,一顆完整的大聖心髒,現在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追查這個人的下落,各路高手都在關注。

    沒想到這個少年就在他們眼前,這怎能不讓人驚訝。

    一時間,觀劫台上,很多人都站了起來,各自洪荒世家的各路高手都紛紛動容,他們尋著袁天樞的目光望去,只見在那座小亭子中,坐著幾個人,其中一個人以符文遮住了容貌,莫非這個人就是那個道祖傳人?

    “真是養了一條好狗。”孫聖冷冷的說道。

    袁天樞的目光頓時冰冷起來,道︰“管好你的嘴,不然我會讓你付出巨大的代價。”

    他是小天王的書童,說白了就是跟班兒,孫聖一句“養了一條好狗”,不免讓袁天樞想到了他自己,不禁臉色陰沉起來。

    “怎麼,哮天犬不就是一條狗嗎?”孫聖笑道︰“還是說某些人把自己給代入進去了?”

    但是,這樣的解釋卻讓袁天樞的臉色更加陰沉,面子上掛不住。

    “孫聖,我們不是來找你斗嘴的,你自己做了什麼心里清楚。”這時候,一代天驕楊子辰說道,目光冰冷,道︰“今天來找你不為別的,把你偷盜的東西還回去,另外把大聖心髒拿出來,那不是屬于你的東西。”

    “不屬于我還屬于你嗎?你算老幾啊,滾。”孫聖看都不看那人一眼,冷冷的說道。

    “放肆!你還敢狂妄,可知你犯了多大的過錯!你以為那兩件東西是那麼好拿的嗎?不屬于你的就是不屬于你的,就算你藏到天眼海角,我們也會讓你吐出來。”另外一位天驕說道,名叫南郭浩,身材高大,修長筆挺,英武不凡。

    “哼!造化由天定,不管孫聖得到什麼,那都是他的機緣,你們憑什麼要求他交出來?”劍星河此刻開口說道。

    他的身份也不一般,是一位真君的後人,沒人敢小覷,此刻他一說話,這三位天驕的目光都凝重了幾分。

    “我不想跟你們 攏 沂搶刺嬤魅巳《 韉模 橙朔噶舜笞錒  瞬桓枚 畝 鰨 綣衷諶 冀懷隼矗 銥梢約韌瘓蹋 蝗晃冶鬩 嬤魅聳凳┌徒洹!卑 罩械腦 焓嗨檔潰 幼譜票迫耍 砩顯湍 乓還紗蟺榔埂br />
    “罪過?此言未免可笑,誰給我定的罪?小天王嗎?天下造化人人皆可得之,那是古之聖賢留給後人的,不是小天王一人僅有。”孫聖冷笑道。

    “孫聖,你口出狂言,你以什麼資格和小天王比?”楊子辰喝道,嘴角滿是嘲諷之色。

    “我跟他比什麼?他是他我是我,我取的不是他家的造化,他管不著。”孫聖說道,而後不再搭理這些人,在小亭子的圓桌前泡茶,我行我素。

    一時間,觀劫台上人人唏噓,這是在嗆火啊,絕對是在和小天王叫板,這怎能不讓人震驚?小天王是什麼人物,連一些老輩都不敢忤逆他的意思,而今這個少年竟然不怵小天王之威。

    “少年人,你還是拿出來吧,別給自己找麻煩了。”就在這時,觀劫台上,有人開口了,是一位老者,輩分不低,此刻盤坐在那里,朝著孫聖望來。

    “哦?這位前輩也是小天王派來的是嗎?”孫聖不禁眯起眼楮來。

    “老夫是就事論事,這樣做對你沒有好處。”那名老者說道,屬于一位洪荒世家的老輩。

    “不勞前輩掛心。”孫聖道。

    聞言,那名老者的臉色頓時變得不好看起來,孫聖冷哼,沒必要給對方面子,他知道對方是為了大聖心髒。

    “小友,你可不要不識抬舉,我們也是為你好,年紀輕輕,天賦不錯,何必要把自己逼上絕路呢?”另外一位老者說道,語氣不善,甚至帶著些許的殺意。

    “小天王的面子可真大啊,他的追隨者真多。”釋如來突然蹦出來這麼一句。

    但是這句話,卻讓開口的兩位老者當場窩火,他們輩分都很高,釋如來這句話,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他們在幫小天王舔鞋底一樣。

    “小和尚,說話注意點!”果然,那位語氣不善的老者眉宇間的殺意更加明顯。

    孫聖站起身來,說道︰“我不想與你們爭執什麼,恕我直言,大聖之兵確實在我手中,但大聖心髒並不在我身上。”

    “你胡說!”楊子辰等三位天驕喝道,他們也是為了大聖心髒來了,順便討好一下小天王,欲拿下孫聖,想要得到小天王的保舉進入古天庭修行。

    “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不管是大聖心髒還是大聖之兵,你都吞不下去,乖乖吐出來。”南郭浩冷笑道。

    “呵呵呵,你們不相信我也沒辦法。”孫聖淡然的搖搖頭,而後繼續在小亭子中泡茶,滿上一杯杯茶水,送到了幾位結義金蘭的面前,道︰“幾位兄長喝茶,不要讓一些小人壞了興趣,對了,我們剛才聊到哪里了?”

    這般隨意的態度,頓時讓楊子辰等幾位天驕窩火,他們知道孫聖絕對是故意,刻意的不把他們放在眼中,這是一種莫大的恥辱。

    “看來你是不準備交出來了?”半空中,袁天樞冷著一張臉問道。

    但是,孫聖根本就不搭理他,與聖王府的幾位結義金蘭有說有笑,渾然不把對方看在眼中。

    “孫聖,囂張也要有個限度,忤逆小天王,你可知道是什麼下場。”袁天樞說道,殺機畢露。

    “老孫,人家在跟你說話呢,不搭理是不是不禮貌?”釋如來笑著說道。

    “一介隨從,跟他有什麼可說的。”孫聖簡單的給予了評價。

    這句話,可以說是徹底的激怒了袁天樞,他身為小天王的追隨者,這是一種榮耀,至少在很多人看來都是如此,此刻孫聖對他這般評價,他怎能不怒?看樣子,只有絕對的實力能捍衛自己的尊嚴。

    “冥頑不靈,殺無赦!”

    袁天樞喝道,猛地爆發出強大的氣壓,那是一種大道神威。

    普天之下,親道者不在少數,但是修行到袁天樞這種地步的很少,基本上無時不刻不在有大道神力為他加持,此刻瞬間爆發,這股力量,簡直是驚世駭俗,讓許多老輩人物都自愧不如,當場色變。

    “轟隆!”

    蘊含著絕殺的一擊垂落下來,無數的大道神光交織,匯聚成了一條匹練,像是九天銀河墜落一般,攜帶著無窮的大道神威朝著孫聖轟殺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