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44章 天生神童

第1244章 天生神童

    這位白衣仙子,顯然比妙欲菩薩早到了一步,她白衣聖潔,縴塵不染,齊耳短發顯得英姿颯爽,娟秀的容顏,清麗脫俗,一種神聖脫俗的美,這是與妙欲菩薩截然不同的美,美的讓人很平靜。:樂:文:小說 3w.ウwxs.com

    修三世法,鑄三世身,無情卻似有情,忘情難以斷情,這位白衣仙子赫然是小西天最美麗動人的一位菩薩,妙然菩薩。

    “妙然,心掛你的小郎君,也忍不住要來看看了嗎?”妙欲菩薩一來,就忍不住調笑道。

    妙欲菩薩一如既往的嘴上不留情,一來就對妙然菩薩進行調侃

    此刻,妙菩薩抬起頭來,美麗的眸子中,閃過一抹神秘的光芒。

    “呀!妙然你……你的三世身完美了!”妙欲菩薩驚訝道,臉上的表情瞬間凝聚。

    “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妙菩薩美麗動人的聲音響起,仿佛世外仙音一般,比最動人的琴聲都要悅耳。

    “上次你離開了小西天之後就沒再回來,沒想到短時間內你修為進步了這麼多,莫非你已經找到了踏出那一步的門路?”妙欲菩薩難以置信道。

    “一點點吧,對外保密哦,暫時不要讓小西天的其他菩薩知道。”妙然笑道,清理動人,神聖與嫵媚一體,簡直像是天地間最美麗的光彩。

    “嘻嘻嘻嘻,你怎麼就這麼相信我呢?”妙欲菩薩不禁笑道,她可是經常和妙然菩薩作對的。

    “你我雖然相斗,但在小西天當中,你我的關系也算是最親密的了,听說我失意的時候你還特別關心我,一天去看我三次,這讓我沒想到呢,原來你這麼關心我。”妙然菩薩咯咯的笑道,此刻不像是一位神聖的菩薩,反倒像是一位調皮的少女一樣。

    “砰!”

    妙欲菩薩一拍桌子,臉色尷尬,嬌喝道︰“肯定是孫聖那個小兔崽子說的對吧,好小子,等他渡劫完了,拉回洞中好好調教三個月。”

    “渡劫嗎……”妙然菩薩美麗的繡眉微微蹙起,朝著窗外北極王城的最高峰望去,道︰“這次的劫……真是非同凡響呢,能否平安度過呢?”

    “呵呵呵呵,怎麼?忍不住擔心了是嗎?不過應該沒問題,那小子身上的奇跡可不小呢,我倒是有些期待。”妙欲菩薩笑呵呵的說道。

    “哼,只怕一些人現在就已經坐不住了,看,他們要開始有所行動了。”妙然菩薩望著窗外,美麗而神聖的眸子變得冰冷了起來。

    ……

    此時此刻的渡劫峰周圍,已經是人山人海,聚集了不于上萬人,每個人都在關注著,等待著。

    “大劫怎麼還未開始,我都已經等不及了。”

    “皇上不急太監急,又不是你渡劫。”

    “問題是這次道祖傳人渡劫太隆重了,轟動了整個古地,我真想看看這次的劫,到底是什麼樣子,也許是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的可怕大劫。”

    一些人議論著,同時目光朝著北極王城的最高峰望去,看到了那個一身白衣風采奪目的少年,他仰頭望著虛空,同樣在等待這至關重要的一刻。

    “咚!咚!咚!咚!”

    突如其來的,天穹抖動起來,像是有人持撼天大錘在敲擊蒼穹一般,傳來陣陣悶響,每一次,都仿佛是天道在震動一般,讓人心頭發慌。

    “大劫到來了嗎?”有人期待道。

    “不對,這分明是……腳步聲音!”

    “在那邊!”

    此時此刻,在北極王城的某各方,有一人出現,踏著虛空而來,這是一名男子,一身黑衣,背負這一口袑騑陷釭煽敯C,他有著一頭烏黑色的長發,自然垂落下來,鬢角兩縷長發斑白,看上去有種滄桑的感覺,而這名男子,雖然相貌算不上英俊,甚至有些不同,但可以感覺到,他眉宇間有一股傲氣。

    此刻,這位黑發男子踏著虛空而來,每一步落下,虛空都會晃動,而這名黑發男子看上去並沒有用力,只是平常的踏步而已,竟然就有這般動靜。

    “咦?這是王家的那個人!”這時候,有人驚呼道,認出了這黑發男子。

    “他是王家的王天童,曾經一位最強的天驕,年僅兩歲的時候便展露出了驚人的修煉天賦,震動了老一輩的人,起名為天童,意思是天生神童,後來王天童也確實強大到讓同輩眾人感覺到絕望,幾乎是每一個境界都打破了極限,一路挑戰極限走了上來,但是在百年前,他卡在了仙王巔峰,足足百年已經沒有絲毫進展了。”

    “王天童,他不是天榜上的存在,甚至以他的年紀……說他是上一代的年輕強者都有些勉強,畢竟歲數有些大了。”

    “不管怎麼說,這個人很強,雖然被卡在仙王巔峰百年了,但他的強大傳說一直在流傳,如果被他找到合適的契機,成為聖者,估計立刻就會成為兩大道統的真君。”

    “真的假的?”

    “是真的,古天庭已經傳下話了,只要王天童邁入聖者行列,立刻會被賜予真君之名。”

    一些人忍不住唏噓,這確實是個強者,毋庸置疑,即使他現在被卡在了某個境界,可畢竟還年輕啊,一旦厚積薄發,足以讓很多人震撼。

    “呵呵呵呵,王家和道祖傳人之間的怨恨可不小,這次王天童所為何來,不言而喻。”有人忍不住冷笑道,看出了什麼來。

    “咚!咚!咚!咚!”

    王天童踏著虛空而來,他勉強算是上一代的年輕人,但卻感覺比一般的年輕天驕都要滄桑,兩縷斑白的長發,更是讓人覺得此人仿佛經歷了很多,少了一種年輕天驕的血氣方剛,多了一種成熟。

    “孫聖!”王天童來到近前,立在虛空中,冰冷的眸子望著渡劫峰的方向,道︰“听說你最近鬧得很凶,更是辱我王家威名,今日我王天童特地來領教,過來一戰吧。”

    王天童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目的,簡單而直接,要和孫聖一戰。

    “二叔!”這時候,渡劫峰下方,一人飛了上來,赫然是王家的王小溪,此刻王小溪看著王天童,一臉的復雜之色,神色有些躲閃。

    “小溪,你相助王家的敵人,回去記你一次大過,走開,我要挑戰他。”王天童冷聲說道,聲音威嚴,絲毫沒有商量的語氣。

    “二叔,不要這樣,我和孫聖……我和孫聖是朋友。”王小溪說道,著實的為難,畢竟孫聖和王家是敵人,而她卻和孫聖走的這麼近。

    “那你是要你的朋友,還是要你的家族。”王天童的聲音十分威嚴,讓人莫名的產生一種敬畏的心理。

    “我……”王小溪語塞,臉色為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你不用為難她,小溪你先離開這里吧,就算只有我們在,也不準許其他人靠近孫聖半步。”劍璇璣也飛了上來,銀裝素裹,銀白色的仙衣展動,美麗無瑕,比瑤池中的仙子都要美麗。

    “月姑娘……”王天童眸子冰冷,道︰“你忘了自己剛來古地的時候,我王家如何待你的嗎?現在你也要與我王家作對嗎?”

    “若非王家處處相逼,何至于有現在的處境?”劍璇璣說道,態度堅決,沒有絲毫動搖。

    “好!那我就不用客氣了,你們以為憑你們的修為能攔得住我嗎?你們天賦確實很強,但境界上終究是跟不上。”王天童很不客氣的說道。

    他是仙王巔峰,而且一路挑戰極限而來,在仙王領域當中,有著無敵的風範,可以毫不過分的說,此人能和諸葛流鐮那位磐城戰神一爭高下。

    而劍璇璣、劍星河和釋如來等人,即便是他們天賦異稟,但也只不過是剛剛踏入仙王領域而已,根本不具備和王天童爭鋒的實力。

    “王天童,難道你不覺得羞恥嗎?以你的歲數來挑戰孫聖,你們之間修道歲月差著太多,你覺得這會是一場公平的決戰嗎?”劍星河等人也飛了上來,此刻怒視著王天童說道。

    “我從來只相信,弱者才會找理由。”王天童冷笑道。

    “這都是屁話!孫聖才剛要渡仙王劫,而你已經站在仙王巔峰的位置,你那麼牛比怎麼不去挑戰聖者?在這裝什麼大尾巴鷹。”釋如來諷刺道,毫不給面子,損起人一個來一個來的。

    王天童眉頭微蹙,但依然不讓步,道︰“那都是後話,為了尋求極限,我以後會去挑戰聖者,但現在,我要挑戰的是他,強者從來不畏懼任何的挑戰,孫聖,你不是自命不凡嗎?你不是驕傲自大嗎?今天我就是來給你點壓力的。”

    渡劫峰上,孫聖回頭看了一眼王天童,道︰“我現在對你沒興趣。”

    他即將渡劫,不想再渡劫前做任何的消耗,同時,他也知道這些人居心叵測,就是想要讓他在渡劫前重創他,即便是不能重創,也要讓他消耗體力和仙力,不能以巔峰的狀態渡劫,那樣他就必死無疑了。

    “你不敢?”王天童冷笑,道︰“那你也無需渡劫了,你已經少了一個強者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