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293章 少年大聖

第1293章 少年大聖

    “砰!”

    “ 嚓 嚓!”

    王天童被一拳洞穿,向後飛了出去,背後的骨劍根根斷開,根本抵擋不住孫聖和霸道的拳頭。樂文 小說

    王天童吐血飛出去,根本無法相信,全盛時期的自己,化作做完美姿態的自己,竟然會這麼弱,難道真的如他所說,自己走上了歪路嗎?所謂的完美的法,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的認為而已嗎?

    眾人此刻全都說不出話來了,一開始他們都不相信,尤其是天殿的人,更是對孫聖大家諷刺。

    但現在眼睜睜的看著王天童被孫聖舉手投足劍震飛,他們不得不相信這是真的。

    貌似真如孫聖所說,王天童所謂的完美法,弱的一塌糊涂。

    “你還不明白嗎?”孫出現在王天童的上方,一腳踩了下去。

    王天童以另一只手的魔劍抵擋,結果這口魔劍同樣被一腳踩碎,就這麼被孫聖踩著從空中墜落下來,砸在地上,讓他大口吐血。

    “現在的你,甚至都不如沒有變換形態之前強,王天童,你已經廢了。”孫聖冷酷無情的說道。

    這句話,停在王天童的耳中,簡直就是九雷轟頂啊,即便是他道心堅固,此刻也失守了,茫然的躺在地上,甚至眼中還有淚水。

    這不是屈辱的淚水,也不是悔恨的淚水。

    而是不甘!

    自己天縱之才一生,被困仙王境巔峰數百年,面對很多人的風言風語,最終終于找到了正確的道路,以為從此之後,自己將踏上一條無敵的道路,繼續綻放出未綻放完的光芒。

    誰知,第一次實戰,便遭到了無情的打擊,這條充滿希望的路,成為了一條廢路。

    “現在懂了吧,王天童。”孫聖說道,手臂一晃,黃金神域化作一口斬仙刀,架在了王天童的脖子上。

    “我……亦無怨言,動手吧。”王天童閉上了眼楮,徹底絕望了。

    “哼!”孫聖冷哼一聲,正好看到了不遠處的王小溪,此刻正眼神復雜的看著這邊,眼圈紅紅的,她不知道此刻該怎麼辦,再次陷入了兩難的境界。

    “滾吧!”孫聖收手,冷哼一聲說道。

    王天童也睜開了眼楮,同樣看到了王小溪,他知道孫聖之所以在這個時候收手,完全是因為顧忌他和王小溪的情誼。

    此刻,王天童從地上爬了起來,長發散落,落魄狼狽,最終他一句話沒說,轉身離開,背影當真是說不盡的蕭瑟與寂寞。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王天童自己心里明白,修行就如棋盤,走錯一步都是輸,現在他走上了一條錯誤的道路,即便是重修來過,也注定要被大時代所淘汰了。

    此刻,磐城的眾人面面相覷,沒想到,王天童的結局竟然是這般,天縱之才,天賜神童,只是選錯了路,便注定要被淘汰。

    不得不說,大時代當真是殘酷的。

    孫聖騰空而起,伸手一抓,定海神珍飛回了手中,他望著天道行宮的方向,冷聲道︰“你們天殿當中,還有誰願意出來受死嗎?”

    天道行宮內,此刻東皇天心眼神陰冷,而其他天殿的人則是膽怯。

    這個少年回來了,一切都不能善了,這是一位少年大聖啊,很多人都覺得他能和小天王抗衡,萬萬不是他們能抗衡的。

    東皇天心冷笑道︰“孫聖,你不用太得意,即便你回來了,也改變不了什麼,新聖教的覆滅,已經無法挽回!”

    “是嗎?”孫聖冷笑道︰“你是有多大的勇氣說出這句話來,你覺得你是我的對手?”

    東皇天心雖然很厲害,但也就是和小劍神的實力差不多而已,她自己也知道,即便出手,也不可能戰勝眼前這個少年,不過……她還是有殺手 的。

    東皇天心冷笑道︰“孫聖,你同樣走錯了一步,既然你回來了,就該老老實實的隱藏身份,最不濟也要等自己成為聖者之後再現身,現在你為了新聖教暴漏了行蹤,我相信很多人都會付出行動,不會讓你活下去。”

    “哦?呵呵呵呵,是嗎,比如說那些栽培小天王的人?他們視我如威脅?”孫聖笑道。

    “現在的你還成為不了小天王的威脅,你太高看自己了。”東皇天心諷刺的笑道。

    “那你憑什麼認為我活不長了?”孫聖則是冷笑道。

    “呵呵呵呵,因為最近古天庭佔卜出了一條重要的線索,這條線索,足以讓你死一萬次了。”東皇天心說道。

    這句話,不禁讓孫聖心中一驚,想到了一種可能,臉色不禁沉了下來。

    “如果現在活捉了你交給古天庭,天殿便立了大功!”東皇天心說道。

    “你覺得你可以嗎?”孫聖反問道。

    “我不行,自然有人可以活捉你。”東皇天心冷森森的說道。

    孫聖灑然一笑,道︰“你是說隱藏在天道行宮當中的那兩位聖者嗎?你就不覺得好奇嗎?這麼久了,他們竟然還不露面。”

    此言一出,東皇天心立刻眉頭一皺,回頭朝著天道行宮深處望去,是啊,都這麼久了,那兩位前輩怎麼還沒出來?按道理說,他們二人所在的家族都和孫聖有大仇恨,早在孫聖暴漏自己行蹤的時候,他們就該現身了啊。

    “兩位前輩請出手!”東皇天心說道。

    但是,天道行宮當中,寂靜無比,並沒有傳來任何聲音。

    “難道說……”東皇天心的心中泛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難道說出事了?可那兩位前輩是聖者啊,誰能無聲無息的克制住他們?

    “前輩,你們在嗎?”東皇天心喝道。

    “恩,我們在。”天道行宮深處,傳來了一道聲音。

    “不對!”東皇天心立刻臉色一變,這聲音根本不是他們的。

    緊接著,眾人看到,在天道行宮當中,走出來了兩道身影,他們全都身著金盔金甲,一個渾身上下都是金色毛發,一個身上則是聖潔的銀色毛發,他們像是一金一銀兩尊戰神一般,一個手持戰矛,一個手持方天畫戟,從天道行宮當中的深處走來,並且在他們另一只手中,分別提著一顆頭顱。

    那是兩名老者的頭顱,他們已經被擊殺了,頭顱滴答滴答的淌血,赫然是這一次來相助天殿的兩位聖者。

    “你們是……你們殺了兩位前輩。”東皇天心震驚道。

    其他天殿的人此刻也臉色難堪到了極點,這兩位聖者是他們的仰仗,竟然就這麼被擊殺了,怎麼可能!

    兩只猴子!

    很快的,當人們看到從天道行宮深處走出來的兩尊戰神後,心中的驚訝,這是兩只猴子,而且是聖者,他們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戰氣,不是其他的聖者可以相比的,一看就是久經戰爭的磨礪,才能散發出來如此強大的戰氣。

    “這兩只是……靈明神猴一脈的生靈!”東皇天心驚異道,回頭怒視著孫聖︰“你究竟在星空中遇到了什麼!”

    孫聖冷冷一笑,沒有回答他。

    “該死!”

    東皇天心想也沒想立刻沖天而起,她想要逃走,因為她知道,這次計劃,圓滿失敗,不但孫聖回來了,還帶來了兩尊強大的聖者,天殿現在的力量,根本抵擋不住。

    “你還想走?這些年你對新聖教所做的一切,都讓你萬死不辭!”孫聖怒喝一聲,同樣沖天而起,極字卷發動,化作一道人形極光沖了上去。

    與此同時,孫聖背後的神輪綻放出耀眼的神光,斗戰神法的攻殺之術被他發揮到了極致,與此同時,手中的定海神針向前刺去。

    “九變——第七變!”

    孫聖心中喝道,發動了從來沒施展過的九變第七變,霎時間,定海神珍刺了上去,像是化作了一條黃金鎖鏈一樣,但卻比戰矛都要鋒銳,撕裂虛空,朝著逃走的東皇天心殺了過去。

    “可惡,絕對守護!”

    東皇天心回頭,她知道擁有極字卷的孫聖,想要追上她輕而易舉,當即祭出了自己最強大的防御神通,同時,她手中出現了一枚迷你型的傳送石,將其捏碎。

    “她想要傳送走,小師傅當心!”甦菲叫道。

    本來東皇天心就想用這種方式逃走的,只不過是想要拉開和孫聖的距離而已,但顯然他小覷了孫聖現在的實力。

    此刻,一道神光罩將東皇天心籠罩在其中,用來抵御定海神珍的攻擊,同時她捏碎了手中的傳送石,一股力量將她融入到了虛空當中,即將被傳送走。

    “哈哈哈哈哈,孫聖,你等著被討伐吧,我會遠在千萬里之外看著你是怎麼死的。”東皇天心冷笑道,已經勝券在握,傳送石已經可以將她送走。

    “噗!”

    定海神珍化作的黃金鎖鏈飛了上來,比絕世戰矛都要鋒銳,那所謂的絕對守護,根本抵擋不住,一下子就被刺穿了。

    “已經晚了!”東皇天心冷笑道,消失在虛空當中。

    但結果,那條黃金鎖鏈竟然刺穿了虛空,進入到了虛空當中,追擊了上去。

    “什麼!”

    虛空當中,傳來了東皇天心的驚呼之聲,這時的她,看似身在虛空當中,實際上已經是萬里之外了,可那條黃金鎖鏈還是追上了。

    “噗!”

    最後,東皇天心被從虛空中釘穿了出來,黃金鎖鏈貫穿了她的胸膛,挑在了半空中。

    與此同時,黃金鎖鏈再次化作了定海神珍,將東皇天心挑在半空中,正在斬滅她體內的生機。