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89章 出來一個打一個

第1289章 出來一個打一個

    挑釁,這完全就是一種挑釁!

    即便是新聖教的人都很吃驚,這個突然出現的神秘人,不知道出于什麼目的,幫他們化解了危機,虐翻了小劍神,甚至公然向天殿挑戰。小說

    他到底是誰?這麼做有什麼目的?他是有自己的個人目的,還是真的在相助新聖教?

    新聖教的眾人當真是誠惶誠恐,甦菲也是黛眉微蹙,眼神中明顯的有猶豫之色。

    “怎麼?沒人出來救他嗎?他可是你們的貴客,來給你們天殿賣命的,結果你們卻至人家的性命于不顧,什麼人啊都是一群。”孫聖像是逮著理了一樣,對天殿的人大家諷刺。

    這些話讓很多人無語,但卻啞口無言。

    “你到底想怎麼樣!為什麼要幫那群喪家犬!”古濤說道。

    “天殿就沒有一個能說話的認出來嗎?”孫聖直接選擇了無視他,看都沒看古濤一眼。

    “你……”這種被無視的感覺,讓古濤恨得欲罷不能,頓時臉色一震漲紅。

    天道行宮之內,安靜一片,只有一雙雙冰冷無情的眼神朝著這邊望來。

    “還不出來嗎?看!看!看!看你麻痹!”孫聖冷喝道。

    眾人︰“……”

    眾人再次汗顏,這挑釁的未免太明顯了,這一次,天道行宮內終于不平靜了,有一個人走了出來,而這個人,赫然是東皇天心,堪稱一代佳人,姿色絲毫不在甦菲之下,甚至猶有過之,艷名遠播,是古地中少有的幾位絕世天女一樣的人物。

    畢竟這是小天王都頗為在意的女人,豈能是普通女子能夠相比的?

    而就在東皇天心的身後,有兩個人也跟著,一個是雲家小鳳凰,一個是王家的王天童。

    “你到底是什麼人,這麼袒護新聖教的喪家犬,莫非,你是當年那個少年的朋友?”東皇天心問道,提到了一個少年,她口中所說的“那個少年”必然是孫聖。

    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她說的是誰。

    “你管我是誰?我只是看不慣你們天殿這幫人的嘴臉而已,你們以為勝券在握嗎?”孫聖冷笑道。

    “新聖教的覆滅已經成為定數,這是小天王下達的最高旨意。”東皇天心說道。

    “什麼破旨意,當自己是主宰了嗎?那就讓我跟小天王對話!”孫聖說道。

    此言一出,天殿的眾人都是一愣,真是好大的口氣啊,竟然要和小天王直接對話?當即,站在一邊的雲家小鳳凰說道︰“你把自己當什麼了?要和小天王對話,你覺得你有那種資格說這種話嗎?”

    孫聖冷笑,道︰“你不說話我都沒注意到你,這不是三年前在北極王城被人家扇嘴巴子的那個女人嗎?怎麼?這麼快就不長記性了,難道不知道嘴賤的下場是什麼嗎?”

    “你……”雲家小鳳凰頓時臉色一變,她最不願意被提起的,就是這件事。

    當初在北極王城被妙菩薩狂扇了好幾個嘴巴子,可謂是丟盡了顏面,雖然那人後來成為了大聖,是無上人物了,但對于高貴的雲家小鳳凰來說,那依舊是不可言喻的恥辱。

    “你未免太狂妄了,難道你想一個人與我天殿為敵?還是說你想和那群喪家之犬一起上!”古濤不禁怒喝道,十分維護雲家小鳳凰,看來關系不一般。

    “為什麼總有一條狗崽子在犬吠。”孫聖則是不耐煩的掏了掏耳朵說道。

    “你……”古濤咬牙,但是很快的冷笑道︰“你和他們那群喪家犬是一丘之貉,沽名釣譽之輩,連面都不敢露,害怕我們戳穿你的身份嗎?”

    這時候,孫聖邁步向前,身形幾個閃爍間,便擋在了天道行宮的門口。

    古濤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顯然他還是畏懼的,畢竟連小劍神都敗在了他的手中,被打成了重傷,此刻被栽在虛空中連動都不能動一下。

    “你是什麼意思?”東皇天心則是冷著臉問道。

    孫聖冷笑道︰“你們天殿不是想打嗎?今天我就站在你們門口,出來一個我打一個!”

    這句話,不可謂不狂妄,此言一出,幾乎全城的人都在沸騰。

    天殿是什麼所在?小天王親自建造的勢力,其輝煌程度,都超越一些洪荒世家了,從來沒有人敢向他們宣戰。但此刻,竟然有人堵在他們門口,聲稱“出來一個打一個”,這未免太囂張了,當世都找不出來幾個這樣的人。

    而新聖教那邊,甦菲則是黛眉一簇,軒轅太子也是微微眯起來了眼楮,暗暗說道︰“為何行事風格,這麼像一個人?”

    不好意思,做完坐車回老家,熬了一夜,今天第三章有點短,實在是撐不住了,困得睜不開眼楮了都。

    而天殿這邊,則是因為孫聖著一句話,徹底冷場了,每一個人臉上都浮動著殺意,而在天道行宮的深處,更是傳來兩股驚人的氣息,不過只是一閃即逝。

    “閣下未免太自信了。”這時候,王家的王天童說道。

    “哼!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誰能鎮壓他!”雲家小鳳凰也叫囂道。

    “就是欺負你們了怎麼地吧。”孫聖冷冷的說道,同樣的一句話,不久前小劍神也說過,是針對新聖教的話,而此刻孫聖更加直接,他飛到了天道行宮門口的一塊石碑上,就這麼大大咧咧的坐了下來︰“今天我就坐在這里,你們天殿不是自認為很無敵嗎?出來一個打一個!”

    整個磐城都是一片寂靜,實在是沒見過這麼狂妄的人,公然對天殿叫板,這等同于是在和小天王作對啊,而且這麼明目張膽的挑釁,難道就不怕小天王的報復嗎?

    眾所周知,天殿之所以視新聖教為眼中釘,實際上是這些年來,一直有人把當年的那位“少年大聖”和小天王作比較。

    小天王是那種眼里不揉沙子的人,所以他刻意下令給天殿打壓新聖教,甚至是在暗中支持,就是要警告世人。

    或許不能說小天王心胸狹窄,而是強者的自尊心!

    但現在,這個神秘人做的更過分,跳到天道行宮的門口來叫囂,聲稱出來一個打一個,這是在打小天王的臉。

    “狂妄之徒,該有人教教你什麼叫做敬畏,古濤,跟我一起出去鎮壓他!”這時候,雲家小鳳凰向前邁步,高貴冷艷,比一只仙凰都要尊貴。

    “好!”

    古濤很痛快的答應了,他雖然心里也有些驚懼,但現在兩個人一起出手,他來了自信,更何況邀請他的還是雲家小鳳凰,她本身就是一股不俗的戰力。

    而且,很明顯兩個人不一般,方才古濤還在維護雲家小鳳凰,他自然也不會放棄這個討好雲家小鳳凰的機會。

    當下,天道行宮當中,雲家小鳳凰和古濤一起走了出來,這同樣是兩位一頂一的天驕,在天榜上名望很高。

    一個是雲家小鳳凰,堪稱是雲家年輕一輩的第一人,戰力極強,能和小劍神那樣的人相提並論。

    而古濤,則是小天王看中的人,讓他來輔佐東皇天心,能被小天王看中,又豈能是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