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74章 大聖劫

第1274章 大聖劫

    遙遠的星空,浩瀚的古地。

    距離孫聖被送進星空中已經過去了兩年的時間,這兩年里,再沒有孫聖的任何消息送回來。

    但是,依然有一部分人沒有淡忘他,時常會提起來那個少年,甚至經常會有人拿他和小天王相提並論。

    兩年前,就在孫聖被送走之後,小天王也出現在了北極王城,真身現身,其風采,不知道折服了多少人,令人為之驚嘆。

    最後,小天王走訪了很多地方,讓人矚目,這是一位百萬年不遇的奇才,所到之處,連老輩人物都要出來相迎。小天王並沒有做什麼,只是簡單的走了一圈,便讓很多人對他關注有加。

    但是,依然攔不住人們把孫聖和小天王相提並論,甚至,自從上次孫聖渡劫拼死了三尊同級別的大神之後,已經有人開始在提“少年大聖”這四個字了。

    如果沒有之前的意外的話,孫聖絕對能成長為一代大聖,和小天王並駕齊驅。

    但是可惜,他被送進了星空深處,已經很難再回來,這世間,終究是無人可與小天王抗衡。

    但是,就在最近幾日,又有一則轟動天下的消息傳來,而這個消息一出,幾乎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了一個地方,小西天!

    因為,就在最近,小西天的一位關鍵人物回來了,而且,她要渡大聖劫!

    一位大聖即將問世,這怎能不驚動天下?

    而要渡劫的這個人,不是別人,赫然是妙菩薩!

    兩年前,妙菩薩已經差不多要走出這一步了,她曾去追蹤一個人,卻負了傷,消失了近乎兩年的時間,直到兩年之後,妙菩薩再次出世,已經開始渡大聖劫了,成功的邁出了那一步,沒有人知道這兩年里她都經歷了什麼。

    古地轟動,各方人馬全都趕往小西天,讓這片佛門聖地變得熱鬧起來。

    洪荒世家的各路人馬,古地的三大府邸,甚至是兩大道統的幾位真君,全都到此,要見證這一刻。

    距離當年道祖成功問鼎大聖之後,終于又有人踏出了這一步。

    小西天不知道聚集了多少人,全都在觀望著,望向了一個方向。

    那里是……大西天!

    小西天和大西天,像是兩界永隔一樣,多少年都沒人能進去過了,那是古佛們塑造的天地,即便是小西天的菩薩都進不去。

    但不久前,妙菩薩卻進入了那片領域,前往大西天,最終,她出現在了一座神聖的山崖下,要在那里渡劫。

    小西天內,玉靈龍,妙欲菩薩,焚天聖人三位小西天的重要人物也都在,觀摩這一幕。

    玉靈龍嘆息,他以前實力在小西天算是最強的,但結果卻還是沒有比過妙菩薩,妙菩薩比他先一步踏出了這一步,而玉靈龍,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找到踏出那一步的契機,也許終生無望。

    小西天內人聲鼎沸,人們都在朝著大西天的方向觀望。

    在那座神聖的山崖上,一位白衣天女傲然而立,短發齊耳,英姿颯爽,像是要乘風而去一樣。白衣聖潔,充滿了神聖的氣息,比那座山崖都要神聖,周身上下,有佛光蕩漾。

    但是,人們只能遠遠的觀望而已,他們進不去大西天,只有妙菩薩可以。

    妙菩薩選擇在大西天渡劫,必然有她的理由,大聖劫至關重要,她不想被打擾,大西天那片領域可以充分的保護她。

    而且,大西天當中,還有古佛們留下的力量,可以為她所用。

    納蘭家族的人來了,一個個熱了盈眶,妙菩薩的證道之路,也會給納蘭家族帶來巨大的收獲。

    當然,此刻納蘭家的人,都有一種無比自豪的心理,他們家族中即將有一位新的大聖要出現了。

    王家、甦家、雲家等等,這種威名赫赫的家族也全都來了,包括兩大道統的真君,有一些人眸子中綻放出冷光,他們很不希望妙菩薩成功,甚至想要干擾,但是他們做不到,無法靠近大西天。

    磐城之中,也有人到來,新聖教的人馬來了,帶頭的赫然是甦菲,她現在是新聖教的副領袖。

    除此之外,還有諸葛果,軒轅太子、鳳行天、琴無涯、東門素瑤等人,當初孫聖在聖王府結拜的人,幾乎全都去了新聖教,成為了新聖教的頂梁支柱。

    甚至,連極樂門都與新聖教合並了,讓新聖教更加強大,能和天殿並駕齊驅。

    一時間,一些人紛紛側目,像是王家和雲家那樣的人,都露出了敵意,因為他們都知道,那是孫聖留下來的勢力。

    “果果,這是孫聖的母親。”甦菲走過來說道,接引一位白衣女子走來,赫然是白靈。

    “婆婆好。”諸葛果上去打招呼。

    白靈笑著點點頭,摸了摸諸葛果的額頭,道︰“孩子,苦了你了,我家聖兒……愧對你。”

    “婆婆放心,孫聖一定會回來的,我都沒給他送葬呢。”諸葛果則是滿不在乎的說道,她堅信孫聖可以回來,因為她早已經洞悉了未來一角,知道孫聖不會死,至少不會死在星空當中,他一定會回來。

    白靈面色變了變,送葬?怎麼感覺這話更不吉利呢?

    “額……果果說話向來玄妙,沒別的意思,當妹夫確實能活著回來的。”諸葛山竹也來了,此刻趕緊拽住了諸葛果,讓她不要胡說八道。

    “那些就是道祖傳人的朋友對嗎?哼!”有人對著新聖教的人冷哼,是一批年輕強者,都是天榜上的天驕,此刻冷言冷語,語氣不善,甚至露出了殺意。

    “哼,人都回不來了,還有什麼可期待的。”有人這般冷笑道,眼中滿是諷刺之色。

    “這些年來,新聖教崛起的勢頭很猛,可以和天殿並駕齊驅,我覺得應該給他們一點壓力,讓他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這是一位少年說的話。

    別看是少年姿態,實際上也是上一輩的天驕,實力強大,可以和王家的王天童爭鋒。

    “如果你們要出手,我也不介意,到時我會一一挑戰你們,將你們打倒。”突然,有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

    遠處走來一位女子,籠罩在一輪玄月當中,看不清楚真容,同時還有三枚銀月圍繞著這*月飛舞,這位女子走來,盛氣凌人,有一種無敵的風範,美麗多姿,曼妙玲瓏,恍若月中的女神一般,神聖不可侵犯,但卻充滿了危險的氣息。

    “是她!”

    一時間,即便是天榜上的一些人,都露出了忌憚之色,有人忍不住向後退步。

    劍璇璣!

    這兩年,這個名字十分響亮,因為她崛起的勢頭很猛烈,兩年前正式殺入了天榜,隨後在這短短兩年的時間,劍璇璣的成長可謂是迅速,接連挑戰天榜上的天驕,幾乎是一路高歌猛進。

    有傳言稱,在劍璇璣的背後,有一位大人物在指點她,所以她才會崛起的這麼迅猛。

    “轟隆隆!”

    突然,大西天的方向,傳來了驚心動魄的大道之音,所有人都紛紛側目,因為他們知道,妙菩薩的大聖劫要開始了!!

    有人看到,在天穹之上,有黑色的岩漿滾動,虛空接引下來了一股力量,那黑色的岩漿,十分可怕,能把仙金當場融化的點滴不剩。

    妙菩薩的大聖劫,一開始就展現出了不同凡響的力量。

    而此刻,那座神聖的山崖上,白衣菩薩怡然不懼,她凌空而起,駕馭著一片佛光,沖向了那漫天的黑色岩漿當中,玉臂揮動,有一股古老的力量出現,崩碎了降落下來的黑色岩漿,甚至她進入到了岩漿當中,但這些黑色岩漿卻不能近身,卻都被她體外的那股力量給震開了。

    一時間,小西天內很多人都變色,即便是到來的一些聖者都色變,因為那是聖者都沒有的力量。

    漫天的黑色岩漿鋪天蓋地,那是一種焚燒聖人的火焰。

    妙菩薩像是在凌空起舞一樣,揮灑一種古老的力量,將這些黑色岩漿蕩滌開來。

    大西天內,妙菩薩立在虛空當中,仰望著蒼穹,嘴角露出一抹冷酷之色,她在抗衡天道的力量。

    而就在此時,妙菩薩注意到,虛空深處,似是隔著一片歲月,有一個人,他同樣置身在黑色的岩漿當中,在痛苦的掙扎著,渾身都在燃燒,血肉都燃燒掉了,很多地方都已經露出了骨頭。

    但在他的骨骼當中,扎根著一株小樹,綻放出九種顏色的光彩。

    “九色樹……孫聖!”妙菩薩驚訝,沖天而起,進入到了虛空當中,沖向了那被仿佛是被歲月之力阻隔的地方。

    那並非歲月之力,實際上是一種大宇宙的秩序。

    “孫聖……”妙菩薩呼喚,想要打穿那里,將里面的那個人帶出來。

    但是,大宇宙的秩序,即便是大聖都抗衡不了。

    然而,虛空另一邊的人,卻仿佛听到了她的話,努力的掙扎,想要從黑色岩漿中穿過來,可惜,他也被阻擋在另一邊。

    “你在哪里?”妙菩薩問,美麗的眸子中滿是關切之色。

    “菩薩,我會回去的,我一定會回去的……”虛空另一端,那個人在大吼著。

    “孫聖,我……我等不到你了。”妙菩薩喃喃低語,臉上露出了淒然之色。

    “為什麼,菩薩你要去哪里?”虛空另一端的人問道。

    “我要去戰場……”妙菩薩說道。

    “我會去找你的,我一定活著去找你……”但是很快的,虛空另一端的人消失了,他說的話妙菩薩也听不到了,因為那漫天的黑色岩漿已經消失,妙菩薩的第二劫到來了,不再是黑色的岩漿,是另外一種力量。

    虛空裂開,從虛空深處,垂落下來漫天的狂雷,夾雜著滾滾的紫色火焰。

    九九雷火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