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254.第1254章 枯燥的旅行

1254.第1254章 枯燥的旅行

    一連好幾個月的時間,古地都很不平靜,到處都在流傳關于孫聖獨斗三位同級別大聖的事情。

    一些言論鋪天蓋地,有人已經開始拿孫聖和小天王小提並論了,在很多人心中,孫聖絕對不會比小天王差,只要給他時間,一定能和小天王並駕齊驅。

    但是,這麼一個出眾的少年,卻被發配往星空深處。

    很多人都知道,孫聖的消失,是某位大人物在出手干涉,不想讓他成長起來,但也不能當眾把他殺掉,所以想到了這麼一個辦法,將他送往星空深處,不讓他回來。

    雖然很多人都知道,但卻沒人敢說,因為暗中出手的人,一定是一位地位和身份都十分超然的存在,所以他們不敢說。

    ……

    此時此刻,在某一處小仙境當中,小天王出關了,風采超然,遁出世外,他同樣是白衣縴塵不染,黑色的長發自然的垂落下來,每一根發絲都柔順帶著光澤,俊朗的容顏,不知道要迷醉多少人。

    小天王出關了,他在閉關的時間,不接受任何外界的任何訊息。

    此刻他一出關,身上的各種傳信玉符便開始發光。

    小天王一一查看,本來超凡脫俗的俊朗樣子,不禁慢慢的凝重其中,最後眉頭緊皺。

    “哦?我的書童死了……他竟然敢殺死我的書童。”

    “什麼?道祖傳人的仙王劫竟然如此不凡……”

    “獨斗三尊大聖,並且將其拼死,不過最後卻有大人物出手,將其送進了星空漩渦,發配到了星空深處……難道是師傅做的?多此一舉,難道我會忌憚嗎?”

    小天王微微冷笑,而後身形一動,離開了小仙界,出現在外界。

    “看來,世人都不記得天王之威了,是時候給他們提個醒了,在我眼中,任何強者,都不外如是。”小天王說道,而後朝著虛空中走去,最後消失無蹤,留下了一片片晶瑩飛舞的大道花瓣。

    ……

    古地這邊,風雲涌動。

    但此時此刻,在遙遠的星空當中……

    孫聖的意識慢慢回歸,他有些疲憊的睜開眼楮,第一感覺便是柔軟,自己仿佛枕在什麼東西上面,柔軟有彈性,並且有淡淡的清香之氣傳來。

    孫聖睜開了眼楮,入眼的第一張面孔,便是一個大光頭, 光瓦亮,是釋如來。

    “醒了醒了,老孫醒了,看來度過危險期了。”釋如來咧著大嘴笑道。

    “臥槽!”孫聖醒來後的第一感覺就是爆粗口了,自己躺在釋如來這家伙的腿上嗎?臥槽,這太惡心了,而且這家伙的大腿什麼時候這麼柔軟了,而且還尼瑪帶著香味兒,雖然那香味兒很好聞。

    “你醒了。”這時候,孫聖的眼中再次出現了一張絕美,清麗脫俗的面孔,是帝清,然後還有一條大白狗湊了上來,伸著舌頭,哈哈的吐著熱氣,並且伸出舌頭在孫聖的臉上添了兩下。

    孫聖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是躺在帝清的腿上的,白裙聖潔,縴塵不染,不過旁邊有一團水漬。

    “我去,老孫,你流口水了。”釋如來叫道。

    “別吵我,讓我再睡一會。”孫聖翻了個身,抱住了那條雪白美麗的大腿,柔軟有彈性。

    “嗯……你……”帝清微微一驚,沒想到孫聖突然來這麼一招。

    “喂,十弟,你先起來好不好,看看這里是什麼地方。”劍星河也在這里,此刻忍不住說道。

    孫聖這才醒悟,坐了起來,看了一眼周圍,不禁驚恐,因為此刻,他們正在一片星空當中航行。他們坐下是一面銀白色的盾牌,應該是一件兵器,被放大之後,此刻所有人都乘坐在這面盾牌之上。

    “怎麼回事!”孫聖吃了一驚,他們怎麼會在星空當中?

    釋如來講述了事情的經過,他們被星空漩渦吞了進去,帝清也跟著進來了,她用一件古老的兵器守護住了眾人,避免受到星空漩渦中那恐怖秩序力量的沖擊。

    但是,他們通過了星空漩渦,卻被傳送到了大宇宙的深處,目前只能漫無目的的航行下去,根本沒有目標,也沒有方向。

    “你是說,有人在出手干涉,故意把我發配到星空深處的是嗎?”孫聖皺著眉頭說道。

    “在進入虛空漩渦之前,貌似妙菩薩前輩是這麼說的。”劍星河說道。

    “哼!”孫聖冷哼,眼中殺意浮動,他知道這次出手的肯定是兩大道統的至高人物。

    他們已經看到了自己的潛質,估計是不想讓自己成長起來成為小天王的絆腳石,所以出手將他發配往星空深處,只是不幸把帝清、大白狗、劍星河和釋如來也跟著一起卷了進來。

    “你現在還有傷在身,先恢復一下吧,反正我們現在有的是時間呢。”帝清嘆了口氣說道。

    “恩!”

    孫聖點點頭,現在只有先恢復一下自己的傷勢了。

    他有極字卷,又有九色樹在身,恢復起來應該不是特別困難。

    這一渡劫,真是危險重重,險些就死掉,命懸一線,尤其是最後和神猴大聖那一擊,如果不是九色樹最後發揮力量,孫聖已經死掉了。

    而在他昏睡的過程中,九色樹也一直在護佑著他,雖然孫聖的傷勢好了一部分,但他在昏睡中沒有刻意的使用九色樹療傷,所以這麼久以來,傷勢一直沒有恢復。

    孫聖盤坐在銀色盾牌上,九色樹和生字卷共同發揮作用,在治療他的傷勢。

    這一次真的是傷的特別徹底,一下子就昏過去了幾個月的時間,真是了不得。

    不久之後,孫聖的傷勢恢復了七七八八,仙力也全都恢復了過來。

    但是,現在有一件比較頭疼的事,他們現在在星空深處,沒有方向,沒有目標,就這麼漫無目的的駛行下去,也不知道要過多久才能找回航線,回到原來的世界。

    “不好意思,把你們也給牽扯進來了。”孫聖帶著歉意說道。

    “現在說這些也沒用了,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可能的找回航線了。”劍星河說道。

    “問題是我們現在在什麼方位都不知道,如果有一張星空地圖就好了。”釋如來嘆了口氣說道。

    “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浩瀚星空,廣闊無垠,根本不可能繪制出地圖來。”劍星河搖搖頭說道。

    帝清立在了銀色盾牌上,眺望著星空,美麗的眸子中深邃無比,她很少說話,似是也不願意多說話,但帝清心思敏捷,此刻她能做的,只有把握住星空中的每一個細節,加以利用,或許能找到一條航線。

    孫聖等人也都坐了下來,現在什麼都干不了,只能等了。

    大宇宙深處,星辰雖然有不少,但真正適合修行的卻沒有,甚至絕大多數都不適合生靈生存。而且最關鍵的是,這些星辰都存在于星空深處,根本不知名,憑借它們根本找不到任何可用的線索。

    好在孫聖他們都不是凡人,即使不吃不喝,甚至不用呼吸,都能存在萬年的時間,換做是一般人,根本無法在星空中生存下去。

    就這樣,他們在星空中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釋如來和劍星河都在一邊沉默的修行,大白狗也趴在一邊沉睡。沒辦法,漫長而枯燥的旅行,除了修行,基本上沒什麼事情可做。

    “有了!”孫聖一拍大腿坐了起來。

    “有什麼發現!”

    “十弟,你發現了什麼!”

    劍星河和釋如來全都驚醒過來,連一直在觀察星空變化不知疲倦的帝清也轉過頭來,看著孫聖。

    孫聖一攤手,一堆被他用兵器碎片制作的卡牌拿出來,每一枚卡牌上都有一到十三的字樣,還有兩張花式卡牌,孫聖道︰“我研究了一個月,終于研究成功了,我們可以用這個游戲來打發時間,我給你們介紹一下規則,花式牌最大,然後是二,然後是一,三最小,我起了個名字叫斗地主,要不要來試試。”

    “我去……你是有多心寬啊。”劍星河無語的說道。

    “斗你麻痹,自己玩吧。”釋如來爆粗口。

    “唉……”帝清嘆了口氣,也轉過頭去,繼續觀察星空中的變化,懶得搭理孫聖。

    大白狗也閉上了眼楮,不去理會孫聖。

    時間就這樣過去,星空旅行實在是太枯燥了,劍星河和釋如來都只是在枯燥的修行,偶爾睜開眼聊上兩句,然後看到孫聖蹲在一邊又不知道在研究什麼東西打發時間,這都已經好幾次了,每次孫聖都會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不過沒人理他。

    最後孫聖只能一個人研究出一種單獨玩的,自己蹲在那里刷單機去了。

    “有線索!”突然,帝清說道。

    這一下,孫聖、劍星河和釋如來全都心中一動,跟著跑了過去。

    “看那里……”帝清說道。

    順著帝清指的方向,孫聖看到了很多破碎的星辰殘片,寂靜的漂浮在大宇宙當中,在這里仿佛時間靜止了一般,無數的星辰碎片和破裂的大星殘核漂浮,感覺這里,就像是經歷了一場殘酷的大戰一樣。

    本書來自  http:///book/html/20/2026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