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39章 殺心放縱

第1239章 殺心放縱

    今天,可以說是袁天樞最悲慘的一天,即便是他沒有跟隨小天王的時候,都沒有人這麼對待他。現在跟隨了小天王,更是無人敢招惹,即便是一些老輩都對他很客氣,很有身份。

    但是,這一刻他所有的尊嚴,威風全都被擊碎,被人以絕對強硬的姿態踩在地上。

    一句狗奴才,更是險些讓袁天樞瘋掉。

    “你……你竟敢如此對我!”袁天樞怒喝道。

    “你很了不起嗎?不過是一介奴僕而已,你有什麼可自豪的。”孫聖諷刺的笑道。

    “你……”袁天樞咬牙,但卻反駁不了。

    跟隨小天王,雖然讓他很自豪,但是卻拿不掉“奴僕”這個稱號,雖然沒有人會說什麼,但他確確實實是小天王的追隨者,這是不爭的事實。

    “你跟了小天王這麼久,只學會了裝比是嗎?小小奴僕在這里信口雌黃,口無遮攔,今天我就斬了你。”孫聖呵斥道。

    此言一出,轟動了所有人,斬掉袁天樞,這等同于是在打小天王的臉啊,就這麼公然和小天王叫板嗎?

    袁天樞臉色也十分驚恐,他不相信孫聖敢這麼做,但是,對方此刻卻已經抽出了聖體之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凜冽的殺意一點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你敢!”袁天樞叫道。

    “噗嗤!”

    聖道王劍無情的落下,並未斬下袁天樞的頭顱,而是貫穿了其胸膛,將其釘在了地上,血如泉涌,一下子染紅了大地。雖然沒有就地斬殺,這這只是刻意的在羞辱,讓這位天王書童痛不欲生。

    “啊!!”

    袁天樞近乎絕望的大叫,這已經不僅僅是恥辱這麼簡單了,此刻他感覺到了絕望。

    本來他強勢而來,想著在小天王面前立下一大奇功,親手鎮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甚至在他看來,自己出手綽綽有余,而且以他的身份,對方甚至未必敢還手。

    但是他現在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這些年橫行霸道慣了,突然遇上這麼一主兒,無所顧忌,說殺就殺,讓他感覺到了絕望。

    “住手,你不能這麼做!”不遠處,楊子辰等三位天驕不禁叫道。

    他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袁天樞被斬,不然小天王追究下來,他們沒辦法交代,畢竟袁天樞是和他們一起來的。

    “不說話都把你們給忘了,剛才好像就屬你叫的最歡。”孫聖冷哼一聲,轉身朝著楊子辰走去。

    “轟!”

    二話不說,直接以霸道的拳頭回應,真龍法圓滿,龍拳之力更勝往昔。看似輕描淡寫般會出去的拳頭,卻蘊含著真龍法的真諦,勢不可擋。

    楊子辰動容,竭盡全力的反抗,但是面對孫聖的全力一擊,依然不是對手。

    孫聖此刻出手毫不留情,不管是對誰,都使出全力,絲毫不拖泥帶水,也不跟對方纏斗,目的就是要做到絕對的威懾。

    “噗!”

    楊子辰同樣被擊穿了胸膛,鮮血淋灕的倒飛出去,撞在了一座石碑上,站都站不起來。

    “嗷!”

    那頭哮天犬狂吼,看到主人被人擊傷,他大叫一聲朝著孫聖撲殺過來,張開大口,照著孫聖的脖子就咬了過去。

    但是,孫聖出手更快,伸手一抓,當場擒住了哮天犬的脖子,聖體之力不可動搖,且孫聖的掌心中,蘊含著封仙術,此刻被他擒住,不管是仙力還是神力都動用不了。

    最終,這頭哮天犬慘叫一聲,在孫聖的手掌中“噗嗤”一聲爆碎,活活的被捏死了。

    這樣的畫面,著實的讓人膽寒,雖然哮天犬戰力不強大,但也是古之稀有的血脈,具有不俗的神通,如今竟然像是一只蟲子一樣,被人一掌捏死,這未免太殘暴了一點。

    “走!”

    另外兩人,彭佳和南郭浩臉色巨變,他們知道今日的計劃徹底的破敗了,萬萬沒想到這個少年有這樣的實力,雖為半步仙王,但卻強得一塌糊涂,難道說那就是三渡真空的力量嗎?可以無視境界的隔閡,這也太逆天了。

    “走不了了,你們為殺我而來,放你們走了我多沒面子。”孫聖冷森森的說道,極字卷一動,直接追上了想要逃走的彭佳和南郭浩,而後迅速展開了交手。

    這是兩位天榜上的強者,上一任的天驕,而且人氣鼎盛,婦孺皆知,更是不知道有多少的傾慕者。在那些傾慕者的心中,他們是強大的,無敵的,不可戰勝的。

    但是,此刻二人聯手,在孫聖的手中也只是走過了不到十個回合,最後被孫聖一人一拳,打穿了肉身。

    “噗!”

    這兩位天榜上的天驕全都吐血,被孫聖的拳頭擊中,傷到了本源。

    孫聖並指如刀,一道黃金神域凝聚在他的手臂上,神域當中,有太古聖靈和仙聖在咆哮,那是他的血脈之力,許久不曾都用了,但依然不曾落下,隨著孫聖的修為提升,這黃金神域的力量也越發強大。

    “不!”

    南郭浩大叫,被孫聖一指擊穿了紫府,元神被釘殺出體外,與虛空中爆碎,一命嗚呼。

    下一刻,孫聖再次撲殺向了彭佳,沒有什麼意外,黃金神域纏繞在孫聖的手臂上,化作了一口大鍘刀,一擊斬落,將彭佳從中間劈開,同樣擊斃當場。

    整個觀劫台上寂靜無聲,這也太快了,短短不到十個回合的時間,兩位天榜上的強者就這麼被擊殺了,血染觀劫台,不知道讓多少人心碎,尤其是他們的傾慕者們。

    此刻,孫聖給所有人的感覺,不僅僅是囂張那麼簡單了,簡直是可以用“殘暴”一詞來形容他。一個年紀不大的少年,擊殺天榜上的天驕如探囊取物一般,最關鍵的是,他只有半步仙王的境界。

    孫聖從半空中徐徐落下,仙衣展動,空靈出塵,道骨仙風,長發飛揚,這是一位清秀絕倫的少年,人們很難把這樣一個少年和殺人魔頭相提並論,差距太大了。

    但是,正是這樣一個少年,此刻正在執行無情的殺戮。

    他走向了楊子辰,楊子辰被擊穿了胸膛,同樣傷到了本源,此刻趴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來。

    此刻看到孫聖走來,楊子辰的心中惶恐到了極點,他追悔莫及,為什麼?為什麼要跑來招惹這個少年?不該因為貪圖大聖心髒而迷失了心竅,更不該因為小天王的一句話就跑來賣命。

    但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孫聖辣手無情,果斷狠絕,今日他就是要殺,震懾四方宵小,讓他們知道自己不是誰想欺辱就能欺辱的。

    既然那位小天王對他下了必殺令,那他毫不介意斬殺為小天王賣命的所有人。

    “噗!”

    沒有什麼懸念,楊子辰被斬下了頭,命喪觀劫台。

    最後,孫聖走向了被聖道王劍釘在地上的袁天樞,他被聖道王劍擊穿,血液幾乎都快流干了,鮮血讓觀劫台大片的領域都被染紅。

    “不!救我!救我一命,小天王也會感激你們的恩德。”袁天樞再無之前的狂傲,此刻大聲叫道,希望有人出手相救,不然這個少年真的會斬了他。

    “哼,一介奴才,不要覺得自己的命很金貴嗎。”孫聖冷笑道。

    “住手!少年你夠了!”就在這個時候,遠處,一位洪荒世家的老輩喝道,這老者之前曾勸阻過孫聖,並且曾對孫聖露出了殺意。

    “哦?還真有上趕著給小天王當奴才的人。”孫聖不禁冷笑道,這幾個老者早就露出了殺意,要貪圖他身上的大聖心髒,對這些人,孫聖無語留情。

    “放肆!小輩你未免太目中無人了。怎麼說我等都是你的前輩,不懂尊卑,這樣的人,即便有天賦也早晚隕落。”另外一位脾氣很沖的老者喝道。

    “尊卑?我何須給一群奴才尊嚴,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尊嚴兩個字怎麼寫。”孫聖冷笑道。

    “你……找死!如此不懂尊卑的小雜碎,老夫就算今日在這里殺了你,也沒人會說什麼!”那脾氣火爆的老者呵斥道,按耐不住想要出手。

    他要給自己一個合適的理由出手,雖然這幾位老者也是貪圖大聖心髒,欲對孫聖下殺手,但名不正言不順不行,需要一個理由。

    就好像是兩國交戰一樣,都需要一個借口,不能說看你不順眼我就打你。

    此刻,這位老者怒氣沖天,孫聖對他不尊,這是一個很好的借口,現在他出手沒人會說什麼。

    “少年,你太沒規矩了,當這里是什麼地方,你連斬數人,罪孽深重,老夫也絕不會輕饒你。”最先開口的那位老者也說話了,給自己找了一個高大上的理由,要對孫聖下殺手。

    “很好,想動手就動手吧,我不會對奴才手下留情。”孫聖說道,伸手一抓,聖道王劍飛到了他的手中,而後猛地一劍斬了下來。

    咕嚕嚕!

    一顆人頭落下,是袁天樞,他終究還是死在了聖道王劍之下,這位小天王的書童,終究是沒有逃過這一劫,死在了觀劫台上。

    孫聖騰空而起,來到了半空中,單手持劍負于身後,斜睨那兩名老者,道︰“兩位,若是怕了就算了,反正我對奴才也沒有太大的興趣,玷污了我的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